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融合之門]任選三元素,融合一故事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Magnum Innominandum*
挑戰者 花音夜語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亞盾
挑戰者 庫庫爾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緋紅的剎那
挑戰者 基特獨愛ED
挑戰者 我媽
挑戰者 傑斯的信封
挑戰者 iR
挑戰者 雪藍綾光
挑戰者 白櫻蒼成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陳昱霖
挑戰者 幻天悠
挑戰者 怠夢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331 閱讀
44 喜歡
3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融合之門]任選三元素,融合一故事
3 書籤
截止
#7
【A3+B9+C9】錢幣
我媽
Oct 11, 2017
3
0
20
13 分鐘
3,959 字
No Plagiarism!Tu8QwKWX8xXd2YGyE6CIposted on PENANA
十月天氣逐漸轉涼,忍受了好幾個月的曬,一陣及時雨灑落了大地,它與地面的親密接觸讓熱氣蒸發,像是在驅趕著夏天且宣告著:「也該讓秋冬到來了吧。」
天空灰矇矇的,雨雲正籠罩在沃爾米爾城上方,轟隆隆的悶雷,雨水一陣一陣,沒傘的,狼狽躲進了高樓矮房,有傘的,則趁著衣服還沒濕透之前趕回家裡。
人車在街道來回穿梭,地面積水被這場騷亂踐踏彈起,水花像是鼓點,啪啪啪啦、啪啪!只要閉上眼睛,就能欣賞這雨天獨有的水花協奏曲。
就在人們無所不用其極的避雨時,靠著噴水池一邊垂頭打盹的傑特,才被這場雨澆走了瞌睡蟲,他不愉快的醒轉過來,第一秒想到的,就是檢查腳邊用來乞討的小碗。
它被雨水浸滿,碗底還躺著十幾枚硬幣,傑特蠻不在乎的倒轉小碗,把水倒出,把那十幾枚硬幣收進了口袋,這時傑特的肚子餓了起來,他拿起裝錢的小碗,開始挨家挨戶的,向他們乞討食物。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kitxMIiV4
「吃的。」傑特嘴裡只叨念著這一句話,然後遞出他的碗,不帶任何情感的向店家要食物。
「天啊,拜託你洗個澡好不好!臭死了,滾滾滾滾!」店員先是聞到一股刺鼻惡臭,然後就看到了衣杉襤褸的傑特,他捏著鼻子抄起湯杓,生氣的把傑特趕出了店外,還發誓下次再看見他,肯定會打斷他的手腳。
傑特心想:『既然一家討不到吃,那就再換一家。』
他沿著街道上的店面,一家一家問了過去,有些店家為了省事,遠遠看見了傑特,就打包了一些賣剩下的、賣不好的食材放進傑特碗裡,只求他別走進店裡面,打擾他們作生意,傑特就這樣淋著雨,帶著大包小包,來到街尾的花店。
他遠遠看著,不像跟其他店家乞食一樣,只會橫衝直撞的走進店裡。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MWHk6Nr7r
「傑特?」從海一般的花中,鑽出來一個三十幾歲的女孩子,她的名字,叫作艾拉。

艾拉感覺店外有人,小腦袋轉了一下想想:『這時間誰會在店外呢?』她喊了一個名字,沒人答應。艾拉帶著疑問,撐起傘走出店門,在她看到傑特的同時,立刻想上前給他一個擁抱,傑特惶恐的退了一步,阻止艾拉繼續靠近自己。他想:『會把艾拉也弄濕了。』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InnnMWDn7
copyright protection20PENANAwEHi3yRxWz

艾拉有點失望,但也開心的說:「至少進來躲雨嘛,你看雨雲這麼濃,還要一陣子雨才會停吧?」傑特搖搖手,從口袋裡掏出硬幣數了數交給她說:「我要花。」
艾拉愣愣的拿著錢,然後握緊說著:「好吧,跟往常一樣?」傑特點頭:「嗯。」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isJMZwuhr
艾拉整理出一束滿天星和野菊交給了傑特,看著他答謝後便頭也不回的走進雨中,然後,慢慢消失在對面的街道上。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WdvEyBr0J
她看著手上的硬幣,想起六年前,傑特家裡傳出來的一聲槍響。
當時,傑特帶著一把槍和滿身血跡向警方投案,他崩潰的哭著對警察說:『我殺了我的妻子...我、我殺了我的妻子...』警方把高舉雙手的他按倒在地,沒多久,就在傑特的家裡找到了倒地的凱倫。
住在同一個社區裡,又是鄰居,艾拉自然也有被警方提訊,凶殺案調查期間,所有的猜測與謠言傳得風風火火,全都是對傑特不利的證言。

醫師診斷出傑特得了一種叫做『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精神疾病,是他在參與阿魯特戰爭時得到的後遺症,當時在巨大的環境壓力與殺人的良心譴責下,讓他時而性情大變,不時作出一些脫序行為,即使傑特一直都表現良好,還是讓上級不得不把傑特除役。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vsgSQ2Pup
copyright protection20PENANAjP4rFAcCxk

回到家的傑特一時之間無法適應安穩的生活,一閉上眼,總會見到血肉橫飛的戰場,耳邊炮聲隆隆,時不時都有子彈在自己的周圍掃射, 好長一段時間,傑特都是抱著槍躲在床下,整晚失眠。
凱倫每天回家面對傑特的失常,感到身心俱疲,因此常常找上艾拉喝上幾杯酒,吐吐苦水抱怨幾句,考慮著:「我是不是應該把傑特送進醫院治療?比起讓我照顧,交給專業的醫生的照顧,是不是會更好呢?」雖然傑特沒有發病的時候一切正常,還是那個溫柔的好好先生,但一發病起來,真的讓她覺得心好累。
艾拉拍拍揉揉凱倫的肩膀,只能安慰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傑特只是需要時間適應,你們可以好好討論這個問題,如果兩個人沒辦法處理,我在啊,我會陪你面對的。」
當晚,傑特家就傳出了槍響,這一槍,帶走了她一個好朋友,還有一個正常的傑特。艾拉一直對這件事耿耿於懷,她總是想:「要是那天我陪著凱倫回去的話,結局會不會改變呢?」
這之後,傑特由於是發病的時候誤傷妻子,所以被強制送到了精神病院接受治療,三年的藥物治療與心理輔導,幾乎花光了傑特的積蓄,政府無意幫傑特的後續治療出錢,所以讓醫師確認傑特無害後,就草草放人了。
回到家的傑特躺在床上無法入眠,失去妻子的打擊大過於戰場的殘忍,他屏蔽掉了他的軍旅生涯,活在對妻子的愧疚裡,每個夜晚,傑特都會發狂大叫、衝出家門、在大街上狂奔!跑累了,就直接倒頭睡在大街。如此周而復始過了三年,傑特家也不回,選擇賣掉了所有物業捐給了治療PTSD的社會福利機構,開始過上了一個遊民的生活,懲罰自己曾經犯下的錯。

傑特帶著艾拉精心包裝的花束,來到凱倫的墳前,把枯萎的同種花束替成手臂中的,那不是凱倫最喜歡的花,但是是傑特此時此刻負擔的起最昂貴的花。傑特把每天乞討來的錢用來買花,一天一束,代表他對凱倫的抱歉,他也會對墓裡的凱倫聊起他們的從前,一直聊到太陽下山了,傑特才甘願離去。copyright protection20PENANA9vycueK8ln

黃昏時刻,傑特用幾件破爛傢俱在天橋下升起了營火,沒有遮風避雨的四面牆及電器,傑特只能靠這種方式度過漫漫長夜。他脫光了衣服跳進河裡洗澡,不知是不是季節轉換的緣故,河水變得比平常更冷了一點,傑特縱然有軍人的體質,也是在河中央瑟瑟發抖。
「喂!傑特!你的東西能不能分點給我啊?我今天沒要到什麼東西,快餓死我了!」岸邊一個客人不請自來,他遠遠就看見傑特升起的火光,打定主意,今晚就是來蹭飯的,他兩手圍著營火取暖,看來也被早上的那場雨淋濕一身。
「不然我幫你弄熱食物吧?喝點熱湯也好,聽說晚上會變冷,說不準還會下雪呢!」傑特沒想多久,就認出了那個粗裡粗氣的湯姆,看他兩手空空的拜訪,實在不樂意讓他白吃白喝。他縮著身體保持溫暖,鼻子忽然一陣酸癢的感覺襲來:「哈啾!。」讓傑特打了個噴嚏。
傑特擤擤鼻子 ,用水洗淨,這個噴嚏讓他不禁想:『看來天氣真的變冷了。』
傑特拿起乾爽的衣服多穿了幾件,這時的湯姆,已經起好一鍋雜炊,正當他拿起碗準備大快朵頤的時候,傑特卻突然打斷了他,抓著他的手腕,硬是不讓他嚐上一口。
傑特說:「一瓶酒換一頓晚餐,我知道你身上一直帶著。」
湯姆眨巴著晚餐流口水,加上力氣比不過傑特,只好拿出自己的珍藏與傑特分享。湯姆說:「小心別打翻啦,裡面一滴滴都是精華啊。」然後大口吃著自己煮的雜炊,一臉滿足的沉浸在食物的美味裡。
傑特不急著吃,接過那瓶扁平狀的隨身壺喝了一口,就坐在營火旁邊讓身體暖和,等著太陽下山,欣賞頭上那一片星辰大海。
傑特看湯姆穿的一身綠,調侃他說:「今天沒找到金幣嗎?愛爾蘭佬。」
湯姆酒足飯飽的靠著橋墩,敷衍的笑了幾聲說:「很好笑很好笑,你有看過這麼胖的矮妖嗎?再說我只會釀酒,不會作鞋,你看這肚子...」他拍拍肚子說,「怎麼彎腰?」傑特笑了。
傳說愛爾蘭有一個叫作『拉布列康Leprechaun』的生物,他穿著綠色的衣服,一身紅色的毛髮,喜歡收集黃金並把它們藏在彩虹下,藏在彩虹下的原因,是因為對人類而言,彩虹是那麼遙不可及,如果人類找到了矮妖藏起的金幣,則可以向他許下三個願望,作為贖回金幣的條件。
湯姆說:「如果你有三個願望,會想要什麼?」
傑特感傷的說:「我的凱倫,會希望看到她過著幸福的生活吧?」
湯姆蠻不在乎的繼續問:「喔喔,那還有兩個呢?」
傑特仔細想想,說著:「希望艾拉能心安理得的過日子?」皺起眉,看來不是十分確定。
湯姆拉伸背部,在傑特蒐集來的雜物堆中,整理出一個能睡的空間,他自顧自的躺下,吊兒郎當說著:「那第三個願望一定是留給你自己了吧?難得可以許願,怎麼會放過這種大好機會?你想變得有錢?有很多女人?環遊世界?不管許什麼願望都比過著現在這種日子好!要是我的話,肯定要有數不盡財富,有錢的話想作什麼都可以。」
傑特幾乎沒有動過湯姆煮的愛心雜炊,反而酒水是不斷的往肚裡吞,他看著火光聽著湯姆講故事,越喝越醉,看著那團黃橘的火焰,好像,把自己吞沒了。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UIoEunaZF
傑特再度醒來,天已經微微亮,飄著靄靄白雪,整個城市的色調染成了一片淺白色,營火被整晚的風雪吹滅,回頭看,湯姆早已不見人影。
傑特縮著身子,摸摸鼻尖已凍傷成一顆紅番茄,現在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都乾冷的令人難受,他望向鍋裡,裡面的食物早被湯姆清空,沒想到他居然一碗飯都沒給他留下!傑特生氣的踢翻了鍋子,從裡面,掉出了一枚硬幣。
傑特撿起它,就在他埋怨湯姆:「這算什麼?使用者付費嗎?還只丟了他媽的一枚而已?!」的時候。
他摸著硬幣的質感,跟他以往收到的,不管是重量、觸感都大不相同:「假錢?」傑特疑惑的看了硬幣上的圖樣,有一個長耳朵,樣貌其醜的矮精靈,被印在了上面,傑特想起昨晚他跟湯姆開起的玩笑,想不到他居然這麼小心眼,還真的弄了一個矮妖的金幣來嘲諷他。
傑特無奈的收起,打算讓艾拉也看看湯姆特製的藝術品,他披上一件厚棉被,拿起小碗,又來到了噴水池的旁邊。
在傑特走來的路上,每個店家、民房都緊閉著門,門縫透著亮光,嬉鬧聲從門後傳出,能清清楚楚感覺到房子裡的熱鬧氣氛,卻看不見任何人走在街上。
傑特對這一番光景感到奇怪,歷年就算有再大風雪,人們還是會開店作生意,還是會出門遊憩,怎麼今天就不見人影了呢?:「估計是這場風雪,把人嚇懷了吧?」傑特在廣場上等了許久許久,還是看不見有人走動,於是他放棄等待,摸出了那枚假幣發呆半晌,想起了那個傳說。
這時,傑特聽見了小孩的嘻笑聲,他驚訝的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矇矇矓矓間,看見了一個女人牽著2歲大的小孩,她低頭用手指比了個安靜的手勢,摸摸他的頭,又往深處慢慢走去。
傑特突然有一個奇妙的直覺,他全身激起一陣雞皮疙瘩,讓他飛也似的衝向了那一對母子!他的腳步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就快追上他們的時候,傑特忍不住脫口喊出妻子的名字:「凱倫!?」傑特沒有得到回應,但他看見了一個活生生的凱倫,他淚流滿面的望著凱倫清晰的臉龐,一臉幸福的寵溺著她的孩子。
一道空氣牆隔開了傑特與凱倫母子,讓他們的距離越來越遠,傑特著急的拍打空氣牆,一聲一下、一下一聲,怎麼也沒辦法讓凱倫母子聽見自己的聲音,突然間,傑特停止了拍打,他看見了遠方,多了一條人影加入了他們,他牽起了凱倫的手,捧起她的臉,深情一吻。
此情此景,讓傑特坐倒在地摀著臉又哭又笑了起來,「幸福的生活」,這不就是他一直想要的嗎?與其跟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病的未爆彈在一起,一個正常又愛她的男人,肯定是比自己好的太多太多了。

內心雖然是這樣期望,但親眼見到了,又覺得現實是如此殘忍。copyright protection20PENANAQR2ya571D3

傑特想再看一眼妻子的樣貌,畫面卻變得模糊,他失望的垂下頭,發現緊跟在他們後面,冒出了一個穿著綠衣的小人,他歡欣鼓舞的踢著舞步出現,停下,摘帽,紳士鞠躬,然後轉過身,歡樂的繼續跟著凱倫他們走去。copyright protection20PENANAAWSFoyfAbN

世界是一片灰白的銀色調。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yBQ3goFHo
湯姆找來了艾拉,戰戰兢兢的確認傑特是不是沒了呼吸?艾拉探著脈搏,看著傑特的臉已是蒼白,她不可置信的嗚咽了起來,哭著跪倒在傑特的身邊。
湯姆不知道怎麼安慰艾拉,只好半放棄的在周圍找找還有什麼可用的東西,可是放眼一看,都是累贅。
湯姆想起,昨晚傑特跟他拿走了一個酒瓶,於是搜著傑特的外套,一個一個的伸手去找,突然,湯姆撈到了一個硬幣,上面刻著一道彩虹,背面是裝著金幣的陶甕。
2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ATRRMITCc

54.167.250.64

ns54.167.250.64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