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木子兄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41 閱讀
4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1 書籤
A - A - A
#6
第五章 口信
木子兄
May 27, 2018
0
0
11
7 分鐘
No Plagiarism!6K1uCnwhe9ptgvYCuGWrposted on PENANA
      刺眼、灼熱的日光從落地窗猛烈闖了進來,我的大半身被亮白陽光舖蓋,若是身處於室外,那種高溫是熱的嚇人的。還好,現在身處在空調強大的室內。我猜測,店家大約把冷氣開到16、7度,不然怎得以在如此炎熱的炙夏,讓我喊冷。因此逼不得已,我才坐來有陽光照射的地方。
      我手持著筆,不停的在雜亂無章的桌子上敲打。
      這三個月以來,我再三琢磨了張旺福的那句話。得出來的結論就是,我猜測老爹狩獵前做功課是非常隱密的在調查,小心翼翼的隱藏,並且連身為雇主的張旺福都不知情(不過,我猜不透老爹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所以張旺福才會叫我問我爹。但有一點我不懂,看張旺福那老狐狸的神色,他必定不是全然不知,那為什麼,不告訴我?亦為什麼選擇隱藏?他肯定知道倘若不告訴我,我一定找不到答案的。一定有什麼隱情的。
      在考慮完這些,我拜託了個對收集情報很有來頭的朋友幫我去查查張旺福和五年前的那件事,齊頭並進,我也開始調查老爹的過往。
       過了許久,那朋友查到的資料就跟我在網上查的差不多差不多,這不禁惹得我一陣無奈,看來得自己查了。而我這兒,其實也不算是啥收穫也沒有,只是線索少的可憐,我也對此毫無頭緒。翻遍的老爹的遺物,
什麼也沒看到,唯獨的發現是他的遺書。
      老爹的死亡其實很玄,那年我十五歲,他的死亡突如其來,而家人判斷他的死就在於他最後留下的一封遺書,我問了媽媽爸爸怎麼死無屍骨?而且怎麼死的?怎麼能就憑一封書信就輕易的相信爸爸死了?而且前幾天我還看到爸爸好好的站在我面前,現在跟我說爸爸死了,我不信!那時媽媽複雜的看著我,摸著我的頭道“你爸爸,是為了你而犧牲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著,作為王家的最大榮耀。”我搖著頭,我不懂,為什麼大家都如此的淡定,輕易的接受爸爸的死。沒有人心中有疑問嗎?這太弔詭了!說著我逃跑了。不只從媽媽身旁逃開,還逃開了現實,逃開了這無情的家庭,逃開了在意爸爸的自己……。
      不遠處的躁動,把我從不堪回憶中拉出,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一看,我臉色頓時暗了下來,心說糟了個糕。速速收拾桌面上的凌亂,拾起外套,一轉身,拼了命拔腿狂奔。
      跑了大約半柱煙的時間,我停了下來,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天啊!已經有多久沒運動了,這跑起來怎麼那麼喘啊?!之後實在是得去練一下啊!
      原以為已經甩掉他了,畢竟在我中學時期,我可是代表學校參加田徑比賽,爭取過許多榮譽呢!逃跑這事我最行。但保險起見還是確認一下,但當我轉頭望時,一股低氣壓已出現在我身後,還沒反應過來,便被他從身後擒抱住,被微抬在空中,無奈在大馬路上不能動手,我只能任由他擺佈。
      在心中嘆氣哀怨,惱怒成分也少不了,現在可是在大街上,就算有仇也不必如此宣揚吧!
      “放!放!別了!我不跑,不跑了!大哥行行好,別丟臉了!!!”我苦著臉對著他喊道。街上行人往來不絕,但此時每人,行走的,邊走邊看,遠離時還念念不忘的回首多看一眼,有的就索性停下腳步,站著看好戲,還有些人看狀況不對,已拿起手機報警了。
      好丟臉,真想挖個洞跳進去。
      見我不再掙扎,那漢子便把我放下,應該是不怎麼相信我,一隻手還緊抓著我的手腕。
      “大哥,拜託放手。”
      他搖了搖頭,看起來幾分苦衷。我長嘆了口氣,表示不滿,忿忿不平,腦子一轉,大聲道:“大哥,你是誰?莫名其妙,突然就上前抓人,信不我報警?”語畢,四周的七言八語議論聲又更加膨大,還有幾位見義勇為的男人準備上前壓制人,漢子咬牙切齒的放手了。
      “呼……”真給我鬆了口氣,瞟了一眼那漢子,為啥見他就逃?那顯眼的紅領帶和違和的黑西裝在斷牙的那一天就深深映在我腦海裏,如今再現眼前,不免有逃跑之意。
      “那個,啥的……小、小哥?咱兩是談正事的要不找個地方唄。”漢子一開口我就愣了。人壯碩的如此,聲線卻如此的……清脆亮耳?
      “小……小哥?”見我魂飛的不知老遠去了,漢子呼聲喚道。
      “喔!喔……喔喔!什麼?談正事?”魂被他給喚了回來,這才抓住重點。
      “嗯是的。我給老闆帶點了話給你。我們找個地方談唄。”我搖頭道:“陌生人談什麼正事,你要綁架我我就姑且不計較,可你現在又要我跟你走,這不是誘拐不然是什麼?”同時展開笑靨,以說明無辜。
       張旺福已經轉帳給我三個月久了,但我遲遲沒有一點兒動靜和打算,那人可能以為我要賴賬,撇頭就是不認有這筆交易,今天就要給我點教訓。說這教訓,輕則吐血昏迷,重則斷手斷腳,但就是不取我性命,用下半人生還債。
      想到這就氣得牙癢癢的,說到底還是他的錯,不給地址是要我如何出狩啊?!
      漢子也難為,搔了搔頭“這……小哥你這是要我如何是好呢?我總不能……。”
      “總不能……?哎呀!你不會是要做什麼低賤黑暗的事吧?!”我面色鐵青,往人群退去。腦中之計畫著,等會兒,漢子就會被眾人圍捕,我便有機可乘,趕緊逃走。
      漢子見我與他離的越來越遠,人一急,直接伸手抓我。我當然不能如他意,身子一閃,鑽入人群中。
      那幾個富有正義感的男子見情況不對,便上前壓制人。
      漢子不管身邊壓制上來的人,用肩膀當盾牌,直接往我方才沒入人群的位置衝撞,圍觀民眾一個個都被撞飛,人群開始混亂,推擠、踩踏、叫囂的亂象四起,場面達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
      轉瞬間,漢子陰沉駭人的臉就已經近在眼前,我嚇得跳了起來,轉身逃跑,可手一緊,一股拉力把我向後拉,撞上了一面堅硬的牆,被抓住的那隻手的骨頭感覺要碎了,回首望向撞到的那面牆,竟是漢子的胸膛,靠,這也太他娘的硬了吧?!
      腦子嗡嗡作響,感覺要炸了。我抱頭哀嚎。
      警車的鳴笛聲響起,警察一個個拿出警棍平息民眾的恐慌。漢子摀住我的嘴將我悄悄的帶著我逃離混亂。
      漢子跑的可快啦!轉眼間就已聽不見暴亂聲和鳴笛聲,腦子以經舒緩許多,思考是可以的。這次,我可能凶多吉少,不過幾個時辰,我便會被“斬首”
      漢子一手捂著我的嘴,一手環抱我的腰,將我扛在身上,因此有不少異樣的眼光王我們這兒望。街上人來人往,警車還停在不遠處,不過這時為了保命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挺身就是一腳,往他身上踹,藉力掙脫了束縛,又是一蹬踩在漢子肩上,他完全失去重心,向後倒去,這一腳實實在在拉開了我與他的距離,凌空跳起,呈現弧狀,翻滾落地,減輕衝擊,大概翻了六七圈有,我雙腳落地,又是拔腿狂奔。
      本以為終於逃離了大漢,殊不知眼前竟又衝出幾名壯漢把我給團團圍住,“靠,世界上的“巨石強森”都被我遇到了嗎?!”我呢喃著,欲哭無淚。
      看眼前狀況,知道垂死掙扎無用,便舉起雙手求饒“大人有大量,不計小人過,各位大爺,有話好好說……。”我挑起了僵硬的微笑。
1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EI7oWfSGj
1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N4VhHiNZw
      
      
       
        
15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o0dUYQpEN

54.80.96.153

ns54.80.96.153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