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奇幻
再一次重生
標籤(Tags)
作者 令狐翼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403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再一次重生
0 書籤
A - A - A
#14
section-13
令狐翼
Dec 6, 2017
0
0
8
7 分鐘
No Plagiarism!7F7FNIm23HyrzGuP6pxtposted on PENANA
「我?」
留藍的表情流露出濃濃的疑惑、驚訝以及不可置信。
連大部分時間都是面無表情的千空寺也很直接的用表情表達了自己的懷疑。
「是的,礙於規則,我不會透露更多。」
凱斯特微笑著,接著手一揮。
「時間不早了,還請各位先回去休息了。」
瞬間,黑暗襲來。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C2zW1sAus
當視野恢復時,他們已身處一個風格和赤居家裡有幾分相似的大廳中 。
「冥隋大人的接待樓,姑且先在這裡待上幾天吧,我再想辦法。」
赤居微微嘆口氣,表情有些懊惱。
「……有問簡直和沒問一樣。」
千空寺皺眉說道,同時極其自動的霸住一旁的沙發。
「而且那到底干我什麼事……是說你真的有夠自動。」
留藍看著千空寺,有些無言的吐槽道。
莫君鳴看了看他們,再看看四周。
「櫻若月小姐呢?」
莫君鳴突然問道,這時他們才注意到少了一個人。
「不用管她,她一個人就算在魔界裡亂跑也不會有事的。」
千空寺懶懶的說道,然後喬了一個較為舒適的姿勢後便施展了三秒入睡的絕技。
兩人一惡魔沉默了一會,然後同時嘆了口氣。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C8piV8EXb
凱斯特將他們送到冥隋的接待樓之後,便轉身走入自己獨立架設出來的空間中。
獨立空間內的場景更為單調,彷彿踏在虛空中,四周不時流過深淺不一的藍色光帶。
一踏入空間內,便有一道銀白色光刃朝著自己襲來。
凱斯特微微旋身避開光刃,漾著淺笑看著扔出光刃的人影。
「怎麼了嗎,櫻若月小姐?還是我該叫妳——」
第二道光刃再次襲來,雖然沒有直接傷到凱斯特,但卻在她的長袍上留下一道口子。
本不該出現於此的櫻若月冷冷的看著凱斯特。
「看來妳似乎不想提起那個名字呢,角色扮演玩的還真是愉快。」
凱斯特笑容依舊,說出來的話語卻充滿著諷刺的意味。
「你到底想幹什麼?那句指示,還有你的作為。」
櫻若月沒有理會她,只是冷冷的質問。此時的她看起來比先前要多出一份凌厲感,與在留藍面前所表現出來的樣子截然不同。
「噢,關於那個我可沒說謊。藍頭髮的人類,妳明明有察覺到,他的能力波動和一般人類有所不同。」
凱斯特看似訝異的挑眉,略帶興味的說著。
「還是說,你在質疑我的能力?」
瞬間,整個空間多了一股幾乎要令人窒息的壓迫感。
櫻若月只是皺了下眉,隨即又鬆開。
「我不打算質疑你的能力。妳一直說礙於規則而不能多透漏,事實上你以往給出來的指示向來很完整,而剛剛那個,有說和沒說根本沒兩樣。」
櫻若月的用詞簡單明瞭,眼神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凌厲。
「這個嘛,你覺得呢?」
凱斯特顯然不打算回答她的問題。
第三道光刃再次拋出,凱斯特輕鬆閃過。
「時間也不早了,請你先回去休息吧。」
凱斯特再次搬出先前打發留藍他們的那套說詞,語畢,轉身準備離去。像是想到了什麼,回過身。
「那個灰色頭髮的人類……注意他,他的問題恐怕比藍頭髮的還大。」
說完便轉身離去,櫻若月也被傳到留藍他們待著的大廳外。
櫻若月皺眉,思考著凱斯特的話語。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wDVc8Kiyh
當櫻若月走入大廳時,並沒有看到赤居,而留藍和千空寺直接霸佔了唯二的大沙發。順帶一提,千空寺的睡姿相當端正,反觀留藍則是有點接近大字型的睡法,櫻若月有點佩服他這樣還沒掉下去。
莫君鳴則是背對著她端正的坐著,從均勻的鼻息來看,似乎都已睡著。
櫻若月輕巧無聲的走過莫君鳴旁邊,右手腕被無預警一扯。
原以為睡著的莫君鳴正掛著和善度破表的表情正看著她。
「怎麼了嗎?」
櫻若月的驚愕只有瞬間,她掛上溫和的微笑看著他。
「妳可以不用偽裝,我確定他們都睡了。」
莫君鳴笑著開口,口氣不帶絲毫笑意。
櫻若月依舊維持著同樣的淡笑,心底戒備之意已逐漸升高,她微微挑眉,等著莫君鳴下一句話。
莫君鳴笑著開口,同時指了指外面。
「為了避免吵到他們,我們出去外面談,如何?」
於是他們的談話地點轉移到了頂樓,魔界的天空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都沒有任何光源,唯一的照明是地上嵌著的幾枚晶石。
「妳有什麼樣的企圖呢?」
莫君鳴維持的大大的笑容,說出口的卻是凌厲的質問。
「告訴我們這麼多一般人不該知道的事情,甚至還讓我們參與,妳究竟有什麼目的呢?」
雖然笑著,卻不帶任何笑意。
櫻若月得承認,她似乎有點小看他了。
「你覺得,『你』是什麼呢?」
櫻若月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拋出另一個問題。
「『我』是什麼嗎……」
莫君鳴的表情閃過一瞬恍惚,隨即又變回原先的燦笑。
「我不覺得『我』是什麼,或者說——能夠成為什麼。」
他給出了答覆。
「是嗎……看來你知道的事情比我預想的多啊。這倒是讓我想到了千空寺以前的一個同伴呢。」
櫻若月略微訝異。
然後,她開始說明有關那位同伴的事。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3TODPQ6qk
許久以前,不管是神靈、惡魔、人類還是其他智性種族皆共存於這個世界,沒有界線的劃分。
然後,不知道是誰起的頭,漸漸的,大家開始鬥爭,互相傷害著彼此。
個個種族開始與別族劃清界線,互相鬥爭也互相排斥。
「這是為了守護我族的榮耀!」
每個種族都用著相同的言語美化包裝自己的惡性,就連現代人類認為善的代表——神靈亦是如此。
沒有人想去處理這樣的狀況,只是一再的美化自己的惡性,然後持續的傷害異於自己的人。
有一位神靈厭倦了這樣無止境的戰鬥。
他捨棄了自己的神名,化身為有如惡魔般的存在,持續的尋找著所謂的真理。
然後,他遇見了與自己有著相同想法的少女。
捨棄神之名的男子及少女,正是宇文毅以及千空寺一心想尋找的焉墓鏡。
1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IXH8fChTA
「……想不到你們這群人來頭還真是不小。」
莫君鳴挑眉,用短短的一句話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我倒是挺好奇你為什麼會得出這個結論呢。」
「所以,這跟你透露這一堆事情還讓我們參與的原因有什麼關係?」
「因為你解開了千空寺的封印,基本上已經無法完全脫身了……詳細的原因我沒辦法告訴你,抱歉。」
櫻若月的表情看來有些苦惱,莫君鳴覺得這樣問下去也不會得到答案,便轉了個話題。
「對了,聽說千空要找的那位焉墓鏡還活著,那她是用原本的名字還是化名?搞不好我有聽過?」
莫君鳴隨口問道。
「是化名,叫做焉鈴。」
櫻若月老實的回答,雖然她不認為對方會剛好聽過或見過。
「噗咳咳咳!」
一聽到焉鈴這個名字,莫君鳴瞬間被口水嗆到。
「焉鈴……留藍他們家就有一個叫做焉鈴的女孩子……個性就和你們描述的焉墓鏡幾乎一樣啊!」

54.242.205.33

ns54.242.205.3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