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反烏托邦
心靈
金懷錶
標籤(Tags)
作者 異次元裡的黑白小丑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01 閱讀
8 喜歡
2 書籤
人氣

Facebook 專頁

常見問題 · 意見 · 私隱政策 · 條款

Penana © 2017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關注作者
金懷錶
2 書籤
A - A - A
#1
序 〈異界旅人〉上
異次元裡的黑白小丑
Nov 14, 2017
2
0
18
5 分鐘
No Plagiarism!zh8HTojcxcrDVb9SuLMOposted on PENANA

   唐‧帕克確定,今天在碼頭工作的孩子沒有人像他這麼認真,搶到這麼多可以帶回家熬湯的魚頭。男孩的赤腳快步通過黃昏的港灣,清晨出海捕魚的漁船紛紛靠岸,粗壯黝黑的水手們發出沈重的吆喝,將魚獲拖到岸上,他們全身佈滿被太陽蒸乾的鹽晶,在夕陽下竟閃閃發亮;水手阿,是帶著有如夕陽的希望回家,受人尊敬的職業。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9YBCW7UWn6

  有些專門要夜捕的漁船正在準備,漁網、燈具、坐在碼頭欄杆上的水手,一邊處理魚餌,一邊希哩呼嚕地喝著味道複雜的鹹湯;唐看見自己一些專門上夜釣船的朋友,正在幫那些水手倒湯。他們對對方相視一笑,然後唐繼續自己飛奔回家的路途,這週他負責在碼頭上分配魚貨,下週就要輪到他上夜釣船,在碼頭打工的男孩子,自己有一套嚴密的分工。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1XnaEhyYu5

  而今天他很幸運,可以回家吃晚餐,再加上分配到的魚頭,他與家人有機會吃到新鮮的魚湯。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aVJ66SYBEK

  「你好,小朋友,方便讓我問一下路嗎?」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pNJ0pG7jDv

  當唐快要離開碼頭區時,一個突兀的身影突然擋住了他的去路。唐愣住,並且停住腳步,眼前的人出現的如此突然,他幾乎可以肯定上一秒他完全不在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可是此刻卻正巧站在他面前。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qFsOP75o5z

  「嚇到你了嗎?對不起。」用一身灰棕色長斗篷遮掩住全身的男子說道,聲音很年輕,從唐的高度,可以看見領口到帽沿之間一張微笑的嘴,乾淨白皙的皮膚,還有略略翹出衣領的白色頭髮。奇怪的人,唐想道,但是並不覺得他危險,因為男子很瘦小,身高甚至不到來往的水手們的肩膀,寬度則不及一半,乾淨的斗篷和下方的高檔皮軟靴顯示出他與此處格格不入。木造的碼頭到處黏呼呼的,水手們隨地吐痰,鮮魚的腥味混合著汗臭味,還有海水的鹽味,黏膩的海風讓每個人都頭髮凌亂。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ugvdmC6kdK

  可能是迷路的貴族子弟。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5CxPCXwKh9

  「才沒有嚇到我,你要去哪裡?」唐一邊說,一邊把原本用雙手提著的木桶用左手拿好,將一隻髒兮兮的小掌心伸向男子,顯示出他不會免費為對方服務。男子瞧見這個舉動又笑了,從斗篷下伸出了一隻手,他的袖子是白色的,袖口有黑色刺繡,斗篷微微打開的時候,亮閃閃搖晃著似乎是配劍的東西。男子在唐面前彎下身,手指夾著一枚銀幣。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fHPIvEQB3W

  唐瞪著那塊銀幣,它可以抵過他一整個月在碼頭工作的工錢,簡簡單單買下一推車的魚。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aycGLyiRTv

  「你可以得到它,只要你帶我去找一位叫做奧德爾的先生,我聽說他住在這個城鎮,而且很有名。」男子說,但在銀幣碰到唐掌心的前一刻,他一翻手掌,錢幣就不見了。可是唐沒有被這個小魔術唬住,他聽到的是另一個令他在意的消息。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CZ79OK7kuo

   「我知道!他住在村子外面,是我爺爺!」唐說,聲音裡充滿了驚訝,不過,眼前的男子卻表現的比他更加驚訝。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uK6jtCYkd2

  「孫子?你是奧維的孫子?」男子驚訝地拔高音亮,似乎非常高興,他誇張的後退了一步,撞上一個個頭極高的水手,他對男子發出不滿的咒罵,然後很快的推著一車的龍蝦離開。這個動作讓男子的兜帽滑落下來,果真是相當年輕的面龐,他大概還不超過20歲,白色的頭髮及肩,還有一雙淺灰色的眼眸。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goAt4m1meV

  「怎麼了?不行嗎?」唐皺起眉頭問,奧維是奧德爾的朋友對他的稱呼,可是這個人感覺應該不會比他的父親年長,卻直呼他爺爺的綽號,讓他感覺很受冒犯。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RQUZZJJ74e

  「不不,當然沒有什麼不行。只是,我敬愛的穹蒼,人類總是讓我們憶起世界的奇妙。」男子笑著,手指一彈,銀幣又出現在唐面前,他將冰涼的金屬塞到唐的小手中「我叫宙,是你爺爺的朋友,請快點帶我去找他,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vyZCSseQMr

  「我爺爺沒有叫做宙的朋友。」唐說,並沒有把銀幣收起來,爺爺的朋友他都看過,老爾、巴德、特特羅,全部都是這個港口的水手,也都和他爺爺一樣,年老、粗魯、在港口工作了一輩子,又黑又乾,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去找貴族交朋友。話雖如此,唐卻依稀覺得,宙的長相自己在何處見過。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S3PtwTPyf3

  「歐,有的,我跟他認識很久很久了。」宙微笑,然後牽住了唐的手。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t7Uo6U8P1c

  「但是你看起來很年輕。」唐說,並沒有把對方的手甩開,那隻手相當溫暖,彷彿正散發著安定人心的力量。不知怎麼,雖然仍不相信他的話,唐卻已經喜歡上這個陌生的年輕人。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4xL39Dvnui

  「我認識你爺爺的時候,他看起來就和我差不多。」宙說,看著男孩越來越迷惑的臉,他表現出相同的愉快「讓我們邊走邊說,告訴我你的名字,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18PENANAOnmDQSxGrM2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VUEj0ysQz

54.162.139.105

ns54.162.139.105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