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紀元書》第一卷 - 傳世書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心靈
短篇故事
已完成
《後紀元書》第一卷
作者 橋街過客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288 閱讀
2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後紀元書》第一卷
1 書籤
打賞
A - A - A
#7
傳世書
橋街過客
Jun 13, 2018
0
0
15
17 分鐘
No Plagiarism!cPCaHgwYb1taRcFVYrpzposted on PENANA

  這個月,瑟瑞蘭的假期被排在星期三和星期四,這正好和他的愛人——瑟雷的休店日剛好重疊,因此他很是開心。今早他倆名正言順的一起賴床到八點,然後到烤餅店買了魚肉捲餅,一面啃著一面手牽手在外頭散步。又到市場買了煮湯用的材料,然後就悠閒地走路回家。馬上就要抵達時,瑟瑞蘭見到瑟雷的弟弟——佩雷正坐在門前的石階上。佩雷也見到了他倆,笑著,遞起手作了個「剪刀」的手勢。瑟瑞蘭馬上就明白是甚麼一回事了——佩雷是來借剪刀的。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njczIwf8S

  三人都踏進了家門,瑟瑞蘭將材料放到廚房,然後來到兼當客廳的店面,拉過把椅子就坐下來休息。而瑟雷則從樓上的工作室拿來了剪刀,交到佩雷手上,咕嚕道:「你怎麼都不嫌遠,特地從老家走過來剪那三幾下。」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kHTvo91nk

  「你家的剪刀就是特別鋒利,剪下去就是暢快啊。」佩雷打開帶來的皮夾,裡面是今期的《新世代》週刊。他將週刊在枱上攤開,找到了自己寫的那篇故事,就小心的用剪刀將之剪了下來,舉起道:「你們看,這邊緣多利落。」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2RuU3aP2Bf

  瑟雷說:「你將老家的剪子拿去磨一磨也會一樣利。」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CSCW5cFBrN

  佩雷聳聳肩:「媽媽不准,她說磨太利一不小心連指頭都剪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tI7bCDALEX

  「太誇張了。」瑟雷說。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6HOBBSMrVo

  瑟瑞蘭很是認同,就笑了。然後瑟雷就將剪刀收回去,踏上樓梯發出沉實的、令人感到心安的腳步聲。房內剩下瑟瑞蘭和佩雷在,佩雷沒有離開的意思,在那欣賞著自己的文章。他臉上那種天真的自信,竟令瑟瑞蘭心生懷念。他回憶起自己的以前世的某一世——名叫萊央時的那一生。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xgjtmw8XY

  瑟瑞蘭不是甚麼都記得,就如同一般人不會記住自己每天吃了甚麼、上了幾次廁所;有些人你認識過,後來卻無法想得起他的臉;有些事你曾經覺得很重要,可半個月之後卻就拋到腦後。而前世亦是同一樣的,如果你記得,也只會記住被歲月沖洗過仍留下來的頑強部份——那些你最喜歡的,又或是最討厭的。記得那一世他經常握著筆,像這世的自己,也許亦像佩雷這個愛寫故事的年輕作者……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VrG3DiGd4l

  瑟瑞蘭截住自己那飄開的思路,道:「你的文章存幾篇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ba2ZMESy6N

  「一百四十二。」佩雷自豪的說。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WMld5OzCXx

  瑟瑞蘭說:「真厲害,你總是靈感滿滿的呢。」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ATZgXCzEQE

  「因為我總是很努力地搜集題材啊。」佩雷將文章放到皮夾之中,小心翼翼的免得將它弄皺。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Z1O21BGU9N

  在來到這裡居住後,瑟瑞蘭就知道佩雷有這個習慣——將自己刊載在報上的文章都寫下來保存,而他要剪時就必定來借他哥哥的剪刀。因為瑟雷是個書藉裝幀師,他工作用的剪子和刀子永遠保持鋒利。他還有一個守則——剪紙的剪刀不能用來剪布,剪布的剪刀不能用來剪紙。很自豪地,瑟瑞蘭從沒搞錯過,不過原因是——他總是用廚房的那把剪。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H5z2jFRThP

  瑟瑞蘭問佩雷:「要是拿去出版成書不是更好嗎?還可以讓瑟雷幫你好好裝飾一番。」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qRIq8G3IkT

  佩雷回應道:「安曼先生的報社只出版報刊,不出版書藉。」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mjVbmXM3RW

  瑟瑞蘭說:「我以為那沒甚麼分別。」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Qy2pBl5sfn

  佩雷將皮夾放到枱邊,坐到瑟瑞蘭的對面道:「我以前也以為一樣——反正買報的和買書的人都是想要讀故事嘛,但在這圈混久了就體會到差別。」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hFf06oG961

  名叫萊央的那輩子,瑟瑞蘭也常看書。不過那時代——大概是後紀元230年前後,當代作家很少。大多數文學作品都是菲利埃帝國時代留下來的故事,如《亞菲亞的採花少女》、《金杯與銀杯》,以現代人的目光去看其實劇情很簡單,但在當時就被世人奉為經典。那時候印刷機已經被從遺跡中發掘出來,由政府將此技術販賣到民間。可儘管擁有大量印刷書藉的手段,但出版行業作風卻很保守。報刊這種時髦的東西未被發明,他們就一直重印經典,而賽爾人自己寫的新作往往被拒諸出版社的門外。但萊央很幸運,他因幫助出版社老闆解決財政困難的問題,而得到了一個出版機會作為報答。然而,那其實是不幸的開始……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3tlYFHVsLM

  佩雷說沒注意到瑟瑞蘭在恍神,繼續道:「買書的人很少會將書頁撕下來點燃爐火,但買報刊的人卻大都會用報刊抹屁股。」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pBlr1WN6p2

  瑟瑞蘭回應道:「確是這樣,畢竟相比起來書比較貴,裝訂得漂漂亮亮的就更令人想要愛惜。」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uHIJHO7oXe

  瑟雷就是做愛書人的生意——幫他們將愛書添上結實的皮革封面,在上面烙上花紋,貼上布書籤,有時甚至會附上一個書套或書盒。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q1ILZntVQe

  佩雷點點頭:「而報刊走的是廉價路線,看完就丟掉是常規,所以書社和報社的經營方法也不一樣。讀者群不同,那怕印在上面的明明一樣是故事。」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IfP3GQ0tXp

  「安曼先生沒興趣涉獵書籍出版嗎?」瑟瑞蘭所說的就是《新世代》的老闆,他不認識他但從佩雷口中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vr6ebO2id0

  佩雷說:「光是報刊就有夠他忙了,他准許我另找出版社將舊作結集出版,但事情並不順利,我找不到肯為我出版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xD1fo1CRWt

  瑟瑞蘭感到很意外,因為《新世代》在新海崖城還滿好賣的,佩雷的作品亦應該有很多人喜歡,沒想到出版社的人竟然不識貨。他道出了自己的想法,這時瑟雷從樓上下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5EIVIpMJTK

  他問:「原因還是那個啊?」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8pcfDn4FGh

  佩雷大力點頭,掛上不愉快的表情:「就還是那個啊!」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dUHsjJ5bF

  瑟瑞蘭完全不明白他倆在說甚麼暗語。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yhkhc3GZMz

  瑟雷知道他不曉得,就解釋道:「出版社不喜歡出版本地作家的書,因為要付作者酬勞。」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JVYVbBjfhZ

  瑟瑞蘭問:「那麼出版外地作家的就不用付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xXcsFELoKX

  瑟雷說:「正常是要……」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4iepArsgqe

  心急的佩雷打斷了哥哥的話:「但搞出版的一堆人都不走正常路線,聞說——國內外出版社會私底下合作,互相將本地作品寄送到對方手中。就例如,南海聯邦國的作品會被寄到獨角鹿平原聯邦國出版,而獨角鹿平原聯邦國的作品則會被寄送到南海聯邦國出版。如是者,就避過付錢給作者的環節。」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Qa9O6lqpAI

  瑟瑞蘭問:「意思是作者沒辦法跨國爭取酬勞?」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o8GBAlglK0

  佩雷怒氣沖沖的說:「就是這樣,盡是些欺壓作者的蛆蟲。當我拍他們的門,問『可以幫我出版作品嗎』時,他們的眼神根本像是看白痴!」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jPjxeTZG9p

  瑟瑞蘭心想——他身為萊央時,所處的時代出版業倒沒這麼複雜。當時他定居的地方——所巴內拉是獨角鹿平原聯邦的一員,但同時又是個完全獨立的邦國。詳細情況很難說清楚,總之,所巴內拉當時是被一個強勢的統治者以獨裁的手段管治著。身為當地人的萊央並不認為這有甚麼不妥的,他樂於在那兒當個歷史學者,沉迷於知識之中。他算得上是富有,從父親那裡繼承了好幾片大土地,因此他才可以盡情將人生揮霍在自己的興趣上。在所巴內拉學者不能算是個職業,研究大學問的從來都賺不到錢。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VZA5OGqf51

  那時他追隨著一個名叫伊亞爾的老師,萊央自他那裡繼承了另一份遺產——《傳世書》。那是一部書稿,從後紀元元年開始,就一代傳一代,以接力的方法,寫下來的一份當代史,裡面記載著各名著者在其時代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伊亞爾從上代手中得到了這份書稿,寫下自己親歷的所巴內拉史,並在臨終時將這個任務交了他的學生萊央。就這樣,萊央認真地肩負起這份責任,並深深地以此為榮,一寫就是十年。然後他就遇上了那件事——那個出版的機會……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Xu9D5JZl5K

  這時瑟雷坐到瑟瑞蘭身旁,令他從前世的回憶中醒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lozEWNyVuH

  佩雷仍在用各種字眼連連罵著那些不肖業者,又道:「至於《新世代》縱使好賣,卻是不會流傳後世的。就因為它不是書,是報刊。」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lpHVuwCVLI

  傳世書……傳世……從被冠上這名字開始,作者的願望就被寄託在書稿上面。瑟瑞蘭很明白,在那逝去的一世時就已經很明白。他自己的願望,還有前人的願望。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WIc5miPlDU

  佩雷攤開雙手:「為何人們不肯給予書籍和報刊同一樣的地位呢?為何報紙就不被珍惜,下場不是葬身於爐灶,就是被用來抹大便?為何人們對自己喜愛的作品,竟沒半點尊敬之心呢?」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5ZjFEfscaX

  瑟雷說:「大概是覺得剪下來保存很麻煩吧,不過幸好我從來不買,不然就要被你怨恨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UwmBrR74MS

  可佩雷馬上就怨起來了:「你應該站在我這邊的。」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MIBYOXgDjU

  「至少我沒用過你的作品抹屁股。」瑟雷吐了口氣:「我其實還是很同情你的遭遇的,我可以想像——如果我辛辛苦苦裝幀好的書,客人接過後摸上兩下就扔到海裡,我想大概是這種感覺。」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xpTQ4y6xKh

  佩雷站起來,讓上半身越過桌面,雙手握住瑟雷放在桌上的手道:「哥哥你人最好了。」然後就「嗚嗚嗚」的在那裝哭。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uENRgfIojv

  而在記憶中的後紀元230年前後,瑟瑞蘭……不,萊央的書順利出版了。被印製出來的並不是整部《傳世書》,而只是他自己寫的那部份,不包括伊亞爾老師以及諸位前人所寫的。原因是一整部的《傳世書》非常巨大,畢竟,這是部大家合力寫了足足二百多年的作品,那個厚度可想而知。出版社老闆的財政問題雖已解決,但沒順遂到想印甚麼就印甚麼。因此在取捨之間,萊央選擇出版自己寫的《萊央傳世書》。不過老闆承諾說,要是這本書好賣,他就會依次將前作出版。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5dS42QlF9

  萊央和老闆一起觀察著書的賣況——只要銷情良好,那他就可以完成先人們的心願了。然而在才剛剛回本之時,萊央突然被統治者所派來的士兵拘捕了。萊央先被關在監獄十天,然後被拉到法庭上,被控以「誹謗統治者」的罪名。常和其他學者來往的萊央知道所巴內拉法根本沒這一條罪,但當統治者說有時,它就有。萊央就這樣被判了十年的監,來不及、完全沒機會將他珍貴的書稿收藏好,也來不及向他的親友、學生道別,還有他一直暗戀著的、名叫愛雅的年輕女子……他來不及向她說一句「我愛你」,她對他的感情毫不知覺。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fdy94DHaas

  在監牢中萊央甚麼都沒能擁有,他不再有紙筆可以寫作,也沒有書可以看,就總是和其他罪犯一起被士兵用鎖鏈拖著,帶到荒僻之地用鋤頭開墾。在無聊又操勞的生活中,他的心頭裡充滿了痛悔——要是當初沒出版那本書,他這刻可能正在書房中,倚在藤蔓滿佈的窗邊陰影下,呷喝著甘甜的蜂蜜酒。往外望,他會見到他的朋友、學生沿著花園小路過來,手上帶著要送他的禮物——火腿、烤餅,還有奶油。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sF7fwnueLO

  身受苦役的萊央以幻想來支持自己的生命,然後在獄中的第三年,他出現了幻覺。那就像記憶一樣突進他的腦海之中,裡面的他不知怎地變成了一個前紀元時代的菲利埃男人,而愛雅亦一樣是個男人,可萊央卻迷戀著他。可這「劇情」並非常態,又有時,萊央會想起自己曾經是個大陸東部的賽爾人,追隨他們的英雄拿起武器抵禦海上來的強盜,最後卻不是戰死而是死於嚴重的胃病。這些幻覺有很多個版本,初時萊央以為自己瘋了,但後來他逐漸明白到這些都是「前世」的片段……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K2UYVY0LkG

  佩雷裝完哭了,又趴在桌上道:「報社老闆安曼先生人很好,他很欣賞我的作品,不過很可惜我們的觀點還是有很大的分歧。」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VATtJY7r9h

  瑟瑞蘭說:「哪方面?」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UBX1QtplIb

  佩雷先是沉默,似是思索了一番才道:「他嘛,是個安於現下的人,他從不為過去唉聲嘆氣,也不會為過於長遠的未來而苦惱。」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9se4qa2rVm

  瑟瑞蘭回應道:「這不好嗎?坦白說,我總是想向這種性格的人學習。」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7QW0kGZs88

  佩雷說:「但亦因為這種性格,他認為文章就只要閃耀過那麼一下就夠了,是否能留存給後世人一點也不重要。」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K3KH5BauWT

  瑟瑞蘭點點頭:「那我明白了,怪不得他會去經營報社而不是書社。」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6mVaM5dd0

  瑟雷說:「觀念與行為的關係是很密切的呢。」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AkRxlcelEn

  佩雷又補充道:「他是個會說『流星是因為只有瞬間,因此才美麗珍貴』的那種人,他超討厭前紀元時代的古董文學的。不過當我想要自己的文章變成新一批的古董時,他也沒指責我甚麼反而放我自由。」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toqe5vPg0M

  瑟瑞蘭回想起當年出版《萊央傳世書》的那個老闆,入獄之後萊央就沒見過他了,不知他最終下場如何。至於萊央記起各個前世之後又怎樣了,瑟瑞蘭一點也不知道。他記不起,或許是在出獄後平平淡淡的渡過餘生,根本沒甚麼值得記的吧。算起來萊央出獄時應該也有四十幾歲了,又背負著一段破落的人生,相信不會有膽子去追求愛雅了吧。然後嘛,世上每一個人都只會有一個共同的結局,就是——死。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9GSvC3iHhw

  佩雷自顧自的嘟嚕著些甚麼,瑟雷說是時候準備吃的了,就往廚房裡去。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IRRzpdMDyq

  瑟瑞蘭繼續回憶著舊事——萊央一定是死了,不然就不會有下一世——身為瑟瑞蘭的這個自己。瑟瑞蘭出生於新海崖城,家中有父母、姐姐還有祖父。他並不是一開始就擁有過去世的記憶,而是在大概八歲時,見到祖父收藏著的整部《傳世書》後才猛然有所知覺。年少的他當時向祖父說——這部書他有份寫,祖父聽了自然只認為是小孩的胡說八道。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02PrgUW5bW

  祖父向孫子談起了這部書的起源,瑟瑞蘭想起自己身為萊央時,伊亞爾老師曾經向他說過同一樣的話。瑟瑞蘭擅自將《萊央傳世書》翻出來,揭到最後一頁,見到那是萊央入獄前所寫的,並未包括他出獄後所寫的部份。瑟瑞蘭不知道萊央出獄後到底怎麼了,過著怎樣的生活,他的朋友、學生、愛雅還過得好嗎?傳世書……或許他有繼續寫,又或許沒有,瑟瑞蘭不記得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RlDKRgO9X5

  他向祖父詢問——這個人之後怎麼了,祖父就說不知道。只曉得在萊央被監禁後,他的一個學生——亞費隆潛進了他的宅邸,將《傳世書》偷走然後逃亡國外,寫下了自己的《亞費隆傳世書》。在書中他說,他知道萊央老師本來是打算將書,以及其續寫權傳給另個名叫伊素的學生,因為伊素聰明善辯深得其賞識。然而因為萊央變成囚犯,伊素怕惹禍上身就離開了所巴內拉。他沒帶走這部書,於是亞費隆就將之據為己有。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GFXxfmK20i

  亞費隆、伊素……瑟瑞蘭似有印象。然後祖父補充道——亞費隆後來定居新海崖城,而他——瑟瑞蘭的祖父,就是亞費隆在當地所收的唯一的學生。因此在亞費隆死後,他就成了傳世書的擁有者。瑟瑞蘭沒將前世的事說出來,得到了前世經驗的他知道——有時話語不要公開是比較好的。其後他刻意表現得對歷史很感興趣,為的,是要讓祖父將書傳給他。當然,那並不完全是裝出來的——他前世身為萊央時本來就是個學者。而祖父也樂得孫兒有這個心,後來終讓瑟瑞蘭得嚐所願。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s1khsAcoGo

  他開始寫他的《瑟瑞蘭傳世書》,又將殘舊的前人書稿抄寫到新紙上,好延續其生命。為了將新抄好的書裝訂好,他就向熟人打聽哪裡有好的書籍裝幀師。接著就無意中——又或是命中註定似地,他遇上了愛雅。此生的她是個男的,是裝幀老師傅的徒弟,名叫瑟雷。儘管外表和以前完全不同,但瑟瑞蘭認得是她,他身體裡面——他的靈魂認得她……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lxJZiAf6Kd

  這時「咕嚕咕嚕」的聲音自佩雷的肚子傳出來,瑟瑞蘭問他吃了早飯沒有,他就說只吃了一點點,又道:「我打算來借剪刀,順便在這兒吃午餐。」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cqS9Y8wIax

  瑟瑞蘭回應道:「可瑟雷剛才進廚房煮的不是午餐,是晚餐。」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1DymV0X8pD

  原本趴著的佩雷馬上彈起來,驚叫道:「甚麼!」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wKbfKtQZAA

  瑟瑞蘭說:「我們是想著中午吃個水果就好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cM15VZesIp

  佩雷無力的倒在枱面上:「可是這樣我會死。」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ZJ2x6Yy36X

  瑟瑞蘭只顧笑。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HDHSTsmJrW

  然後佩雷丟下這兩句話——「我要去餐館吃一頓,傍晚前會回來」,就一溜煙似的衝出門口了。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kEIlKEkZ63

  大概是聽到門聲,一手握刀一手握著紅蘿蔔的瑟雷走出來問道:「佩雷呢?」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o6NrDTpbXw

  「他說去吃午飯,傍晚會回來吃晚飯。」瑟瑞蘭從椅子上站起來,將瑟雷擁入懷中。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8EaQx3iUMK

  瑟雷舉著刀子和紅蘿蔔說:「這好危險。」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Q6pzsadN9k

  瑟瑞蘭寫意的將頭枕在瑟雷肩上,道:「人生就是充滿危險,因此美好的事物才顯得更美啊。」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QxqDZ4xpgu

  瑟雷就這樣由得他抱,臉上掛上滿足的微笑。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Vp85gG9zAV

(本章完)copyright protection15PENANAkr2J0vTei3

54.224.220.72

ns54.224.220.7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