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謀殺案懸疑小說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我媽
挑戰者 木子吹雪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記憶之森
挑戰者 大便大
挑戰者 Matsubara kuria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186 閱讀
14 喜歡
5 書籤
人氣
謀殺案懸疑小說
5 書籤
截止
#2
謀殺
我媽
No Plagiarism!OKu3quDZudUqJMKMWOSiposted on PENANA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pe3GFpmpk
二十坪租來的小套房,一對小夫妻在開著的電視機前面用餐。他們各自滑著手機,相對無言,好像手機裡的多媒體訊息,才是他們的全世界。
林鴻遠滑到了一個段落,放下手機,抬頭看了妻子一眼,看見妻子仍在低頭作業,於是捧起了碗,看著電視配起了晚飯。
結婚已經過了兩年,每天的生活一成不變,失去了一開始的激情與火花,現在的他們,只是在平庸的過日子。
他們自己都不敢相信,當初他們還是在夜店認識,是一對剛進入社會的大學生,對未來有著無比的熱情、輕狂和抱負!現在卻正在過上這種枯燥乏味的生活。
林鴻遠的父母雙亡,為了還學貸,他甘願在工廠裡當一個低薪的作業員,每天來往於工廠和學校之間,只為了混一張大學文憑;而妻子的家裡小康,雖然不是什麼有錢人,但父母已經為了她,砸下錢買了一間店舖,讓她畢業之後可以直接當老闆,不用像其他人一樣,畢了業還得為找工作煩惱。
雖然比較起來,女方的經濟能力似乎比較強一些,但林鴻遠絲毫不覺得,兩人之間有什麼高低階級之分。因為他想:「只要肯打拼,像蝸牛般一步步的往上爬,然後將一門學問鑽研到極致,誰敢說作業員當不了大老闆呢?」於是看對眼的兩人,才交往了半年就閃電結婚,交換了誓言互許終生,覺得他們一定可以相伴彼此一輩子。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d4uguZTut
可惜,時間證明了他們的愛情,不過是一時衝動。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7oURbED7sw
過了一年的密月期,小夫妻們,漸漸的在平凡的日常中,發現了兩人間,以前從沒有注意到的小細節,而磨合不了的小細節,被放大成了缺點,放大的缺點,讓他們產生了摩擦。
年輕、不懂得退讓的兩個人,每天都在上演著火爆的衝突與爭吵,總是抓著一件事就不停的追究倒底。
於是爭執、妒忌、猜疑、暴力、不體貼這些負面的行為與感情,成天圍繞在兩人的身邊,慢慢的,將他們的愛情,消磨殆盡。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cVEgBjGYI
曾經相愛的兩人,如今在餐桌前,已經形同陌路。
原來愛情不如他們想像的美好,還只有一年的保存期限。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YV5sczs64
林鴻遠說著:「我去陽台抽煙。」沒等妻子回應,就帶著手機和煙,唰唰拉開窗門!坐在陽台上放著的一個小圓桌前面。
這個地方,是他在家裡面,唯一可以避開妻子,享受一個人思考、放空的小天地。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dsP4EuIMX
只要拉上窗門,外面,就是另一個世界。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caaQrMa8K
他點起煙抽著,靠著躺椅,側頭看著被文明點亮的星星聚落,想著是不是該作個了結,與妻子離婚?既然勉強在一起生活得這麼辛苦,那還不如分開來得輕鬆。
何必要為了面子,強迫自己每天和已經不愛的人相處,只為了不被人笑話?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8IPeb1OD7
那樣,既是折磨,又是痛苦。
要是離婚,能讓他不再看見妻子厭惡的嘴臉,那麼失去點金錢換來自由,並不算是樁壞買賣。
林鴻遠意味深長的看著陽台下面,居民像是螞蟻般行走在街道上,不管是誰,都有自己想要去的地方。
於是,他熄了手上的煙,打開窗門,關上。
然後如往常冷漠的看著妻子。說著:「明天抽出時間吧,我們直接在戶政事務所拿表,然後簽字離婚。」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zllop0T7M
第二天,在經過了半天的行政程序之後,林鴻遠和妻子,終於如願以嘗的簽字離婚。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mZ1wPsi0A
當天晚上,林鴻遠出現在一間酒吧裡面,開心拿著身份證,看著配偶欄上面的一片空白,一杯又一杯的酒水下肚,笑得合不攏嘴,慶祝自己總算恢復了單身。
酒保好奇的問著:「什麼事那麼高興?中樂透了嗎?」
林鴻遠興奮的拿起身份證,有點微醺的指著配偶欄說著:「我跟我老婆,今天離婚了。你看這裡,是不是?沒有了!呵呵、我今天開始,想作什麼就作什麼!不用再看那個女人的臉色了。我單身!我今天,就喝到半夜!再回去!...」
不節制的把酒水灌得凶猛,讓酒保擔心的說著:「好好好好...你喝、你喝!醉了我再幫你叫車,來!給我,我幫你放。」遂抓著他亂揮的雙手,並且好心的,把身份證塞回了他的上衣口袋裡。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TJLIYXJMA
林鴻遠一直喝到了晚上八、九點左右才離開,整整一個小時,他已經喝的是酩酊大醉,就連站著都有些許困難。
於是店家幫他叫了一台計程車,根據他身份證上的住址,讓代駕把他送了回去。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F9c0yB0sJ
隔天下午,林鴻遠打了個噴嚏,醒來時,發現他竟然睡在自己家的廁所裡。
他趴在淋浴間的地磚上,全身半乾不濕的,像是醉倒之前,拿了蓮蓬頭沖洗過自己,然後就睡著了。
他撐起頭痛欲裂的身體,搖搖晃晃的走到鏡子前,往牆上一拍!說著:「吵死了。」關了開整晚的抽風機。
林鴻遠按著頭上的穴道並開始埋怨妻子:「就算離婚了,有必要這麼無情嗎?居然就放我一個人,在淋浴間睡了一整個晚上...」結婚的這兩年,每次出去應酬回來,不管林鴻遠喝的再醉,妻子都會把他整理好並換上乾淨的衣服,再把他丟到床上睡覺。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j5MkCBNUB
這種行為,似乎已經養成了妻子的一種習慣。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Xv8Jd6GXT
不管有愛沒有,至少林鴻遠,不會帶著一身的嘔吐物,迎接第二天的早晨。
所以這還是結婚以來,他第一次喝醉後,這麼狼狽的躺在廁所裡面。
林鴻遠洗了一把臉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奇怪著:「怎麼臉上到處都是擦傷?」
他挽起袖子,發現手前臂有著一道不深不淺的抓痕。仔細看衣服上面,竟然還有一片暈開的血漬?!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活生生的,跟人發生過什麼衝突一樣。
林鴻遠心虛的衝出了廁所。
他害怕的闖進每一個房間尋找妻子。
他想問她,在他昨晚回來之後,有沒有說過些什麼?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但是當他的大腳一踩進主臥室裡,又被凌亂的床鋪,和地上的一大灘血跡,嚇得愣在門口。
原本宿醉引起的頭痛,加上這個混亂、還彌漫著血腥味的現場,使得林鴻遠一時之間要接收的資訊太多,完全整合不來,一顆腦袋簡直酸疼得快要爆炸!林鴻遠痛苦的抓著自己的頭,真希望有人能告訴他,該怎麼處理眼前的這一團混亂?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Oyq1yZCzr
老天爺好像聽到了他的願望,在這時,響起了門鈴。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nLs954LTZ
林鴻遠心裡一驚,正猶豫著要不要開門?對方已經按了兩三次門鈴。而發現沒人回應之後,他切下對講機,說著:「林先生,我是警察,我手上現在有一張搜索票。檢察官賦予我權利可以直接進入蒐查,但要是你現在配合我們開門的話,我想我們就可以不用使用暴力,強行破門,還可以坐下來好好聊一聊。」那一端沒了聲音之後,林鴻遠安靜等了幾秒鐘...
這時!大門突然就發出磅磅磅的聲響!一下一下、一下一下!好像就要把門撞破一樣!林鴻遠聽著撞擊聲,禁不住巨大的壓力,連忙跑到門口按下了對講機大喊:「別、別撞了!門都快被你們撞壞啦!我在家、剛爬起來而已!等我換件衣服再開門。」聽見撞擊聲霎然而止,他匆匆忙忙的進到了主臥室裡,隨手拿了一件長帽T。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iXSqG6xm3
林鴻遠離去前看了一眼房間,什麼也沒想的換下了衣服,把主臥反鎖。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DRY4Tx4w7
他緊張的深吸一口氣後打開門,一個穿著便服的年輕男子,亮出了一張紅色的警察服務證及一顆十元大的警徽。說著:「有件案子要請你配合調查一下。可以進去聊嗎?」
林鴻遠說著:「可以。」領著小警察來到飯桌,並拉了張椅子給他坐下。
林鴻遠疑惑的看著他,想著:「難道是人力不足?怎麼會有這麼年輕的警察?看起來就像個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最多三十歲。」讓他的緊張感,因為此降低了不少。
小警察自在的問著:「你老婆呢?在家嗎?」然後一屁股坐下。
林鴻遠說著:「我不知道,我從爬起來就沒有看到她,也不曉得她去哪裡。」
小警察看林鴻遠的表情誠懇,似乎說的是大實話。於是他回想著畫面,一邊告訴林鴻遠:「我們今天早上在路邊的一個大排,發現你老婆的屍體。判斷死亡時間,是在昨天的晚上十點左右。她的頭部遭受重擊,身上也有多處擦傷跟防禦傷。」小警察點的即止。
他觀察著林鴻遠的一舉一動,就像在等他露出破綻,讓他有機會趁虛而入。
而林鴻遠雖然猜了個十之八九,卻沒想到死了的,竟然是他的老婆。
內心無比動搖之下,他看了一眼小警察。並聽他繼續往下說著:「我們懷疑,你老婆在死前,曾經遭人施虐。為了排除你的嫌疑,可以說一下昨晚你在什麼地方?作過什麼事嗎?」小警察故弄玄虛的拿出了小本本,裝作要記錄下來,林鴻遠便心虛的吞了口水,覺得自己一定要謹言慎行。
林鴻遠說著:「我昨天跟我老婆已經簽字離婚。所以為了解悶,我去了酒吧喝酒,我大概是八點多左右去的,喝到九點我就已經有點茫...之後我醒來就在家裡了。有酒保可以幫我證明!」
小警察說著:「酒吧在什麼地方?」
林鴻遠說著:「市區,離我們家滿遠,我應酬的時候常常會去那一間。開車大概要三、四十分吧?不塞車就二十分鐘左右。」
小警察又問著:「那你還記得回來是坐什麼交通工具嗎?離家那麼遠,總不會是走路回來的吧?」
林鴻遠給自己倒了杯水,不熟的拉著一個又一個的抽屜找頭痛藥,說著:「我不清楚,我都不知道我車是不是還在酒吧?說不定是酒吧那邊幫我找了代駕,或是計程車把我送回來的。」
拉開了一個放著刀具的抽屜,頭痛藥居然莫名奇妙的放在裡面?林鴻遠不疑有他,直接拿起一排藥、撕了一顆藥丸,就丟到了喉嚨裡,混水吞了下去。
小警察問著:「在吃什麼?」
林鴻遠悶了一口水,不假思索的把藥盒拿給小警察看,順手就要關上抽屜,卻看見了一把沾滿血的兇刀,靜靜的躺在裡面。
這一眼嚇得林鴻遠左手一推關上抽屜!嗆水嗆得他把自己跟藥盒一起塞到了水槽清洗。
他奇怪的舉動,引來了小警察的關心,但是小警察只當林鴻遠是急著說話,所以嗆到了水。他拍著他的背說著:「還好吧?」試圖讓他的呼吸順一點。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SuhkDnpog
看著那藥盒的外殼已經被水沖的面目全非,只剩下不怕水的內包裝還安然無恙。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MymEZ2Kwp
小警察說著:「根據你的說法,你從酒吧回到家裡,還是有足夠的時間犯案。二十分鐘,夠你回家一趟打死你的老婆,然後再丟到大排棄屍。這樣,你的嫌疑還是很大呢,林先生。」林鴻遠咬緊牙根,想起抽屜裡找到的刀子、沾血的衣服和一個凌亂的命案現場。把找到的線索聯想一起,讓林鴻遠扶在水槽邊的雙手不斷顫抖,越來越相信是自己殺了妻子。
林鴻遠心虛的笑著:「我不知道。說不定真的是我喝醉了,沒有拿捏分寸,就把我老婆殺了...。」說著說著眼前突然閃過一個畫面。
一個大排,妻子的屍體躺在一個水經過的水泥地,臉色慘白,鮮血正被流水不斷帶走。
小警察看林鴻遠的臉色鐵青,似乎抓到了一點蛛絲馬跡,於是他故意激怒林鴻遠。嘲諷般說著:「哇,喝了酒。就可以打破人家的頭!再隨便找個地方丟掉?好歹你們也結婚兩年了,會不會太過分了一點?」
林鴻遠如他所願的激動起來,並惱羞成怒的說著:「我沒有殺她!我昨天都已經跟她離婚了,我解脫了!我又不是白癡,為什麼還要殺了她自找麻煩?!」他不願相信是自己殺了妻子,但證據卻又一一浮現,讓他為自己辯解的同時,也實在很難說服自己,並不是那個殺妻的兇手。
小警察的掌心朝著林鴻遠,擺低姿態。語重 心長的說著:「林先生,說不定你只是衝動殺人?因為喝醉酒的關係,不小心打死了你老婆。請冷靜下來,跟我回警局一趟,我們可以請法官酌情量刑。」
這時小警察不小心露出,頗有成就感的上揚嘴角,讓林鴻遠更加生氣的說著:「不要說得一副我好像真的是兇手一樣!?我不是兇手!我不會殺我老婆的!我不是、我不是兇手!」慌亂中抄起那把醒目的凶刀,林鴻遠為保護自己,一把刀便指著小警察!他一再的否認自己殺妻,現在,只想從這裡逃跑到任何一個地方。
小警察收起輕浮,一樣掌心朝著林鴻遠,要他保持冷靜。他一邊慢慢退後,說著:「林先生,你逃不了的。我還有兩個同事在樓下等著,就算你從我這裡逃掉,只要一出門口,你馬上就會被他們逮捕,請你合作,不要作無謂抵抗。」
林鴻遠有口難言,聽小警察說的話,是完全的把他當成了殺人兇手。
但他覺得自己就算再怎麼恨妻子,也不至於殺了她!可是在內心深處,又懷疑自己,也許真的是自己酒後失手,趁著喝酒壯了膽就犯下蠢事?
他懊悔的握住那把凶刀。說著:「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殺我老婆!我死也不會跟你們回去。」他狂亂的在原地打轉!像是整件事找不到一個出口,死亡現場的畫面不斷跳出,每個鐵一般線索逼得他落下了男兒淚。
小警察依然一手掌心朝外,這時卻一手按著腰間,恫嚇般說著:「林先生,什麼事都有解決的方法。你不要太衝動,你把武器放下,把武器放下!——!!」
噗滋,尖刀刺入了脖子,鮮血四濺。林鴻遠在絕望與對自我懷疑的雙重壓力下,最終選擇了自殺逃避刑責。他使盡了最後的力氣,說的還是那一句:「我不是...」
小警察驚恐的看著林鴻遠嚥下最後一口氣,他才慢慢地露出了愉悅的笑容,說著:「我知道你不是。」從容的關上門,說著:「Game Over」離開了這個地方。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X2FV7ysb5
一個小時後,另一批警察接到通報,同樣來到了林鴻遠的住處。
隨行記者一進到租屋處,看見屍體,便瘋狂的拍下案發現場、拍下武器和拍下男主的特寫!他們撬開了鎖上的主臥室,看過了淋浴間,然後在枕頭下,發現了女主人的手機。
查了一下通訊記錄,發現女主人一直在跟一個叫作「預言家」的網友,保持聯繫。他們從普通的話題開始,聊到最黑暗的秘密,無話不談,已經交往了將近一年時間。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HX4ZiHmH6
一個月前,預言家開始頻繁的與女主人私會,並慫恿他離開林鴻遠。
本來就對丈夫開始生厭的女主人一口答應,與丈夫之間,終於連親密關係也沒有,只是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6SbsxbuiH
然後就在昨天,她與她的丈夫簽字離了婚之後,女主人就和預言家沒了聯絡。
隔天早上,就在離她住家不遠的大排邊,發現了女主人的屍體。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6EWMA4l3g
好奇的記者,跟著警方來到了林鴻遠出事前,到過的酒吧。
酒保的確幫他找了代駕,車子也留在了停車場。但是,林鴻遠中途就下了車,跑到一間便利商店前的停車場嘔吐。
一個自稱是林鴻遠朋友的人,透過代駕司機打給酒保,說是路過碰到了,可以順路載他回家一趟!
這一個朋友說的出住址電話家庭狀況,讓酒保信以為真,於是讓他帶走了林鴻遠,讓代駕回家。
警方查了代駕的定位路線,發現了酒保口中的便利商店。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DXnHXFpjn
他們一調出店外的監視,便清清楚楚的發現——原來,帶走林鴻遠的,就是找上門的小警察。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Wuo8WWjre
他是一名嗜血的詐欺慣犯,擁有一張催眠師執照,以高超的演技欺騙人為樂。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lkGi6gmrk
他在林鴻遠的住處,偽造了林鴻遠殺人的假象。
傷痕是小警察趁著林鴻遠睡著時弄出來的。
主臥房的凌亂,是他趁妻子回來時「製造」出來的。
他穿起林鴻遠的衣服,在大排拋屍,再幫他穿了回去。
弄濕他的衣服,是要他早點清醒,回到主臥換衣服時,發現命案現場。
在抽屜放進藥及兇刀,是為了增加林鴻遠的心理負擔,讓扮成警察的他,更容易主導林鴻遠的情緒。
殺人畫面,更是在妻子的潛移默化下,一點點的,在生活中,不經意的植入。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RXAfFxV5R
然後,就只剩下欣賞一場精彩的真人崩潰秀,在自己的眼前上演。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BNM0WJWfa
他耐心耕耘了許久,再歡快的收割成果,已經犯案數十起。在知情人士之間,他被稱作「偽善的操偶師」,最喜歡潛伏在網路的黑暗角落。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gwvXOBdb3
說不定,今天跟你聊天的對象,就是操偶師放出的一條細弦,等到時機成熟,你的每條神經,都已經成為了操偶師的玩物。
3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OVwpabX5g

54.226.172.30

ns54.226.172.30da2
留言 ( 4 )

我媽 - 嗯...那就不好玩了(啥囧)
現在改設定的話,就沒有原本寫出來的感覺了。
一樣寫得滿開心的。就...謝謝支持啦XD!!
希望能延用這個設定產出下篇這樣,抱歉跑來亂了囧
我看我要配眼鏡才行Orz
2 星期前回覆

Wendy,Dani,Brian - 故事雖棒,但主角是偵探嗎?QQ
2 星期前回覆

我媽 - 又沒看清楚題目Orz
我的錯...那這篇就不能列入參賽文章了,有點可惜QQ

看能不能再拗一篇出來吧囧
2 星期前回覆

Wendy,Dani,Brian - @我媽,哈哈哈沒關係,故事挺酷的,可以用一樣劇情,但是由另一位主角(偵探)來推理ww
2 星期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