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Daisy Chang*
挑戰者 面具
挑戰者 陌花煮酒
挑戰者 彌彌亞
挑戰者 錫日
挑戰者 貓影
挑戰者 :怜茜:
挑戰者 陌言。
挑戰者 KinTung Lee
挑戰者 子謙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041 閱讀
39 喜歡
2 書籤
人氣
2 書籤
已截止
A - A - A
#5
魔王(BL)
錫日
No Plagiarism!R285buK8ShlRyxlO6h1uposted on PENANA
魔王,存在於世界頂端,是力量的代名詞。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W0dfUt39f
他們本是由世界遊離的殘破能量而成,因此能藉由吸收能量重得失去的魔力與修復傷口,也因此,他們並沒有什麼歲數可言,因為他們是永恆的,是長生的。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0hP6tjRBb
——————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X3HupvAGw
於世界盡頭,有著一座高聳入雲的詭山,長年煙霧繚繞,如霜的霧氣使人難以看清遠方景色,然而若是將那霧抽離,便能看清這山的樣貌。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gt5uJ0YM9
那是堪比仙境的世外桃源,鬱鬱蔥蔥的大樹,因霧氣使得樹上葉片沾上了層薄薄的水氣,不重,卻能很好的滋潤這翠綠,環繞四周的是四季花卉,雖是不同季節所開的花,然而在此處,卻很好的同時生長著,甚至比於他地相應的季節所開的同樣的花還美,遠方時不時傳來鳥兒的鳴叫與溪水流動的聲音,為這如仙境般的高山增添了生氣。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savigYB7A
在這山頂上,矗立著與這仙境格格不入的黑色宮殿,那是光滑到反射著太陽微光的黑色大石所建成,光滑晶亮到足以看清接近者的身形與容貌,而這黑色大石像是一體連成的,除了切割處,其餘地方沒有任何銜接,既是高牆,又似鏡子。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gxQX2ftCV
這散發著微光的黑色宮殿似是新建成的,完全沒一處古老的痕跡,但事實上,它已矗立於此上千年,像是完全沒受到時間的影響,留下任何老舊的跡象。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HctMGcMEY
此處,像是與周遭隔絕了似的,沒有任何聲響,連點蟲鳴鳥叫都沒有,安靜的悄無聲息,就像這裡完全沒任何人居住一樣,靜的可怕。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Sr6oJnnlu
然後,非常突兀的,一聲細微的聲響劃破這片寧靜。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8LvYJxeca
大廳內,一名男子坐在那刻畫著駭人骨骸的暗紅色王座上,一襲白色長袍曳地,金色細紋自那遮掩嚴實的前襟蔓開,似是遇水的墨,又似是開枝的樹,彎彎繞繞,彎至袖口,繞至長袍末端,然而罩在這之上的白色薄紗卻模糊了這原該美麗的長袍,但或許是光線的原因,薄紗像是吸納了光,散出一層薄薄的光芒,產生了種朦朧的美感。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cRlFE2SqH
儘管那長袍有著吸人的美麗,卻不及男子那令天地都黯然的驚人容貌。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nAiuY2Rlo
細長的眉,狹長且於末端微微上鉤的鳳眼,高挺鼻樑,淡色薄唇,組成了令人驚艷的美麗容貌,透著股慵懶,並透出了那自骨髓深處散出的邪氣,淡,卻難以忽視。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jw8OvRmJ3
他墨色長髮如絲,僅用一根藍繩鬆鬆的綁於肩上,好似這髮隨時會自束縛中散開,落在那美好的身體曲線上。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TgofV2iNt
因黑髮綁起,因此露出了一側優美的肩頸線條及白皙的耳,隨後是寬闊的肩及胸和那之下的緊實窄腰,緊接著因長袍的關係,所以看不清那掩在袍下的腿,卻足以讓人想像出那必定是雙修長的腿。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FRzXly0cT
他整個人如同宮殿與環境般充滿了矛盾,自他身上散發的淡淡邪氣配上純白且神聖的長袍,明明是該給人怪異的感覺,卻因他精致的容貌而奇異的削減了矛盾感,甚至產生了另一種使人心動的氣質。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zdVH2ryoa
他灰色雙眸直視著王座下身形單薄的清秀少年,問道:「你該給我怎樣的報酬?」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V4SkkNnCB
滑順的低沈嗓音幽幽環繞於少年耳窩,傳入心裡,本該是動聽的嗓音,在少年耳裡卻成了危險的訊號,「我沒錢,也沒什麼珍貴之物。」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CgIce3Kfg
「既然如此,你就讓我體會看看什麼是愛。」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EPRAwT14i
少年眉頭一皺,開口道:「我已經有戀人了。」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HdgzyBnVd
「這並不妨礙,」男子微微一笑,「你那戀人現在可沒了呼吸。」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MPfu1uxMK
聞言,少年呼吸一頓,垂下了眼眸遮住眼裡所有的情緒,「我該如何讓你體會?」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qpDiZ9c1e
「留下來,直到我嚐到愛的滋味的那一天。」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dVIuug5Sb
握緊了雙拳,少年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好。」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RY87s9B0W
男子單手撐頭,漫不經心的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愛到極致,不然怎麼可能為了復活他人而甘願將心給另一個人呢?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OmLrFLBRM
魔王從沒體會過愛,在宮殿內偷偷看了些世人的的愛情,卻只覺得好笑。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lZL4ugkz8
明明說愛他,卻在危及生命時把他擋在面前。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SZv06YaIZ
明明說要與他一同走完人生,卻在沒幾年後出軌。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5NtQf8CR0
明明說心裡只有他,卻在下一刻找別人去了。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HlnsqRJLr
這就是所謂的愛?魔王笑看這些“愛”,認為人終究只在乎自己,終究是自私的。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ijRNkYLuH
至此之後,少年暫住於此,雖然說過要讓魔王體會到愛,但他卻不願對那人以外的人給予溫柔的愛意,然而拖過一天,那人便是死了一天,這讓他的心越來越著急,越來越無措。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BMy4DOdfG
「你該知道,你這種方式是無法讓他復活的。」魔王手攏在袍袖內,好意的提醒道。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Dnz1QZTzK
「我知道,可我無法對你像對他那樣。」少年語氣冰冷,其實他平時不是這語氣的,只因對象是魔王。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r3EiQZhCt
魔王,由天地游離的能量誕生,既是由力量組成,就注定了他高上的地位,注定了他駭人的力量,更注定了他隨意的性格。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n5LW9oLnE
看不順眼的就殺,想要就搶,隨意的製造災難,隨意的在未滿足前用任何手段擁有所想要的。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AiO9jF9de
他要得到,要讓入眼的垃圾消失,在他眼中,可能只剩在意的事物與垃圾了,少年不知他為何會提出這種報酬,但他不好奇,就權當是魔王一時興起的遊戲。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yFXdYNcfq
「你難道不怕我食言?」魔王有些好奇的問,看著少年清秀的眉眼,聽著他與溫潤的外表截然不同的冰冷語氣,他只覺順心。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eNLZKVovi
他喜歡一切矛盾的事物,這氣質與這衣服,這宮殿與這山頂,全是他刻意的,他厭惡內外如一,這在他漫長的生命中無法給予一點火花,因為這太容易就能猜到這物的內裡、這人的心思。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XSkM2ErbS
太過單調且乏味,太過無聊且無法忍受。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5ql3EjQQz
「怕。」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wN5hMPdbl
魔王挑挑眉,有些訝異少年的話。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dioy4qdvC
他本以為少年該說是不怕的,因為少年對他愛人的心他是知道的,從這幾日內就能看出,若是無法得到他所希望的,那麼與他的戀人一同長眠也好。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bIwwLaQC0
既然都是一起,那生與死也就沒什麼關係了。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TxdZP0O2b
「怕你把我永遠囚禁在這兒,怕你不讓我與他攜手入地獄。」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xotVXyma4
聞言,魔王笑了起來,「你這說法就像是在說我很在意你似的。」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gfHMMsWC4
「不,你不在乎我,但也在乎我。」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2YufXkfMm
多麼的矛盾,多麼的令人費解,然而魔王卻笑容越勝。的確,他是不在乎他,因為他們之間僅有的只是場交易,他只是好奇於什麼是愛,然而他卻也在乎他,只因他喜歡他矛盾的內外,用著溫潤的臉,說出冰冷的話,用著呆笨的清秀臉龐,說出看透他的話。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XTPqPNYcX
多麼的矛盾,卻多麼的讓人心生喜愛。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bdiS04lXH
他越看少年越順眼,心情也好了起來,他已經很久沒遇到這麼個令他喜歡的人了,這讓他越來越喜歡這個與他交易的清秀少年。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UKop0mJf8
然而,卻僅僅是喜歡而已。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H5ZxwPkv1
魔王自以為很清楚的知道他對少年的感情,卻在看到少年對著某幅畫流淚時感到了疑惑。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ydwQ5wVqt
他放輕了腳步,到了無聲的境界,放緩的呼吸也變得綿長且無聲,他悄悄靠近,看見了少年手中的那副畫。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QonfNnBxD
他看過畫中人,那是少年藏在冰洞內的戀人。他側頭,看著少年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自臉頰滾落,心莫名的揪了一下,有些發疼。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CkQCRmsbR
皺起好看的眉,他伸手撫上胸口。他沒有心,能量組成的他不可能有心,可為什麼他好像感受到了一種來自心臟的疼痛?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uqH0gMwcd
「你在看什麼?」他出聲了,好緩解那殘留的痛。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P3odicBTJ
聽到魔王的聲音,少年趕緊擦乾眼淚,語氣冷冷的道:「你早就知道了,何必問我。」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EmzuYrQrD
因剛哭過,因此少年的聲音有些發顫且乾澀,再配上冷淡的嗓音,就像那在冷風中被吹得顫抖的葉。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V78C7ppEB
魔王本該喜歡這語氣的,此刻卻忽然厭惡起來,他不喜歡少年現在的音調,就像他在欺負他一樣,可讓他哭的不是自己。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ErF3EYfgS
雖然他覺得少年哭時的容貌挺好看的,像是被雨水沾濕的花,垂著花瓣,任雨珠掉落,但他卻不喜歡少年哭的原因不是自己。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uwl40jvRL
在這漫長的生命中,他體會到了佔有,佔有自己所喜愛的事物,佔有任何他在意的事物。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AGfIjm8I1
而現在,顯然還需要多加個人。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kFb0IQZY6
「以後別在我面前哭,除非你哭的原因是我。」他霸道的丟下這句話,轉頭就走,完全沒看到少年臉上的厭惡,只忙著想剛剛“心”痛的事。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XAoiEpCah
時間繼續流逝,魔王看見了少年許多表情,不再是淡漠,不再是冰冷,而他經常會逗逗少年,看他的表情在看到他時馬上變得他所熟悉及喜愛的冷淡模樣,但又厭惡在他離開後,少年對著那幅小小的畫露出在他面前絕不會露出的表情。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iR3xznUI5
在他的想法中,少年已成了他的所有物,那少年該只看著他才對,然而另一方面,他很清楚的知道,若是沒那個死人,那麼他將無法遇見如此讓他喜歡的人。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rqBDqktqi
他知道這是佔有慾作祟,而他也不想忍,想直接將那幅畫燒了,然而他清楚的知道,若是這麼做了,只怕少年會恨他,恨到也不完成交易就直接走人。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hfaGxP69Z
活了這麼久,他第一次體會到害怕,也是第一次體會到那比往常還強烈的佔有慾,這難道是愛?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xheBPOYJw
他偷偷的、在遠離少年的房間內看著人類餐館內的說書人,他聽到了曠世淒美的愛情,也聽到了讓人心動的動人愛情,雖然結局不同,但他卻知道到了兩者的共同點。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FYtgBUA4k
他們和他們很像,主角及女主角和他們很像。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DC8OjGDpQ
一方愛著另一人,一方原該是無所謂,然而卻因為日久生情,而產生了情愫。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MnU0ZJPXt
這就是他,應該說其中一方和他很像。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18jvoUpZZ
他失神了一瞬。原來愛是這樣,如此甜蜜,卻也如此痛苦,他意識到,那佔有慾及害怕全是源自愛,他不希望少年的視線停留在畫上超過一秒鐘,卻喜歡少年在看著畫時的多變表情。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SDn0rGH56
「你要換個報酬嗎?」某天,少年等不及了,都過了這麼久卻依然沒結果,這讓他非常煩躁。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ISVCTUmIS
魔王張口,卻忽然說不出一句話。他該告訴他已經完成了嗎?他該告訴他,他早已體會到這可怕的愛情了嗎?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3TYnoniOm
「好。」過了許久,魔王終於說了個字,接著繁雜的話到了嘴邊成了最精簡的話,「你要復活他,我能給你。」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zeUWflDXq
「什麼報酬?」少年眼中有著無法遮掩的焦急,到底是涉世未深,無法如魔王這活了上千年的人比。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v8CqLvl8d
「記住我,別忘了我。」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Yh7WEvkWk
少年皺眉,心想這魔王的條件真是一件比一件怪,而這讓他反感的記憶他怎麼可能忘?畢竟是跟他厭惡的魔王生活,想忘也難。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eUV8Rauu7
「好,現在就復活可以嗎?」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eD3Q3PmpX
魔王看著少年眼裡的急躁,緩緩的,他點頭了。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DVRKSwgdt
這不該是他,他應該要將少年囚禁於此,應該要讓少年永遠待在這兒,只看他,只想他,眼裡、心裡全是他,但腦中一閃而過的畫面沒讓他這麼做,那是少年坐在落地窗旁,看著那張畫露出溫柔笑靨的畫面。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THuPQmZkQ
多美,多讓他心動,然而他笑的原因不是他。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f5KiWO7ie
少年急急的轉身領路,卻在還未跨出一步時被魔王一把摟住,接著轉瞬間,他們已站在了冰洞內。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SR1KBUhR7
少年跳出魔王的懷抱,一方面是急,一方面是討厭,他將簡陋的棺蓋推開,露出裡面的人。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s1sXQjjQD
那是個長相雖算不上俊美,卻很耐看的男人,但還是差了魔王十萬八千里。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YSgJbcyjv
魔王卻連看都沒看,他只是遺憾著不能抱久一點,少年的溫熱讓他眷戀。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ooDq8elq6
「好了,開始吧。」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bzuExlXQb
魔王抬頭,看了眼棺材內的男人,然後將視線往少年身上移,「記住我們的交易。」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1athTFurY
「當然。」少年語氣裡已有焦躁,卻不敢明說。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dnnROw59W
魔王喜歡看少年笑,而這笑永遠只屬於棺材內的男人,他想奪走少年對男人的愛,但又不想少年露出冰冷厭惡的表情。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B8M6MjrKa
他抬手,純白衣袍隨著聚集而來的大量能量翻飛,白紗如霧,染上了自能量散出的翠綠光芒,令人迷炫,底下的金色細紋在白袍飛舞時跟著舞動,如潺潺流水,成了金色浪流,神聖的,美好的令人移不開眼。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lbNOtGuX8
聚集於手上的翠綠能量象徵著生命,魔王召來生命元素,成了他手上那顆不斷變大的綠色圓球。少年感受到了自那散著綠色光點的圓球而來的生機,一種生機盎然的感覺撲面而來。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WmQkdEQjN
他興奮的等待著,等待他期望的那一刻到來,然後就在幾秒後,他看到了魔王將那大的驚人的生命一絲絲傳送入棺內男子身上。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vpVhvIBXs
少年知道,那是怕戀人一下接受太多生命會爆體而亡,就像人死前是慢慢衰弱的,復活首先要激活心臟,接著再是各個器官。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ANXnCq46o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當最後一絲生命元素被放入男子體內時,男子突然呻吟了一聲,「唔……」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zlypFM3w5
少年聽見思思念念的聲音,馬上撲到棺材旁,雙眼一眨不眨的完全不放過男子任何細微的動作。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kAhgSMYuK
魔王卻是直接離開了此處,回到那黑色宮殿。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fkfdHRDMY
發白的面龐,顫抖的唇,及額上顆顆汗珠,顯然是失了力量過頭。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YxnxX2j1z
他無法補充喪失的力量,也沒有要補充,因為他知道,這是代價。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ST09aSW9n
魔王再怎麼強悍仍是敵不過世界,世界有它的法則,人死便不能復生,除非以命抵命。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AD0PQIHtu
就算魔王有著永無止盡的生命,就算人類壽命也不過短短幾十年,世界仍是會在轉移生命時將其對等,讓魔王長久的生命轉成人類的幾十年。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vteS1bVlc
這就是所謂的一命換一命,世界連魔王也不放過。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K5oKfyDbH
魔王將生命給了男子,只希望男子能珍愛少年,讓少年露出他所喜歡的笑容,讓少年不再哭泣。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SiDT8uCQX
他體內的殘餘能量少的可憐,他將大量生命給予了男子,一同的還有因施術而使用的大量能量,剩餘的又用在瞬移上,所以造成了他此刻逐漸消散的情形。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wtBLmCWiY
那是充滿生機的光點,卻不是密密麻麻的飄然而去,而是疏疏落落的飛至空中。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NJecuuL8G
少的令人驚訝,少的無法用夜空比擬。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8yLMsUh4K
直到最後,直到最後一根髮絲消失,魔王都還在想著少年,還在想著:原來這就是愛,痛苦的讓他流淚,還好,死後便是新生,不再有記憶。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chIN25qYn
魔王是由能量組成,能量沒有記憶,因此在組成魔王後,魔王也是沒記憶的,個性也如記憶,白如紙。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8a8nmCR7K
他們並不是生來就邪惡,只是他們認識到了想要就奪取,不喜歡就殺,因為沒人會給予他們什麼,只能自給自足,又因為沒人教導他們何謂忍耐,因此遵從本能,殺死厭惡的人。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AT6mGzgXD
白紙就算沒有被碰過,只是放在那兒,也會經歷時間的流逝而泛黃,這就是魔王,這就是為何魔王會被世人瞭解為邪惡、殘酷。
10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cPiUDkZ3j
其實,他們比誰都還要潔白、純粹,只因世界的污染,而成了污泥中掉落的花瓣,不再乾淨。

54.80.58.121

ns54.80.58.121da2
留言 ( 11 )

青樓 - 是有點多XD
能量是沒有記憶的這一句戳中我虐點😢😢
1 年前回覆

錫日 - 但若是像之前那樣就無法寫全了(攤手)
所以最初才純白如紙😁若是那個男孩知道這點,結局可能就不一樣了
1 年前回覆

青樓 - @錫日,不過正因為不是happy ending才更令人印象深刻呢☺☺
1 年前回覆

錫日 - @青樓,總覺的那兩個白臉好像在隱射什麼(想太多😂)最主要是想寫魔王不是本來就那樣,所以是be😁

1 年前回覆

青樓 - @錫日,嗯,你想太多惹(敲頭XD
有成功為魔王平反呢,我就覺得我好像有點被萌到了=////= (糟糕,痴漢屬性跑出來惹>‘’<
1 年前回覆

錫日 - @青樓,太蒼白了😂😂😂(被敲XD
是想撲倒呢?還是吃掉呢?還是做純純的好朋友呢?😏(來,一起痴漢(不XD
1 年前回覆

青樓 - @錫日,先撲倒再吃掉,然後再撲倒~~~(無限循環的概念((淫笑😆😆(喔不
1 年前回覆

錫日 - @青樓,他可能會有些惡趣味😏小心你的腰😂(等等,這留言和文章風格不符啊!😂😂
1 年前回覆

青樓 - @錫日,沒關係,我確定我能反攻😏😏
(糟糕我的形象只剩渣渣惹>‘’<
1 年前回覆

錫日 - @青樓,魔王啊~力量的代名詞啊~(我能很確定的告訴你,你的形象早就沒了😂😂😂
1 年前回覆

錫日 - 果然多😲可好像不痛😂然後所謂的中西方混合XD
1 年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