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徵求故事中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維絲塔*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檸檬綠
挑戰者 Alex(阿木)
挑戰者 東方大我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言盡百生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我媽
挑戰者 iR
挑戰者 筆言
挑戰者 魆語莫殤
挑戰者 庫庫爾
挑戰者 湯加群島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陳昱霖
挑戰者 面具
挑戰者 亞盾
挑戰者 AKI
挑戰者 林忠廷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282 閱讀
92 喜歡
4 書籤
人氣
徵求故事中
4 書籤
已截止
A - A - A
7 8 9 10 11 12 14 15 16 17 18 19
#13
鬼差
我媽
Oct 8, 2017
3
0
32
8 分鐘
2,542 字
No Plagiarism!LLdNoF8nle7X8V3tSk48posted on PENANA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ZMKMbqVyM
當董力維睜開眼,看到的,是躺在床上的自己。
眼前所見有氧氣罩,點滴,還有一台心電圖正以每2秒1次的速度嗶嗶嗶鳴叫,他想:『所以,我還活著?』
但董力維無法理解:『如果躺在床上的是我,那我怎麼會看著我自己呢?』。
他看著自己的手掌,它們像壓克力板那樣不透光,又能看到透過去的一切,往下一看,居然還違反了力學原理,飄浮在半空中。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FJiBNMu7Q
董力維盯著床上那個『自己』左思右想,相信現在正處於一種『靈魂出竅』的狀態,詳細的他記不得了,但似乎是屬於深層睡眠的一種?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OTUUhn2qB
『那我怎麼會躺在那張床上呢?這裡,不像我家啊?』
董力維又看了一下環境,白色的牆,床腳的巡查表,隔離用的拉簾,還有各式藥劑混合的刺鼻氣味,這地方,看起來就像個醫院。再看到窗戶邊,那裡居然還坐著一個,他也不知道認不認識的白衣男子。
「醒了?」好像聽到有人提到自己,白衣男子看著漂浮的董力維,簡單問候了一下。
董力維沒有回答他,更不覺得他是在跟自己對話,因為在一般人的認知裡,靈魂出竅不就應該是隱形的嗎?
「在問你話,看你那一臉睡相,還以為你很有禮貌呢?」白衣男子雙眼直愣愣的看著自己,讓董力維有點相信:『他是在跟我說話對吧?』
「是在問我嗎?...你看的見我?...」不知道是不是『靈魂出竅』的原因,董力維的思考偶有停滯,從口中說出來的話,也顯得有氣無力。
白衣男不屑的笑了,沒想過會有人懷疑自己的能力?他說:「當然看的見,我還聽的見你想什麼呢。不過很可惜,我是來帶你走的,你大概還有一天『消散』。」
「...可惜?...消散?那是指死去的意思嗎?明明我還有呼吸,還躺在那裡。」
董力維指著床上的自己,對白衣男的疑問,多了一條,還讓他又多了一個不能理解的話術。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XAQIn18iz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sfELRrxlz
白衣男輕描淡寫的說:「你有聽過『三魂七魄』的說法吧?現在的你,是你身體裡三魂的其中一個,在離世的時候,撞擊力道太大,所以把自己撞了出來。但是你對世間的留戀太少,以致於你無法回到你自己的身體裡,魂是無法脫離主體太久的,就跟魚沒有水是相同的道理,一旦徘徊在現世與冥世之間太久,非人非鬼,你只有消散了?」
三魂?主體?非人非鬼?現世?離世?疑問接二連三的跳出來,才剛剛發現自己靈魂出竅了,然後又說自己是離水的魚?董力維像個初生嬰兒,唯有勤快的發問。
「...消散?如果我『消散』了,床上的那個我...會怎麼樣呢?」
白衣男爽快的說:「大概,有很大原因,會變成植物人吧?」
董力維對這種結果,並沒有太大反應,覺得,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吧。
白衣男說:「你們現代人只是日子過得太平淡,簡簡單單就能把生命給拋棄,有一陣子還因為這樣,莫名其妙死了好多個小鬼,忙得我弟生氣到一把火差點把地府燒穿。」白衣男眼神哀戚,又說:「不懂你們現代人倒底在想什麼,是全都活膩了嗎?非得讓地府鬼滿為患?」
董力維也覺得有點可笑,羨慕的對白衣男說著:「原來...你還有弟弟啊?...」
「嗯,要是你見到他,估計都不能活了。」
「哈、...我都不知道我有沒有弟弟...還是...朋友?...記不起來了。」董力維對過去的事一片空白,像是生活過的那些經歷正在一點點消失,但是,他卻不想費神想起。
「不要緊,這對你來說是很正常的事。」
房間忽然像油漆刷過牆面一樣,舉手之間就換了場景,兩個人站在同樣的位置,絲毫未動,卻已經到了天台。
架在牆邊,白鐵絲圍成的一圈防護網外,是一片火紅的橘色天空,嗡嗡嗡的排風扇運轉著,白衣男領他到最裡面,那裡有一間人字屋頂大教堂。
他們走進門口,看到零零散散幾個人分坐在教堂的位子上,有人合起雙手虔誠禱告,有人看著神像分神思考,有人哭紅雙眼淚眼汪汪,有人享受片刻寧靜閉上眼睛。
白衣男把煙屁股叼在嘴裡,左手輕輕帶過煙頭,就像變魔術一樣點起了煙,白色的煙在椅子上裊裊升起,十分顯眼。但是,沒有一個人被他的煙引起注意,好像他並不存在。
白衣男說:「太陽下山之後,你就剩七個小時能『活』了,我的工作是確保你消失的乾乾淨淨,你要作什麼都行,只要不是作惡。作為一個監督者,我可以帶你到處晃晃,只是你對這個現世,還有什麼依戀嗎?」
「依戀...?」董力維恍恍惚惚的,看到了在床上的自己。」他忽然提起疑問:「我怎麼會在醫院裡呢?...我是自殺?...未遂?」
白衣男說:「沒錯,你是自殺。」
董力維忽然激動的問:「那我為什麼沒有死成呢?...為什麼還留在這個世界上浪費生命,當一個累贅。」負面情緒跟著說話堆疊了起來,讓力維的形體產生了微妙變化,已經漸漸不見人形,而是像紙人般的雪花雜訊。白衣男看見董力維的變化,伸手抓進空氣裡,憑空抽起了一支鋁棒向下一甩!嚴肅的說:「沒有人的生命是可以隨便浪費的,你媽千辛萬苦把你生了,再用二十年養你,你才活了二十年,經歷過什麼?再說地府已經鬼滿為患了,別來插隊,給我到了時辰再去死。」
白衣男冷然的眼神震懾著董力維,讓他不寒而慄。他此刻像站在一個地雷區域,不知道哪裡會有雷,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會讓自己粉身碎骨。他害怕的說著:「對不起...看來我,不得不選擇當一個植物人了。」
白衣男看著董力維的狀態,混濁的雜訊裡,慢慢露出了他的五官,他問他:「剛才有一瞬間,你害怕了。會不會你心裡,其實還是有一點期望能活在這個世界上呢?」
董力維的眼前,又閃過了自己躺在床上的畫面。他有些迷惘,難道自己真的對這個世界還存有些許依戀?他困惑的說:「我不知道...」白衣男欣慰的說:「你會知道的。」
說完,白衣男將鋁棒扛上肩,一轉眼場景轉換,兩人又回到了病房裡。這時,有一位穿著黑衣的青年,他個子不高,站在病床旁邊看著白衣男兩人,似乎已經等待許久了。
黑衣男說:「讓我在這等,時間上還拖沓,是年紀大了讓你動作也慢了嗎?哥。」
「哥?...」董力維的驚訝來自:『他們...長得一點都不像啊』。
白衣男說:「對,我就是老了愛拖,所以接下來給你處理,讓老人家好好休息。」說著說著癱在了椅子上,放著黑衣男與董力維兩人在房裡乾瞪眼。董力維不曉得黑衣男的目的是什麼?甚至到現在連白衣男的身份都還沒問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即將消失在這個世界。
黑衣男翻個白眼,說著:「白無常引陽魂、牽陰魄,這傢伙哪一點像個女的?明明就你的工作,想我從哪裡下手啊。」
白衣男說:「對...不說我都忘了。但是黑白無常一牽一引,我引陽魂,你還是要防陰魄走漏的,怎麼能說沒你工作的份?」
黑衣男有點腦怒,指著床上的董力維說:「你是要我直接帶走這個『生人』嗎?人還活著我是要壓什麼魄。」
白衣男說:「對耶。但你仍有監看的責任啊,老大說的:『無常接引黃泉路,幽魂獨過奈何橋』我們兩兄弟是連坐處置,哥怕自己出錯了,連累你啊。」
黑衣男拳頭握緊,真想給他哥一記上勾拳!突然他兩眼怒張,双瞳像有青色火焰燃燒,董力維動彈不得,只能任由黑衣男讓火焰侵入他的身體,痛苦萬分。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YnhTizgl0
黑衣男說:「生人,報上名字。」
他回:「董、董、啊啊~董力、維!」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pYsfGPgP7
白衣男左手燃燒著火一般的刺青往董力維頭上一帶,像帶有磁力般把他整個人黏在手上,成了個扯線玩偶,他從黑衣男的身旁被帶到了病床,乾脆的從頭直接灌進了本體。
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KA5plWRSi
火符燃燒殆盡,三魂附體。白衣男有感觸的說著:「時辰到了我會再來接你,你想活吧?好好過完你餘下的人生。」
白衣男想起了自己與黑衣男的兄弟情誼,雖然仍在陰世相伴,仍希望能在陽世繼續為人,經過千迴百轉,看過人世無常,他們是最能理解生命的可貴,不用長命百歲,能活過不留遺憾,就是他最想要的了。

董力維落下了熱淚,他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價,對死亡產生的恐懼獲得了重生,從這一刻開始,他期望,要為自己活得精彩。3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ghOxa66rr
copyright protection32PENANAG3h6os88e1

54.226.172.30

ns54.226.172.30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