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 Time Remaining
    Submission Closed
我的躁鬱症(正)女友
G
0
0
1
452
0

在我腦海裡僅存著一個人,他的一舉一動和言語,都在我腦海中迴繞著,看著他因為事情的高低起伏呈現的情緒,不管喜怒哀樂,我都覺得他如此的可愛。
  我沒有感情,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對情緒無感,我不懂的如何去開心,不懂的如何去難過和憤怒,我只是配合父母的要求,臉上擺放出別人所露出的表情,內心並未擁有著任何一絲情緒,對於模仿的情感我漸漸失去了自己。
  在對世界的無感,失去了尋找的動力,但在十六歲那年,我遇見了他。他存在著被人嗤笑的困擾------躁鬱症,他容易因為事情的起伏而有很大的情緒,對我來說這是多麼想要的,但是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天大的困擾。儘管這缺點如此的讓他困擾,但他所擁有的優點,卻大過於他那缺點,他長得十分好看,功課十分資優,在師長的推薦下,成為了在校數一數二的模範生,在校園裡可是人人遠看不可犯的校花。與他的相遇讓我不後悔。
  和他在一起的4年裡,我因為他的波動,漸漸有了感情和情緒,但在滿我們在一起的五年那天,他消失了...他的不告而別,讓我這四年來的所有情緒,全都不在浮現,我試著模仿和回想與他的回憶,所有的情緒只有悲傷,你去哪了...?為什麼要丟下我...?
  過了三年的空虛,那空蕩蕩的信箱裡出現了一封信,信中並未顯示名字和住址,信件裡只有那一行字:『我愛你。』眼角浮現出淚珠,視線被眼淚所遮蓋住眼前,大腦漸漸的回憶你曾想去的地方,走到那一望無際的大海,遙望著遠方的地平線,牽著你的手走向那大海的懷抱。
  #<信>三年前離去的那天,無故的消失我很抱歉,我那年因為躁鬱症過度發作,我無法控制自己,家人的強逼下住院,我...失去了自我,當你收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無法在見到你,但你別膽心...我會永遠在你身旁陪你,『我愛你。』
在我腦海裡僅存著一個人,他的一舉一動和言語,都在我腦海中迴繞著,看著他因為事情的高低起伏呈現的情緒,不管喜怒哀樂,我都覺得他如此的可愛。
  我沒有感情,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對情緒無感,我不懂的如何去開心,不懂的如何去難過和憤怒,我只是配合父母的要求,臉上擺放出別人所露出的表情,內心並未擁有著任何一絲情緒,對於模仿的情感我漸漸失去了自己。
  在對世界的無感,失去了尋找的動力,但在十六歲那年,我遇見了他。他存在著被人嗤笑的困擾------躁鬱症,他容易因為事情的起伏而有很大的情緒,對我來說這是多麼想要的,但是對他來說這是一個天大的困擾。儘管這缺點如此的讓他困擾,但他所擁有的優點,卻大過於他那缺點,他長得十分好看,功課十分資優,在師長的推薦下,成為了在校數一數二的模範生,在校園裡可是人人遠看不可犯的校花。與他的相遇讓我不後悔。
  和他在一起的4年裡,我因為他的波動,漸漸有了感情和情緒,但在滿我們在一起的五年那天,他消失了...他的不告而別,讓我這四年來的所有情緒,全都不在浮現,我試著模仿和回想與他的回憶,所有的情緒只有悲傷,你去哪了...?為什麼要丟下我...?
  過了三年的空虛,那空蕩蕩的信箱裡出現了一封信,信中並未顯示名字和住址,信件裡只有那一行字:『我愛你。』眼角浮現出淚珠,視線被眼淚所遮蓋住眼前,大腦漸漸的回憶你曾想去的地方,走到那一望無際的大海,遙望著遠方的地平線,牽著你的手走向那大海的懷抱。
  #<信>三年前離去的那天,無故的消失我很抱歉,我那年因為躁鬱症過度發作,我無法控制自己,家人的強逼下住院,我...失去了自我,當你收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無法在見到你,但你別膽心...我會永遠在你身旁陪你,『我愛你。』
swap_vert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