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耽美
愛情
【反逆白黑】ZERO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HuiDu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13
級別
208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反逆白黑】ZERO
0 書籤
A - A - A
#1
HuiDu
Mar 9, 2018
0
0
80
10 分鐘
No Plagiarism!e680gIIxrCgXDWPaFW6Zposted on PENANA
“戴上面具……麻烦了……未来……”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3VCi4L2b2
破碎的语句,染血的容颜。这是朱雀无尽的噩梦——那天,某人死去的那天。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0q88rpR9Xj
这也是每一个或者的人,或多或少会想起来的噩梦。某人势必掩盖屠杀公主,以赫赫凶名占据史册的大幅版图。同理,取代Zero,并将其姓名、精神延续下去的朱雀,也将面对午夜梦回时,童年的笑颜。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egqb6AR3G
挣扎和剥离的感情并没有因时间而淡泊,他永远记得鲁鲁修。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fKMR2RD53
第九十九任帝皇草葬的第二年,朱雀伪装成平民来到鲁鲁修坟前。他见到了一个让他颇感意外的人,魔女C.C.。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5tPeVf54d
她看到他,笑道:“好久不见,朱雀君。”
朱雀刻意忽视掉两人言不由衷的默契,点了点头:“好久不见,你来这多久了?”
“差不多一个时辰吧,在这坟墓底下,他也会孤单。”
朱雀“嗯”了一声。
“你喜欢他吧。”
C.C.突然说,语气十分肯定。
朱雀愣住,一会后说:“你怎么会这么问?”
“直觉。”C.C.抬起手指着自己脑袋,“女人的直觉。刚刚我还不太确定,现在是十分肯定了。”
“你炸我。”朱雀苦笑。
“可不一定哦。”
“什么意思?”
“我带给你一个消息,你会喜欢。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得先做一件事。”
朱雀看着她,等待她将话说完。他并不相信能有什么事让未亡人精神鼓舞,纵使国泰民安,这也是他应该做的,意料之中的结果。
“开棺。”
朱雀的眼底掠过一丝阴云,他很沉得住气:“你再说一遍。”
“开棺。”
C.C.在朱雀发怒前补充道:“你应该记得,皇帝在死前,触碰到了鲁鲁修。”
朱雀回想起那个世界里的经过,的确是这样。
“那又能代表什么呢?”
C.C.笑了:“这能代表很多。Code持有者拥有赋予普通人geass的力量,而geass的持有者像转变为Code,就必须……”
C.C.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在两眼开启geass后,杀掉Code的持有者,就能获得不老不死的力量。也就是说,他会成为真正的魔王。”
“为什么现在才说?”
“如果你按耐不出当天掘了鲁鲁修的坟,那我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他知道这件事吗?”朱雀问,“鲁鲁修知道这件事吗?”
“这应该在他的谋划之外,我敢保证。”C.C.语气里的认真,转瞬即逝,“来搭把手吗?”
“你不怕有人发现?”
C.C.抬起头,用手扶住下巴,理所当然地说:“你来应该确保好了不会有旁观者。”
朱雀盯着她瞧,C.C.还以微笑。
“三个小时,我们动作要快。”
朱雀说完,卷起袖子,跟上了C.C.的动作。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RrFhDMRuP
当推开厚重的石板,呈现出底下刷涂了桐油的黑色灌木,朱雀还是倒吸一口凉气。他在C.C.沉默的凝视中跳了下去,卯足力气,推开棺椁。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l5i8XkZBq
鲁鲁修静静地躺在里面,双手合胸,仿佛沉睡一般。朱雀将质疑的目光投向C.C.,也许这个魔女又在说些胡话诓他。C.C.毫不介意地耸肩,只说:“再等一会就好了。”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hvw7KrmPw
这时,鲁鲁修睁开眼。他迷茫地注视周围的一切,最后,停留在朱雀身上。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en1UEEGw9
C.C.在旁边介绍:“底下空气不足,他会一直处于假死状态。还有一件事不好说。”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4vBnDzIDa
“什么?”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8FsEczoDWe
朱雀一问完,就知道了答案。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wsyymdd3J
鲁鲁修看着他,露出一个绝对不属于“鲁鲁修”的笑容。这纯粹的好恶只会在鲁鲁修童年时出现,朱雀愣住了。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zORbcvKU8
“缺氧伤脑子。”
“那你!”
“慢慢会恢复的,别小看Code。”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V2OnH0X5EU
C.C.似乎只为了这么一件事过来,她很快消失不见,朱雀甚至没来得及向她表示感谢,只好遗憾地想下次见面,再将恩情一并还了。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PqMnZ9Acc
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无可比拟的重要的事情。鲁鲁修醒了,暂时丧失了过去的记忆。这是一张白纸,或许没有作为质子的记忆,没有父母给予的背叛和痛苦,他能开心。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yM9qXlVIf
鲁鲁修柔顺地靠在朱雀的肩膀上,他对这个陌生人有本能的信任。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4DiS0ZSY5x
“还记得,你是谁吗?”朱雀抚摸鲁鲁修的脑袋,轻声询问。
鲁鲁修盯着朱雀,跟着一字一句道:“你是谁?”
朱雀不得已,用肢体动作和鲁鲁修交流。
他先指了指自己:“零之骑士,枢木朱雀。”
鲁鲁修有样学样,但他在指向自己的时候犹豫了。他并不清楚自己是谁。朱雀揽过他,很有耐心地重复:“鲁鲁修。”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omibKhkku
纵使失忆,鲁鲁修也具备极强的学习能力。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F2iOtgaoY
在懵懂后,他很快掌握了自己的姓名——鲁鲁修,身份——暂由朱雀收养的孤儿,等等一系列个人信息。继续使用“鲁鲁修”这个名字是一个并不英明的决定,朱雀还是想等鲁鲁修清醒过来,自己定夺。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sBIlCIeAN
他将鲁鲁修带回他的私人别墅,这里在远离市区的一座小岛上。只有一个港口供普通人使用。兰斯洛特尘封后,别墅周围只有十具用于防备的制式机甲。娜娜莉曾提议再研发一个类似于红莲,兰斯洛特的机甲供朱雀使用,朱雀婉言谢绝了。他不再上战场,他只需要作精神“Zero”活下去。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sc8LnS3Id
“这里以后,就是你和我的家。”
“你和我的家。”鲁鲁修重复道。
朱雀笑着走到鲁鲁修身边坐下:“你还真是残忍。”
“残忍?”
“嗯。”
朱雀的耳机发出一声哨音,和震动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分钟。
“等一下,好吗?”朱雀说。
鲁鲁修看着他,努力分辨这个人话语里的意思,最后放弃了,他坐在山羊毛地毯上,像只小动物撅起腰腹,躺在地上打滚。
朱雀看着他,无意间流露出笑容。他走到隔音间,透过单向玻璃观察鲁鲁修的举动,时刻担忧他会因为一些小事而伤害到自己。同时,他觉得有必要处理掉别墅内的尖锐物品,现在主任是两个人。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eSAxH3ORs
“什么事?”朱雀的声音格外温柔。
“哦,哦!Zero大人!第九区爆发叛乱!”另一端的人似乎因为朱雀的温柔而心惊胆颤。
“怎么回事?”朱雀沉下声。
“他们信奉鲁鲁修,并自称延续了他的精神,要夺回布里塔尼亚帝国。”
“这种事皇帝陛下知道就足够了。”
“其实……鲁鲁修在第九区,率领叛贼!”
朱雀目光飘向沉迷在柔软触感里,迷失自我的鲁鲁修。
“鲁鲁修?”
“是的,没错。”
“你现在把消息告知皇帝陛下,开启紧急会议。”
“是!”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iVo0g0JuB
刚开始假期,就出现这档子事。朱雀的脾气闷到了极点,他通过电梯抵达地下室,从加密的房间里取出Zero的服装,面具,一一转在皮箱里。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xg4JoQ7gUP
他猛然想起什么,跑回一楼,鲁鲁修不见了!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s4m2C46qW
朱雀松开箱子,四处寻找鲁鲁修。他打开橱柜,拆开被套,将一个个天鹅绒枕头扔到地毯上,又将地毯整块掀起。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ceuBfLBYf
通讯器再次响起。
“什么事?”
“会议定在一个小时后。”
“视频会议。”朱雀说。
“可是……”
“我暂时有事,如果没及时赶到,就以视频参加会议。”朱雀以命令的语气说。
“是。”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vwhfU8nb2
朱雀拆掉耳朵上夹着的通讯器,懊丧地扶着沙发把手蹲在地上。鲁鲁修会去拿呢?没有门禁卡,是无法自由进出的。一楼包括二楼的窗户都锁得十分严密,鲁鲁修不可能有机会跑到外面。可是……到底去哪了?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Fuh1xT5Dk
朱雀很少这么无措,鲁鲁修几乎是每一次勾动他情绪变化的原点。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cxgH8vsJt
“朱雀!”青年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朱雀一个翻身抓到鲁鲁修,反复问:“你去哪了!你去哪了!”
很快他就意识到鲁鲁修的抽搐,这个人正在恐惧他,每一个动作都极力表达出想要逃脱的欲望。朱雀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失态,静下心抱住鲁鲁修,温厚有力的手掌安抚鲁鲁修的背脊。他一下一下地抚摸着,直到青年停止一系列应激反应,靠在他肩上,睡了过去。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IXZefe9nBk
朱雀放松地叹了口气,把鲁鲁修横抱起来,想要放到卧室的大床上。但在他刚放下鲁鲁修时,鲁鲁修本能地用身体缠住他,连挪动脚步都显得有些艰难。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OZT61q074
无奈之下,朱雀让鲁鲁修枕着自己的腿入睡。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9gRqXZVqJ
朱雀弯下腰,捡起丢掉的通讯器。等重新扣回耳朵上,几连突然的讯息纷至沓来。娜娜莉,红莲,他们都在询问朱雀出了什么要紧事,这和他秉性一向不和。朱雀在通知他们鲁鲁修还活着的决定上犹豫了很久,一会后,他选择暂时隐瞒。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8GpmVEvif
鲁鲁修失忆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每一个人的异动,都会牵扯出无数情况。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I4QBaS2aZ
朱雀抱起鲁鲁修,打开储藏柜,从三格药剂的第二排左边箱子里抽出一管试剂,这时朱雀安抚自己无数个不眠夜用的安眠药和镇定剂。朱雀咬咬牙,将半管推进鲁鲁修后颈。接着,他戴上面具和披风,打开视频通讯。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v9nmzlmvL
各国领袖的脸浮现在投影墙上。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VTMkgIYM1
“在座的各位都知道,第九区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哥哥。”娜娜莉说。
众人点头。
“那么我们除了武力镇压,需要一个更有力,能直接摧毁邪教的办法。”中华联盟的天子说。
“重启鲁鲁修坟墓吧。”有人提议。
黎星刻说:“我不同意!”
“投票表决。”娜娜莉说。
“等等!”皇神乐耶说,“Zero大人还没表态。”
在场人都是一愣。
朱雀不知道皇神乐耶怎么将球踢过来,但的确,鲁鲁修的坟墓不能打开。先不提坟墓打开一次后遗留的痕迹,鲁鲁修的确或者,在他的旁边睡得很熟,之前还能蹦蹦跳跳。
“我反对。”
朱雀摸过鲁鲁修柔软蓬松的头发,正色道。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CJisltloE
会议不欢而散,最后决定先行镇压第九区,再做判断。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lvavSw5eTA
会议结束后,娜娜莉发来了对话邀请。
“皇帝陛下。”
“Zero。”
娜娜莉在电屏前犹豫了片刻,输入:“朱雀君,是哥哥吗?”
“不是。”
娜娜莉放下心。
“不过有关。”
娜娜莉的心提到嗓子眼:“怎么回事?”
朱雀把坐标发送过去,之后,就把通话系统丢到一边。他温柔地注视着鲁鲁修,感受他呼吸,他的脉动。他还活着,是的,他还活着。
药剂对Code的持有者并无持久且确切有效的作用。之后的睡眠,都是鲁鲁修自己沉浸在睡梦里。朱雀小心地呵护他,已经分出一只手在天网查看,如何正确按摩,怎样按摩能非常舒服,按摩的四十二种手法……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ZZvTMP9uOV
仅仅这样,就足够了吧。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2ygl1COm1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tHwDcoahD3
8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C3owPeFk2

54.166.203.17

ns54.166.203.1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