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旅行!—傳說中的式神 - 第一篇:一切的一切很突然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幽默
時空旅行!—傳說中的式神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澪茵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64 閱讀
1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時空旅行!—傳說中的式神
1 書籤
A - A - A
#2
第一篇:一切的一切很突然
澪茵
Nov 12, 2016
0
0
19
31 分鐘
No Plagiarism!71vbA4tGTRk9tIqYaXMKposted on PENANA
風和日麗的午後,校園內到處都是考完試要準備回家爽爽過暑假的人,原本也該這樣開開心心離開學校的大夥,現在卻坐在各自座位上被班導罵的狗血淋頭。
「這什麼爛成績啊!你們說啊!功課好的退步怎麼這麼多啊?是嫌我管你們太鬆了嗎!?」班導不斷的在班上呵斥著那些退步的人,「我看今天不用回家了!全班給我留到四點!我一定要好好的教你們!真是氣死我了!我去拿講義!如果誰現在給我離開就準備吃棍子吧!」她將考卷丟在桌子上拿著她的包包氣沖沖的走離開了教室。
看著班導漸漸走遠,班上的人則開始各式各樣的咒罵班導。
「奇怪誒!考不好是我們的錯嗎?明明是自己教不好,兇什麼啊!是更年期到了哦老太婆。」先開口大罵的是班上最霸氣的大姐頭韓翊瑜,她用著非常不爽的口氣大罵,嗯看起來是昨天沒睡好啊。
「對啊,奇怪誒,怎麼有這麼機車的班導,本小姐來這並不是給她罵的!哼!」附和著韓翊瑜話的是這個班上的萬人迷楊雨茜,她翻了翻白眼也不開心的罵著。
環顧了四周,大家還真是團結,樣樣都來,po臉書的po臉書,釘小人的釘小人,怒用傳說中的咒語咒罵的,誇張的還有人在想放學如何惡整班導。
「大家,還真是團結啊,一起咒罵班導呢。」許苓希看著班上的人不禁笑了出來。
「廢話,這時不罵個夠何時才有機會再罵啊!」韓翊瑜貌似聽到許苓希的話,所以走了過去坐在她對面的椅子不爽的說道。
「咦,可是我記得小瑜好像罵很多次了啊!」許苓希開著玩笑的說道。
「喂喂,那不是我的錯,誰叫她這麼煩。」韓翊瑜兩手交叉不爽的撇了頭。
「我說,你們這群女生,別怪我不提醒你們,快走啦不然等等老太婆回來,你們可能七天後才能回家了。」鄭零浩與王賢睿走了過來提醒女生們,看他們已經背起書包肯定是準備要偷跑了。
「可是先走不是會被打嗎?」王詩茵小小的提醒了一下兩人。
「先跑被打是兩個月後的事,不走被打是等等的事,所以,我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鄭零浩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什麼爛理由。」聽著鄭零浩的解釋,韓翊諭不禁翻了一眼白眼。
「奇怪了,鍾哥呢?」而在一旁的王賢睿從剛剛就一直左顧右盼著,就是在找那位大哥大。
「可能已經被女生揍死了吧?哈!」陳夢晴走了過來並且轉著一隻麥可筆邪惡的笑著。
「陳夢晴......妳做了什麼?」韓翊諭看著眼前笑的很詭異的人懷疑的問道。
「呵呵......創造藝術呢。」
「媽的,陳夢晴!」突然之間,門口傳來了極為大聲的聲音。
「哎呀!帥哥,回來啦?」陳夢晴笑道,一臉等著準備看好戲。
「哇......鍾逸霖,你是跟周公賭博輸了被畫成這樣嗎?也太智障了吧?哈哈哈!」坐在一旁的許苓希不斷大笑著鍾逸霖的藝術之臉。
「真的也太......哈哈!!」在場的人看著鍾逸霖的臉沒有一個是沒笑的,他的兩眼被畫成像熊貓,臉龐兩側還被畫了紅色的大圓,而且最經典的八字眉跟鬍子都有,說,這夠不夠藝術!
「妳......妳竟然欺騙我!說什麼有辦法讓我帥氣的臉龐再更帥,結果......是在我臉上亂畫!!!害我剛剛去告白被人家當成變態,巴了一巴掌......全世界都看我太帥在霸凌我......。」鍾逸霖哭喪著臉,的確,他的臉有稍微的紅腫,這就是,活該啊!!
「發生什麼......事了......哈哈哈哈!鍾哥你是受了什麼刺激啊?」黃凱宸跟許尚廷走了過來關心一下卻反而因看到鍾逸霖的臉瞬間笑了出來。
「鍾哥,我覺得你這樣更帥了!大家說是不是啊!」王賢睿不知死活的跟著嘲笑鍾逸霖。
「王賢睿,你欠打是嗎?」鍾逸霖不爽的瞪了一眼王賢睿,「啊啊!你們大家都欺負我啦!我不跟你們好了啦!」
「你小朋友是不是,還不跟你好勒!」韓翊諭冷不防的吐槽了一下。
「哼!我要去洗臉了,再見!」鍾逸霖背起書包走離開了教室。
「哇!鍾哥等我啊!」而王賢睿與鄭零浩連忙追了上去。
「大帥哥!記得等等集合啊!」許苓希朝著鍾逸霖離開的背影大喊,後者只揮了手表示知道了。
見鍾逸霖他們三人越走越遠,韓翊諭站了起來,「好了,我們也快走吧!」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bQ8mrcQ76
烈日當空的下午,一群人搖搖擺擺的走在人行道上,佔據了許多空間,讓後方的路人都皺起了眉頭。
「這天氣......是想熱死我這個帥哥嗎?」鍾逸霖一臉瀟灑的撥了頭髮,令後方的路人不禁翻了一眼白眼。
「我看帶賽的蟀哥比較差不多......。」楊雨茜無奈的說道。
「說啥啊!小矮子。」
「說你帶賽啦!」
「哎呀,你這小矮子。」鍾逸霖一把將楊雨茜抱了起來轉了一圈。
「鍾逸霖!!」楊雨茜氣憤的向鍾逸霖腹部的方向狠狠踢了一腳,但好像......提到更下面的地方。
「幹......。」鍾逸霖兩腳夾緊,看起來非常痛苦。
「楊雨茜妳好狠的心腸啊,鍾哥的老媽只有他一個兒子,抱孫要看他欸!」王賢睿向前扶住了鍾逸霖。
「靠腰,不要亂說啦!」鍾逸霖瞪了一眼王賢睿。
「你到底要不要走?」韓翊諭不耐煩的走到鍾逸霖面前不爽的問道。
「我這樣是要怎麼走?」
「大家,上!」韓翊諭一說完,在場的人,全都將鍾逸霖扛了起來。
「誒?......叫我皇上,哇哈哈哈!」鍾逸霖一臉享受的大笑,瞬間大家的手都一致的突然鬆開,讓他就這樣硬生生的跌坐在地上,「你們幹嘛啦......很痛欸。」
「沒啊,手滑。」大夥異口同聲的回答。
「可惡......你們都霸凌我!」
不理會鍾逸霖的話,大家一律轉頭繼續走。
「等等我啦!」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sgcbGblEX
「哇哈哈!這種天氣果然要玩水。」許苓希坐在游泳池的台階上,腳放在水裡不斷踏著。
「妳要下水記得先暖身哦。」許尚廷貼心的提醒了一下身旁的許苓希。
「知道了知道了!」
「我先來衝第一波!」鍾逸霖先是助跑,而後跳了起來,瞬間,水池濺起許多水花,坐在一旁的人都被潑了一身水。
「幼稚鬼!」不滿自己被潑了一身水,楊雨茜皺起眉頭向鍾逸霖大罵。
然而後者一臉不在乎的朝著楊雨茜做了鬼臉。
「換我換我!」
正所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王賢睿做出跟鍾逸霖一樣的動作,水池再次濺起許多水花,在一旁的人也再次被潑了一身水。
「可惡!王賢睿!!」楊雨茜不開心的喝斥著。
「小朋友,你們玩水不要這樣玩。」在一旁的女子因受到了池水之殃,非常不開心的過來警惕了大夥。
女子的頭髮染成了酒紅色,並且綁了起來,看起來非常的豪邁,然而她的全身都是濕的,應該就是剛剛跳水的兩位弄的。
「啊......不好意思,對不起。」韓翊諭下水游到了女子的面前道歉。
「真是的,這裡又不是只有你們,還有別人!這樣玩都影響到人了!」女子用著責備的口氣向韓翊諭說道。
「抱歉,影響到你們了,喂!你們兩個過來道歉啦!」韓翊諭轉頭向剛剛跳水的兩個人說道。
「對不起。」
「真的很奇怪......衣服都濕掉了,煩死了,原本只想腳碰到水而已,現在全身都濕了而且這件衣服很貴耶!說,你們要怎麼賠償我?」女子貌似不想放過大夥,不斷的要那三個人付錢賠償她。
經過三番兩次的道歉,女子完全不領情,堅持要大夥付錢給他當作賠償。
「喂!我們都道歉了,而且妳要來玩水就有可能衣服濕掉,是要什麼賠償?」受不了女子的得寸進尺,鍾逸霖不爽的說道。
「哎呀!就說你們沒誠意,看看你,這什麼口氣?屁孩就是屁孩!」女子一臉自大的說道。
「從頭到尾口氣不好的是妳吧?」鄭零浩游到鍾逸霖旁邊說道。
「口氣不好?我哪有,我說的是事實!你們才是,說道歉結果沒誠意,真不知道你爸媽怎麼教你們的。」
「講話就講話,扯我們爸媽是怎樣?別太過分。」韓翊諭也不爽的開口了。
「我就是要講你們爸媽怎樣!我就是要說搞不好你們爸媽都沒家教!你們都是廢......」
—啪—
「什......妳這小鬼!!」女子氣憤的喝斥著賞她巴掌的人,並且舉起手想還手,但卻被鍾逸霖給攔住。
「怎樣?本小姐的朋友妳惹不起。」楊雨茜一臉高傲的瞪著女子。
「妳!」女子甩開鍾逸霖的手,惡狠狠的瞪回楊雨茜。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8SjYQGiEJ
「是飲料,冰冰涼涼的飲料!」王詩茵握住手中的冰飲開心的笑道。
「一杯飲料,這麼開心?」王英治看著王詩茵滿足的笑容,不禁覺得眼前的女子真的非常可愛。
「當然啦!前幾天都不能喝冰的,都快熱死了!現在終於可以喝了,當然開心!」王詩茵滿臉幸福的將冰飲握住靠近右頰。
「真是的。」王英治摸了摸王詩茵的頭,溫柔的笑著。
王詩茵朝著王英治笑著,而她的餘光突然瞄到了一名男子正在角落,好像在講電話。
「怎麼了?」王英治疑惑的看著王詩茵。
「啊......沒事,英治你先回去,我先去上廁所!」王詩茵丟下這句話便轉身離開了。
「詩茵!」王英治疑惑的看著漸漸走遠的王詩茵,「算了......先回去好了。」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hUYphpC8x
「......反正派她過來。」在角落的男子對著手機另一頭下達了命令。
他的表情非常凝重,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阿凱?」
男子驚恐的將手機放進口袋,訝異的看著來人,「王詩茵?」
「阿凱,你怎麼在這裡?」王詩茵疑惑的問道。
「沒啊,想事情。」黃凱宸隨意的敷衍一下。
「想什麼事啊?」
「不想跟妳講耶!」黃凱宸開玩笑的說道。
「跟我講啦!」王詩茵用著熾熱的眼神不斷盯著黃凱宸。
「真是的,我只是在想今天補習班的考試啦!」
「原來是這件事哦。」王詩茵停頓了一下想了想,「可是剛剛你表情不太好耶?應該不是補習班的事吧?但既然你不想講,就不強迫你。」
「嗯......謝謝妳。」
「那......我要去找翊諭他們,你要去嗎?」
「不了,我想待在這一下。」
「......好吧!那我先走囉!」王詩茵一講完轉頭便要走但卻又轉了過來,「這飲料給你,不要再不開心了。」她將飲料給了黃凱宸,並且笑了一下就離開了。
「......」黃凱宸看向飲料,隨後繼續思考剛剛的事。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RZZ3bGewk
「我不管!你們要賠償我!不然我告你們傷害!」女子氣憤的大罵著剛剛的幾個人。
「小姐,這群小孩說的對,既然妳要來玩水當然就有可能被用濕,怎麼能叫人賠償呢?」一名男子看不過女子的行為,便出來幫大夥講話。
「干你什麼事了?」
「小姐,妳這是無理取鬧。」
「發生什麼事了?」剛進來的王詩茵疑惑的看著一群人圍在一起。
「有個女生很不講理要鍾逸霖跟王賢睿賠她衣服淋濕的錢。」王英治無奈的解釋著。
「也太不講理了吧!」
「喂!妳真的很奇怪欸!這麼多人覺得妳不對,妳為什麼一定要爭到贏啊?」許苓希不爽的瞪著女子,這是她生平第一次看到這種人,不禁真的想一拳喔不!是兩拳給她揍過去,讓她變成熊貓眼!!
「好了都別吵了吧!這筆錢我替這群小孩付可以了吧?」一名女子站了出來想替兩方打圓場。
「好,只要有錢,我就OK!」
「那跟我走吧,我去置物櫃拿錢。」
「哼臭小鬼,這次先饒了你們!」女子驕傲的說道,隨後立馬跟上那名願意付錢的女子。
「哼!臭八婆。」大夥向女子的背影做出了鬼臉表示不爽。
女子走了之後,一群人也全都散去,只剩下他們幾個圍在一起。
「今天真倒楣,遇到一個瘋子。」楊雨茜不爽的翻了眼白眼。
「或許,會更倒楣呢。」一名陌生女子背對著坐在大夥眼前的台階上。
「妳是誰?不會又是瘋子第二代吧?」
「喂!沒禮貌!我可是非常美麗的人魚哦!」女子站了起來轉身用著正面看著大家。
「人魚......?!」大夥訝異的看著這名自稱是人魚的女子。
「抱歉,我很感動妳知道我喜歡人魚,雖然我的確很帥,但我無法接受比我大的人當我女朋友。」鍾逸霖露出一臉瀟灑的樣子。
「不好意思,他是個神經病,最近剛出院。」許苓希一臉淡定的說道。
「什麼剛出院啦!是剛出道。」鍾逸霖耍帥的撥了一下頭髮。
「別傻了,哪家公司簽了你肯定倒。」楊雨茜一臉無奈的說道。
「大姐姐,妳真的是人魚啊?」王詩茵盯著女子,露出疑惑的表情。
「是哦,我可是人魚呢!」女子笑了一下,隨後緩緩開口,「接下來,我得開始執行任務了呢,唉......我還比較想要將你們抓起來慢慢玩呢,很可惜任務說要直接取你們的命。」女子講著話的同時後方的游泳池也竄出了許多水龍捲風與水柱。
「......那......那什麼啊!!」大夥驚恐的看著女子身後的東西,往後退了幾步。
這時在游泳池裡的一些人瞬間全被這在水上的龍捲風給捲了進去,這情景,引發了一陣陣尖叫。
「就說了,我可是人魚呢,不過這裡的水真少,如果在海邊我就能更有威力的說。」人魚女子一臉可惜的說道。
「快......快跑啊!!」不理會女子說的話,大夥二話不說的先跑離開現場,後面的一群人也跟著驚恐的跑走。
「有妖怪啊!」
「妖怪......是妖怪啊!」
「真是的,怎麼說我是妖怪呢!我可是人魚呢!」女子緊皺眉頭,最後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盡量跑吧,反正你們是無法出去的。」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Ct4WsVCLA
「快跑啊!」
「讓......讓開!!」
大家驚恐的跑向大門,想離開這地方,但大門卻被封死了。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誰來救救我們!!」一名女子瞬間崩潰的大哭了起來。
「喂!你們這些服務員是怎樣?門為什麼會這樣!」一名男子拽著服務員的領子不爽的問道。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已經在報警跟報告總部了!請你們不要驚慌!」服務員大聲的朝著大家喊道,但引來的是卻是一陣咆哮。
「可惡......翊諭,現在怎麼辦?」許苓希擔憂的看著韓翊諭。
「憑我們現在的力量根本是無法贏她的......。」韓翊諭思考了一會,隨後像是發現了什麼,「啊......!」她跑到櫃台小姐面前激動的問,「小姐,游泳池的水可以排掉對吧?」
「是......是可以......只要到管理室按下排水系統就可以了。」
「管理室......在哪?」
「就在剛剛的游泳池左方。」
「剛剛的游泳池!?」
「小姐,妳說笑的吧!」一名有著酒紅色頭髮的女子走了過來,嗯她就是剛剛無理取鬧的女子。
「哇靠,怎麼又是妳?瘋子姐!」王賢睿一臉嫌棄的說道。
「是我又怎樣?!還有我叫甯芯不叫瘋子姐!臭小鬼!」甯芯不爽的瞪了一眼王賢睿。
「喂!大姐,所以妳排水要幹嘛?」鄭零浩用著疑惑的口氣問著韓翊諭。
「剛剛那名妖怪說了一句話,她說了如果水越多她越強,那相對的水越少,她就越弱吧?更何況她是人魚?」
「哇!!!!翊諭,妳好厲害!我都沒聽到耶!」許苓希驚嘆不已的看著韓翊諭並且拍手鼓掌,而後者並沒有理會她。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鍾逸霖率先想先走卻被韓翊諭給攔住,「幹嘛?」
「都還沒想好計畫,你現在直接過去,肯定先被砍吧?」
「就算想好了,你們這群小孩真的要對抗那個妖怪嗎?」聽見大夥的計畫,一名男子懷疑的看著這群小孩。
「當然啊!不然怎麼出去?」鄭零浩一臉理所當然的說道。
「你們......都不怕嗎?」人群中的女子也疑惑的看著大夥,表情至今仍然驚魂未定。
「怕啊,不過有朋友就不怕了哈哈!」許苓希笑道,看起來完全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會因此命喪於此。
不只是她,後面的大夥也都是如此。
「真看不出來你們真團結。」甯芯不禁吐槽了一下。
「干妳。」王賢睿朝著甯芯比了個不雅的手勢。
「說吧,你們有什麼計畫?」不理會王賢睿,甯芯轉向韓翊諭問道。
「......如果要去管理室那就得引開妖怪的注意......。」韓翊諭緊皺眉頭,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們男生去引開她的注意吧!」鍾逸霖一臉瀟灑的說道。
「贊成,男生的體力比較好,而且還有許尚廷這個跑的最快的,OK的放心交給我們吧!」王賢睿跟著附和鍾逸霖的話。
「我也負責引開她的注意吧!」甯芯自信滿滿的笑道。
「......你們確定......?」韓翊諭擔心的望著鍾逸霖他們。
「放心吧!我們不會怎樣的。」
韓翊諭雖然很不想讓這群男生去但無奈現在只能顧及大局,「那......女生都跟我去管理室吧!」
「OK的!!」
「那個......等等......我們也想幫忙。」一名男子,不,是一群人都站了出來想幫忙這群孩子。
「呵呵......就不用了吧,你們只需要待在這就好。」
「可是......!」
「夢晴說的對,你們待在這就好。」為了避免死亡人數會上升,韓翊諭拒絕了男子跟大家的請求,她轉身向鍾逸霖他們提醒,「你們要小心點,知道了嗎?」
「是,大姐!」
「那,走吧。」韓翊諭率領大夥走向了游泳池的方向。
她心想,希望一切都能如她所想的一樣順利。
「詩茵妳怎麼了?妳從剛剛就好像在找什麼?」許苓希擔心的望著王詩茵。
「......沒什麼啦!」王詩茵勉強的擠出微笑,她再次四處張望,「希望他沒事......。」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TRgRgyhTH
「我說,你們派我來,但是我沒水就沒辦法攻擊他們,這是要我怎麼辦?」游泳池裡一名女子對著手環投射出來的螢幕說道。
「這是妳的問題,如果他們沒死,就是妳死,快完成任務,少廢話。」螢幕裡一名女子非常冷酷的丟下這句話後,螢幕就瞬間消失了。
「真是的......唉!」女子嘆了口氣,隨後面向水池,「去吧!」她朝著水池畫了幾個小圓,再指向門口,瞬間水池再次跑出許多水柱衝向門口。
但卻不知道什麼原因,水柱到了門口就變成了一灘水。
「煩死了!這根本無法到那群人躲的門口嘛!」女子思考了一會,「對了!除了這裡的游泳池,還有其他有水的地方也可以!」女子閉起了眼睛,小聲的唸了一段小咒語,隨後睜開眼睛,她的瞳孔瞬間變成混濁的藍色眼瞳,「水啊,過來這邊吧!」
沒幾秒,游泳池附近的水管全都爆開來,朝著女子的方向流去,她再次朝著水畫了幾個小圈,最後,原本流在地上的水全都形成了一個比剛剛還要大的水龍捲風。
「太棒了!這樣,就可以了,來吧,我就看你們要怎麼打敗我。」女子開心的笑著,靜靜等待著大夥來到時刻。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CyPBB0iQw
「剛剛怎麼一回事?怎麼有這麼大的聲音?」許苓希疑惑的看了看四周。
「應該沒什麼吧?先去將游泳池的水排掉再說。」
因為游泳池的距離並非很遠,所以大夥一下子就到了游泳池的門外。
「來吧......。」
正當大夥要將門推開時,甯芯立馬阻止了他們,「等等......。」
「怎麼了?」
「我有個不好的感覺,這門後面......。」甯芯的臉瞬間變得非常凝重。
「就算有不好的感覺,都到這了,如果沒將她打敗,我們也出不去,只能等死。」楊雨茜努力克服自己的恐懼,她相信有大家的幫忙肯定能過的了這關。
「既然兩邊都是死,那不如賭一把吧?」韓翊諭笑道,隨後從口袋抽出幾把小刀,「這是我剛剛無意間在一個男生包包裡發現的,等等我們將水排掉時記得往那女子刺過去。」
等等......包包裡這麼多刀,不奇怪嗎?!
男生們沒有多說什麼,他們拿起韓翊諭手中的刀,「加油!」
韓翊諭率先將門推開,迎接他們的是笑著等待他們的女子與她身旁的極大龍捲風。
「真高興你們來了......呵呵......!」
2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29675z2Hk
「咦......等等!怎麼只有你們幾個?」女子訝異的看著鍾逸霖他們。
「有我們幾個就夠了!」鍾逸霖自信滿滿的說道。
「真是講大話啊!」女子笑了一下,隨後舉起手一彈指,剎那,龍捲風快速朝著鍾逸霖他們前進。
「快!」他們分成左右兩邊順利躲過龍捲風,但那極大的龍捲風卻又快速的折返往鍾逸霖右方方向前進。
「靠!追我幹嘛啦!!」鍾逸霖使勁力氣奔跑,他轉頭。只見龍捲風越來越靠近他,「啊啊啊!!可惡!」他撲向右邊,順勢撞到牆壁,但龍捲風同時也撲了空直直往前撞上玻璃。
「鍾哥!」王賢睿快速的跑向鍾逸霖的方向扶起他。
在這同時,女生們則是偷偷的跑向左邊的管理室。
「看到了門!」韓翊諭開心的指向前面的一個小門。
「快走吧!」
女子再次讓龍捲風朝著鍾逸霖的方向前進,「小鬼,我看你能躲幾次?!哈哈!」
「嘖......。」眼見龍捲風越來越靠近鍾逸霖......。
「醜女!這麼厲害攻擊我啊!」許尚廷大聲的朝著女子大喊。
「竟然說我醜!好,我就先收拾你!」女子快速的畫了幾個小圈然後指向......王詩茵。
「什麼!!」
龍捲風用著比剛剛快兩倍的速度衝向王詩茵。
「門打開了!快進來!」
「詩茵!!」
—砰—
「哎呀!看來你們少了個同伴呢!」女子開心的笑道。
「賤人!!」王英治將放在口袋的小刀拿起,一股勁的衝向女子。
「近戰我也很擅長呢!」女子微微一笑,握住王英治拿著小刀的右手手腕,隨後朝著王英治的腹部狠狠踢了下去。
「王英治!!!」
「媽的!」鍾逸霖負著後背的傷衝向女子,他先率先用腳踢向她,卻被女子用水形成的水壁給擋了下來,女子見狀立馬再將龍捲風變成一個極大的水柱狠狠的給了鍾逸霖一擊。
「鍾哥!!」
鍾逸霖掉進原本有滿滿的水而現在卻是空的水池裡,「哈哈!妳就只有這點能耐?」他勉強擠出笑容笑道。
「放心吧接下來這擊你就準備跟你的同伴說再見了!」女子露出邪笑,她再次彈指,龍捲風再次走向了鍾逸霖。
「鍾哥!!!」
眼見龍捲風即將將鍾逸霖給捲了進去。
「韓翊諭!按下按鈕!!」鍾逸霖大聲向門內的人喊道,他轉身滾向一旁,而出現在眼前的則是游泳池的排水孔。
這時管理室裡,韓翊諭抓緊時機按下按鈕,排水系統快速的開啟,極大的風速瞬間就將龍捲風吸了進去。
「可惡......!......妳想說我會這樣說嗎?」原本皺起眉頭的女子突然露出笑容朝著大夥笑道。
不明所以的大夥則是一臉疑惑的看著女子。
「如果對於普通的妖怪,你們的方法卻是有用,畢竟普通妖怪的能力是無法引爆水管的。」女子悠哉的解釋著,她冷笑一聲,地下的水管突然爆開形成更大的水龍捲風與許多水柱。
「!!這外掛開的太明顯了!!」王賢睿不禁吐槽了一句。
「好了,只要你們死了,其他人就不會遭殃了。」
眼見龍捲風即將逼近,大夥也無力在躲了,他們每個人癱坐在地板上,完全沒有想要逃的意念。
「真是的!」一直躲在角落的甯芯看不下去走了出來,她大喊了一聲,「御石神!保護他們!」一剎那她手上的戒指竟然變成一抹人影,一名嬌小的女孩出現在大夥面前,即時擋下了水龍捲風。
小女孩兩手擋著,她身後的一隻白蛇則朝著女子的方向攻擊,讓女子一個措手不及,右邊肩膀受了傷。
「可惡......臭女人!原來妳......!」女子憎恨的瞪著甯芯。
「別這樣看我,這群小孩,絕對不會交給妳。」甯芯用著平淡的口氣說道,她望向御石神。
只見御石神兩手一推,龍捲風瞬間成了一灘水,淋濕了現場的所有人。
「......!我的衣服!!」甯芯無奈的望著自己的衣服。
她看了看女子掙扎的臉,然後走向大夥面前,「你們一定能救的了艾斯利亞......不......是整個宇宙。」
「救宇宙?」韓翊諭警戒的盯著甯芯。
「......哇靠妳可瘋的徹底,我們剛剛都差點要死了是要怎麼救宇宙?!」王賢睿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們可以的,抱歉,雖然一開始真的覺得你們很討厭,不懂祖先為什麼要我保護你們,但剛剛,我看見你們的勇氣,你們一定可以救世界的。」
「我不懂......既然討厭我們,那剛剛為什麼救我們?」許尚廷疑惑的問道。
「是我看錯了,因為覺得你們只是群普通的小孩,看到妖怪肯定也是第一個跑走並且犧牲他人救自己,但,你們並不是這樣,而是為了那群人犧牲自己。」甯芯一臉自責的向著大夥解釋。
「原來妳是這樣看我們?」一直不出聲的鍾逸霖勉強的朝著甯芯笑道。
見鍾逸霖講話,王賢睿也跟著開口附和,「既然妳覺得我們是這樣的人,那大可不救我們!」
甯芯並沒回話,只是默默聽著這群小孩的氣話。
「其實......我覺得甯芯並沒有什麼錯,她並不認識我們,自然不知道我們是怎樣的人。」韓翊諭語氣平淡的說著,「還有,甯芯,妳也看錯我們了,剛剛,我們都有後悔為什麼我們要救那群人?為什麼我們得犧牲自己?我們其實也沒妳想像的那麼勇敢。」
「這......。」
「......不管如何......既然妳有能力救大家,那妳剛剛為什麼不出手幫忙詩茵!」許苓希站了起來激動的問著甯芯。
「咦......?」甯芯瞪大了眼睛疑問的看著許苓希,「等等......我不是沒救她!是因為她......」
「是因為她在我手上。」突然之間,門外傳來了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那個人抱著一名女子走了進來,而他的出現讓在場的人不禁露出訝異的表情。
「黃凱宸!」看見來的人是自己的夥伴,又見到王詩茵安然無恙的被黃凱宸抱著,大家瞬間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甯芯專注的戒備著黃凱宸,並且用著不和善的口氣說,「是你......快把你手中的女子交給那群小孩!」
「臭女人!妳憑什麼這樣對殿下說話!」受傷在一旁的女子仍然一臉惡狠狠的瞪著甯芯。
「殿下......?」這時的大夥全都對這個詞感到疑惑。
「這樣吧!只要妳能殺了那女人,我就將她還給他們。」黃凱宸朝著甯芯笑道。
一聽到這句話,原本直瞪著甯芯的女子則轉成一臉困惑的看向黃凱宸,「殿......下?」
「來吧!在為我戰鬥一次啊?」
「什......嘖......我知道了。」女子握住受傷的右手臂,緊皺眉頭,二話不說的開始集中力量。
「你明知道她打不過我的。」甯芯冷淡的看向黃凱宸。
「是阿,但被敵人殺死總好過被自己最尊敬的人殺死吧?」黃凱宸滿臉不在乎的說道。
同時在一旁的大夥仍然一臉茫然的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唉......。」甯芯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後朝著御石神的方向緩緩開口,「去吧!」
接受到契約者的命令,御石神緩緩將手舉高,剎那,她的身後竟多出一條白黑混色的大蛇,她再將手心面向女子舉直,這條白黑色的大蛇像是接受到指令莽撞的衝向女子。
女子緊皺眉頭,引爆了游泳池地下的水管,「我不會輸的......不會!」她將水管的所有說形成無數的水柱朝向蛇靈的放向。
只見御石神冷淡的緩緩開口,「沒用的......。」
「有沒有用......不試試怎麼會知道......!」女子頑強的製出許多的水柱朝著蛇靈攻擊,無奈不論如何攻擊,蛇靈仍然不受影響的衝過來。
女子趕緊將地上的水再次變成水壁,她失落的望向黃凱宸,「......救我......。」話語一落,蛇靈衝破了女子的水壁也穿過了她的身軀。
甯芯惋惜的看著女子形成破璃般破碎消失,她轉頭瞪向黃凱宸,「將你手上的女孩還給他們。」
「是是是!」黃凱宸一臉輕浮的抱著王詩茵走到了大夥面前,隨後將她放下來。
「詩茵!」許苓希一臉緊張的走向王詩茵身旁。
「嗯......。」
「詩茵?!」見躺在地上的人緩緩睜開眼,大家都湊了上去關心。
「苓希......?」
「詩茵!太好了!妳沒事妳沒事!」許苓希激動的抱住王詩茵,眼淚同時也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詩茵......。」看見王詩茵沒事,在場的大夥瞬間都安心了下來。
而在一旁的甯芯看到了這情境不禁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好了,既然我都將王詩茵還給他們了,接下來,我是不是也該替那女人報仇了?」黃凱宸邪笑著,只見他盯著大夥的左眼多了個奇怪的符號。
「咦......阿凱,你在說什麼啊?」大夥困惑的看著黃凱宸,完全摸不著頭緒。
「阿凱?看來你在地球混的不錯嘛!希爾德斯•唯痕。」甯芯向唯痕露出了微笑,話語帶著滿滿的諷刺之意。
「哈哈!多謝誇獎了!」唯痕不在乎的笑了一下,「巴立,出來吧!」
突然之間,一名男子緩緩的從天而降,他的頭上有著牛的角,而他的身後則有著猶如蒼蠅般的翅膀,等他的腳落地那刻,他的周圍不禁刮起了強大的風。
「哇!」大夥連忙用手擋了下來,等風停止了之後,他們將手放下,仍然一臉迷惑的看著唯痕。
「靠......鄭零浩,打我一下。」王賢睿向在一旁的鄭零浩說道,而眼睛仍然訝異的看著唯痕。
「欸......什麼?」鄭零浩一臉疑惑的看向王賢睿。
「打就對啦!」
「哦好!......」正當鄭零浩要舉起手打王賢睿之時他的後方突然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並且將他推到了一旁,「......雨茜?」
只見楊雨茜向自己的右手拳頭呵了幾聲,隨後大力的朝著王賢睿的肚子打去。
「哇靠!」瞬間,王賢睿痛的跳了起來,眼眶不禁泛紅,看起來非常的痛苦。
「不是要人打你嗎?」楊雨茜開心的看了看自己自己右手。
「楊雨茜!!鄭零浩,我不是叫你打我怎麼是這個女人!」王賢睿抱著肚子痛苦的大叫。
「怎樣!誰來不都一樣!」
「妳......!」王賢睿一臉怨恨的用食指指著楊雨茜。
而在另一旁,唯痕跟甯芯則即將再開戰。
「我可沒那閒工夫跟你打。」
「是哦?可是我想打呢!」不管甯芯的意願,唯痕立馬朝著自己式神下了命令,「殺了她。」
接受到指令的巴立西卜,拔起腰上的長劍,轉眼之間就朝著甯芯攻擊。
「御石神!」情非得已之下,甯芯也向式神下了命令。
小女孩在剎那之間跑到了甯芯面前替她擋下了致命的一劍,隨後也就化成玻璃般碎裂消失了。
「御石神!!」見自己的式神只受了一劍便消失,甯芯驚恐的看著唯痕。
「意外吧?這就是魔王的力量。」唯痕笑道,「接下來就是......他們消失了呢!」
「什......?阿凱!你瘋了阿?」許苓希驚愕的朝著唯痕大喊。
「本來就是要除掉你們的。」
「阿凱......你說假的吧!」許尚廷也驚恐的看著唯痕。
「不管是真是假,結果你們都還是得死啊。」
甯芯先是瞪了一眼唯痕,隨後朝著大夥,「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們死的。」
「哈哈!我倒要看看妳如何救他們!」唯痕向甯芯笑著,看起來格外嘲諷。
不理會唯痕的諷刺,甯芯低下頭小聲的唸了一段小咒語,而當她在唸咒語的同時,大夥站的地上則是開始出現了奇怪的光芒最後形成了一個魔法陣。
「這什麼啊?」大夥一臉疑惑的看著地上的魔法陣,瞬間覺得非常新奇。
「是傳送陣!貝艾利希妳!」唯痕一臉訝異的看著地上的法陣,他連忙向式神喊道,「巴立,殺了他們快!」
一接受到指令的巴立西卜,再次拿起長劍飛速的朝著大夥刺去。
在這同時,甯芯也剛好唸完了咒語,她抬起頭,見巴立的長劍即將刺向王賢睿,她趕緊跑了過去擋下來。
「瘋女人!」王賢睿驚恐的看著甯芯被劍刺穿的身軀不斷流出血。
「甯......芯......。」
「記住了,到了那裡,找一個......人......她會幫你們.......還有......請告訴她我......」話未講完,一群人因站的地方瞬間變成黑洞掉了進去,在大家消失的一剎那,黑洞也立馬關了起來。
「可惡!」唯痕無奈的望著剛剛一群人站的位置,感到非常不快,他再看向在一旁已經奄奄一息的甯芯,露出嫌棄的表情,「這就是妳的保護方式?可真爛!」
沒聽見甯芯的回應,唯痕疑惑的走到她的身旁小力的踢了一腳,「死了?嘖......真是的!」他煩躁的蹲了下來隨後又站了起來緩緩的開口「......算了,我的那群"好朋友"在怎麼逃最終還是死路一條。」
他走到了黑暗的角落,最後消失在這個已經殘破不堪的游泳池裡。

第一篇:完♡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uUdQYmjN3P

54.92.182.0

ns54.92.182.0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