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驚悚
已完成
原形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瀧介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R
級別
308 閱讀
6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原形
1 書籤
A - A - A
#6
06-海邊
瀧介
Nov 15, 2017
0
0
21
15 分鐘
No Plagiarism!FVrlMNUpxdsuWUnJx7Ktposted on PENANA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rnEJrEufJ
  在台灣的東部,常常會有人在那裡釣魚,海風吹過的感覺很不錯,又能釣魚又能吹風,還可以看風景,如果有正妹走過去的話會更不錯!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VFWgsKbRi
  有一個常常在那裡釣魚的大叔,大概五十幾歲,名叫王昱銘,一個人帶著釣魚的器具在那裡釣了好多年,每次在那裡釣都會有一個年輕女孩子站在他的身後的馬路上看他釣魚,他知道有這個人,是住在他家附近的曾罄淑,長相就是人人都想虧的對象,以他的姿色可以迷倒很多男人,但曾罄淑就喜歡看王昱銘釣魚,年紀相差了好多歲,王昱銘都可以當他爸爸了,但是曾罄淑有一天卻跑去和王昱銘告白。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kMlea4LhP
  這讓王昱銘大吃一驚,以為曾罄淑是鬧著玩的,結果有一次曾罄淑一絲不寡的站在他家門前,豐滿的胸部,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大學生,王昱銘問她為何要這樣,她的回答也讓王昱銘感到很奇妙,居然只是因為想用肉體佔有王昱銘,她也不管王昱銘已經有一個家庭了,就是要讓王昱銘愛上她。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9gDO04suk
  可是王昱銘卻辦不到,就拒絕了她,可是越是拒絕,這個女生越是做出更誇張的事情,幾乎每天都可以見到他穿一件大衣去找王昱銘,久而久之,王昱銘的壓力變的很大,上班工作都造成了一種阻礙,他希望這個女生不要再來找他了,因為年紀相差甚大,這樣是不可能的,而且他是有家庭的人。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0fSXwkIIb
  最後,王昱銘承受不住這樣龐大的壓力,有一天他出了門要去釣魚,和家裡的老婆說:「我出門了,再見......」那沮喪的表情,在老婆回應的最後一句話顯得更為低落,但卻沒有人看見。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7wNsKXwwe
  這一去,或許是王昱銘最後一次和他老婆說話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LoCpcDtE8
  王昱銘才剛出門,曾罄淑已經在外面等他了,他兩眼空洞,沒看見曾罄淑,曾罄淑已經習慣他的態度了,所以也不以為意。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R83J5z3Oh
  等到了海邊,王昱銘那空洞的表情看了一下曾罄淑,接著跨過圍欄,將釣具組好,準備好後,開始脫下身上的衣物,直到剩下內褲後,將釣具和衣物全部拿起來往海裡扔去,自己則是穿著一條內褲,跳入大海內,曾罄淑以為他在游泳,可是過了一整個下午一直沒看見王昱銘回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OpMBRwzo3
  打電話報警以後,警察派搜救小組下去察看,才發現一具冰冷的屍體,那屍體就是王昱銘,曾罄淑非常的震驚,心裡卻是想著,「和我有關係嗎?」曾罄淑幾乎哭出聲音,王昱銘的家屬聽到後,也泣不成聲,悲痛的聲音傳遍整個海邊。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KPcneo1H3
  那之後,曾罄淑也在自家中上吊自殺,因為她認為都是她的錯,為了彌補這個錯誤,她選擇了自殺。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vUhyEn8Hb
  等曾罄淑的家人發現以後已經回天乏術,在短期時間內死了兩個人,大家都懷疑這兩個人之間會不會有什麼。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X0PJCHgc6
  這才慢慢的水落石出,原來當地有人看見過曾罄淑天天來找王昱銘,他的老婆聽見後,更是淚流滿面,以為他的老公背叛了她,幾乎有好幾次想要自殺,但是都在家中的兒子給制止了,「媽!你幹什麼?你們大人一個個都不負責任,說來就來,說走就走,何必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0R9cenBf5
  王浩誠是王昱銘的兒子,他是家裡唯一的長子,如果家人都離開了他,那他還剩下什麼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pBzH9d5iV
  所以現在這個家要靠他一個人去撐,媽媽年紀也差不多了,而且媽媽本身做事也不方便,有先天性的小兒麻痺,所以幾乎沒有出門做事,一直都待在家裡,王浩誠開始出去外面打工,因為還是學生的關係,當地的人雖然很同情他,但是還是只讓他打工就好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hIThyCUfT6
  就這樣過了兩年,江東從台南逛到了東部,吹著海風的感覺很不錯,但他卻又很在意,再山林當中一直有人跟著他,跟了好久好久,到底是誰這麼有耐心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d6dnjrLUH
  而且那個人到底有什麼目的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z7r8OBlTT
  滿是疑問的江東,時時刻刻戒備著,之前振興所夢到的夢讓他也很在意,為什麼會夢到他在那個世界的畫面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aB9raMmpG
  一個人獨自站在橋上,看著遠方,當時的江東只是在想事情,那條橋上,就是通往人類的世界,也就是他被審理完畢之後的事情,那條橋是唯一可以進入人類世界的橋,江東進入人類世界的那天,做了很多讓自己本身感覺興奮的事情,表面上是個人,但實際上全身沒有一處不是黑色的。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LUyZhSq2M
  江東死前的記憶幾乎沒有了,所以他並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為何是黑色的,只有聽說自己是個殺人犯而已......。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Tlflu4WPX
  江東不再去多想,他搭著人家的車到了這海邊,也多吹點海風,可以讓頭腦清醒一點,閉上眼感受這一刻,「你在幹什麼?」王浩誠站在江東身旁這樣問著,口氣顯然很不好。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67rgzC2W2
  江東睜開眼,看著王浩誠,「我嗎?吹著海風啊!」江東微笑著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oNDXMUPdX
  王浩誠表情帶點憤怒:「你不知道這裡不能站人嗎?」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mQYCbsH8i
  江東看了一下地面又了看了王浩誠,就說:「請問這裡怎麼了嗎?」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YoMqFm2Hi
  對於王浩誠的說話態度,能清楚明白王浩誠對於某件事情非常的執著,也非常憤怒。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rHS4EFZuT
  「我爸死在這裡,你有什麼意見嗎?你不是當地人吧?」王浩誠不屑的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6gN4SZxA8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既然這裡曾經是你爸常來的地方,那我也就不站在這裡了,我過去一點好了!」江東感覺自己說漏了嘴。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e6e1wTnzB
  「你怎麼知道我爸常來這裡?」王浩誠疑問。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D2nw71b7v
  「啊!這個啊!就是!呵呵......我猜的啦!」江東隨口亂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4CkSHdSeN
  「也是!一個外地來的,要知道我們當地的事情是不可能的。」王浩誠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427j3Ecrd
  江東與他的初次見面就這樣開始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7RRvnYwz5
  那天江東介紹完自己以後,王浩誠發現江東反而很客氣的跟他說話,他才發現原來自己用語太咄咄逼人,中途在閒言閒語的時候,還和江東說抱歉,但江東早就習慣一些人的說話方式,不能因為他人的脾氣不好就把他斷定為不好的人,江東依然露著笑容聊著天。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E9FY2mcUB
  在兩人談笑之間的沉默,江東的腦海裡,彷彿曾經也有過這樣的畫面,那是很快樂,很幸福的時刻,閃過一個畫面,帶來了是一場腥風血雨,江東止住腳步,站在原地,準備要說話的王浩誠突然發現江東不在他身邊,轉頭看著江東,「你還好吧?」王浩誠也站在原地說著。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UF32Y7Gby
  江東聽見王浩誠的聲音,並抬頭看著王浩誠,「沒事......」江東微笑著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0GLRb9PII
  到了晚上,江東借住王浩誠的家,他看著王浩誠的媽媽,眼神呆滯,看著一處很久,一動也不動,白髮蒼蒼的臉上帶著是一絲的悲哀。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Lm5ql7My2
  江東也不敢過問,怕是問到不好的事情,所以用過晚餐以後,獨自到了小房間內休息去,晚上的海風特別的大,都可以聽見海的聲音,可是每次聽見海的聲音,就會聽見有女人的笑聲,和類似釣竿甩出的聲音,江東決定去今天到達的海邊看看。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yW2CZ1JFd
  隔天,江東一人用過早餐後,就自行到目的地去勘察一番,在王昱銘原本站在石頭上釣魚的樣子,江東看過去還能看見有靈體曾經來過,這時身後出現一個聲音,「來看海啊!」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zdYk4atUS
  江東轉身過去,後面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沒幾分鐘駛來的汽車,可是在那一瞬間,說那句話的人的聲音,可以確定是和在醫院的時候同一個人。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QDyV3T3Pr
  江東忍住自己本身的怒氣,因為這會對他帶來很大的麻煩,本來就是有目的的來到人世,但卻被麻煩的事情纏上,對誰來說都是一個阻礙。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d02gC1imG
  這時聽見一個清脆的腳步聲,一個女人就站在江東的身旁,那個女人就是當年自殺的曾罄淑,江東銳利的眼神撇向曾罄淑,他知道這個女人只是個靈體,如果在墮落下去的話,恐怕哪一天會變成妖怪也不一定,留戀人世太久,不去那個世界的靈體,就會和翁瑞一樣。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EfJCANM3I
  就算今天他是一個善良又善待幫助的人,如果誤入歧途了,那所迎向的就不會是光明的未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fyiNtmGwc
  「小姐,有什麼事情嗎?」江東直口問。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Bp8DFLFX7
  曾罄淑才知道自己沒有找錯人,他們本身的特質是可以感應到哪些人可以見到它們,請求幫它們做一些事情。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tLAcob0be
  而曾罄淑看見江東的時候就是一個人樣,並沒有看見江東離開地獄的時候之前的模樣,江東本身也能將自己的本身隱藏起來,但相對比他還要高能力的人就可以看見他的本身。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Qug9hKwYh
  「我想請你幫我找王昱銘......」曾罄淑提出了要求。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6T8fxO0cM
  江東知道這個女生就是曾罄淑,年紀輕輕就走上不歸之路,也愛上了不該愛上的男人,王昱銘自從跳海自殺以後,曾罄淑以為只要自己死了就可以和王昱銘永遠在一起,但是沒想到在這附近怎麼找都找不到王昱銘,就在這一天,剛好遇見了江東,所以拜託江東為她做這件事情。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xfT8sijst
  「可能......我大概可以了解妳的狀況,不過你們應該沒有任何關係吧?」江東問。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ak2rukc0i
  曾罄淑停了一下,便說:「我愛他......」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IonQDVEE7
  「可是人家不愛妳,妳又何苦?」江東馬上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MFGGO8Y8A
  曾罄淑低著頭說:「我知道......但是我想試著讓他愛上我......」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GLNJdh3qh
  江東也停了一下不說話,明白年輕少女的心情,一旦喜歡上就難以放棄。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U0KiRodw2
  「好吧!這幾天,給我點時間,我幫你找找看吧!」江東微笑著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XP1DvQMuY
  過了兩天,這兩天內,江東日以繼夜的尋找著,可是都沒收穫,心想:「我是不是應該利用『術』解決一下呢?」正當這樣想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個聲音,從江東身邊傳出:「用啊!」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WF9Jon1sN
  江東在四周海邊的地方望來望去,不知道這聲音從哪裡來的,江東慌張又憤怒,因為這個聲音他聽過,可是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不可能是幻聽,所以江東決定先使用『術』,說不定就能快點找到王昱銘,然後也就能正確知道這個聲音到底從哪個方向出現的,因為他知道,這聲音不可能是從他附近傳來的,應該是由其他較遠的地方,以心靈方式傳至體內來的。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OIiy1aXfG
  只聽見江東大喊一聲『開』,馬路和深山,以及另一邊的海邊,完全沒有變,但在石礁附近,卻出現不一樣的變化,一個黑色的氣正在冒著,很快的出現一個形體,那是一個人,從背影看上去,應該就是王昱銘,王昱銘手上拿著釣竿,似乎是在釣著魚,每次釣起來的魚,都是魚骨或者是變種的魚類,而且從未看過。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ADPChks3P
  江東想要叫王昱銘,但是還是打消這個念頭,決定上前一趟,因為王昱銘就站在海上釣著魚,為什麼找了兩天卻沒有發現王昱銘就站在海上,江東摸不著頭緒,等到江東來到王昱銘身後時,江東就說:「王先生,我找你兩天了,這裡的魚好嗎?」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rL6AvvXwX
  王昱銘沒有說話,或許他以為他自己已經產生幻聽了,身後到底有沒有人叫他,他自己都不知道。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PMt8luiiJ
  「王先生,我是江東,我可以看見你們,如果你們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跟我說!」江東繼續說著。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ikC7XUrpY
  這時王昱銘釣起最後一隻魚後,釣竿憑空消失,轉頭後看見江東,江東也看見王昱銘,江東微笑著,王昱銘愁眉苦臉的,準備述說著自己的問題。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Qp2WZysW5
  大致說明後,他的死因,也只是曾罄淑給予他的壓力過大,所以導致他的死亡,但是現在死了,他的想法居然兩極化,「我想和那個少女一起走!」王昱銘說出來的話也讓人難以置信。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HVca4xFmP
  曾經很排斥的人,居然會想和少女一同離開,江東滿是訝異,但也不是說不能幫這個忙,畢竟遺留在這個世上太久,到時候變成惡鬼那就不好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m7JYeGTG5
  江東答應他的要求,他要王昱銘在今天晚上站在這裡等曾罄淑就可以。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XWg0Tfzlc
  王昱銘點頭答應。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LTAY4EvJ1
  於是晚上也就很快的到來了。江東站再遠處一旁觀看著,就怕有什麼萬一,這樣就有保護的機會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7nsRmHxfn
  曾罄淑也依照約定來到了海邊與王昱銘相會,王昱銘的臉上頓時浮出微笑,可能是認為死了,家人也帶不走,而且這個少女也願意為他一起死,所以也只能選擇這位少女一起步入靈界,兩人相擁流淚後,就消失在海邊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6lznltDUO
  突然強大的壓迫感再度出現,江東喘不過氣,整個人從旁觀的岩石上掉到馬路上,趴在馬路上一下子後,強大的壓迫感消失了,江東趕緊爬起來,突然一個拳頭揍了過來,江東閃過拳頭,滾到另一邊去,看著那個男人,那個男人說:「好久不見啊!纏鐵魔!江東先生!」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zAIayMO4v
  這個男人身穿黑色皮衣和皮褲,而衣服和褲子都有像是刀割過的痕跡,全身上下會一直冒出零星的小火焰,他在地獄的名稱為『獄火』,而本名則是鄭天罡。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pDdRvzz2P
  「你忘了我嗎?我跟你從地獄一起出來的啊!」鄭天罡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GWigjDJWy
  江東回想了一下,不過沒有想到,那時出了地獄應該只有他一個人啊?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M88uiHh7L
  而且守門人當時也只收了我一個人的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Xbra2WKCZ
  「沒關係!我這次來找你,不是故意來攪局,我只是想和你玩玩而已。」鄭天罡笑著說。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yFvRVOvEL
  「那你玩夠了,我就不再和你交手了。」江東說完就要走。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cxcl2v3kD
  鄭天罡出現在江東面前,擋在江東面前就說:「就這麼無情?」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7A0zL3vvF
  江東不發一語,繞過鄭天罡,『閉』之後,鄭天罡的原貌和他本身的形態幾乎沒有差別,只是原形的他身上冒著零星的小火焰而已。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5daA55pAK
  鄭天罡轉身就說:「好吧!就這麼不領情,但是......」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DXIQjLmm5
  鄭天罡停了一下就說:「如果是對我有興趣的事情,我會不擇手段搶過來,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出現,代價只是因為你沒有跟我交手,如果你跟我交手的話,我保證我會回地獄待一陣子的!」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bdAbNlejR
  江東依然不理會鄭天罡所說的,筆直往前走,直到消失在鄭天罡的眼前,鄭天罡一陣風聲,就消失在原地,但其實只是消失在人類的世界,在原形裡他是存在的,只是人們看不見他罷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OW7Yxc4XN
  江東回到王浩誠的家,剛好看見王浩誠要出家門,王浩誠看見江東後,對他微笑,並說:「江先生!」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8qMRh5CDs
  「你爸的事情,我處理好了......」江東說到這裡就把詳情告訴王浩誠,王浩誠卻是很開心的對江東道謝,說要送禮給江東當做謝禮,但江東卻回絕了,剛好遇到這樣的事情,出手幫助那是應該的。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DEWdPJy42
  這樣的道理,王浩誠就不強迫讓江東收下禮物,在道別的時候,王浩誠高喊著:「有機會可以再過來玩啊!我們這裡永遠歡迎你!」招著手和江東道別。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YQn6PUjTR
  江東一樣不習慣和人招手道別,王浩誠的表情非常的開心,真想在那個時間點裡告訴媽媽這件事情,這樣或許媽媽就不會這麼憂愁了。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I0xvRPBus
  這時的江東想進入山裡看看,就走往山中了,不過在那裡,江東將要遇到的和鄭天罡完全沒有預料到。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d5H9ixTRC
  鄭天罡也滿好奇的,為何江東會往山路走去呢?
2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iBNFHCz1w
 

54.226.33.117

ns54.226.33.11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