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愛情
我與妖精的高中生活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雲淡風輕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62 閱讀
10 喜歡
4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我與妖精的高中生活
4 書籤
A - A - A
#4
複雜的三人
雲淡風輕
No Plagiarism!SlUWdIalZgiEMIZzrR9Qposted on PENANA
        當綾野一輝知道了這個面前的女孩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而且還是自己的父親在外面搞了外遇而生下的,此時的一輝內心充滿了無奈與為難,現在的一輝只想著要如何向霜柔和風薇解釋這個女孩,要是一個不小心,可能會被當成蘿莉控,必須要想辦法避免這種事才行,現在的霜柔和風薇也應該在學校了,一輝先向學校請了假,然後再安頓紅葉。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bOg8PveEz
      一輝將紅葉的行李一個個的拿到了家裡,但是一輝家的空房間已經被霜柔和風薇給住下了,根本沒地方讓紅葉住。
 
      一輝煩惱的說:『有點麻煩了,家裡沒有空的房間,只能等霜柔和風薇回來,看能不能住在一起。』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xUEt8mEtm
      紅葉笑著說:『沒關係,我可以和哥哥一起睡喔~』,一輝聽到了這句話愣了一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M1Hv0gWRq
      一輝:『不行的,萬一被認為蘿莉控或者是妹控就完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9BBqKqVY5
       紅葉生氣的說:『有什麼關係,人家想和哥哥一起睡啦~』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ICpn6xKK0
      一輝明確的說:『絕對不行!』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FM7mh8DeZ
      紅葉聽到了一輝這麼說便哭了起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19FCzp3uo
       紅葉在地上滾來滾去哭著說:『哥哥欺負人,哥哥不疼紅葉了,……………(哭聲不斷)~』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Z7LpuSXeD
      事情變成這個樣子,一輝也沒有辦法控制了 。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liKtE2Big
      一輝安慰的說:『我知道了~那我陪你睡午覺,但是晚上你要和其他人一起睡,可以嗎?』,紅葉瞬間不哭了,而且馬上站了起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lhJ1UjqYN
      紅葉高興的說:『真的嗎?哥哥最好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7NWTdrLaF
       一輝心裡想著:『我到底造了什麼孽?為什麼會遇見這種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80HTumW5E
      現在的時間約10點左右,離午飯還有點時間,一輝將紅葉的行李大約整理了一下,然後帶著紅葉介紹了一下家中的環境。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G0vp1pIso
      一輝:『對了!紅葉,你今年幾歲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hvkeoyF9I
      紅葉:『我今年9歲。』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yRmfKQBGV
     一輝:『那也是該上課的年紀了,爸爸有幫你安排這裡的小學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TBgp1hOKK
       紅葉:『有的,就在哥哥上課的地方不遠處,有一座小學。』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h2IBg79Wh
       一輝:『好!那明天我就帶你去上學,不過之後要自己一個人去,可以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hPJD5uuGb
      紅葉:『好!』,突然紅葉的肚子叫了起來,紅葉害羞的低下頭。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W51cu3uiN
      一輝看一看時間,已經12點半了,也該是吃午飯的時間了,但是家裡的冰箱是空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v4heGylQv
      一輝:『紅葉,妳先待在家一下,我先去買午餐回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JMssqxWVd
       紅葉:『好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kadmnHpS0
       一輝:『家裡的東西你看到喜歡的就先拿去玩,但是不要玩危險的東西,哥哥很快就回來了。』,一輝說完就出門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7whpKYX6P
       雖然只有一下子,但是一輝終於能單獨的靜一靜了,畢竟照顧小孩本來就不是件簡單的事,而且還要想要如何向霜柔和風薇解釋情況,光是這點就已經讓一輝非常的煩惱了,而且萬一母親回來了,自己要如何解釋紅葉呢?一個不小心要是讓父母離婚就完了,種種的未知數讓一輝非常的不安。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Jyfb0GIXB
      一輝感嘆的說:『為什麼我會這麼倒霉啊?……算了,還是快點買完午餐回去吧!』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6W7jiu0Im
       一輝買了兩個便當後便回去了,但是不知道為何心裡非常的不安,總覺得讓紅葉一個人待在家挺危險的,一輝因為擔心所以便快步跑了回去,但當到了家門口,發現什麼此事都沒發生便鬆了一口氣。
 
        一輝打開門:『我回來了,紅葉,有沒有乖乖的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VuxdThcRo
      當一輝走到了客廳時,被眼前的景象嚇到愣住了,連便當都掉了下去,在一輝眼前竟然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槍,UZI、M16、AK47、M4A1甚至連火箭筒都有,這時的一輝發現家中所有的電器鐵器還有打火機火材全不見了,而坐在沙發上的紅葉卻拿著零件組裝著槍。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j7zziAf1y
        一輝支支吾吾的說:『紅葉……這是怎麼回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YEN5X6AYO
      紅葉笑著說:『哥哥你終於回來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ZJrwXlO9c
       一輝:『你能跟我解釋一下這些槍是怎麼回事嗎?……』,一輝已經嚇到說不出話來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avjK5CklE
       紅葉興奮的說:『這些是我用家裡的東西做成的,在6歲時爸爸發現我有製造槍的天份,結果就教我了,然後我最後達到了最高境界,能用手邊任何的東西做出威力不輸給真槍的槍,怎麼樣?是不是很厲害,爸爸也經常誇獎我呢!』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cCxZIv5it
       聽到這段話的一輝已經沒有力氣在說任何話了,此時的一輝腦中非常的混亂。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fsDHZB2NK
     一輝暴怒的說:『……現在是怎樣,今天是黑色星期天還是我犯了太歲,我那個老爸沒事開發這種天份是怎樣啦!』,現在的一輝身邊多了一位能隨時隨地製造手槍的幼女。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ZVKjFPWZa
     紅葉歪著頭說:『哥哥……?』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SmdqmVVrd
      一輝無力的說:『不好意思紅葉,哥哥需要先休息一下,妳先在樓下待著,別再做槍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ltRZaRAcE
     紅葉笑一笑:『我知道了,哥哥要好好休息喔~』,看見紅葉的笑容,任誰的心都會融化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qEgaYV0VV
      一輝已經完全沒有力氣說任何話了,一輝無力的走到了自己的房間,躺在床上,進入了夢鄉,而在樓下的紅葉則是在吃著一輝買回來的便當。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vOxJeTFak
      紅葉:『一輝哥哥沒有吃午餐就去睡覺了,不知道他會不會餓,等等上去餵他吃好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zGmrFwifI
      而另一方面,在學校的霜柔和風薇因為一輝沒有到學校而顯得非常的沮喪,到了中午,兩人單獨吃著便當,散發出強烈的鬱悶感,連在旁邊的同學都因為受不了而跑到餐廳吃午餐。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B9BRjzMju
        霜柔一邊吃著飯,一邊嘆氣,突然有三個女同學走了過來,他們就是霜柔最近交到的朋友瑟依、希雅、蒂洛。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u0w1KLUpV
       瑟依有著一頭金長髮,青色的雙瞳,身材雖然比不上霜柔,但是也算還可以,個性非常的外向,對運動類也非常的擅長。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huVEWBaeQ
       希雅有著亞麻色的短髮大概到肩膀左右,深黃色的雙瞳,個性比起瑟依來說反而非常的內向害羞,身材卻比瑟依和蒂洛好,完全不輸給霜柔,而且在課業上面卻是班上的前三名。
 
      蒂洛有著一頭紅髮,淡橘色的雙瞳,個性約介於瑟依和希雅中間,體能和課業也都是一般水平,但是唯獨在音樂這一塊卻超乎常人,蒂洛會鋼琴、長笛、小提琴、豎琴、和古琴等等,而且都有參加過各項的比賽,並且都位居前三,有音樂神童之稱。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bs2Mjmm6G
      瑟依擔心的問:『霜柔,怎麼了?為什麼一邊吃飯一邊嘆氣?』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OaRlcC661
      霜柔含淚的說:『因為……因為今天一輝向學校請假了,我不知道為什麼好難過喔~』,霜柔幾乎要哭了出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mjwhXsS7H
       希雅安慰的說:『沒關係,不是還有我們嗎,來打起精神,蒂洛說他又寫了新的樂曲喔~一起來聽聽吧~心情肯定會好起來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0Sb3Fvp2B
       蒂洛:『一起到頂樓來欣賞我最新的樂曲吧!保證讓你不開心的事都忘光。』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TqgLLsnSz
      瑟依扶起霜柔,但是看到了在另一邊還有另一位比霜柔更加憂鬱的人坐著,那個人就是風薇,看不下去的瑟依也跑到了風薇的旁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UWIqdFT6N
      瑟依:『風薇,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欣賞蒂洛的音樂,保證讓你遺忘所有不開心的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QOt2R9yhb
      風薇彷彿沒有聽到一般,依然兩眼空洞的看著那份沒有動過的便當。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m5zDRl6ed
      瑟依擔心的說:『不好了…他的狀況比霜柔還嚴重。』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D7CmyP1sW
      希雅走到風薇的旁邊,碰了一下肩膀,這時風薇反應到了其他人的存在。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3NDxQuGoL
      希雅害羞的說:『那個~風薇,要不要跟大家一起到頂樓聽一聽蒂洛的音樂來緩和心情呢?』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x8Y7LPtR4
    風薇:『好啊!剛好現在心情不太好。』,風薇嘆了氣,能很明顯感覺到她非常的失落。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xIO94nZ5P
      蒂洛:『真是的~那個綾野一輝到底在做什麼,竟然丟下兩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不管。』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USKxpA26Y
       希雅害羞的說:『我覺得綾野同學不是這種人,我想他是有原因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YwWWEIM7z
       瑟依驚訝的說:『真難得,希雅你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不過不管了,我們走吧!』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O7yDhC0hI
       五個人就這樣走到了頂樓,所有人坐了下來,蒂洛拿出了已經預備好的電子琴。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dDIYa7ydd
       蒂洛:『那請各位聽聽這首我的新作品-《無法觸及的心》。』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1c3X9HFVP
       希雅興奮的說:『這次的樂曲有著什麼樣的意思呢?』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LEnkiEXiW
      蒂洛閉起眼睛抬起頭:『這次的樂曲,是想鼓勵一個人………那個人只能在遠方注視著某人,卻不敢有所行動,以致於某人即將被其他人所奪走,我想以那位在遠方注視某人的心來寫這篇樂譜,來鼓勵那個人。』,蒂洛笑了笑。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8aiQ8tYGG
       蒂洛彈起了電子琴,那美妙的聲音傳遍每個地方,每個角落,那高超的技術與心境並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蒂洛彷彿也融入琴聲中,蒂洛越彈越起勁,最後連身體都動了起來,整個人已經完全融入音樂之中,在一旁觀看的人也將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蒂洛的音樂上,蒂洛的音樂的確能讓人忘卻很多事,但是卻又讓人想起別的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dHohFxZks
       當蒂洛彈完琴,說了一句:『該把握的要好好的把握住,要不然等失去的時候會很痛苦的,所以不要放棄,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我先走了。』,蒂洛笑一笑,雖然蒂洛說是以另一種角度來寫譜,但不知為何,總能感覺到幾絲真正的悲傷之情,或許正是感同身受才能寫出這樣觸動人心的作品吧~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AetXzLCw3
     瑟依:『這個曲子…………難道!』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bcIu3QX1x
      風薇自信的說:『我懂了,我不能在停住不往前進了,時間是很寶貴的,所以我要以最短的時間攻略一輝哥哥。』,雖然會讓人莫名其妙,但是對於失去的時間所感受到的惋惜和痛苦,風薇是最理解的。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dLlB2091l
       霜柔:『那我也要,我現在就要請假回去找一輝。』,風薇和霜柔兩人就這樣跑走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QVQjSp4uW
      在一旁的瑟依看著希雅:『那妳呢?不跟他們一起去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27kLBnCzp
       希雅看著天空:『我不能去,因為我沒有資格……。』,不知為何,希雅竟然流了淚。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dCUzeXAnY
       瑟依:『什麼意思?』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ZOQQ8Jgce
        希雅:『沒什麼~』,希雅就這樣跑走了,希雅跑到了學校的後方,沒有人的地方,這樣或許希雅才能發洩情緒吧~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khkF2V3Ev
        希雅留下淚蹲了下來:『……不知你是否還記得當年的希雅,現在的你彷彿已經將我忘卻了,當年那個懦弱的希雅已經不在懦弱了,可是在你最難過時卻不能在你身邊陪伴著你,所以我已經沒有資格待在你的身邊了,哪怕只有有一點,希望在你心中的角落也有希雅的存在…………………我好想你,好痛苦,明明近在咫尺卻不能觸碰你………一輝………』
    
     瑟依跑到了音樂教室,看見蒂洛一人在鋼琴面前坐著。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OI5IikGSH
      瑟依生氣的問:『為什麼要彈那首曲子?』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NHtEyBoOO
      蒂洛:『當初我們只是想要安慰霜柔和風薇吧,目的已經達成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08TkOWgRA
       瑟依生氣的說:『但是你卻傷了希雅,雖然你改了名字但旋律幾乎相同,為什麼要彈那首-《死去的思念》,霜柔和風薇並不到這首曲子真正的意思,而知道的只有我們三人,這首曲子能讓人想起悲傷的事物,妳明明知道卻還是彈了這首曲子。』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jpvp7NJNF
      蒂洛兩眼直流眼淚痛苦的說:『我不甘心,我們三人明明那麼要好,但在幾個月前我們一起上了這所高中後一切都變了,希雅每天期盼見到的人卻出現了,最後希雅每天都只注視著那個人,似乎完全將我們忘記一樣。』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ss9W7Hxvv
       瑟依:『希雅能見到自己想見的人,我們不是應該替他高興嗎?為什麼妳要這麼對她?』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7wu1RiX8a
        蒂洛:『這首曲子,要是單純的聽旋律而不瞭解他的意思的話,這首曲子就是能讓人打起自信的曲子,但是瞭解真正的意思的話,這就是一首悲傷的曲子,我們目的是讓風薇和霜柔打起精神,我已經做到了,剩下的由我自己決定,有什麼錯?』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UuXpT5cDT
        瑟依衝了上去,抓住蒂洛的衣服,狠狠的看著蒂洛。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5lkehrVPX
       瑟依生氣的說:『妳錯了,錯的很嚴重,妳讓希雅想起了不好的回憶,妳這麼做不過是在忌妒罷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b4YG5PZ3Y
        蒂洛扯開瑟依的手,不甘心的說:『對!我就是忌妒,那又怎樣?希雅見到自己喜歡的人,風薇也見到自己思念的人,你們每個人都見到自己最想見的人,可是我呢?我永遠也見不到我最愛的人,我不甘心,為什麼你們每個人都那麼幸福,為什麼我就要當悲慘的女角?』,蒂洛衝了出去,撞開了瑟依,蒂洛就這樣跑出了學校,不知道去哪裡了,瑟依也不打算追上去,因為他想讓蒂洛冷靜一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BSDzixEvb
       瑟依:『真是的~一個一個都這樣,不管是希雅還是霜柔,那個男人到底哪裡好了?沒想到蒂洛始終無法釋懷那件事,看來事情越來越麻煩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ngTHvb9r0
        另一方面,霜柔和風薇兩人就這樣跑回去了,連學校的事都不顧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ScbQThGSk
       一輝在睡夢中醒來,發現在旁邊有一個小身影,她就是紅葉,一輝頓時覺得大事不妙了,以現在的時間霜柔和風薇在一個多小時就要下課了,要是讓他們看見這種情形,絕對會被當成蘿莉妹控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2WxGvQdal
         一輝:『糟糕,這個情況絕對很危險,必須要快點離開。』,當一輝打算離開的時候,發現紅葉抓著衣服,一輝根本沒法離開。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HIFAqaMzB
            一輝:『紅葉,快起來了,要是讓霜柔和風薇看到就完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GuZRlS82K
        紅葉醒來看見一輝,紅葉用手套住一輝的脖子笑著說:『哥哥~來一個早晨的啾~』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GNpetV4G5
       一輝緊張的說:『不行啊!…』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5N8LoyWa8
       一輝一個反應不及,結果兩人的嘴唇就這樣碰觸在一起了,而這時霜柔和風薇剛好也到了家,兩人直接到了一輝的房間打開門。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XO2WGoPOq
      風薇:『一輝哥哥……』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h7nHlQDqx
        霜柔:『一輝……』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QDvZoTxl3
      兩人看見這樣的情景頓時愣住了,而一輝也開始直冒冷汗。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T0uWXakMZ
       風薇支支吾吾的說:『一輝哥哥~你在做什麼?難道你有這樣的興趣嗎!…………』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mhRKZdACE
       霜柔:『一輝……你難道是蘿莉控嗎?………』,霜柔已經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kuLQt9J1u
        一輝急忙解釋:『不是!這是有原因的………真的……拜託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一輝已經瀕臨崩潰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HoOckLnEy
       紅葉昏昏沉沉的說:『多謝款待,哥哥~最喜歡了!』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pVEgFEugg
        一輝被兩個人以鄙視的眼神看著。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oBD9r7jb8
        一輝大吼:『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3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YQcN2wzqa

54.80.140.5

ns54.80.140.5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你已經到達故事的結尾。

故事主頁
你可能會喜歡: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