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黑暗
《零·靈》
作者 The Far One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659 閱讀
34 喜歡
13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零·靈》
13 書籤
A - A - A
簡介 1 2 3 4 5 6 7 8 9
#3
《零·靈》 第二篇· 逃出
The Far One
No Plagiarism!UWXfJyQwjpnp74XKQvPMposted on PENANA
在過了不知多久以後,牢房天窗的鎖,忽然被一個穿著研究院的守衛騎士鎧甲的人強行打開,驚醒了夢中的少年。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NKNz1I1fO
騎士往牢房裏扔了一粒散發白光的寶石,並放下一條梯子。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aKrpu0f0j
「起來吧,時候己經到了。撿起靈魂石,我們在24號研究室外的庭院見吧。」騎士留下這麼一句以後,便轉身離去。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nJMrGxibm
少年對騎士的說話沒有半點的質疑,因為它知道,這就是自己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XaPKJQsL6
它撿起地上的靈魂石,爬上梯子,離開了黑暗的牢房,
當久違的陽光,照耀到它的臉上時。
   面對怪物時的恐懼,戰場上的硝煙與無情,手術台上的冰冷,牢房裏的孤寂。
  這13(1+12)年來的痛苦回憶, 在這時也不禁在它的腦海裏一一浮現。就彷彿是在提醒,也是在打擊著它
  “你,始終就和“其他”一樣。 所遭遇的,所承受的,永遠也不會消失。成功的機會,是零”
  但少年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因為這時的它,想起了一個它在心裏, 差一點就被它忘掉, 被它放棄的,模糊想法 
  「...不可以放棄...」
  而它清楚,若想要尋求改變。此時的它,經已沒有任何退縮的理由。
它緊握手中的靈魂石,跨過那具橫躺於地上,屬於守衛的赤裸乾屍,沿著研究院空無一人的走廊,走過那些仍迴盪著“囚犯”的喃喃自語, 早已無人看管的幽暗牢房,一路走向這些年來它一直受苦的地方·24號研究室;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eg1GFvGVv
當少年到達研究室時,那個騎士已經在門前等待著它。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BTJolqVDB
「終於來到了嗎。牢房以外的世界,習慣嗎?」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IzsxjcoMX
「勉強...可以的...」少年吞吐地說道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2cK4Sqzzm
騎士走到少年的面前,問:「那麼,你還記得自己的名字嗎?」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5zYZjmkJiY
「抱歉,我...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不好意思...」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AGU2eeeD0
「失去記憶,對執咒者而言,只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你是不需要道歉的」騎士伸手去拍一拍少年的肩膀,說道:「你姓黑崎,全名黑崎佑人」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73oS7hjHQ
當少年聽到騎士說出「黑崎佑人」的一刻,原本有如死人一般的空洞眼神,忽然重拾了生命的光輝。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NqEMJ16tj
「這是...我的名字?」少年問道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OTLJW0XbE
「沒錯,你就是佑人。怎了?是不喜歡這個名字嗎?」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nL0LE82XP
「不是,只是...己經太久沒有了被人用這個名字稱呼自己,現在聽到後有一點不習慣而己。」佑人說道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ECkip4kvx
雖然佑人與騎士才剛剛認識,可是它卻在騎士身上找到了一份莫名的親切感。
這不是一個研究院守衛騎士會有的表現,也不是它印象中,一個守衛騎士會有的。
好奇心的驅使下,它對騎士問道:「你...到底是誰?」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Amxm5tn2E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騎士說:「你只需要知道,我和你都是有著一個不堪回首的慘痛過去。」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101N1Nr9Qp
「什麼意思?」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J4C4m28Gx
「都一樣,喪失了重要的東西。你喪失了原有的一切,所愛之人和安息的資格。而我則是喪失了生命,妻子還有,失去了...自己的學生,自己的...不過,還是算了吧,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都是時候結束的了。」騎士輕嘆了一下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Fk82Rv7kTa
「來吧,我們可是有正事要做的。」騎士帶著佑人去到庭園中的一個以鵝卵石構成的水泉前,然後說:「將我給你的靈魂石連同左手上的長生鳥印記一同浸到泉中,把它轉化成靈魂水泉吧,這對執咒者的你而言,是必需的」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Ub0IcO9mE
佑人走到水泉前,就在它將要把水泉轉化時,心裏的不解使它又問:「為什麼...你要幫我?... 如此珍貴的靈魂石...還有...奢侈的自由...為何要這樣做?」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moDZs01AH
騎士在聽到佑人的說話後,隨之凝望著佑人。
雖然他戴著頭盔,但依然能夠感受到他的那一份凝重的感覺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g1IiTdqd6
「這個問題,並不能夠單靠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得到的...這樣說吧,在大約14年,也就是「大災難」發生前的一年,一個名為卡德尼的魔女對七界的皇室發出了三個警戒預言,分別是「大災難書」,「歸來書」以及「終焉書」。可是,在這三個預言裏,除了「大災難書」以外,其餘兩個預言根本就沒有人明白當中的意思,而現在,應驗了的預言,亦只有「大災難書」」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c1MdJZ2Tm
佑人:「應驗了,是指...」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sI46Ix7J7
騎士:「大災難書中,一共有11句戒言。前面的7句,早就在之前的13年間應驗了,至於最後的那4句,” 不死之鳥,必將解放。往其忘處,解其桎梏。”前面的兩句,就正正是現在正在發生的事。」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ioQ1GJe7W
語畢,騎士便交了一個皮革小袋和一隻戒指給佑人,說:「袋子裡裝著的東西是我給你的禮物,至於那隻戒指,是靈戒,你要將它交給一個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你待會就會見到她的了,記住說話要客氣一點呀。我現在,要去完成我最後的使命,你轉化水泉後,就由正門出來找我吧,佑人 ....」 騎士的語氣忽然產生了一點變化。感覺,就好像是一個長輩,一位父親,正在跟自己的孩子說話一樣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I9mun5upZ
突然,外面傳來一聲巨響以及一陣非人類的吼叫聲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6rzbyiIF1
「 唉...真是準時呀。」 騎士平靜的說道,並從劍鞘裏抽出了他那一把散發著暗淡金光的佩劍, 然後說:「終於都來了嗎?!瑟萊尼!」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ukeklV3A2
「瑟...萊尼?」佑人好奇的問道,同時,準備跟著騎士一同到研究院外面,卻被騎士即時喝止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VKaifxoJX
「那就是,令你變成執咒者的怪物!」騎士氣憤的說道,之後便衝了出去。
62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A3PafosX3

54.80.96.153

ns54.80.96.153da2
留言 ( 2 )

幻悅 - 介紹的真詳細,會是個不錯的長篇小說吧
加油~
8 個月前回覆

The Far One - 很高興你喜歡
8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