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ommunity
Vote
天啊!我寫過這種東西嗎?(羞恥)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朱諾(Juno)*
挑戰者 Setsuna
挑戰者 浮火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亞盾
挑戰者 Richard Jay
挑戰者 稽誕
挑戰者 祁瑟
挑戰者 HA夜
挑戰者 錫日
挑戰者 Mieh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183 閱讀
85 喜歡
3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天啊!我寫過這種東西嗎?(羞恥)
3 書籤
已截止
A - A - A
#10
東方同人
祁瑟
Nov 19, 2016
2
0
62
18 分鐘
5,361 字
No Plagiarism!Mj9xDnjzPRg6LJzAjjJQposted on PENANA

(不才我的檢討會)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6clszZizad

—————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5Xwfu9CNJr

#平行世界異變文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6FkavhQSw
  "雖說是要引發異變但我到底是要引發哪類的啊?"銀色的魔術師坐在魔法之森的樹上搖著腳,問著:"誒!你倆也說下話啊!要不別人會當我是瘋子耶!話說除了我應該沒人…妖怪,會聽到你們說話,嗯…覺有可能讀到。"
  "你的問題太無言,不想答。此身與混沌的話覺讀不到,我們不處在你的意識空間。""你的吐血症可還沒治好喔!本王與主子可不想幫你治。你真要引發異變?幻想鄉的強者可是很多的喔!你不怕等會紫媽把你間隙、花媽把你炮轟,八億大媽把你抓去試藥、大胃亡靈把你吃掉?!誒?!押韻!"
  魔術師臉上掛著三條線:"遙你無言但你【說話】了,餛飩!我怎么就沒聽到押韻?還有我覺得你說的話你比較會發生,你無意識中黑了好多人,同樣是無意識,戀戀就比你可愛。"
  "咱可不是餛飩!咱也不是無意識!""聽不到聽不到!"
  "星夜…混沌…別玩了。"某空間中,遙看著書,聽著混沌與星夜(也就是魔術師)吵架,終于受不了了:"引發異變什麼的還不趕快,此身答應你,若情況危急,此身會幫忙,前提是你身體受的住,以及你停止與混沌吵架的行為!!!"
  星夜聽了,笑嘻嘻的回:"知道了知道了,不過…引發異變不就違反了我存活的意義……"
  "守護嗎?"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qXGsynGXq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PssLGVugb
  地靈殿內,幾個妖怪(人)正討論著,為何在地靈殿討論?因為她們從某信使口中得知準備引發異變者在幻想鄉最初是與地靈殿的妖怪們接觸的。
  博麗靈夢氣憤得拍桌而起,茶水從杯裡濺了出來:"這個魔術師(準備引發異變者)真是太可惡了!你們知道嗎?!他竟直接寄了封信跟我表明他要引發異變!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摩理沙斜看靈夢一眼:"嗯…你不是很高興又可以有錢了ZE?"靈夢憤(羞)怒(澀)的瞪著摩理沙:"你閉嘴啦!"
  "他的確是很過份呢,寫給我的信幾乎都是用高高在上的語言寫的…還給我談到命運,說賣瘋?"蕾米莉亞喝著紅茶,靜靜拿出了幾封信。
  八雲紫接了過去,開,看了幾秒,笑說:"這個人,或是妖怪真的是很有趣呢!"轉頭,看向古明地覺與古明地戀:"諾!兩位可以拿他寫的信給大家看看、做分析嗎?"
  覺看著紫許久,了解她的意思后,點了點頭:"【我的】可以。"
  大家看向戀,戀緩緩抬起頭:"不行,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什麼一定要這么做,星夜是好人(好人卡1張已發送,星夜已倒地不起),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引發異變,但她絕對不會傷害到大家!我不要!我拒絕拿出信!"戀緊抱著頭(帽子?),淚水無意識的從眼裡流了出來。
 "戀戀…"覺難過的看著戀,覺不知道,為什麼戀要哭,因為她看不清:"各位,不要勉強戀了,就如戀說的,星夜是個好人(好人卡第2張,星夜吐著血),她異變應該不是隨便引發,但她應該沒有惡意,我明白我們都不知道她會造成什麼危害,但信的內容,表示她是不想害人的(你確定?你是妖怪喔!)。"
  八雲紫抽出了折扇,遮住臉:"古明地…我不會放任任何可能會危害幻想鄉的事情發生(雖然這件事我不打算參與)。"
  "若無法知道她的數據(行動),我就沒有錢…我便無法處理異變!"靈夢說到一半,搖了搖頭,改了幾句話。
  霧雨魔理沙用奇怪的表情看著靈夢,過了一會,便笑著說:"他都發起挑戰了!我怎么可不回應呢?!而且這件事也可以用來當作與靈夢比賽的其中一件DAZE!"靈夢聽了,臉色微紅的轉過頭。
  "這事已影響到我,我沒理由不管。"蕾米莉亞威嚴滿滿的喝著?夜泡的紅茶,微帶怒氣的說。
  場面冷了下。
  不久,八雲紫開口了:"說到幻想鄉的安全,蕾米你最近是不是在策畫什麼?"蕾米莉亞回:"我策畫什麼,應該跟你沒關係吧?"
  八雲紫笑笑的看向覺,覺讀了蕾米的想法,但她無法說出真相,她不知道星夜的實力,她不知道蕾米會如何對付星夜,她更不知道,若星夜受傷,戀戀會怎樣:"她…並沒有要危害幻想鄉。"
  八雲紫的笑容僵硬了,蕾米莉亞的嘴角緩緩勾起。
  "紫,現下不應該趕快找出那家伙,阻止異變發生嗎?""靈夢…異變還沒發生吧?!"靈夢才剛說,魔理沙便立馬吐槽了。
  "嗯…雖然異變還沒發生,不過先找到正犯也是不錯的。藍,跟其他妖說這件事""是,紫大人。""?夜,你去問芙蘭【魔術師】,的特點,然后幫忙找,算了,我也一起去問。""好的,大小姐"
  藍與紅魔組(不要吐槽,我喜歡的是背德組)走后,紫看向靈夢與魔理沙。
  魔裡沙意外的看懂紫的意思:"靈夢,我們也一起去找吧ZE!"魔理沙拉起靈夢的手,把她帶出…拖出地靈殿。
  "魔理沙放手啦!我自己會走!""你走太慢了!"遠處,傳來情侶打情罵俏之音。
  等地靈殿內只剩覺、戀、八雲紫時,八雲紫看著古明地姐妹,開口:"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你們要袒護,不過若幻想鄉受到什麼傷害,唯你們是問!"說完,便拉開隙間走了。
  "姊姊…對不起,但我真的不想…"戀抽泣著。"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覺緊抱住戀:"真的…沒關係的…"
  過了許久,戀的抽泣聲沒了。
  "姊姊!我們一起去阻止星夜吧!"戀戀抬起了頭,笑嘻嘻的對覺說。
  覺點了點頭,待戀戀鑽出覺的懷抱,一蹦一蹦的出地靈殿時,覺低聲。
  "戀…我看不清…你…亦或她…"
  "姐姐!跟上!""好,來了。"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HiG2scjj5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vvNcYmzFj
  魔術師,快樂的跳著舞:"無名的花朵,血紅的洗禮,重生?!重生?!"開心的唱著,詛咒之歌:"血紅之花,放在娃娃小口袋。潔白衣裙,染上花朵血紅色。"魔術師的護目鏡破了,金色的瞳孔瞪大著:"娃娃笑了,讓大家一起笑吧!"他腳下的紅色六芒星開始轉動:"讓大家一起狂歡吧!" 嘴角滿是鮮血,淚水從雙眼流出。
  "【血符】娃娃演奏的送葬歌!"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w9sZU9Vpp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q7p79Sksb
  血紅,遍佈大地。
  不是紅霧異變,也不是食人妖作祟。
  只是魔術師的,一場作秀。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iHV5TTrty
  "慧音!不好了!""我知道,妹紅你快叫人們回去,我要隱藏歷史。""好!"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t5UV5O50e
  "花…染紅了?"四季的鮮花之主轉過了身:"是誰…做的?"望向遠處:"算了…只要不傷害到…都跟我無關。"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7ECxMLp6e
  "靈夢!快點!""不用你說!"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vwirCck4G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Q9YK54za4
  "送葬…曲..咳咳!"手上的血紅,與銀色裝相襯:"娃娃…是我么?"猙獰的笑著:"目的達成前,可要撐住啊…遙都說要幫忙了(不,他騙你的)。"搖搖晃晃的站直身體:"我可是只為守護啊!幻想鄉的強者們!過來啊!""【凍符】完美凍結!"星夜輕鬆的躲過,誰叫誰也不知道這彈幕的移動軌跡:"不…其實我沒叫你…【暗黑】黑暗鎖煉!"從地沖出一條條黑色的鎖煉,緊緊纏在琪露諾身上。
  "可惡!快給老娘鬆開啊!"琪露諾生氣的吼著。"抱歉,我不想傷到你,請你睡一下吧。【迷魂】美夢的開頭!" 星夜身旁出現粉色的霧,飄向琪露諾。
  "這是…什麼…"話未盡,琪露諾便昏了過去。
  星夜把她放了下來:"祝你做個美夢…樹后面的妖精...大妖精嗎?你可以帶走她嗎?她不會有事,我只是讓他睡一下,我不會傷害你們,。"
  樹后面跑出一個綠色的身影,沖向琪露諾,抱起,逃走。
  "跑好快!!!我有這么可怕嗎?嗚…咳、咳咳!"血紅的地濺上些暗紅:"真是笨啊我…竟然忘記帶藥,還堅持引發異變。希望時間(血量)夠啊…"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EcshJe28l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KRO3iqgCv
  "哇!地上好紅喔!"戀戀笑著說:"姐姐!你看!"
  覺看著地上,抬頭:"戀!這可能就是星夜的異變!""這是星夜做的嗎?!好厲害!姐姐!我們快去找她吧!"戀開心的笑著跑了。
  "戀你,怎么了?"覺感覺戀…有些不妙。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wl5u6azFk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tZPVgyajH
  "【蒼符】博愛的法蘭西人偶"魔術輕巧的躲開了:"這張…太規律了啦!你要不要換張看看呀?!【雪芽】光明之彈!"手擺成手槍狀,開槍,手向上提升:"碰碰!"指尖射出光明之彈,起初,一顆,后,無限增多:"呦!愛麗絲,我可不知道這彈幕怎么飛喔?子彈可是不長眼的…努力躲吧!"
  "什…【咒符】神風稻草人偶!"
  魔術看著自己的彈幕消失,並沒說什麼,因為光明,不傷害的:"稻草人?這種詛咒是沒用的喔!在我的場地,這種障礙對我沒差!結束吧!【星夜】以宇宙之一切擊倒!"天空,降下巨大的光,猶如星星一般。愛麗絲的攻擊被光點吸了進去。
  愛麗絲瞪大著眼看著天空的光:"好…美,不行【魔操】回歸虛無!"身旁人偶全數引爆。"一起死嗎?這對我是沒用的啊!"魔術面對爆炸的人偶,只是狂笑:"我是最終贏家啊!"
  "砰!!!!!!!!!!!!!!!!!"兩招相撞,煙霧彌漫,勝負…
  煙霧中,一個人影,霧散,星夜抱著昏迷無傷的愛麗絲。
  "就說沒用了…不要亂來好嗎?很恐怖…咳!"撇頭,一攤血噴在地上:"我該如何是好(怎么處置你)?我不想害人…"
  星夜突然笑了:"啊,不用我煩惱了。"
  "愛麗絲!!!"x2
  "主角組來了。"星夜擦掉嘴角的血。
   起身:"魔理沙與靈夢啊!"魔術邪笑著:"你們對她…是什麼感情呢?"
  "就讓我…看看吧!!!"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AsmovEPMh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INGOiMYRs
  古明地戀停下了腳步。
  "戀戀,你怎么了?"覺認為,她認為不妙的事要發生了。
  "姊姊…星夜說…'若為了解決這件事,死了也沒關係'。"轉身:"要…怎么辦?"
  "為了解決,死了無關?戀,你怎么聽到的?!"
  戀嗚住了耳朵:"不知道、不知道啊!"
  覺咬了切牙,抱住戀:"戀,星夜還在說話嗎?""一點點…不太清楚…""那我們快去找她好嗎?"戀點點頭。
  "那我們走。"覺牽起戀的手,尋找。(真希望她們可以永遠牽著啊…")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uVjkRzT1T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wt3TSyxHl
場上,雙方對持著。
"愛麗絲…"魔理沙痛苦的說著,靈夢不忍心,靠到魔理沙耳旁說幾句話,聽完,魔理沙笑了。
  "笑什麼啊?嗯…不想要愛麗絲啦?!"魔術跩跩的說著,一手提著艾麗斯晃著:"不要的話那就…咦!!"魔理沙騎著掃帚沖,一把抱住愛麗絲,逃。
  "什…"【神技】八方鬼縛陣!!!"在這場地,效果無用,但魔術'給人感覺'被束縛住了,魔術師星夜,微微勾起嘴角,無人發現。
  "【神靈】夢想封印"星夜沒有反抗,反正,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紅符】緋紅主人!"紅色的彈幕全方位的過來。
  靈夢注意力轉移:"蕾米莉亞!怎么?!"星夜看著靈夢還站在那裡,便脫離束縛,沖到靈夢前面。
  "【防護】多種元素罩!"奇特顏色的罩子,罩住了星夜與靈夢。彈幕打在上,沒攻破。
  "魔術師你!""你想相信蕾米莉亞對你沒殺意的話隨意攻擊我我都不回手!""切,我還滿想打的。""請不要這樣…"
  "竟然還活著啊!博麗的巫女與無用的魔術師。""誰無用了啊!""不過你們也馬上得去見四季映姬了!""有種背她全名!""魔術師你閉嘴。""是!巫女大人。"(四季映姬.亞瑪沙那度有些無言)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23CIRVvQM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9hTtCL2vM
  "姊姊…星夜在叫痛…""戀,那只是你聽錯而已,不要在意那個聲音,我們快走!"
  '星夜…你到底在干嘛?戀戀已經……'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6jp9chIKZ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A16cKY8gO
"【神槍】剛格尼爾之槍""【神靈】夢想封印 瞬""路血來過到【閻回】(倒著看)"剛格尼爾射向星夜,靈夢攻擊蕾米,星夜…不知道在干嘛。
  "噗蝦!"東西插進肉體的聲音。
  靈夢猛然回頭:"魔術師!!!"槍,穿過魔術師的胸口。結尾,可能就是魔術師的退場吧。"你還有時間東張西望啊!【紅符】紅色不夜城"蕾米莉亞狂妄的笑著,擺出十字架的模樣…
  "【本能】本我的解放"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eYc8rOTuj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qqZQzc8hW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lw9sJTqRa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ModZwFNq9
  大地恢復原本的樣貌;花朵恢復最初的色彩,人之裡的笑聲回來了;妖精們的惡作劇開始了。
  地靈殿贏了紅魔館。
  靈夢回去了,臨走前,她只留下一句話:"我只負責處理異變…魔術師…他可能如你們所說,是好人吧……"蕾米莉亞也走了,她要求古明地姐妹,若魔術師活著,那給魔術師帶句口信:"你所謂的'化為可能'的也不過是可能罷了,到頭來,你什麼都做不到。命運,已經告訴我了。"
  '某種意義上…命運是可以扭轉的…'覺瞪大了眼睛,轉身,看向戀緊抱著的星夜。
  她不敢置信。
  "戀!她還活著!"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6Ax6q7iyp
  之后,她們把星夜送去永琳那治療,自然成功,不過永琳好像對星夜的身體很感興趣的樣子,想解剖,但不知道為什麼又不解,(路人:你是很想被解嗎?!)后來,等古明地姐妹要找星夜時,魔術師,已經不見蹤影。
  "星夜…"戀戀似乎有點難過的樣子。
  覺看著這樣的戀,微笑著輕撫她的頭(帽子已拿掉):"戀戀,不要難過了,他可能有什麼要緊的事吧。"
  "不是喔!"戀突然抬頭:" 魔術秀,還沒結束!我剛才聽到的!"
  "什麼?"覺嚇到了,異變結束,魔術秀不就結束了嗎?對了,好像還不知道她為什麼引發異變。
  '魔術師星夜,你到底要干嘛?'很多人的心聲。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GKLPcvJDn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Sah69OLWf
  當晚,每個幻想鄉中的生物都做了一個夢。
  夢到自己會讀心,被人唾棄;夢到自己交朋友,被人傷害。
  忍受唾棄的,繼續忍受,心卻傷痕累累;無法忍受的,封閉心靈,整個變無意識。
  在夢中,所有的人與妖,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除了9,她做了個美夢。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4lvBrVJKt
  某樹上,一個胸口纏滿繃帶的少…年女(坑爹呀!),微笑的看著幻想鄉,似乎很滿意。
  "所以你引發異變的原因是這個?"17歲的少女從隙間內出來,很困的樣子。
  "是啊!"星夜笑笑的說著:"我很討厭那種'因為自己會被看透,所以不要接近她'這種想法呢!戀已經因此封閉心靈了,我不希望覺也跟著做。雖說戀好像很開心,但我看不出來她是否真心。"
  "那一開始的送葬曲是怎么回事?不是殺人?""那是重生曲喔!""重生?""做夢,成為另一種生物,體驗跟她同種族可能會發生的事,重新有了想法,刻在心上,看法不同了,不就是重生嗎?"
  "是嗎?我可不覺得啊。話說你寫給古明地戀的信中說芙蘭朵露並不是被操控,那是怎樣?"
  魔術的笑冷了下來:"我得到的訊息是戀並沒有答應給你們看信。"
  "我也是為了幻想鄉,若因為漏掉這封信而導致幻想鄉毀滅,我可不想試。"
  魔術師用帶著護目鏡的雙眼看著八雲紫,許久,她淡淡的說了句:"八雲紫…你真是可憐。"
  八雲紫眼瞇成了一條線:"是嗎?謝謝誇獎,我也覺得你挺可憐的。"
  "不客氣。芙蘭朵露的行為可能是因為我的血統太複雜,身體也跟正常生物不一樣,我的存在,讓她感到威脅,而且那時,我身旁有些東西不太穩定,才使他攻擊。"
  八雲紫沈思了下:"我想我是否該把你帶出幻想鄉。""不用了,我不會隨便違背自身存在意義。"
  "存在意義?""呵…守護一切喔!"八雲紫聽了星夜的回答后大罵:"愚蠢!怎么可能守護一切!"
  "…當然…不可能啊…但只要能守護,我便守護…"
  "太…天真了啊…你…難怪古明地說你是好人。""不要發好人卡啊!我會傷心!"
  八雲紫背對著星夜,劃開隙間,離開前,她警告魔術師星夜:"若你做出威脅幻想鄉的事,到時,我可不會像這樣與你說話。"
  魔術師星夜轉過頭,拿掉護目鏡,用金黃的瞳孔直視著八雲紫:"當然……坦若你做出危害我重要之事物之事,我也不會如此放水了。"
  "是嗎?"八雲紫緩緩走進隙間:"以你現下的狀態,你的威脅根本不恐怖。"隙間閉合。
  "就我自身而言,我本人也不想變成最佳狀態呢。"抬頭:"張眼的血腥,我可不想再見了…"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ZaSLZ5gII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CBOTIXItU
  幾天后…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oYjTALPjv
  "喲!戀!""星夜!你這幾天跑去做什麼了?!我好擔心哪!""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不過做什麼不能說喲!"
  覺從后面走了過來,看到星夜后,笑了笑:"引發異變…原來是這個原因啊…雖然他們的看法沒多少改變,不過真是謝謝你…但我對你擅自把我們的記憶改編播給他們看,且讓別人成為'我們',以及什麼都不說,就自己承擔一切的行為相當不滿啊!道歉無用!說個上百次也無用!請你暫停思考,很吵啊!!!""姐姐、星夜!你們在說什麼?!""沒有!只是你姐姐在傲嬌。""不,我絕不會對你傲嬌。"只會對戀戀?""你在說什麼?""沒有。"
  戀戀看著覺與星夜吵架,笑了:"姐姐跟星夜好有趣喔!"
  "不不…一點都不有趣,星夜你在想那種事我就禁止戀戀與你來往。""不要!!!覺大人你放過我吧!""不行!"
  戀緊盯著兩人,突然蹦出一句話:"姊姊、星夜,我們一起出去玩好嗎?""出去…可是…""我答應!覺你不會拒絕你可愛的妹妹戀的請求吧?!""這……""姐姐!就去嘛!"
  覺看著冒著星星眼的戀,與搧風點火的星夜,扶額,嘆了口氣:"好吧…我去…""Yea!""真是太棒了!戀!""對啊!"
  "誒…"覺又嘆了口氣:"今天還有很多工作沒做…算了,反正戀開心就好。"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rutkgspwb
  "話說,星夜你異變后到底在干嘛?"在路上,覺疑惑的問。
  "不是說不能講嗎?"星夜苦笑,打著哈哈。
  "星夜!說嗎說嗎!"戀繞到星夜面前,興奮的問。
  "好吧…"星夜無奈的看著覺與戀。
  "我其實是在思考我的性別到底是什麼。""誒!!!""騙人的吧?我要讀你的心喔!讀?!不會吧?!還真想性別呀?!"
  "就說沒騙人了,大家都搞錯我性別…""不會吧?!星夜你不樹嗯…"戀說到一半嘴就被星夜捂住:"不能說!等下被天狗聽到就好玩了!"
  覺囧冏的看著星夜:"誰叫你打扮這么中性,連寫信也不寫明性別。""到底誰會在信裡寫自己的性別啊?!""哈哈哈!姐姐跟星夜真好玩!"
  今天的幻想鄉,依舊和平……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aNKYHsWqW
~~~~~~~~~~~~~~~~~~~~~~~~~~~~~~~~END~~~~~~~~~~~~~~~~~~~~~~~~~~~~~~~~~

好想找塊豆腐撞死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EZyqI801rK

雖然現在的文筆也沒多少進步。這是2014年的作品,其他更久的應該都是手稿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SyWd0wcj5n

怎麼感覺這篇最黑…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wal3pPc2DW

我最忌諱也最討厭的,在文章裡用括號不斷補充不斷講作者心聲這種事,我竟然做了(殘念)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okOIept3I
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tiV2JEbJGC

排版也很詭異,雖然我現在的排版也差不多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tybqLbWYu2

而且全部人的性格都混亂了,完全混亂!如果是我,我絕對在看到東方的人物出現時就棄掉不看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l1dH4DxhFa

太崩壞了,就連主角也被我搞砸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d9t9bcNmWu

這篇文發布的背景,我被罵了,直接給他人的樓搗亂,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最後樓主封樓了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Zq2aROmNMR

幼時的我你到底在想些什麼啊………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Q8S3QXGnel

值得稱讚的大概只有,這篇大概幾千字的文,寫了幾個星期。對于產量低的你我,真是了不起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yru1AGeo3a

當初的樓主真的抱歉,回想起來,我真的非常喜歡那樓呀:(copyright protection62PENANAS2BVdsJzgw

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mauPvKiVh

54.198.210.67

ns54.198.210.6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