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二小姐將我壓上床時,我隱約感覺到她的自私 - 夜深裡的二小姐(18+)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當二小姐將我壓上床時,我隱約感覺到她的自私
標籤(Tags)
挑戰者 面具*
挑戰者 Cecilio Jay
挑戰者 Camus
挑戰者 兀心
挑戰者 璃語
挑戰者 檸檬綠
挑戰者 LiBr@RisU
挑戰者 忻悠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629 閱讀
54 喜歡
3 書籤
人氣
當二小姐將我壓上床時,我隱約感覺到她的自私
3 書籤
已截止
A - A - A
#6
夜深裡的二小姐(18+)
忻悠
Mar 31, 2018
2
5
40
2 分鐘
706 字
No Plagiarism!1DfxvT9xIJRH3HhxoYl4posted on PENANA 夜深了,聽到了敲門聲,我從床上爬起來。開了門,穿著浴袍的二小姐站在門前,果然又是她。

「嗨。」她揮揮手,見我不為所動,有點不滿。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rIFFDUy3iF

「別站著不動了,我要進去。」我退到門旁,她徑直慣性走到床前,習慣地坐在床上,一切都那麼自然。而我站在原地,和她保持距離。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bkiqROj1l2

「過來呀。這是命令……」命令,是我無法違抗的枷鎖。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KdKNU2lj0H

「你……何必作踐自己……」我無奈地移動腳步,走向她。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nrp373XF6g

她熟練地將我壓在床上,騎坐在我腿上,修長的手指在我胸上打圈。她的行為,我不意外。只要她來我的房間,都這樣做。 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liADJsr3tN

「不動手?」「那我自己來。」她脫下白色的浴袍,隨手把它扔在地上。她身上只剩一套黑色的內衣褲。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5d0Q1VSmeS

「脫了它。」我熟練地解開胸圍的扣,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3CktFrwD7D

我們一絲不掛,二小姐躺在床上。「不要這麼不識趣……我不想每句話都帶著『命令』……很無聊的。」沒辦法,我轉身,把她壓在身下,雙手撐在她耳旁。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TsVu5FWxIq

「老爺夫人待我不薄,他們要是知道了……」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lOEmEFhx1w

「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況且,他們不會管的。」二小姐打斷了我的話,我無言以對。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p59KyOb5rj

「進去了。」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IlLEQRkMp2

「你在耍我嗎?你知道我不是要這種!」二小姐生氣地盯著我。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dLQR7vwp2y

我快速地進出抽插,她扭動著身體,微紅的臉滿足地笑了。「啊……再……再快一點」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WsD5dcToil

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I1HtGxl0kK

她出生在豪門。富貴人家都愛把家族事業傳給男生或較年長的孩子。而她有個哥哥,家族自然便把希望、資源全給大少爺。她的出生,對老爺夫人而言,只是「意外」。沒把她墮下來,也只是因為宗教的緣故。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2xvToDpV2s

「吻我!」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tZU747kYwC

我的吻落在她軟綿綿的唇上,兩人的舌在口中纏綿。直至二小姐快喘不過氣來,我才鬆開嘴。我繼續吻她,先是脖子,再是肩,然後是胸前粉嫩的點。她很陶醉。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jfD1Ijy4jT

事後,她累死了,就睡著了,但手仍緊緊牽著我。熟睡的她就像孩子,也像天使,純潔無暇。我想起第一次做的她。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OmqkgOYFJ1

那晚,她嬌羞地敲響了門,一臉嚴肅地說要和我做愛。見我不答應,便強行把我推倒床上。聽說女生的第一次都很痛,至少她是這樣。一邊插進她的穴,她一邊哭。我不忍心,停了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7d02k4aE2H

「不……不要停……我很享受」她哭著伸手環抱我的頸。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hmWUnFeWJy

當二小姐將我壓上床時,我隱約感覺到她的自私,但,更明顯感覺到她的悲傷。copyright protection40PENANAPyVfSb4QRO

54.80.208.105

ns54.80.208.105da2
留言 ( 5 )

忻悠 - 後記:
當初看見題目,便在思考為什麼把我壓在床上的是二小姐。於是,為了讓文章緊扣「二小姐」這個主題。我花了不少時間在思考二小姐的特質上。在我腦海裡的二小姐在家族中是可有可無的存在,是個缺愛的孩子。所以,她想感受被人愛的感覺。就在這樣的安排下,我第一次飄起車。結果這車……飄得超……沒感覺的。不過,飄車又不是主要目的,那就沒差了。
最後,希望出題者面具大大願意給我些評論!拜託了!(*>_<*)ノ
4 個月前回覆

面具 - 其實面具比較想知道那個是二小姐的誰,管家嗎?
還有問一下,飄車是指H的部分嗎?
4 個月前回覆

忻悠 - @面具,「我」其實是正崛起的有權家庭裡的小孩。「我」和大小姐的家族為了家族名聲那類,早就打算讓二小姐和我結婚。所以,嚴格來說,我是「二小姐」的未婚夫。
然後,飄車確實是指H的部分。當然,我知這H算不起什麼飄車(因為看不也不會興奮),當我的恥力快到極限了?ヽ(^o^)丿
4 個月前回覆

面具 - @忻悠,面具喜歡被扭曲的人格,角色之所以不用形容太多外形樣貌,是因為他的性格非常鮮明。
其實我出這個題目時,還沒考慮到二小姐這個身分背後的性格,說起來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不過沒有被過份關注,也算是一件好事,身為家中老大的面具可是深有體會。
其實面具不太會評論啦,不過真的要說什麼的話,就是你的寫作文風跟面具也很像,句號頗多(笑
4 個月前回覆

忻悠 - @面具,其實無論是被關注,還是沒被關注,各有各的苦。句號頗多那句戳中我笑點了。XD
4 個月前回覆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