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冒險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木子兄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38 閱讀
4 喜歡
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1 書籤
A - A - A
#7
第六章 談判
木子兄
Sep 16, 2018
0
0
3
6 分鐘
No Plagiarism!9nfxSqXojJ1hCIdNmFQSposted on PENANA
      在火傘高照的夏日百米衝刺實在吃不消,不說體力消秏的那種痛苦了,光是那汗水就足以讓人瘋了。
      意料之外的是,那些壯漢竟沒有對我怎樣,只是壓著我帶到那漢子前面,跟漢子拿了錢便拍拍屁股走人,不過我現在還是直打哆嗦。
      重回咖啡店,遍體生津的難過立即被冷風吹得無蹤,身子冒出的股股熱氣也被輕輕帶走。
      我正視著眼前的大漢,等待著他開口。他悶頭不語,顯然是在思考著什麼,有幾次張口動了動,想說些什麼,但隨後又搖著頭閉上嘴了。
      我倒是煩得很,性子早已耐不住,心浮氣躁的,不過,我也不能怎樣,要是等會兒漢子不高興,那群大漢又出來,我的小命可不保了,所以我也只能笑笑。
      許久,他終於開口,那輕脆甜美的嗓子不禁讓我一愣,這……人長得像一口????的大鐘,聲音卻似一只小巧玲瓏的鈴鐺,真還有這種操作?!
      “小哥,你現在是不是什麼資料都查不到?”
      我搖頭。他繼續道:“你可知道在這道上有些資料是只有內部人才知道的,小哥你想想,既然如此那些資料大部分肯定都被當作是個秘密,外人想打聽絕對閉口不說的,當然你也是。跟你說,我這人絕對不會做對別人包括自己有所害處的事,這碼事你自己一人也無法搞定,一拖再拖,你看已經過了三個多月了,你可有點眉目了嗎?不如我們合作,你我都能從中獲利,利人利己,小哥你看看怎麼樣?”
      的確,獵人協會背後其實複雜的很。
      獵人這份工作大約是在明國三十五、六崛起的,那時經濟蕭條,貨幣貶值,買個東西都要帶上好幾十萬,存錢真的是不實在,最好的還是存個寶貝起來,等經濟回穩,賣掉便是,那賺到白花花鈔票的厚度比起存錢所換來的鈔票還來的肥呢!
      因此,那些富商人便找上了貧民窟的各位,貧民窟裡佃農佔了一大半,那時地主可賤了,給的錢少之又少,說不定連手指都算得出來,這就知道了,務農的都是窮仔。那些佃農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身強體壯,身手可好的呢!能拿到東西的機率往上跳了不知道幾層。也因為沒見過什麼大事面,能拿到點錢就能快樂過一生,投資的成本就跟著下降了,當然獲利也多了,傻子才不選農人委託。
      到了明國三十八年,果真被那些奸商賺到了,貨幣改革,四萬換一塊,那些商人可樂著呢,鈔票大把大把的進,每天用著國父泡澡,爽歪歪。其實在那時佃農的生活就好許多了,政府實行“三七五減租”。不過真正要稱得上好生活,要到四十二年,“耕者有其田”。吃飽了,穿暖了,大多人都不願意再介入這工作,何況這種工作是以命抵錢,以前是因為逼不得已,只有兩種選擇,要嘛死於飢餓,要嘛死於狩獵,還不都是死,不如賭一把,就有些命大的人,因而富貴。洛陽紙貴,獵人又沒落了。
      直到我老爸那代,不知又是誰把獵人給炒了起來,獵人協會也因此成立,不過與以往不同,走的是低調路線,目前知道有獵人這個職業的外人用我單只手指也數的出來,我媽就是其中一個。
      也因為獵人協會的成立,獵人從以前的獨行俠變成了團隊合作(當然有某些例外,如我),因此涉獵的範圍也更廣泛了,早期大多只有偷東西或搶劫為多,而現在範圍就很大了,每次被“抓”所要做的事都不一樣,包含了竊盜、綁架等犯罪行為,還有盜斗、採藥等專業技術,甚至有時候還會被抓去當保母、導遊亦或是濫竽充數補人數等令人無言以對的委託。
      團隊的成立就出現了小團體,小團體演變成黨派,之間的衝突鬥爭就生成了。爾虞我詐,明爭暗鬥,複雜的關係就成立了。
      其內容之複雜,別說我這外人想介入,就連一些內人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想介入也不被同意。
      這不是讓我沒選擇嗎?答應也礙於自尊,謝絕自己也無法處理。我撓撓頭,嘆了口氣,為難的口:“這……大哥,這我要好好考慮考慮。”我委婉說,避免漢子惱怒。
      不答應實話比不只是礙於自尊心的阻撓,還有就是我有顧慮、和不解。為什麼漢子要無緣無故幫我,以他的說法來看,他是想搶這次狩獵的機會,不過,他是張老狐狸的人,正常來說,如果想要的話不是會讓他第一個拿到嗎?而且為何時隔如此之久才來談判?
      聞言,漢子一愣一愣的,像是我的回答出乎他意料之外,不知如何是好。“呃……小、小哥不用考慮了吧?這不是對你很好嗎?”
      “好是好,不過……這有點太弔詭了。大哥,你的目的是什麼?”
      “哪兒弔詭啦?這不是好好的嗎?”他搔了搔頭,疑惑的問道。
      我只能僵著臉乾笑。
      玩我啊!傻子才看不出來裡頭有貓膩。這裝傻也太明顯了吧?!
      看著眼前滿面橫肉的賴皮之人,現在心裡只有一個想法,真想快點走人。再跟他鬧下去,沒完沒了。
      我從褲帶掏出手機,假裝接聽“喂?……啊、啊……嗯嗯……好,我馬上去。”掛斷電話,大手一揮,把桌面上的東西掃進了包裡,匆忙道:“那個,我有急事,所以先行一步啦!”起身大步流星。
      我知道,這個爛老梗想騙人很難,相信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識破。
      只不過,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其他的法子了。
      不過我也不是傻了,白白去送死,我已經鋪好退路了……。
      心臟瘋狂的跳動,噗通噗通的似大鼓低聲的吶喊,重錘胸口,呼吸暫止,壓抑感凝聚於胸腔,不斷湧動。隨著鼓聲的震撼,踏出的步伐,似乎都在顫抖著,手掌篡緊,手汗濡濕了掌心,讓人有種張開手就能看到如泉水般一湧而出的汗液。身上同也出了層薄汗。
      攸關生死的賭博。
 
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KQk2EBpzB

54.166.141.69

ns54.166.141.69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