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徵求故事中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維絲塔*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檸檬綠
挑戰者 Alex(阿木)
挑戰者 東方大我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言盡百生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我媽
挑戰者 iR
挑戰者 筆言
挑戰者 魆語莫殤
挑戰者 庫庫爾
挑戰者 湯加群島
挑戰者 李芳妤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陳昱霖
挑戰者 面具
挑戰者 亞盾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611 閱讀
68 喜歡
6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徵求故事中
6 書籤
截止
8 9 10 11 12 13 15 16 17
#14
奔月-1
魆語莫殤
Oct 8, 2017
1
2
17
38 分鐘
11,529 字
No Plagiarism!ctLcb6NNYDCd1vcWl2c9posted on PENANA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98JmkP97O
蟬鳴噫噫中,夏日的地面上皆為一片暑氣逼人,炙熱灼燒的氣息自堅硬的黃土邊境席捲而過,扭曲的空氣使得眼前的影像顯得有些模糊不清。
相較於荒地其他角落,崎嶇不平的荒廢田地色調更顯枯黃。由於綠叢樹木原來就不多的緣故,乾枯萎縮、所剩無幾的落葉零零散散躺落各地,枯草也早已任由熱氣吹至遠方。
田寮內,一旁的寬敞河床已然徹底乾枯,四周遍佈著灰色的石塊和乾泥。在這片沒有絲毫蔭蔽的土地上,徒存周遭空蕩荒涼的景象。
白光閃爍的天空中央,靜悄悄懸掛在上的十顆太陽藐視著眾生萬物。在這種高溫的曝曬之下,任何生物想要完好無缺的存活都是極其困難的,大部分的農作物,面對這種嚴苛到極致天氣,都只有一個下場──無法貯存一分一毫的水份,獨獨只能在烈日下乾癟萎縮,落葉若非狼狽的飄散各處,就是隨著掠過的熱風,粉碎即逝。
烈日不斷散發著熾熱灼人的熱度,將原先就已荒涼一片的田地再次毫不留情的烘烤了一遍……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K1OfeLBgX
……娘親,我覺得身體好熱……肚子也好餓……妳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Stad4LfLI
虛空中幽幽傳來一陣陣稚嫩且高亢的童音,但不知為何,甜美清脆的女聲已然變得沙啞無力,虛弱的低音也飄浮不定,感覺就像是壓榨了所有剩餘氣力,才在乾澀的喉嚨硬是擠出的一陣模糊不清的呢喃。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KS3uenjnv
……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待在家裡……好孤單……好想哭……我要吃東西……
好痛苦……喉嚨乾的不像話……妳就這麼甘願放自己的寶貝女兒在這裡曬著嗎……
回來……妳該回來了……我想見妳……
這裡沒有食物……沒有水……好痛苦啊……
……滾回來,妳給我滾回來……我等不下去了……妳給我滾回來……要死我們也要一起死……
回來啊……為什麼……只留我一人……孤身沒落,亡命於此呢……
身體四處燥熱的宛如炙火灼燒,只能靜待生命逝去之時……人間煉獄的痛,妳可瞭得……
我好恨妳──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bfaZvoL6E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Rxc1KgNZ2
又來了,又是那陣沒來由的哀嚎。
倍感無奈的哭吼與呢喃在腦海裡不斷迴盪。
自從她來到這裡,總是會夢到那個聲音。
她曾經試圖刻意去忽略,但每當她那樣一想,那哭喊卻會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強烈,甚至會中途轉為嘶吼,彷彿耳膜隨時都能被穿透……真實的不像是夢境裡的幻想。
透明色的晶瑩淚滴從眼角輕輕滑落,鹹膩潮濕的氣息順著乾裂蒼白的唇角滲進喉嚨內,胸脯隨著急促而柔弱的呼吸劇烈的上下起伏,她難受的匍匐在屋內角落的竹蓆一端,鼻腔內充斥著濃重卻乾燥灼熱的氣息。
自己有多久沒有好好睡過覺了?
掐指算算,來這裡已經有了不少年日,至於究竟是多少……她早已經忘的乾淨。
一股不禁令人預想自己隨時都有可能被烤焦的熱氣沿著緊貼著地面的竹蓆不斷往上蒸騰,毫無停歇的跡象。
啪嗒。
一道猛烈而刺眼的亮光突入眼簾,漸漸外擴的銀白光暈持續擴散,不遠處一佇立著一道看不清面容、只能隱約判斷出身形的人影。
誰……?
嫦娥吃力的扯動嘴角,即便使勁全力也無法擠出任何聲音,枯乾的喉嚨無聲吶喊著。只能在心裡默默祈禱,千萬別是隔壁村來打劫的強盜……
伴隨著碰撞的聲響竄進她的眼簾,那抹她再熟悉不過的身影便闖入視野,墨綠色輕便漢服已經變得破爛不堪,紮成馬尾的長髮垂落背脊,他肩上負著一桶大約只滿了三分之一高度的木桶子,裡頭全是冰涼的泉水。
被眼淚與汗水濡溼的臉頰因貼滿外彈斷裂的烏棕色髮絲而顯得格外凌亂,她硬生生撐開眼皮,屏氣凝神,挪動著狹隘的視線,以緩慢的速度向掛滿咖啡色稻草的門口看去──
「嫦娥,我從黃泉路凱旋歸來啦!」一道亮麗高亢的男聲赫然透入耳膜,將沉悶難耐的氣氛一掃而去,但卻換來一段她怎麼也不想迎來的痛苦時光……
可能被隨意掠劫的恐慌是消失了,本以為可以好好的鬆一口氣,沒想到卻招來了一個在她心裡反感程度完全不輸盜賊的不速之客。
當然,前面說睡不著的原因,除去那日日夜夜折磨她的幻聽以外,絕大部分也全都是因為他。
我擦,麻煩的傢伙又來了。
無力的匍匐於地,嫦娥撇出見著他之後想說的第一句話,慢動作抽抽嘴角。雖然心頭一凜的當下,她已經擰起眉頭,盤算著想要不合氣氛的吐槽幾句,但無奈嘴巴乾澀的擠不出半個字,只好使勁咧開嘴角扯出了一個譏諷的笑容,順道在心裡不耐煩持續嘟囔粗話。
男子穩住踉蹌飄搖的腳步,微微回望了一眼,嘴角隨即邪佞的揚笑,半拖著殘破不堪的身軀倚在牆邊,肩上負著一桶重量頗沉的木桶子,雙手洋洋灑灑的環繞胸前。
女孩的視線移向陰暗處的水桶,靈動圓溜的大眼忽然睜大許多,奮力支起脆弱的身軀,雙手捏著裙襬,她好不容易從乾澀僵硬的喉管內嘶啞出聲:「咳咳……后羿……你耍什麼帥啊!就算你這樣笑也沒人會迷上你……真是白費力氣!」乾咳兩下,嫦娥毫不留情的翻翻白眼,也不管乾裂的嘴唇在這麼激烈的語氣下有可能滲血裂開,用一貫毒舌的態度回應。
「嘖,老子夠帥,根本不需要妳的認同!也沒打算和妳這個醜八怪小矮人爭論這種眾所皆知的事實。不懂得怎麼營造氣氛就乖乖閉嘴,一出場就毀人三觀。」早就已經習慣和她玩冷嘲熱諷的遊戲,后羿對此嗤之以鼻,只是露出白皙的牙齒狂妄的輕笑幾聲,尖俏俊美的臉龐勾勒出一股傲視群雄的優越感。
毀人三觀?比起之前她已經夠放水了!就連粗話都只在心裡罵,他還好意思這樣坑她?
「說什麼啊!誰是醜八怪?誰又是矮子了!仗著自己腿長了那幾公分就瞧不起人?毀人三觀的分明是你!一個天神不去關心人間疾苦,一天到晚就知道耍自戀,滾開啦你個不務正業的萬年無敵自大狂!」情緒一下子被輕易挑起,似乎在短時間內恢復大半朝氣,嫦娥面露不悅的嘟起嘴唇,一面抬頭,瞇起眼瞪視后羿,一面兩手氣勢洶洶的插在腰上,不甘示弱、連珠炮似的回嗆。
后羿一聽,反倒笑的更燦爛,一派從容的搖手,然後從背後卸下裝滿透明液體的木桶子,拎在手中挑釁的晃了幾下,視線往右下方──也就是嫦娥所在的位置斜睨過去。
「這樣也叫不務正業?妳家帥葛格可是特地翻了兩個山頭才找到某灘小不拉機的積水耶!妳就這樣兇巴巴的趕走別人?若不是我,妳現在八成已經被太陽曬成一具乾屍了,女孩子這麼沒良心難道不怕遭天譴?」嘴角勾起一道萬萬的弧線,后羿佯裝要將整桶未加蓋的泉水澆上嫦娥的頭。
「啊……!」沒有躲開水桶的打算,嫦娥連反倒慌慌張張的從后羿手中扶正水桶,怒氣沖沖的半吼:「天譴你個頭啦,都沒工作了還指望別的天神在你身上浪費時間?還有,誰規定女孩子就得要善良到毀天滅地永世不得超生的啊?我勸你趕緊投河自盡死死作罷,省得最後耍自戀耍的天都要被搞垮了,他們還要為你這個徹底沒救的自戀狂白白耗費神力!」嫦娥沒好氣扔下一句,又確認好水桶裡的泉水一滴不缺後,才迅速回過身,蹲下身體從一旁乾裂的黃土內挖出一包所剩無幾的小型乾貨抱在懷裡,在地上鋪了層草蓆就席地而坐。
「啊,我知道了,肯定是帥到妳忌妒了讓妳要這樣毀謗我。」完全將嫦娥的碎念當作耳旁風,后羿一邊發出嘖嘖的聲響,一邊佯裝掏耳朵的模樣,但眉眼的笑意去卻絲毫不減,儼然一副他對於戲弄嫦娥這件事還游刃有餘的樣子。
看了簡直討厭。
每次這傢伙一來屋裡,她的耳根子就沒一天清淨,天天喊著一堆自戀到無可救藥的話騷擾她,身高鄙視和言語霸凌從來沒停過,要不是丟了天庭的工作被貶人間,她巴不得衝回去告他侮辱毀謗加上嚴重違犯社會秩序!
何況比起過去的那段時光,為了得到固定的水資源而委身於后羿之下,她的態度已是非常之收斂的狀態,這傢伙竟然還得寸進尺,天天來不厭其煩的照三餐騷擾她,天帝在上,就別讓她哪天忍不住了,張手乾脆直接把后羿掐回天界……而且還是那個堪稱天界最強恐怖樂園的西方極樂世界。
「竟然想把這麼重要的水倒了……腦袋根本有洞……」嫦娥雙眼失去焦距的小聲呢喃,纖細白皙的手指被她捏的吱吱嘎嘎響,若不是知道那是她表達憤怒的方式之一,現在恐怕都要認為她的手指已經被她自個兒斷光了。
「喂喂,我坐哪?」后羿一臉茫然在家徒四壁的茅草屋裡四處晃了晃,最後仍舊沒找到一個適合自己坐下的位置,只好雙眼環視周遭一圈,再用手指指自己。
「沒你的座位!我家可小的,裝不下你這自以為帥到沒天理的帥哥!」氣呼呼的鼓起腮幫子,嫦娥頭顱低垂的低聲回應,語調明顯充滿不悅。
「我說妳,摳門就算了,還那麼沒度量?未來哪個男人娶了哪個倒一輩霉啊……」后羿摸摸鼻頭,裝模作樣的深深嘆了一口大氣。
嫦娥額爆青筋,非常不甘願的撫摸著家中唯二的一包乾糧,顫抖著雙手遞給后羿,滿臉的依依不捨。最後乾脆神色一冷,拉開腐爛朽壞的破門把,板起臉孔說道:「你可以滾了。」伸出雙手往后羿的胸膛上使勁撞了幾下。
「滾?又要我滾?喪盡天良的傢伙,虧我這次還準備算妳便宜點……或著乾脆就不收報酬了呢……」后羿再度似笑非笑的回道,用手臂緊緊抵在牆邊,微微顫抖著身軀強撐住自己的身體……雖然有一大半邊早就被嫦娥給擠出了門外。
天良?天良能吃嗎?工作都丟了她還要天良做什麼用?
……等、等等,免了報酬?
眼睛登時一亮,頓時只覺得面前的人影金光四射,讓她心悅的程度不輸給一塊跟銅幣差不多大的金子,嫦娥大力鬆開手掌,整個人超朝反方向退了幾步。隨後臉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轉,右手拂去遮住視線的細長髮絲,將一搓秀髮夾在耳際後。
若不是為了和后羿交換水資源,自己早就動手將后羿扔飛到天邊去了,她可是難得向后羿表達出如此有善的態度,后羿再怎麼不領情也該將這筆天天騷擾她的帳了結了。
她瞇起彎彎的秀眉,溫柔婉約卻吞吞吐吐的說:「這樣的話,我就勉強答應你留……」
碰。
又是一聲悶響。
「……喂,神經羿?」嫦娥頓時愣住,對話隨著思緒的終止戛然而止,徒留纖細的脖子有些以僵硬的狀態四處轉動。
視線裡那個正逐漸減少厭惡感……卻依舊讓人討厭到毀天滅地的人影突然消失使得她有些不適應,連一點兒的反應時間都沒給她,修長的身軀就直直的往她的懷中撲了個滿壘。
呃,真噁。
一道沉甸甸的重量全一時全壓在她的腰上,嫦娥忍住想要直接將后羿摔出十公尺之外的衝動,倍感艱難的嚥下一口唾液,放鬆一下從剛才就一直抽搐不止、近乎快要顏面神經失調的臉部肌肉……用細瘦卻強而有力的臂膀圈起后羿的半個腰身,將昏迷的他扔往角落的草蓆。
呼,難怪她總覺得后羿今天的臉色特別難看,說是蒼白的像張紙也不為過。說到底,他也是為了自己才以身犯險的替她取水回來,自己還那麼用力的推他胸口想將他掃地出門……不對啊,她愧疚個鬼?
分明只要見到那副生氣勃勃討人厭惡的嘴臉,誰都不會再懷疑他是否負傷回來吧?
言而總之,這傢伙會這樣根本不能怪她,全是自討苦吃。不要臉的死傢伙乾脆趕快升天算了,她連一絲絲的惋惜都不曾存有,何況是為他感到自責?
嫦娥淡笑起來,撓撓因許久未整理而崩裂外彈的髮絲,神情裡夾雜了一絲無奈。
她努努嘴,一股苦澀與自嘲便拂上面頰。
她明白,比誰都明白,這想法從來都只是自欺欺人,不過是一場鬧劇與騙局,而自己也不願去揭穿一切罷了。
從前的她可不會這樣想,全是后羿害的。
害的她落魄人間,害的她飽受饑荒旱災之苦,害的她成了個小肚雞腸錙銖必較的女人,害的她現在還得替他收拾這些爛攤子,順帶做個臨時的保姆……還是個老愛偽裝自己的盜賊保姆,真真麻煩到爆。
他們兩人一路從天邊的死對頭成了地間的死對頭,不難理解為何人總說冤冤相報何時了,她這輩子瞎了狗眼要和后羿瞎攪和下去,八成是要糾纏不清了。
嫦娥挪動身軀,從一旁的木裡拖出一個小型木桶子和事先預備好的白色布段子,毫不吝惜的往裝水的木桶子裡舀了一大瓢,置於自己身邊,自己則在后羿身旁半跪下。
剝去他上半身的所有衣料,嫦娥咬著布段,撕下一小段白布往后羿滲血的右肩膀輕柔的擦拭了三兩下,確認完全將血跡清洗乾淨以後才紮上最後的白布,往兩邊扯了扯,拉緊。
后羿雙眼緊閉,微弱但平穩的呼吸聲令她莫名感到安心,她將從他身上褪去的破爛衣物扔向一邊,將另一件乾淨的翠綠色上衣套上,然後異常溫柔的摸摸他的額頭。
一道青綠中夾雜鵝黃的柔和光芒瞬時燃起,由掌心蔓延至指尖,無數個燦爛光點延著空氣緩慢浮升,周圍猶如錯視般飄搖起一粒粒的金黃碎片與桃紅蝶翼,不停搧動著羽翼朝上攀升……
直至后羿發白的面頰開始變得紅潤,胸膛起伏也漸漸平順起來,自己的臉頰和下顎被一層薄汗完全覆蓋,嫦娥才癟了癟嘴,拿開手掌,隨後靠牆坐下,「別太感謝我。」
朝昏迷中的他俏皮的吐吐舌頭,她使勁搖了搖腦袋,斥責自己方才對后羿那失常的反應。
那陣光芒轉眼間消逝,細碎的光澤散作更加微小、砂礫般的小圓點,最終以樸實無華的方式,在空氣中直接蒸發,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個麻煩的傢伙。
還有,瘋子一個。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UNoXhDlA1
****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Jc6TcBhYH
娘親,快回來救救我啊……我累了……好痛苦……
父親已經拋下我們先走了……現在連妳也要丟棄我們嗎……
妳究竟何時才要回來……我等了妳好久……真的等了好久……
妳告訴我啊……什麼時候,才要回來救我呢?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HztTBdaod
自虛無而生,於一片黑暗裡緩緩浮現,那道似曾相識的聲音也漸趨清晰起來……
稚氣未脫的童音不斷在腦海中迴盪,聲音幽怨且淒厲,明明是個年幼女孩的哭喊,聽來卻宛如地獄惡鬼的尖銳泣吼,除了那一聲聲殷切的呼喚外,還存有一股不合年齡的滄桑與成熟。令人不禁心寒,更同時感到戰慄。
誰?
四周漆黑一片,漫長的黑暗摸不著邊際的無限向外擴散,潮濕陰冷的氣息由腳底直衝腦門,同時夾雜著腐屍與其血水的腥味。
冰冷的雙腳不知是否穿上了鞋,只依稀能觸及那充寒意的不明液體與不規則起伏的地面,堅硬的質感似乎是大量的石頭與些許泥土所構成。
視線所及毫無光亮,唯一能夠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嬌小的身軀。
女孩白皙的牙齒在頭頂亮晃晃的打光之下顯得一片燦爛。可挪動視線往上一看,除去那道爛漫無比的笑容,她的臉部卻是呈現一片漆黑空洞,就像是某個調皮的小孩子在她臉上惡作劇般,被黑筆塗成黑壓壓的一團。
「娘親,是妳嗎?是妳來救我了嗎?」
小女孩笑嘻嘻的將兩手負於身後,臉部輪廓逐漸清明,她有著粉嫩的小唇,靈氣動人的大眼和白皙細緻的皮膚。從她漆黑的眼眸中,可以看出滿是與親人重逢後的興奮與期待。
娘親?
他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何來娘親之說?
「娘親!我等妳好久了!妳終於來了,我可都快要餓死了。」她小女孩臉上洋溢著濃濃笑意,三步併作兩步衝上前,一把環繞住他的腰,惹的他赫然一愣。
她嬌小的手臂觸及身體的瞬間,周圍的經景物開始有了顏色,畫面漸漸恢復色彩,呈現出一幅他曾以為再也見不著的絕世美景。
夕陽西沉,滿天的金芒燦爛閃爍,灰白色雲霧覆蓋大地,細流、小溪隨處可見,冰冷的山泉水自石縫間潺潺流下,繚繞在山林間的,唯有一股清心沁涼的冷意。
這是哪?
他警戒的繃緊神經,赤紅色的眸子也不自覺冷了幾度,原來就毫無情感的笑意早已不同於以往,在一瞬間完全消失在臉上,省去佯裝輕佻的力氣,他淡漠的上下打量著緊扒他腰部不放的小女孩。
「我不是妳娘親。」聲調沒有絲毫起伏,一種徹骨的寒意飛快飆升,他動作粗魯的抓起小女孩纖細的小收手,往前重重一甩。
他的身體,只有那醜八怪能碰,除她以外,他不允許任何人隨意摸他。
被這麼明目張膽的拒絕,小女孩不由得一怔,隨後便用更大的力氣緊緊纏住他的腰,一下子淚水積滿了眼眶。潮濕的氣息在雙眸中不斷湧動,小女孩結結巴巴的反駁:「……我、我不信!你騙人,你就是我的娘親,怎麼可能會是別人?」她的嘴唇有著嚴重乾裂的現象,很明顯是缺水之後所造成的生理問題。
但這不關他的事,他沒有必要雞婆的隨意插手這個小女孩命數,更沒有那個權力去控管一切。
「滾。」他敏敏乾燥的唇瓣說道,紅眸瀰漫著一股深不見底的幽暗與深沉,手掌施加力道,再次推開女孩的手。
悵然若失的向後退步,小女孩頓時雙目失神。
眼淚終是忍不住潰堤,她摸摸自己早已餓壞了的小肚皮,一邊淚眼汪汪的哭訴:「你就是我娘親!不你從哪裡來要往何處去、今生與誰作了何種約定、非得要去做些什麼!你都只能是我娘親──!」沙啞的喉嚨擠出一絲乾裂的哭音,小女孩扯著嗓門大喊,哭聲尖銳刺耳,讓人心疼。
你走啊,我讓你快走!別救我們,快離開!逃離這裡!
一道熟悉的聲線掠過耳際,轉瞬消逝。
見狀,他心頭忽然一凜,張開口欲言又止,但在發覺了自己的失態後,趕忙收斂表情,冷冷的撇過頭。
「我不是。」
語調平緩的扔下一句話,他垂下眼簾,眸子裡漾起一股幾不可見的微小波動。他明知這是小女孩的無理取鬧,卻還是為了她的話而動搖。
一個再簡單不過的要求,她不過就是讓他留下,可為何他總覺得心口悶的生疼?
留下來?他究竟為什麼而接受?他可從來不屬於這裡,此地也不宜久留。
費盡了力氣嘶吼一頓,女孩咬緊牙關,右手隨意抹去下顎溼黏無比的淚水,小嘴一張,狠狠朝他的手臂咬下──
「你不是娘親就滾!我不希罕你的施捨!我要娘親,娘親她會回來找我的!娘親會帶著食物、水、還有很多很多的錢回來救我和弟弟的!你這個大壞蛋!我不喜歡你!你走開,給我離開這裡……!」態度猛然一變,女孩用力撕咬著他的手臂,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散落在口腔內,她滿臉通紅,全身都被冷汗和淚水沾溼。
你回去!棄守城門!回要塞去!
他就連感到疼痛都不曾移離開原地半步,刻意忽略那聲由虛空而生的聲音,他只是皺了一下眉頭,不發一語。
「你不是娘親,你不是娘親……你是大壞蛋,害我們變成現在這樣的大壞蛋……」她放開抓住他衣服的手,哭泣的聲音中突然夾雜了一絲微微的笑意,那一聲聲強而有力的控告與指證,就像液體般快速滲透人心,搞的他冷汗直流,連呼吸也變得僵硬。
你不應該留下,但你仍舊留下了。
思路中突然冒出這句話,冷汗覆蓋臉頰,沾溼了全身上下。
他自覺丟下夥伴逃跑是一生中最可恥的決定,毅然決意奮戰到底,可他的夥伴卻是心心念念著護他周全,這是誰的錯誤?
隨著女孩的低語,四面八方的景象一點一滴的化為灰白色調,一股熱氣蒸騰而上,十顆太陽高懸於天邊。
低頭一看,腐屍、血跡遍佈滿地,腥味四散的血水滲進土壤,空氣中充斥著腐屍和硝煙的氣味,腸胃忍不住翻攪起來,那令人作噁的感覺從心底油然而生,但卻不是因為血水的腥味,而是那個和過去那場災難,死命交纏的一切。
「全是你……都是你害得我們落的如此下場……既然不能救我們……你為什麼還要來呢……」小女孩悵然若失,表情充滿不同於這個年紀該表現出的落寞、焦躁、無奈與絕望。那緊咬牙關蹦著小臉的神情……簡直就和「他們」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他移開視線,試圖不讓情緒陷入無法控制的窘境,但卻見到了那令他畏懼的景象。
某石塊的角落,橫躺著一具面容與小女孩頗為相像的幼小屍首,短短的髮絲毫無生氣的垂落,雙目緊闔。
記憶最深處的痛楚似乎正在迅速的復甦,心臟強烈的鼓動,不時揪緊、發疼,甚至喘不過氣。眼前嬌小的身影和過去那遍地屍首的畫面重疊,刺鼻噁心的血腥味從鼻尖蔓延開來,將他的呼吸道與思路一同堵塞,不留一點縫隙。
小女孩垂著頭顱,眼神空洞的不停喃喃自語,可不時切換聲線造成語調變化的舉動卻讓他不寒而慄,全身僵硬動彈不得。
那撕心裂肺的哭聲,唯一的用處,就是勾起他回憶中嘶吼與血沫……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V80k6hXrS
「后羿,那邊的怪你先和下隊幫忙擋著,下隊的隊員通常不怎麼靠譜,記得替我好好管教一下,有需要我會再叫你們過來……」
「羿!你個死自戀狂,再不認真點我就上呈隊長扣你年薪!」
「等等,后羿,我們是不是該棄守這邊先去援助上隊,捷報通知他們人手不夠耶。」
「羿哥哥好帥,甜甜最愛你了!甜甜想趕快回家,我們先回要塞去好嘛?」
「欸欸后羿大老爺,不要因為甜甜隨便一個稱讚就偏心,明明我剛才也說想先回要塞的。」
「小羿,我看城門這兒挺荒涼的,感覺不會有什麼問題……要不先撤回要塞裡?你是副隊,交給你決定啦。」
「幹,自戀狂閃邊去,誰管你決定不決定,磨磨嘰嘰的這麼沒用,我要先滾蛋了。」
「晚餐吃什麼好呢,嫦娥姐姐替甜甜決定吧──」
他們回去了,毫無聲息的,和平常時候一樣,以為能夠平平穩穩的經過小徑回到要塞,但誰也料想不到,這錯誤到不能再更嚴重的決定,就這樣毀了一切。
身體止不住的顫抖,那一聲聲看似親暱的呼喊,就是對他的所作所為的控告與哭訴,越發到了讓他精神崩潰的地步……
「是埋伏,全體動員,回守城門──!」
「甜甜,那裡有人,快躲開!」
「后羿,先下令全隊回防!這裡我們撐著!你們快逃!」
「不行,甜甜和羿哥哥走了你們怎麼辦……」
「自戀狂,回去!快讓所有人回去!援軍趕不來了!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掛在這裡!」
「嗚嗚嗚,甜甜不要,甜甜絕對不會丟下你們……」
那時為何如此猶豫……?回去就好,撤退就行,為何如此冥頑不靈!
既然這麼麻煩,為什麼不乾脆一開始就別下錯指令?他抖動著細長的睫毛,嘴裡嗚咽的溢出不成聲的哭泣。
「后羿,你真可笑啊──」
最後一幕,是廝殺,是一切的終點,也是他最一直不願接受的,最深刻的痛。
「羿哥哥……他們、他們……都死了,一個都沒留下來,他們、嗚嗚……」
「要是我們一開始就留守城門,他們也不會平白犧牲了──」
癲狂的笑聲充斥荒原,殘留在指尖的溫度尚未完全消散,眼前眼神渙散的小人兒卻已逐漸失去意識、撒下了手……最終,止住了呼吸。
「后羿,滅隊的責任,你可擔當的起?」老頭子笑了,眼神比過去任何一次見面都還要陰沉恐怖,是那種,恨不得將親生兒子碎屍萬段的恐怖……
「你該留下,也不該留下,但若駐足原地,便會是這一生最恥辱罪惡的決定。」
「是你殺的,全是你,要不是你一意孤行的執著不放,何苦造成全員滅隊的憾事?」譏諷的笑容掛在嘴角,最後浮現在腦海裡的,是一張空虛悲痛、卻仍然滿是笑容的臉蛋。
「……!」
他沒有。
眼睛猛然一睜,大量衝擊腦海的記憶令他承受不能,他勉強忍住心理的不適,強逼自己站穩腳步。
「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我們就不會渴死了……弟弟也不會死於饑荒……你去死!」小女孩低下頭喃喃自語,接著赫然話鋒一轉,詛咒猶如一把尖銳利刃直直灌入他的腦海,一陣轟然巨響便伴隨著強烈耳鳴在腦袋裡炸裂開來。
他沒有……!
激動的將指尖埋入髮絲,全身蜷曲成一團,他的淚水遏抑不住的溢出眼眶,潮濕的氣息在臉頰周圍湧動,開口欲呼喊求救,只盼有個人能將他從這個夢境出去,無奈喉嚨卻乾渴艱澀的發不出任何聲音。
自我控告的強大壓力不停衝擊著心臟,嘴裡止不嗚咽,他泛白的指尖沒入掌心,像是在承受極大的恐懼般不住的顫抖。
全身的筋脈蠢蠢欲動到發疼的程度,他無力的匍匐在地,僅能看見低處的視野中緩緩踏入一隻受過劇烈破損的小巧布鞋子,她銀鈴似的聲音再度笑了起來。
「辯駁?你永遠只知道推卸責任。」
先前小女孩已不再稚嫩無邪,反而顯得撫媚。她蠕動起艷紅如血的嘴唇,倍感戲弄的蹲下在旱災肆下依舊還是纖細姣好的身軀,居高臨下俯視著他。這次的口吻充滿輕浮與譏諷……
還有怒意。
「都是你!」
她突如其來的指責使他不禁一愣,黑霧面紗剎那間完全退去,那血淋淋、因遭受腐蝕的臉頰凹凸灼痕泛黑,她眼窩內灰白混濁的眼珠子絲毫沒有焦距且空虛無物,一瞬變得歪瓜裂棗的嘴角更上揚出一個詭異的弧度,她仰天大笑一陣,隨後立即戲劇性的掉出一堆串珠似的眼淚。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就不會、大家就不會、這個世界就不會……不會變成這般模樣!」一句句強烈有力的指控全部化為刺眼發白的光束直刺他的軀體,她纖細卻意外擁有力量的手指深深的卡在他的脖間凹陷處,製作精美的指甲刺進脖子周圍的血肉內,掐出一道道鮮豔的血跡。
她的表情猙獰毀壞,他望見兩行散發著黏稠腥味的暗紅液體從她眼周下方泛出,滴滴答答的流往地面,形成一灘深不見底的透明血窪……
身體止不住的乾嘔和抽搐。
半晌,那陣魔音穿腦的笑聲驟然消逝,但他卻開始控制不住扭動四肢,發狂的尖叫嘶吼──
不是他。
他也不想……不想這樣啊……害了自己、害了嫦娥、害的全隊葬送在他手上,也傷害了……世人原來應有的幸福。
好痛。
身體好痛,但心更痛。
「囈……!」痛到骨子裡的瞬間,他劇烈的弓起身子,竄進肩頸裡的涼風使得他不停狂咳起來。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hCbovnZNl
****
21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J2gcWRq7g
「喂喂喂,你不會是睡到一半被口水噎著了吧?」被這一陣咳嗽聲給吵醒,睡在后羿旁邊的嫦娥迅速起身,用手輕輕拍打后羿的背,順勢將他整個上半身提了起來,靠牆扶正坐好。
不是,倒是被痛醒了。他努努嘴,深深藏住那充滿驚慌與恐懼的情緒,撫平自己自脫離夢境以後依然狂亂跳動的心臟。
「……別廢話,要有事也是被這厚到一個死人的棉被給熱死的!大熱天沒事把我埋在棉被裡做什麼?堆屍體嗎?」眉宇間有股淡淡的笑意,但額頭上方卻隱約浮現幾條青筋,后羿拉開厚重的棉被,將雙手置於身旁兩側,隱藏起自己還未平息的狂亂心跳,扶著木櫃子問道。
「我、我哪知道啊,你這自戀狂的口水那麼多,萬一哪天噎死了也和我沒半點關係。」嫦娥癟癟嘴,敷衍回笑。要真說出自己擔心他會著涼,豈不被他調侃到死?這麼蠢的想法連嫦娥自己都覺得啼笑皆非,要是不小心說露嘴,耳根子十成十就要因為疲勞轟炸而在后羿的笑聲中荒廢了!
「那水……」后羿用下巴指了指角落的木桶子,裡頭的泉水大約只剩下不到一半,他一派從容的道:「妳這麼快就喝完了?」
嗯,后羿還有心情和她鬥嘴,看來恢復狀況良好。
小心翼翼不被察覺的打量他的臉色,嫦娥佯裝憤怒的將雙手環抱胸前,悶悶應答:「你智障吧。」為了順利將這種尷尬的情況塘塞過去,嫦娥只好破戒把自從被貶人間以後一向只在心裡暗自嘟囔的粗話搬出檯面。
「是喔,謝謝捧場,我對自家泉水的的品質有信心,水應該挺好喝的。」后羿一聽,額頭上的青筋冒的更粗了,但還是皮笑肉不笑的聳聳肩膀。
笑屁啊,肩膀那樣隨便亂動,傷口又會裂開你知道嗎?嫦娥在心中暗怤,嘴角止不住的微微抽搐。
這傢伙真的極度討人厭,明知那是她為了擦拭他身上血跡花費掉的資源,卻刻意擺著一副高高在上、得意忘形的姿態,是因為覺得反將了她一軍而高興嗎?真是幼稚至極。
越想越感到不悅,她擰著眉頭,強逼自己將注意力視線從那半桶泉水和后羿身上挪開,將之方向投往窗外的某處。
小窗外頭那片土地已和幾個月前呈現截然不同的狀態,即便只過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卻像是整整乾枯了一整年。
旱災肆虐,土地枯乾,農作物乾扁無比,失去雨水滋潤,也就失去糧食來源,各地村莊都無可避免的鬧了嚴重的饑荒……就連天空感覺都不再是那樣的藍,灰濛濛的卻不下一滴雨,令人難受。
靜默了一會兒,嫦娥才又首開金口,「……后羿,我決定了,以後我們別再交易了吧?」她似乎正在極力抑制情緒般,半顫抖著聲線說。
「醜八怪突然說什麼啊?真不像妳。」后羿咧開嘴,薄唇拂上不明意味的笑,雙手深入兩旁的衣袋內,半弓著身軀,習慣性倚上牆角。
嫦娥咬緊牙關,臉部肌肉扭曲在一塊兒,沉默不語了半晌。
后羿也似乎刻意將嫦娥的問句忽略般,一派沉靜的闔著眼皮。整間乾燥的茅草屋內,只有兩人都略為急促的呼吸聲在不斷迴盪著。
果不其然,換來的只是一陣靜默,他闔上雙眼,樣子就像在沉思……又或者是因為太過勞累而睡著。
「后羿,你知道嗎?在你取水來之前,我做了個惡夢,裡面有個年紀很小的女孩子,她快餓死了。」扯到這個話題,嫦娥的神情不禁變得哀傷無比,嘴角因沮喪的心情而抑遏不住的下垂。
「無論我怎麼叫她,她也只是一直躲在角落不停的對我哭吼她好餓……之後我還看到了好多張乾乾扁扁的人臉,他們一個個在我面前裂成千百個碎片,大家都消失了,最後只剩我一個人待在那個空間,那裡好黑、好恐怖……」白皙的臉蛋上突然蒙上了一層濃厚的陰影,嫦娥低垂著頭顱,恐懼從臉部表情漸漸蔓延到了黑色瞳孔上,暗黑色的深淵持續向內深入──
是你,都是你,不論過去或將來,你都不該再造成無可抹去的罪孽以後,還厚臉皮的存留在這世上苟延殘喘。冷冷的一句話衝進腦海,他試圖穩住逐漸紊亂的呼吸。
這種強烈的恐懼,他瞭。
他方才正是做了相似的夢。極端的景象,極端的記憶,極端的苦痛與嘶吼。
「……醜八怪,本大爺施捨給妳的,還不趕緊接下?」乾渴枯澀的喉嚨發出聽不清的呢喃,他扯扯衣服調整寬度,之後試圖扯開話題。
男音的距離突然靠近許多,后羿高大的黑影將嫦娥略顯嬌小的身軀完全罩住,不符氣氛的揚起一絲狂妄的笑靨,托著一杯剛才從旁邊拿來的木質水杯遞給她。
嫦娥愣愣的抬頭,接過水杯,淡淡回以笑容。
「我有時候會想,為什麼上天會指使天帝讓我下到凡間,是不是就是因為有個非得由我們來達成不可的使命要完成,所以才特地差遣我們下凡的……?」嫦娥碰雙手捧著水杯,眼珠子往左上方偏移,儼然一副遙想記憶的樣子。
「嫦娥,我說過多少遍了,沒有上天,那只是妳的幻想。」后羿拉緊了自己的髮束,試圖讓神智再清晰一些。
「羿,我也跟你說過多少遍了,一定有上天,它只是平常都待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默默掌控一切而已。」不然,在天帝那老謀深算的老頭子眼皮底下,怎還會有那些不識時務的傢伙出來殘殺他們全隊呢……
猛的搖搖頭,嫦娥不服氣的嘟起嘴,兩塊白皙可人吊豬肉垂掛在嘴角,兩手插腰直勾勾的瞪視后羿的雙眼,理直氣壯的模樣令人不禁發笑。
嫦娥微微打量著后羿的神情,控制著眼角餘光朝后羿的下身掃描。
果不其然,那完好無缺的右手正不動聲色的藏匿在身後,泛白的指尖掐著強勁的力道緊扣手心,幾道血絲自掌心溢出,愈發嚴重,逐漸將整個手掌覆蓋……一滴滴的鮮血悄然無聲的滑落地面,滲入泥土中。但后羿卻依然揚著那一如既往、邪佞狂妄的笑容。
嫦娥深深嘆氣。
再裝啊,看你還能裝到什麼時候。
說來實在誇張,連手心都滲血還毫無察覺,甚至不覺得有一絲絲痛感,每當后羿感到極度的焦慮不安,亦或恐懼某項事物到一個恐怖至極的程度時,他總是會不自覺的將右手藏在身後,握的老緊,握的手心大量泛血。
當然,后羿自己也許根本沒發覺這件事,不過嫦娥倒是非常清楚,這是他們下隊全員滅亡以後的,他深度愧疚與自責的緣故所造成的後遺症。
不管眼前這看似自傲的傢伙走不走的出心結,能不能放下對於那件事的執著與責任……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她都已然與過去的一切無緣。
「笑話。」沒有察覺嫦娥的異樣,后羿默默鬆開手心,雙手環胸靠在牆緣,略帶邪魅的勾起單一邊的嘴角,尖酸刻薄、語調譏諷的回話。
「笑話就笑話,信不信隨你!反正你這無敵自戀狂已經徹底沒救了。」一口口將水杯內的井水啜飲完畢,嫦娥大大的咧嘴露出鄙夷的樣子,將水杯晾在一旁的木桌子中央。
「但……接下來我說的話,你能不能也當作笑話姑且一聽呢……」收斂起燦爛的笑容,嫦娥的眼神赫然充斥著沒落與深深的渴望,空洞無邊的瞳孔不知究竟瞄向何方,從深刻卻滿有冀望的語氣內,只能勉強辨認出她或許是在沉思。
一隻枯乾瘦弱的大鵬鳥無力的拍打著翅膀,以慢速低飛過由木材搭建的窗外,最後用盡全身的力氣,落在灼熱的地面上做著垂死掙扎。
由地面直直升起的熱氣將大鳥烤的生疼,但他卻連絲毫鳴叫哀嚎的力氣都已不復存在,只留下靠近心臟位置那端的羽毛微微起伏。
「羿,我們玩吧。無視天庭的禁令,就這麼放下一切豁出去好好闖一次吧,我不要求你一定要跟著我,但我若這麼橫衝直撞的一個人出去,你肯定也會受罰,所以……算是委屈你了,我們毀了金烏,然後拋下所有,逃離這裡,就此遠走高飛……你說呢?」語末,嫦娥又笑了,笑的極度癲狂,笑的令人傾心陶醉,也笑的極為悲慘且淒涼。她用纖細的指尖纏繞在髮尾末梢,捲了又捲,捲了又捲……就如同她那一日日層疊加深的憂慮與痛苦,彷彿永無停歇的一天……
然而,現在該是將一切結束的時候了。
她明白所有,后羿對於這一切所感到的痛苦、難受,愧疚與自責……那輕佻的眼瞳裡,常常飽含著常人難以忍受的悲痛。
她無法接受,無法見著曾經和自己一同嬉笑無數個日子的孩子們因為乾旱而一個個在她面前倒下,無法接受那夜夜擾人清夢、來自地獄深淵的痛苦呼求,更無法理解天帝為何從來只是靜觀人們的苦痛和悲哀,而不派其他天神下來管理金烏們、解救天下蒼生──
嫦娥再次淡然的垂下眼簾,語氣莫名憂傷痛心。雖然那樣的要求平鋪直敘,后羿卻依舊聽的出來,那是她發自肺腑所提出的,最深切的懇求。
「荒唐……醜八怪今天是染上風寒了嗎?竟然天馬行空的想要毀金烏?除了丟工作以外連命也想一併丟了?」后羿深深為這樣的她嘆了一口氣,揚起笑容,輕柔的撫摸著她的額頭。
「你他媽的傻子才會在種天氣染上風寒!」嫦娥再也忍不住脾氣,不僅爆出粗口,還張牙舞爪的在后羿面前氣憤的直接豎起中指。
見她在如此氣氛之下,依舊不該改那一臉的鄙夷,后羿只好沉下臉色,走近數步後撫摸著嫦娥的秀髮,拉低聲調、寓意深長的低語道:「不過合我胃口。」
「什麼?」不知為何,嫦娥立刻慌慌張張放下指頭,雙頰不禁泛紅。
「我是指毀金烏的事啦,蠢蛋。」他朗朗一笑,伸出手指往嫦娥的額頭輕敲一下。
嫦娥吃痛吼了聲,最後再度賭氣的憋嘴。
「還有,妳毫無疑問就是個傻子,這點我確信不疑……」他以常人聽不清的聲量細聲呢喃。
「什麼?」嫦娥挑起眉頭,一道狠戾的目光直直射向他的臉。
「沒什麼。」后羿抿嘴淡笑,數道夕色陽光打照在側邊臉龐,他瞥向手掌心,五道指甲刻印上的血色傷口隱隱作疼。
為何自己剛才完全沒有察覺,手心已到了血肉模糊、皮肉外翻的慘相?他擰擰眉,咂嘴後輕輕嚥下一口唾液。
是啊,該是時候結束了,這場鬧劇。
細長髮絲覆蓋的陰影之下,默不作聲的露出一絲狂放不羈的笑意,他如鷹一般凜冽銳利的眼神透過窗外投向遠方,眼底是股冷漠卻也矛盾的水波在不斷盪漾。

****To be continued****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CvpkAA1HXF

54.224.155.169

ns54.224.155.169da2
留言 ( 2 )

維絲塔 - 這樣是要叫我怎麼唸書啦XD 好啦,寫完三頁數學再來!
1 星期前回覆

魆語莫殤 -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其實我也要考試了耶(*´>д<)
1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