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心靈
繁景堂的文森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滄藍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1006 閱讀
83 喜歡
17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繁景堂的文森
17 書籤
A - A - A
#9
八、喝酒的人(9)
滄藍
No Plagiarism!MakEpPmhCgDESvwFTRttposted on PENANA

  看著喬凡娜將熱騰騰的料理端上餐桌,柯妮莉雅在旁一會兒雀躍歡呼,一會兒向許久未見的母親撒嬌,羅裕博心裡的鬱悶也說不出口了。那個總在畫布前畫著殘酷寫實黑暗畫作的卡拉瓦喬,放下畫筆之後也只是女人、只是母親。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Zm6hF6yieg

  喬凡娜替這對當下表情完全相反的父女擺好餐具後,逕自坐到餐桌對面,雙掌在空中一拍喚回前夫的神識,以一種近似童稚的語調說:「好了,開動!」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Y1qjGQ837L

  「開動!」柯妮莉雅也高興地舉起刀叉揮舞。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jLqchWSaOl

  只有羅裕博沒怎麼動作,看著爸爸不怎麼起勁,柯妮莉雅也緩緩收斂起臉上的燦爛笑容,見狀,喬凡娜只是揉了揉孩子的頭髮,催促她快吃飯。接著,她抬起嚴肅的眼神,望向對面那個扭捏的男人。「怎麼?看到我來,不開心?」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ENIL5nRDF6

  「對。」羅裕博不打算跟出軌的前妻客氣,卻又做不成魔鬼。若他真的狠心,就不會還敞開自家大門,讓她進來、為女兒做了晚餐。他知道喬凡娜已經不愛自己,這些都是為了柯妮莉雅做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E8kYOa7Ri

  「也對,我怎麼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喬凡娜倒是不以為意,動起刀叉,吃起生菜沙拉,做榜樣給還在前瞻顧後的柯妮莉雅看。「我只是聽說你放著一號店不管已經一周,一號店所有事務不是停擺就是亂了套,維梅爾擔心,要我來看看你。你知道你家文森的複製畫被退貨嗎?『喝酒的人』竟然少畫了那個雙手握著酒杯的矮子,繁景堂都要被他砸招牌了,你還這麼悠哉?」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Sb4iomfgx3

  「我只是把累積的假期一次休完,畢竟之後……」啊,沒心情跟前妻說這些,又沒什麼用,反正他未來的計劃,眼前的人往後也不會參與。話鋒生硬一轉,「所以妳到底來做什麼的?來之前不能先打通電話嗎?」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CbRkXWHPzn

  「你電話沒人接,而且,做母親的不能來看看女兒嗎?媽媽很想念柯妮莉雅喔!」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Vt23O0SZ7J

  後一句是對著女兒說的,長相極為相似的母女兩人相視而笑,柯妮莉雅開心的童言童語,「柯妮莉雅也很想念媽媽喔!」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i0VmjjJzzg

  雖然這麼說著,女孩卻沒有央求媽媽回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bsuwpqde0

  喬凡娜眼底有些失落,不知道羅裕博到底怎麼跟這孩子解釋的,讓柯妮莉雅這樣溫順乖巧,連哭鬧好久未見媽媽都不曾。嘆了口氣,喬凡娜覺得心有些累,只有回到曾經與羅裕博共處過的空間中才是回家,但她沒辦法與一個不當自己是家人的人做家人。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atDeiE6hL

  羅裕博是繁景堂裡公認的工作狂,他的眼裡沒有家人,手機不離身的他會不接電話,還真的是嚇壞了喬凡娜。要是往常,羅裕博是吃幾口晚餐就要起身去講電話、談生意、談展覽進度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QzMLW64FFE

  可憐了柯妮莉雅,但喬凡娜沒辦法帶走她。林布蘭不喜歡小孩,他們或許未來也不會生孩子,柯妮莉雅將是她的為一。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WiQpMmPdA4

  喬凡娜盯著羅裕博有些神遊,直到對面的男主人皺起了好看的五官,嘴裡念念有詞,似乎到現在才發現手機不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beHOsZszg

  「管他的,現在先吃飯!餐桌上不談公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epP1aM7fsN

  柯妮莉雅見母親豪邁一聲令下,有樣學樣,「現在不談公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Uo6KNS7D6H

  「所以,」話題又轉了一圈回到原點,「我是來告訴你,下個月我和林布蘭就要結婚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HjTV0HoZaY

  羅裕博挑了挑眉,終於動起餐具,假裝不介意地邊吃沙拉,邊喝起原本要慶祝對面女子生日的紅酒。他不明白,為什麼喬凡娜要特別來告訴他這件事,她明明知道他對背叛仍無法釋懷。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fpn5qyRyNj

  他酒量極差,只是喝了一點酒就已微醺。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lIIsswlA9r

  說起背叛,羅裕博想起文森與丹尼爾。嚴格說來,他與文森兩人之間本就沒有約定也沒有承諾,並不是一起並肩走向什麼目標的戰友,文森要與丹尼爾怎麼樣本來就不關他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iQKbMKTbK4

  但是,羅裕博卻在心裡嚐到藏在紅酒的甜香之後的苦澀。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90tx5U5XsT

  對文森而言,他才是那個背叛者。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hOB0g4wCFG

  喬凡娜看著羅裕博一開始喝酒就喝個沒完,對這個遲鈍的男人終於忍不住要發脾氣了。她這趟來當然不是要藉婚禮刺激前夫,否則她應該要帶婚禮的邀請函,而不是在聽說一號店的文森與西奧吵架鬧翻後,打電話想連絡羅裕博卻找不到人,心裡一急就奔到他家裡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3XxN9ky3vi

  看我怎麼開化你這個感情愚民!「我聽說,一號店的人都叫你西奧。」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7FiBdovjmY

  羅裕博只是聳了聳肩,「那又如何?」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ENOE4TbGy

  「羅倫,就是代號梵谷的那傢伙,聽說跟梵谷一樣難搞吧?真佩服你,西奧這代號再適合你不過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RJwoxGJ5Je

  「他們不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nRUGt85Zrr

  「喔?除了性格本質上的不同之外,都是不親近人的性子吧?雖然羅倫會笑,但跟人很疏離。而且他不畫自己的畫呢,怎麼說呢?不會是瘋魔了吧?」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XE5LtKPnVw

  瘋魔?羅裕博倒是從未想過這個可能,有著那樣專注而美麗的藍寶石雙眼的人,會瘋魔嗎?這念頭越想越不對勁,像是一潭池水被染上了墨,黑色漸漸渲染擴散。羅裕博下意識地逃避開來。「妳是說,文森會跟梵谷一樣發瘋嗎?不可能,他不會。」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VMfsbN8USS

  喬凡娜挑了挑眉,「怎麼,這麼斬釘截鐵?」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9gJ4Xdc2cE

  「我了解他。」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ajzVNjLae

  「噢。」喬凡娜做作地點了點頭,替柯妮莉雅切開肉排的同時又問了,「聽說他跟一號店的高更有段過去,你知道嗎?你跟他之間是怎麼樣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h51xyckG7d

  沒想到前妻今日特別八卦,羅裕博正想隨口敷衍,柯妮莉雅卻搶先,「我喜歡文森,我喜歡他唸故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zgtjkqwxsI

  「他會唸故事?」喬凡娜把羅裕博的疑問問出口,還不忘要責怪眼前這不盡責的父親,「你讓他跟那怪傢伙共處一室?」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cWSvwOiPzs

  「文森並不怪。」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4Ry6o7iJOp

  事實上,文森的外表根本與常人無異,他是心不對勁。文森內裡的空洞異於常人,這些卻可能不只羅裕博一個人知道,丹尼爾知道嗎?丹尼爾是否也知道文森為唸故事給孩子聽?想到就又心情複雜了起來,只好隨手又倒一杯酒,一口喝乾。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WnGpG1Qdyi

  「維梅爾說你們感情好得不得了,我認識你那麼久都不知道,原來你是雙?羅倫到底算是你的誰啊?只是超級好朋友?」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VKfOgLCzBb

  「不,我……」他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性向問題,只要自己能喜歡女生,他就沒想過別種可能。對文森有感情嗎?好像有,又有些跟友情不太相同,但這不足以拿來斷定他是雙性戀啊!羅裕博哭笑不得。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1G2AMrH5av

  但或許,他與文森之間的關係,是可以被稱作家人的吧?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u7TbwAcnNK

  被文森叫著西奧久了,他真的也當人家是兄長、是家人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FIvVwLG8ki

  羅裕博想起文森對他說的第一句話,清晰而且震撼人心,他可能一輩子都會記得文森專注於繪畫的眼睛,以及那一句初次正式見面的招呼。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kmZnXLOFQZ

4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etLkMCr56
 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l74wEEI1s

  「一號店來了個西奧呢。」那時候文森是這樣說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GaYCHKjQ5

4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HIYw5HnqU
 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asAyqmn5c

  對一個畫商來說,西奧‧梵谷的名諱可能不怎麼宏亮偉大,但對當時即將落腳印象畫派據點的羅裕博來說,那是一劑強心針,是被傳聞中愛作怪的「梵谷」所認可的感動。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mhytm471M9

  「文森是家人喔!」年幼的柯妮莉雅看父母一來一往似乎在針鋒相對,尚未懂事卻想盡一份心力的欲望,驅使她用盡力氣喊出了這麼一句話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fQDeslYLb

  分別在左右兩側的男女先是一愣,隨後微笑的一起摸摸柯妮莉雅的頭安撫她。看著羅裕博那釋懷似的笑臉,喬凡娜喃喃自語了起來,「你終於也懂什麼是家人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3nmvYUVkh1

  「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xEi58E9gFW

  「沒什麼。」喬凡娜並不打算將自己作為妻子多年的怨懟在此時此刻發洩出來,被冷落的愛已經一丁點也不剩了,現在說那些也無法挽回早已流逝的時間。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p9bfMpH8ot

  她也會想,若是當時她能成熟一些,試著再努力一把,在將事業看得無比重要的羅裕博以及柯妮莉雅身邊再支持一下,或許現在這頓晚餐的話題就不會這般不正經,而應該是柯妮莉雅該上學了、鄰居某某太太的孩子也是柯妮莉雅這個年紀,或是社區的教堂需要一幅畫而她可以幫上忙,這類日常卻又能帶起幸福感的話題。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jrQGXOAT9S

  但幻想這些都已經無濟於事,她從羅裕博的身邊逃開,決定與林布蘭再試一次,而這回,路上不會再有羅裕博。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VGwdLFSUVy

  「所以說嘛,做為家人,不是應該要互相體諒、包容,就算對對方十足了解,也要給予相當的隱私空間嗎?」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QkH2AusiCQ

  「等等!」羅裕博聽出喬凡娜話中有話,「妳早就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LWiBCgqc9z

  做過幾年夫妻,這種話不必明說也能心領神會的默契還是有的。羅裕博正語無倫次,還真的誤以為喬凡娜這樣鐵石心腸、說走就走的女子,此行只是道別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44fBi1gbVc

  「閉嘴,連話都不會好好說嗎?」喬凡娜白了羅裕博一眼,隨後卻笑了。「西奧啊,我問你,即使家人之間的工作、職業不同,在做重大決定前,是不是會互相商量?即使對方沒有決定權,還是會知會、會討論,讓對方知道自己對他的重視?」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JMxrP7Vhpy

  怎麼妳也跟著喊我西奧?羅裕博本想吐槽,卻被喬凡娜一席話給點醒。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8buqN7GdjQ

  沒有跟文森談起這件重大的事的確是他的錯,他卻還拿文森的過去跟他吵架,根本就是個幼稚園沒畢業的小鬼。羅裕博單掌掩面,「我明天會去道歉,並且把話都講明白。話說回來,妳為什麼會知道得這麼詳細?」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NoV30e4hpZ

  「我跟你們家莫內感情可好了呢。」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t8M0AB8vSx

  法蘭茨那傢伙,多嘴又多事!羅裕博皺了皺眉,表情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但喬凡娜卻在那雙深邃的眼珠子裡看見飛揚的神采。「所以,你已經決定好了嗎?」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40JyrwG7JZ

  「決定好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YxoTAp7EGw

  「別裝傻了。」喬凡娜伸手跟羅裕博要了紅酒,後者替她斟好後遞上。「你不是向維梅爾和米雷商量了四號店的事?繁景堂要拓展第四間店當然好,但是亞洲?你確定?」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D9Fqag1iMT

  「當然,那是我的家鄉,有什麼好不確定的?」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QQUzpl55tP

  那未來我們要見面就難了呢。喬凡娜沒將這句話說出口,她可是比羅裕博成熟很多的女人,捨棄的就不會回頭。「不賣複製畫的繁景堂?」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5rmtlWTtBz

  「不好嗎?」這下羅裕博倒是被逼出了幾分不確定與動搖。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0eJGFUWGcI

  喬凡娜笑了笑,一口乾了杯中的酒,「不,我認為這非常羅貝多喔。」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A3yuCXQI3j

  「所以,文森那幅畫錯的複製畫,後續怎麼樣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y8LUC6RvAs

  「退還給你們一號店了,我想是莫內協助接手了吧,別看他慵懶樣,他可是認真起來就竭盡全力的那種人呢。」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5AHPgmJc3W

  喬凡娜又看了看柯妮莉雅的吃飯進度,這孩子就這樣安靜的聽著大人們說話,恐怕羅裕博不用特別跟她說什麼,女孩也大致從大人們的閒言閒語中聽見關於她的事了吧?她不會干涉羅裕博要去哪裡拓展繁景堂的四號店,只是會捨不得柯妮莉雅罷了。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UDZt7CrYlu

  「吶,羅貝多。」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hTC3Oe9GKJ

  「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8PkQFAdoNg

  「……不,沒事了。」看著曾經愛過的男人被自己的欲言又止困惑到皺起五官,喬凡娜心裡泛起些許漣漪,帶著痛楚與自責,卻又稍縱即逝,最後那些說不出口的都變成了玩笑般的調侃,「你真的是世界第一不愛笑的男人耶。」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lITlb1YDZj

  「嗯。」羅裕博吞下一塊肉排後竟然笑了,眼底的閃爍沒有因為被戲謔而消失,反而越來越明亮、閃爍,彷彿駐足北方的北極星,篤定而堅毅。「喬凡娜,謝謝妳。」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7hdKk1YuHJ

  她愣了一會兒,沒回覆這聲道謝。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eQzyHe9VCW

  「笑什麼,吃你的飯!」她笑著說。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YF5jR7iu7

4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umm7nuZxw
​ 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BBoPmJRldz

copyright protection36PENANA4rpD07R92u

54.92.201.232

ns54.92.201.232da2
留言 ( 23 )

Setsuna - 果然高支是有效的(?
很溫馨又療癒人心的一話。
很想跟喬凡娜說聲感謝。
她其實還對羅裕博有一份愛吧,不然怎會在這個關鍵時刻來看他,和指引他。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愛很容易點燃、轉移或是延續,卻很難消失吶w
原本大綱上的喬凡娜很殘酷,大概是梅蘭妮的加強版,不過想著想著,她就變成這樣了。說到底我還是喜歡她的(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卡拉瓦喬)後續會有她的番外篇喔XD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女兒做得好👍🏻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女兒可愛😊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是啊(真懂事的孩子啊有點心疼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對啊,她其實滿寂寞的QQ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這個年紀的孩子應該要撒嬌QAQ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所以文森才會念故事給她聽吧,都是很寂寞的孩子啊QQ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忽然覺得文森很細膩(都是體貼的好孩子QAQ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細膩的是我啦(別搶戲
哈哈,因為童年都是寂寞的,所以就共鳴了吧我猜。其實文森念故事給柯妮莉雅聽,這段小細節,是原先設定的遺留痕跡。在最古早的版本中,文森是個必須要有人在旁邊邊說故事才能作畫的傢伙,但因為這種手法不好表現我想寫的東西,所以就被廢棄了,丟掉又可惜,只好塞在這種小小的地方XD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這個小設定好啊,文森的形象立體了(灬ºωº灬)♡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不枉費生了個女兒了嗚嗚(?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生多幾個?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好啊
西奧:(瞪)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加油(拍拍西奧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加油生孩子嗎XDDD(咦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ԅ(≖‿≖ԅ)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感覺好害羞啦(///)(喂歪掉惹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快去快去(๑乛◡乛๑)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等等XDDDDDD
人家不是R級的啦XDDDD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不要過程只要結果?
1 星期前回覆

滄藍 - @季候鳥, 好,我想想(?)
1 星期前回覆

季候鳥 - @滄藍,ԅ(≖‿≖ԅ)
1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