×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夏月》(櫻雪、天泉、欣合著)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櫻雪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333 閱讀
0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夏月》(櫻雪、天泉、欣合著)
2 書籤
A - A - A
#4
第三集(櫻雪)
櫻雪
Nov 8, 2016
0
0
33
10 分鐘
No Plagiarism!aH1kXDOwwHR4m7dkT7QQposted on PENANA

刑一說完那句話,呆了半天才想起自己其實在夏季旅行途中。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gHWjJvey82

「抱歉……」他叫住糕點:「小姐,我忘了告訴妳其實我不是住在沖澠島,所以要找妳恐怕會有點兒困難。」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oiKqDH4seA

「那麼你住在哪兒?」糕點急急地問,那雙深藍色的眼眸焦急地望著刑一,又不斷地向廚房的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KkNZ20AqU
方向看去。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a6FwdTR60I

「我住在一個小鎮----我想----從這裡坐兩個小時的公車,然後,然後,然後,怎樣呢?嗯……唔……我忘了怎樣來,我也不知道應該怎樣來,因為是學校的老師帶我們來的,所以……」刑一支支吾吾的說了一大堆不肯定的話,「不好意思……我……」他和女孩說話說成這樣子緊張還真少見,大概是想起蒼涼了吧。每次在蒼涼面前,他那不可一世的性格便不知道躲了哪兒去,尤其在她向他表白之後,他這樣子的情況便更加嚴重了,他竟然害怕蒼涼起來,他自己也不知道原因。 糕點現在不是在問路,她只是在工作而已,她並不需要甚麼到達小鎮的方法。她的手指不自然地捏住裙角,已是在十萬火急的關頭了,高亢的聲音不斷地催促著她,她忽然後悔自己建議刑一和她閑談,弄得自己如此狼狽,她有點不想理會他,他找不到她就算了,她倒不想為了這位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而賠掉工作,任誰都看得出拿食物那邊的客人在不耐煩地等著,因為最受歡迎的芝士蛋糕又被吃光了,他們正等著侍應生換上一個新的,偏偏就是刑一沒有看見,他的思緒似乎仍然停留在剛才所受的打擊裡,有點兒迷茫。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XgqTA9oPIw

「先生----我想說----」糕點的嘴脣在顫抖著,----「你煩不煩呀!聽不到廚房內的員工正在叫我的嗎?你找不到我就算了,別阻礙我工作!」----她恨不得就這樣衝口而出,最後她抑制自己的怒氣,盡量維持自己聲線平靜道:「先生----不如我給你我的聯絡電話,詳細情形我們在電話談,好嗎?因為我現在很忙----對不起了----」 於是,刑一便莫名其妙地得到了糕點的電話號碼,而她則急急地走向廚房去了。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R6PCwskBVy

秀二突然出現,一手搶去刑一手中的手提電話,笑道:「刑一!真有你的,沒見你五分鐘你又成功泡了一個妞啦。」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b5FRBSLsZL

「這跟你無關,拜託你不要亂說!」刑一沒來由的,竟然有點兒生氣。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aW2BPCKess

「怎麼啦?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用不著這樣煩燥吧?」秀二莫名其妙的受了氣。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LkzAW63gHY

「沒事。」刑一搶回電話,徑自走開。 秀二心想:「他怎麼啦?奇奇怪怪的。」然後他走到歌月身旁,她仍坐在剛才的坐位上,享用著甜品。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PT3uLEmw7l

「秀二,」歌月說。「刑一做甚麼?」 「我都不知道。」秀二擺開手。「他剛才拿到那個女侍應的電話號碼之後,便開始心煩氣躁起來。」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hiikT8XEmp

「我看是刑一喜歡了她吧,還要是一見鐘情的說。忽然拿到她的電話號碼,不高興死才怪!我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FXKrbdrhx
想他霎時間不知道如何表達這種情緒,才會這樣子呢。」歌月扮起她的半桶水愛情專家來了。 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uCgwGlgGv
「嗯,妳說得倒有道理。」秀二同意。「他剛看見她的時候,還情不自禁地呆望了她整整十分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QgAEfCFQ2
鐘呢,直至我叫他他才醒覺過來說!他一定是喜歡了她!準沒錯了!」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77JHHGNLWv

「對對對,虧他之前還在沙灘問我是不是喜歡了他呢,看來喜歡了人家的是他吧!」歌月興致勃勃地笑道。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JLpNgasDGz

秀二立刻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歌月,因為「人家」有兩種意思:一是說話者暗指自己,二是真的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1HwL9HZBZ
在指別人。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YYShjMpgqL

「你為甚麼這樣子看著我?」歌月不解地問。 「歌月,妳是不是喜歡了刑一?」秀二不經意地問。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GxTpeB52m2

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Fu9V1Qghw
歌月臉上的笑容馬上凝住了:「……你傻了嗎?我會喜歡他?別說笑了。」她的頭低了下來,仍然在笑,笑得十分僵硬。「如此失敗的人,我才不會看上他呢!」話語剛落,她竟然想哭,因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xn271iKG8
為她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喜歡了刑一,「他剛看見她的時候,還情不自禁地呆望了她整整十分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f9vLVEtUg
鐘呢……」秀二這句話在一直她腦海中在盤旋,揮之不去,一陣淡淡的哀愁湧上心頭,她的心很痛,雖然臉上仍在笑,但是心裡卻在哭。 秀二看著這個神情落寞,眼神空虛,笑容牽強的歌月,「我知道妳的心向著哪,所以妳不需要再假裝了,妳瞞不過我的。歌月,妳不必如此悲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qVXzRYq8f
觀,因為這事情只是妳的猜測而已,妳只要相信事情其實不是如此,仍然會有希望。」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x5OXS47kHO

「……」歌月沈默。 「我可以成為妳的軍師,我和刑一是很好的朋友,我一定能夠幫助妳的。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UGMNY6znmZ

怎麼樣?妳讓我協助妳嗎?」秀二平靜的問,他的手輕放在桌子上。 「我想暫時不需要了,我想親自向他表明心意。」歌月衷心的感謝秀二。 「那麼當妳想我協助妳的時候便來和我談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VNjYVkgF0
吧。」秀二微笑。 「嗯。」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82x2sLDyNZ

「那妳先從這夏季旅行的一個月時間,好好加油吧!」 歌月朝天花板華麗的燈飾展露出愉快的笑容,彷彿那兒便是希望的所在。 整整一個月的夏季旅行,現在才是開始呢!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Al5ojYtqjb

直到吃晚飯的時候,刑一才突然想起這個夏季旅行並不是短短一天的旅行,而是一個月的夏季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tfzZ1uDuo
旅行!他討厭自己的糊塗,氣自己的記性這麼差,還要在日比谷糕點----蒼涼的妹妹面前說了一大堆白痴才會說的話。 是的,在他心目中,日比谷糕點就是蒼涼的妹妹。 於是他連忙撥了電話給糕點:「喂----」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eeS11Q7Adu

「喂----」電話另一邊的人回答了。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Amx7oZT1xH

「請問妳是日比谷糕點嗎?」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1826wl50Mo

「我是。」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b1D33ETbf7

「妳好,我是火武刑一。這天餐廳和妳說話的那個人呀。啊,沒甚麼事情,明天下午四時我可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XPPVpGTPP
以照常接妳下班,是的,是的,嗯,好,就這樣了,再見。」 掛線了。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FPtcWRcQTJ

翌日下午四時,刑一真的去接糕點下班了。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xURz1oV7pI

「日比谷……」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wAJ9EMNyX2

「叫我糕點可以了。」她微笑著說。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FDS8QP02FT

「好的,糕點。我們去哪兒談?我不太熟識這兒的路。」刑一觀賞四周的景色。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LcODMQ2IXr

「就這兒吧。」糕點指著前方一所咖啡館說,於是他們進入咖啡館。 在他們身後,出現了兩個人影,是秀二和歌月,他們已經跟蹤了刑一和糕點三條街道。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qu1aDGXreV

「哇,只不過認識了一天,便進展得這麼快?看,還到這樣幽暗的咖啡館呢!」秀二驚訝的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LKX5ISqZy
道。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uTym2oc2qR

「一不是想吃糕點豆腐吧?」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Wc4KQQBSzz

「你看你的思想多骯髒!」穿著水手服的歌月擺出一副「看來我不說你也不會知道」的模樣說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o1GY0IsEd
道:「這些叫有情調!我說刑一一定想用這樣的方法來吸引糕點當他的女友呢。」 歌月說完這句話忽然停了口,秀二飛快地察看她的表情,她臉上浮現了一絲落寞,但她又隨即笑了。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jZ3laH178f

「嘻嘻!我真傻!明明知道刑一在和其他女孩約會……我還要抱著一絲渺茫的機會……跟蹤他。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2C9AZbZbdq

然而事實就擺在眼前……為何我仍不肯相信呢?」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39C7UtYwlx

「歌月,要進去嗎?」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5Ex90HQ1OZ

「不用了,我甚麼都已經知道了……」歌月轉身,飛快地跑開。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hRBqsACrMP

鏡頭轉向刑一和糕點那邊----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SPZvXUYVqj

兩人坐下,糕點點了一杯咖啡,她謹慎的注視一,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樣子的糕點,她的眼神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yaGo565ZV
像兩道寒光般審視著他,好像是變成了另一個人:「首先,你所說的蒼涼是不是日比谷涼?」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twY0FYIw0x

「是呀,我有她的照片。」刑一出示照片。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vho7IQIkiu

「你和她是甚麼關係?」糕點看看照片,喝了一口咖啡問。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aakaGh4Ecu

「我是她的----同學----同班同學。」刑一支支吾吾的說,其實他和蒼涼是甚麼關係他也說不清楚,只好亂掰一通。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YF1WGHVodV

糕點解下她的項鏈,給刑一看:「認得它嗎?是你的話應該會知道。」項鏈的吊墜在幽暗的燈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8HF5NnYdn
光下閃閃發光,他認得,他當然會認得,那是他送給蒼涼的禮物,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WJdkRVbzgu

「蒼涼好嗎?自從轉校之後她一直沒有找我。」刑一問。 糕點停默了五秒,眼眶忽然流出兩行清淚,她連忙將臉頰埋在雙手裡,不讓刑一看見。 「妳怎麼啦?糕點!?」刑一驚訝得站起來。 「姊姊……她……已經不……」糕點說不出口。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3rFnBlFF0R

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ELylJz3ce
「……」 「為甚麼會這樣?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他連忙安慰她。 「姐姐……在兩年前,患了一種……罕見的怪病……」糕點抽抽噎噎的說。 「是甚麼病?」 「是……」糕點困難的開口。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aYxbUdSQC6

「妳不用急,慢慢說。」 「一種叫『消失病』的怪病……」糕點的聲線開始平伏下來。 「兩年前,我發現姊姊開始害怕黑暗,甚至害怕得有點神經質,我和爸媽感到十分奇怪,但是她總是說沒事,後來我發現了,原來在黑暗中,姊姊的小腿會突然變成半透明。她知道我知道了,哀求我不要告訴爸媽,過了一段時間,消失的地方由小腿擴散至下半身,我覺得事情十分嚴重,於是我忍不住便告訴了爸爸媽媽,姊姊知道我告訴了爸媽後,曾和我吵了大架,不過她都接受了這個事實。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4NrLbxRhw
於是我們四處找醫生,希望可以治好姊姊的病,可是我們請來的醫生都束手無策,甚至送姊姊到外國醫治也沒有效用。 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cFuRLifKv
回到日本,姊姊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消失的地方幾乎擴散至全身。她早上上學,放學後我送她到醫院注射藥物。她常常告訴我關於你的事情。有一次,她向我展示你送給她的項鏈,我第一次看見她如此幸福的表情,她簡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子。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LyPYTGU5gb

她十分高興的對我說,你終於重視她了,她又隨即慨嘆起來,她說她的病是治不好的了,叫我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g9oPu7oyk
好好地保存這條項鏈,我笑她在說傻話,沒有收起。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zkCfIdAnTA

又有一天,我放學後等了好久也不見她,原來她不想到醫院注射藥物,只好偷偷地逃走,我連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PoqgaBO1S
忙阻止她,但是她聲淚俱下的哀求我,她說她約了你搜集資料做專題報告,所以一定要去,她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O50jWMBbx
拿了一個十分精美的紙皮袋便離開了。 下午,她回家了,她顯得很高興,她說她終於向你表明心意,也送了一份禮物給你。我微笑地恭喜她。於是我走到廚房準備了一些點心和她一起享用,端出客廳時,她不見了,只遺下這條項鏈。我知道她消失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我哭了整個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NOgbDLj2k
晚上,她到最後一刻最掛念的,始終是你。」 刑一明白了,那天他是親眼看見蒼涼消失的,其實從那刻開始蒼涼便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此刻,刑一和糕點,相擁而哭。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f3yMet06jC

                                                       ------待續------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F935pdHde
3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y3FznBmYN
copyright protection33PENANAc5b245JZaZ

54.81.150.27

ns54.81.150.2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