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動作
懸疑
《鬼谷·邪雲·經》
作者 白嘯飛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73 閱讀
35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鬼谷·邪雲·經》
2 書籤
打賞
A - A - A
簡介 1 2 3 4 5 7 8 9 10 11 12
#6
第六回 - 武逢知己難違命
白嘯飛
Mar 14, 2018
1
0
19
7 分鐘
No Plagiarism!gWkV9CWMYNMzPw42ZtH2posted on PENANA

    經那紫衫人一提醒和囑咐,仿佛點醒了呂悸一般。呂悸一愣,他自己倒是沒有想到這麼多,兀自覺得這南鎮撫司大人果然如傳聞一樣厲害。辦案如神,心細入微,明察秋毫,當機立斷……才剛上任不久,就破了幾處大案,緝拿歸案者,不是窮凶極惡的要犯,便是謀著要推翻朝廷的背後謀劃者,將他們連根拔起,不留情面。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ihkvGzARj2

    不用說,這當然是震驚了整個朝廷上下眾多人物了。有的稱讚他有勇有謀,乃國家之棟樑忠臣,有的卻對他的行為恨之入骨。這些對他憎恨之人,必定是跟被抓了的謀劃者有利帶關係或是同謀了。這不才年過三十,武功造詣就達到如此的境界,還坐上了南鎮撫司的位置,這個叫武天瀧的,皇上自然是非常愛惜了。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dzYxu79rU8

    再說,這個武天瀧平時最討厭的就是宮廷中的繁瑣禮節。他雖打小在【錦衣衛】中長大,但卻從來不依循任何的宮中禮節,任誰也管不了他。他唯獨在面見皇上之時,或自己打從心底所尊敬的人,才會做出禮儀,皇上也從未怪罪,反是非常喜歡他這樣的直率個性。因此,武天瀧每每說話,都從不提“本官”二字,聽起來雞皮疙瘩的難受,自己也只用“我”自稱便了,這樣反而稱得上心。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fHI5eM7dfO

    只聽呂悸回道:“大人英明,下官這就去辦。”匆匆離去,但這一次是往西北方跑去。那黑衣人猜他是要去召集人手,以免後患,不知何時已然投去三枚針形模樣的暗器。武天瀧就知道那黑衣人會這樣做,左手一探出,一股勁氣往暗器投處射去,三枚暗器立即遭打落。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gx6B2NaDEt

    那黑衣人一驚,待要再投第二次暗器時,卻沒想到武天瀧已經飛身前來,眼見離自身只不過數尺。那黑衣人投暗器無望,也只能被迫收手防禦,抵擋來擊。但誰想到這還沒收回手勢,那隻手卻已經被武天瀧鉗在手中。武天瀧說道:“不急,你的對手在這裡,先過我這一關再說。”那黑衣人暗吸一股涼氣,直襲背上。他想到如若武天瀧不是用手抓而是拿刀來砍,那這隻手多半已被砍斷了。可是無論怎麼使勁,那隻手卻不聽使喚,好像失去了控制,看來武天瀧的力度完全地壓制了他。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FR2EpxMzYG

    武天瀧看看那黑衣人手上抓著還未投出去的那數枚針形暗器,伸出另一隻手摘了下來細看一番,竟卻看不出端倪,完全不知道是哪一門派或幫派在使用的一門暗器?武天瀧把那枚暗器放入腰帶里,冷然問那黑衣人道:“你是何人?自報上名來。”卻不想那黑衣人不答反說:“有種便在拳腳上套問套問,或許當我把你打得個落花流水,樂透了心,心意一轉,都告訴了你也說不定。”嘴上雖在挑釁對方,但那黑衣人知道武天瀧非常厲害,雙眼倒全神注視著他的舉動,心敲算盤,謀定後招,深怕他突然發難,要避也避不及。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HdopjCcqPr

    果然,但見那武天瀧一聲冷哼,全身灌氣,欲要發難,卻沒想到忽有一股急風襲來,直打去武天瀧右眼。原來是那黑衣人見武天瀧正在灌氣的時候,趁隙展開那《南北中天》的另一套拳法【北狼拳】,一時快意逸然,大感身心輕盈,這一發招,竟比適才在鬥呂鄧程三人時更快了多的多。這【北狼拳】的特性是:運起勁後會大幅提升輕盈之感,如一陣風,也如森中狼獸一般,是故能夠感覺全身異常輕飄之餘,也殺意騰騰,奇猛奇速,迅雷不及掩耳。欲習得此等奇功,怕是要有三十年的輕功修為功底才能盡數掌握其中精髓奧妙,發揮得淋漓盡致。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f5ZmG19QFO

    話說回來,那武天瀧全身運勁,只不過是眨眼間的事情,卻這樣容易就讓那黑衣人找著空隙,眼明手快,當真是不得了之極。要說這黑衣人有什麼厲害,自然就是他那迅疾的身手了。若要用敏捷這兩個字來形容,那確實是有些瞧不起他。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jkFmZ5TLER

    武天瀧這次真的是沒有料到會有這麼的一出,那黑衣人的這一招使得也實在是太快,他自己還沒來得及反應,難免也會被一陣驚嚇,遂一聲猛喝,一股勁起大力地將那黑衣人的手震開。武天瀧的喝聲過於剛猛,輕易的便將那黑衣人全身也一同震了開去。由於武天瀧剛才被那黑衣人這麼一嚇,他那正在抓住那黑衣人的手也兀自鬆了一鬆,那黑衣人也只好縮回手隻,趁著被武天瀧吐出的勁氣借勢往後遠遠縱去。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sm5QMosYOh

    經這番折騰,那黑衣人心中奮意加劇,興奮如是,怯意也有,這個武天瀧實在是厲害得緊,如果適才沒有施展出那【北狼拳】,自己怕是沒那麼容易脫得了身。現在那黑衣人正急著尋思應對之策,他明白這次雖有幸脫得了身,下一次就未必了。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q4npq3qAU5

    只聽那武天瀧贊道:“好厲害的功夫,我生平最喜與武交際,看來你也不差,該和我一樣是個武癡罷。你的輕功如此了得,當是最近人人都在說起的那名俠盜罷?”稱讚之餘,還語帶試探。雖然武天瀧不喜那黑衣人的賊人勾當,但卻非常欣賞武功高強之人,所以才會跟著別人一樣稱他為“俠盜”,而不再叫他“這賊廝”。武天瀧現下怒火已壓消一半,但還是會為那黑衣人縱火燒閣的做法而感到不削。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odq4zp9sbO

    那黑衣人不禁哦的一聲,看來是被說中了。他自己臉上雖隔著一塊烏布,這周遭看起來也是有些陰暗,究竟還是被武天瀧瞧得出來自己的身份,還給他猜到了自己的嗜武如命,堪稱武癡,心地兀自佩服。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kDbpuXOWWD

    武天瀧見他哦一聲後就沒說什麼,已然曉得自己所猜是八九不離十,差之不遠了。說道:“雖然我不知你姓甚名誰,來這裡的真正目的是什麼。不過我敬你為一介武人,知你涉及江湖之事,自然有你做事的原則,那便是江湖道上所說的江湖道義。雖然之前你所做之事乃賊人勾當,不過都是在劫富救貧,我也自當不與你為難。”最近朝廷中人都在熱議關於“俠盜”一事,武天瀧是略有耳聞的,但當聽得這名俠盜其實都是在行俠仗義時,就寧可閉耳帶過,當作未曾聽說。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emHCL7FcHz

    武天瀧又道:“可是今晚之事我不能撒手不管了,任你再放肆只會助長你等惡行。” 武天瀧敬他行俠仗義,也敬他武藝不俗,所以才一路說了這麼多話。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i5NJan9jQk

    那黑衣人回道:“儘管放馬過來。”武天瀧冷哼一聲,道:“既然這樣,那就嘗嘗咱錦衣衛的牢獄滋味罷。”武天瀧雖想幫他,但他放火燒了【文淵閣】閣樓,依法當判死刑。皇法難違,不抓拿他皇上必然怪罪下來,自己倒成了不忠之臣,所以武天瀧也只好奉法辦事了。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8aYjAshopd

    但見那武天瀧腳下狠狠一踏,嘭的一聲,徑直飛來。身形飄零,悠悠帶勁,猶如魅影梭步,厲鬼撲身而至,望之不禁心中發寒。再說,此時武天瀧的眼神變得尖銳冷峻,異於常人。他那目光凌厲,直戳人心。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1DAJfmRVzy

《第六回完》copyright protection19PENANAvSEjBOHL8x

54.81.244.248

ns54.81.244.248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