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奇幻
冒險
與煉金術師的不愉快之旅
標籤(Tags)
作者 蒼遠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926 閱讀
47 喜歡
7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與煉金術師的不愉快之旅
7 書籤
A - A - A
20 21 22 23 24 25 27
#26
25
蒼遠
Dec 6, 2017
0
0
8
8 分鐘
No Plagiarism!XizJF9lDXlEd36UYvdJGposted on PENANA

以利亞聽到喊叫之後發現一股不祥的氣息從上方往自己急速接近,他來不及思考只能靠著直覺跳離了魔敦,接下來他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氣流在自己身旁炸開,伴隨著巨大的聲響,一個人落下,那是一個身穿輔祭長袍的女性,雙眼漆黑,右手拿著一把像是由結晶構成的純黑長槍,左手則是抓著那枚母神之杯。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2OJxcQ1oiA

「安蕾拉?」摩塔絲一臉不可置信看著眼前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hfSQYy0kbX

但是安蕾拉完全沒有理會摩塔絲,而是將那柄黑色的長槍拔出,再度向以利亞攻擊,無法使用魔法的以利亞完全無法與她抗衡,只能閃避。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FPbIV5Hrjq

「你身上有骯髒的魔族臭味。」安蕾拉開口,語氣聽起來傲慢、不可一世,這並不像是一個神職人員該有的「雖然少了點血腥味,但本王還認得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7mfRUrIVQ0

「什……唔!」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w7gpYfXYz9

那把黑色的長槍往以利亞的胸口刺過去,速度很快,要不是熟練的用槍者應該不會有這樣子的攻速。不擅長格鬥的以利亞憑藉著魔族比一般人類好上一些的身體素質勉強躲開了刺向要害的攻擊,但是左邊的上臂還是被銳利的槍尖劃開,鮮紅的血液撒在地板上。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WeZ7XVdEmw

「死去的族人們啊,今日就以魔族的鮮血為你們弔祭!」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5uTkmNM4JC

安蕾拉再次舉起了長槍……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5fJmEIBCHa

鏘。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LDpKLmFY12

她手上的槍被打開了,雖然槍沒有脫手,但是衝擊的力道讓槍頭偏開,沒有直直地插進以利亞的腹部。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v6xorTcdYV

以利亞看見了一個背影閃到自己的眼前,黑色的長馬尾從自己面前閃過,差點甩在他臉上。羅維洛持劍擋在以利亞前方,又擋開了幾下追擊。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Q4aAqPi1rZ

「做什麼!快回去維持魔敦,我需要施法。」以利亞朝著面前的人吼道,地上的魔法陣已經被那把黑色長槍給毀了,要是現在這個破了,就無法再造出第二個了「魔敦繼續維持,不要關掉!」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cdDBYoYDn0

「吵死了,要是你掛了,是還能施什麼魔法啊?」羅維洛終於有機會罵以利亞幾句了但現在可不是得意的時候「少我一個也不會怎樣,所以現在是怎樣?」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GT6diy6uL5

「大概是被奇怪的東西附身了,現在不能解釋太多,先解決掉這傢伙。」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pC9AczpvBR

  以利亞想回到魔敦裡,但是才剛跨出去幾步,那把漆黑的長槍就直直的射了過來,釘在他腳前的地面上,化成一陣與槍身同色的煙霧散去,然後那把長槍重新出現在安蕾拉的手上。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uN58p3xnHU

羅維洛看到安蕾拉又朝以利亞衝過去,便迅速的移動到他面前,接下了安蕾拉的攻擊,同時也近距離地對上安蕾拉詭異的雙眼,讓他忍不住吐出了一小句髒話。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nnOuB62IAO

「現在你要怎麼辦?」羅維洛一邊架開安蕾拉的每一次攻擊,邊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N0rXADw097

「摩塔絲,你能淨化她嗎?」以利亞向專心維持著魔敦的摩塔絲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SEVXMk0jII

「不確定,安蕾拉身為神職人員,對神聖魔法和白魔法的相容性很好,怕是淨化術在到達附身在她身上的東西之前就會被她的吸收掉。」摩塔絲苦惱地說:「畢竟幾乎沒有發生過神職人員被惡靈附身的前例。」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e652BH9DpJ

「那我直接用魔族的法術把她體內那東西封印住,不過這裡的魔敦裡的魔力不構,我要把她帶到外面。」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scKT9kxGlG

「行不通,她還持有母神之杯,門上有附了魔法,拿著杯子是出不去的。」摩塔絲深吸了一口氣,做出了重大的決定「沒關係,就試試淨化術吧。」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OdkJb73cqM

「不用,不能走門就不要走門。」以利亞衝回魔敦裡頭,然後朝著羅維洛喊道:「羅維洛,幫我擋住她,等等跟上我完成法術之後就跟上我。」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UES0HtHQ76

以利亞集中精神開始唸咒,由於魔敦裡沒有太多魔力可以讓他使用,要是使用了魔力超過魔敦可以負荷的程度,那些孩子們會難以固定魔敦的位置之外,最糟的情況是魔敦可能因此破裂。所以他只好開始運行他的魔力迴路,調動身體裡的魔力,這時他完全無法分神去注意其他東西,就算這時候神殿突然倒塌他也無法察覺到,所以他只能相信羅維洛的實力足以將他保護好。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AzjkttF190

一邊的羅維洛也已經完全進入認真狀態了,眼前這名眼睛漆黑的輔祭動作非常的精準快速,但是她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她的殺氣直直地指向以利亞,就像想把其開膛剖肚。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HXe2Hp9KBA

但雖然安蕾拉的攻擊很有技巧且快速,但是羅維洛還勉強能夠應付,雖然對方的殺氣不是假的,但總覺得面前的這人使槍有些力不從心。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xvfpvWTdN1

「太弱了。」安蕾拉突然這麼說。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jnACH45m5f

羅維洛不解,太弱是在指自己嗎?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nNcBQT0ZEC

但在羅維洛還在疑惑的時候,就看到大量的黑煙從安蕾拉的七孔冒出,他]快速的往後退了兩步,但是那煙霧就像有生命似的朝他撲來,黑霧遮蓋了他的雙眼,堵住了他的聽覺和呼吸,在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什麼都感覺不到了。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Ab8PBEMvRz

  在不遠處的芙爾瑪他們目睹了這一切,那陣不祥的煙霧從安蕾拉轉移到了羅維洛的身上,然後安蕾拉就倒下了,手中的黑槍也消失不見了,而在那個瞬間,羅維洛丟下了手上的劍,剛剛那柄消失的黑槍有重新凝結在他的手中。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waW7NEbS1h

「羅維洛!」格瑞欽朝好友喊了一聲,但他毫無反應。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7o4kZVe0US

「慘了。」芙爾瑪看了還專心在驅動法術的以利亞,然後有把注意力放回不遠處的羅維洛的背影「你們兩個能維持這個魔敦嗎?」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Cv4LkGp7bg

「交給我吧。」緹艾朝芙爾瑪點了點頭,然後對格瑞欽說:「你也去吧,我自己能控制這個,去幫芙爾瑪。」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GHqDOeh07i

芙爾瑪拔出她的單手劍,劍尖指著羅維洛的背影,過了幾秒,才見他撿起掉落在地上母神之杯,揮舞了幾下手中的長槍,轉過身來。在面對好友變成了這種可怕的模樣時,即使她早有心理準備他會變成一個兇殘、瘋狂、詭異、她不認識的樣子,芙爾瑪還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ieGnzGiNGc

羅維洛瞪大了那雙被染黑了的眼睛,發出一聲嘆息:「這個身體,好用多了。」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GjIK42qtaC

他擺起了攻擊的架式,下一秒便往以利亞的方向衝了過去,那個速度比安蕾拉又快上許多,更加致命。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JQjat8pL9w

芙爾瑪上前迎擊,架開了長槍的攻擊,但那個力道並不是沒有魔法輔助的福爾瑪能夠輕鬆承受的,她悶哼了一聲,感覺到自己緊繃到極致肌肉隱隱發疼,她猜如果自己在這樣擋一槍,她的手大概就要廢了,於是她和格瑞欽打了個暗號,兩人交換了主攻與輔助的位置,但這樣的作用也不過是杯水車薪罷了。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4rKLOkr687

「剛才是因為那位輔祭小姐的屬性可能會影響到淨化術,如果是羅維洛的話,淨化術應該就沒問題了吧?」緹艾焦急地看著芙爾瑪和格瑞欽,像摩塔絲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jOr1zv40Ze

「不行,要是我現在關掉魔敦的話,就等於是斷了以利亞的魔法,他現在大概是幾乎全部都是依靠體內魔力在施法,反噬會非常嚴重。」摩塔絲咬著牙,她的焦慮不輸給緹艾或者是正在迎擊的芙爾瑪和格瑞欽「我不想……犧牲掉在場的任何一個人。」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CI5WTz4ikd

被黑煙附身的羅維洛強得可怕,他本來就是非常優秀戰士,但現在的他比以往更強悍,本可以跟羅維洛打成平手的芙爾瑪現在被逼得節節敗退。而格瑞欽因為他所使用的箭矢要由魔法構成,因此在儀式間內無法使用擅長的弓術,只能用小刀戰鬥,所以戰鬥力大打折扣。現在兩人聯手也只是減緩羅維洛前進的速度而已。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OpFzatUBz2

  「法術完成了,跟上!」這句話在此時宛如最美妙的聲響。以利亞終於完成了法術,可以看到魔敦的中央開啟了一個傳送法術。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JSQaUpGYqF

以利亞說完便率先走進了傳送術裡,看見以利亞消失,羅維洛發出了一聲介於尖叫和吼叫之間的長嘯,攻擊變得更加猛烈。已經支撐不住的格瑞欽與芙爾瑪同時抽離了戰鬥衝入傳送法術裡,羅維洛緊跟在後,本來充斥著刀光劍影的儀式間一瞬間變得寂靜。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d2oiYiR3Ab

「你也去吧,孩子,請務必小心。」摩塔絲對緹艾說,然後看向倒在一旁的安蕾拉「我也有需要做的事,希望你們能平安將母神之杯帶回。」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hpAWZLpTmY

緹艾點了點頭,然後放開了維持魔敦位置的魔力,在魔敦落地之前,也跳進了傳送術裡。copyright protection8PENANAW6RMhLcXKC

54.242.205.33

ns54.242.205.3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