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短篇故事
你在此,我在彼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葉子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2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你在此,我在彼
0 書籤
A - A - A
#3
葉子
Sep 10, 2017
0
0
13
4 分鐘
No Plagiarism!o8YRkw4rQlou9K2a18Kgposted on PENANA

        後來某一天,阿生發覺林小美墓旁長出一株紅色的花。阿生被那紅色花朵的美態所吸引,查找後得知它名叫「曼珠沙華」,另名「彼岸花」。那個晚上,阿生問起少女:「妳聽過「曼珠沙華」嗎?又稱為「彼岸花」的紅色花朵。」「嗯,那是種花葉不相見的花。長葉時不開花,開花時不長葉。花語是:無盡的愛情,死亡的前兆,地獄的召喚。」「那種花很少見。」「那不過是你不察覺長葉時的它。」「但它開花時真的很美。」「可是我不喜歡紅色的花。」「我知道。」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OWnJCfaoA
copyright protection13PENANAnuthztOCqp

        假日阿生再次經過隧道時,發覺那個口琴老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結他少年。他站在原本屬於老人的位置,以結他自彈自唱着《外面的世界》。那個下午,阿生在公園坐了一整天,卻沒有見到任何人。他突然想要盪鞦韆,於是就盪起了鞦韆。結果到了夜晚,他又走回便利店。他看見少女早已坐在那裏,於是很自然地坐到她身旁。沉點了一會兒,阿生舉起手指指着對面大廈說:「左手邊,從上而下,第三個窗子。媽媽就住在那裏。從以前起,她一直都很怕黑。每晚,她都開着燈睡覺。等到睡着後,她丈夫就會替她關燈。於是,我每晚就在這裏看着那扇發光窗子,等到它變暗後才離去。我不知道這有甚麼意義。只是,我想要如此。」少女目無表情,只沉默不語。「你還記得我上次說的話嗎?後來我才知道,那是棵不開花不結果的樹。縱然再過個千千萬萬年,樹都只會是枯枝一片,再悉心灌溉都是沒有結果的。不過永遠活於世界中心的你,根本不會明白世界盡頭的慘白。」語畢,少女便走了。自那晚起,阿生沒再見過少女。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uidKL2agZ
copyright protection13PENANAXPxVGSrLkh

        阿生發覺到,那株花一直沒有生長過。種子完全沒有發芽的跡象,泥土中連半棵幼苗都沒有長出。日子一天天的過,他從早到晚只待在林小美墓前,看着鮮豔奪目的曼珠沙華發呆。直到那個特別的夜晚,阿生毫不留情地,把那株曼珠沙華捏碎。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0j0eVeVl6
copyright protection13PENANA6ILftOquWa

        那天晚上,阿生下班後便急忙趕往蛋糕店。店鋪將近關門,店內只剩下一個芒果蛋糕。阿生買下它,然後迅速跑回便利店。他抱着蛋糕,坐在梯級上一直等,但等了很久,都沒有人前來。阿生突然記起甚麼似的走進便利店買了兩瓶牛奶,邊喝邊等待。過了凌晨時分,少女終於出現。她拿起牛奶喝起來。阿生把盒子打開,在蛋糕上點了一枝蠟蠋。「生日快樂。」少女報以微笑:「謝謝。你是第一個對我說生日快樂的人,也是唯一一個。」阿生望着對面大廈的發光窗子說:「妳知道嗎?那時候,我們一家經常到公園玩。我坐在鞦韆上,爸媽則在旁推着我。後來,他們離開了我,只剩下我自己一個,直至我遇見妳。」阿生望向少女:「起初,我覺得妳和我一樣孤獨。一直以來,我見妳都只有自己一個。我覺得我們是同類。縱使互不相識,但可以互相理解、互相依賴。我是這樣覺得的。是朋友也好,知己也好。總之,對我來說,妳已是唯一。現在的我,就只剩下妳。妳知道嗎?我真的很想認識妳。」少女有意避開阿生的眼神。「可惜的是,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從一開始,我們就不能共存。」她輕輕笑了笑:「我們吹蠟蠋吧。你不是要替我慶生嗎?」說罷便吹熄了蛋糕上的蠟蠋。「突然間,我很想跳舞。」少女說着走出了馬路,跳起舞來。那看來是芭蕾舞的舞蹈,阿生只沉默的看着。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aUZxDCNO0
copyright protection13PENANAKkFeBeHpR7

54.80.60.91

ns54.80.60.9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