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耽美
一生安寧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我君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38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使用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一生安寧
0 書籤
A - A - A
#3
第三章  割捨出的,不只是愛。
我君
Sep 14, 2017
0
0
6
3 分鐘
No Plagiarism!4dvUA9TP9kkrObT6OItEposted on PENANA

2010年1月1號。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oTlQ2GySyF

這一晚我想了很多,我還是決定,幫他們兩個吧,我不想當甚麼討人厭的砲灰,也不想當甚麼白蓮花,更何況,我想只有我發現吧,哥哥對他的時候,總是跟其他人的相處不同。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TCTpxtyqjI

已經六年了,我等了六年,還是甚麼也沒改變,也許,我不該再掙扎了。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LEazP3GDMa

布鞋輕輕在地上敲了兩下,路舒雲穿好鞋後回過頭擔心的看著我說「你確定你不去嗎?」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ib4E16kAZT

我勾起嘴角笑著點點頭,摸著肚子說「我肚子有點不舒服。」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gTw9i3CRuW

「那…那還是我陪你吧!」說著,他便要把鞋脫掉,我伸手阻止了他的動作說「沒事沒事,在廁所待一下就好,更何況你都答應我要去了,我晚點去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zgAKQpOx3A

在我的眼神下,路舒雲不甘的點了點頭,之後便走了出去,我走到窗邊,把窗簾輕輕拉開了個縫隙,看著谷陽城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遞給了路舒雲,我撇開頭,手緩慢地放下,窗簾小幅度的晃盪著,直至停止。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HmML0OSloR

我走到了廚房把做好的菜端到桌上,把爸媽喊來開飯後,我無聊的夾了幾口飯,然後用手扶著臉頰說「爸、媽。」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eFLKO4OrVj

他們停下筷子,非常有默契的一起看向我,我笑著說「我高中想到別的城市去讀。」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nvAXfqn3Xr

我感受到他們疑惑的眼神,所以繼續說道「我就是想…獨立生活看看,你看,我從國一就有打工了,所以錢的方面也沒問題的。」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EFNrrOfj9D

只見他們倆個對望一眼,安媽媽便笑著點頭說「我覺得挺好的,早點學獨立也不錯啊。」安爸也認同的點了點頭。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bojX871XzW

我垂下眼簾,然後吃了口飯後說「對了,這件事別告訴哥哥吧,他知道了肯定會盧的不讓我走的。」說著,我想了下那個場景,輕笑了聲。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hWrRUHhhLf

胸口好悶。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JqVxRml6Gv

夫婦倆不可置否的點了頭,這件事也就這麼的被隱瞞了下去。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KRT3O2bQ0K

我看著他們沒什麼事的繼續吃著飯,垂下眼,繼續吃著飯,卻又感覺甚麼都沒嘗到。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MhHe9BWqTH

2010年2月12號。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GC8B9ZYv6E

漸漸的,會考的日子慢慢逼近,我也不再去見谷陽城了。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0RvUUkX6aY

只是,專注在書上。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QXgxcp98Q2

2010年6月8號。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QxEY8OY6j4

今天,我就要畢業了。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KkVgfQBdWM

我聽著冗長的演講,看著畢業影片笑著,等待著。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bNKslWRu4I

結束後,我感覺到後背被拍了一下,我回過頭便發現是自己的鐵哥們路曾,他嘆了口氣把胳臂放我肩上說「唉,安寧小弟啊~今天你父母又沒來啊?」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wUfbTnZRuj

我應了聲回他說「妳爸媽還不也一樣?更何況畢業這種東西根本不重要,要多少有多少。」我眼神裡帶著笑意地看著他。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VfDRwTH76E

「呸呸呸,誰跟你要多少有多少啊!」說著,他拉著我走離會場「但我爸媽是因為有事啊,誰跟你一樣了,兄弟還搞差別待遇的。」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UirELNAChE

我笑著不回話,心中蠻慶幸有路曾這個哥們的,因為至少他是站在我這邊的。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kOzAZsXZks

他突然轉過頭看著我,不知道為甚麼,沒再說話了。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ifHW6dQOlX

我受不住這陣沉默,所以我問他「你幹嘛不說話?」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sfgUT1HuDY

「哥看見你眼中的悲傷。」只見路曾特耍帥的比了個七,輕靠在額頭上。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9YNJyNbwMv

我不禁笑出聲,學著他的姿勢說「哥我也看見了你眼裡透出的傻氣。」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Z5LG2SUSGf

「你這傢伙!」路曾舉起雙手就想過來搔我癢,我跑了出去,看著照射過來的太陽光,突然想起了12月的那場雪。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Q9v63o7KTL

======美麗的分隔線======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J2KxLjkXP6

我覺得最後一段真的狠狠虐到我了QQ<<自己講XD  每次看到都覺得有淡淡的哀傷啊( ˘•ω•˘ )copyright protection6PENANAtOcfve7p7O

54.198.28.114

ns54.198.28.114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你已經到達故事的結尾。

故事主頁
你可能會喜歡: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