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勵志
奇幻
人生快線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很獅子的金牛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PG
級別
154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人生快線
0 書籤
A - A - A
#7
006 若為一句話而跳下,為何不能為一句話而放下
很獅子的金牛
Apr 16, 2018
0
0
17
13 分鐘
No Plagiarism!NJkHLptpUblEVP0dPAPXposted on PENANA

今天的天空總是天灰灰,微風也像帶著淒涼的感覺。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kyyjiFE6nh

一名少女坐在天台的石壆上,腳下所踩著的是觸摸不到的空氣,她剛剛把一封信放到旁邊,更用準備好的石頭壓在上面,好讓這封信不被風吹走。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ib1DTM2mbX

這少女目無表情的看著前方,視線甚遠,但沒有焦距,她的雙眼通紅,可能已經哭過很久了,但現在的她,已經不會再有多餘的眼淚可以流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xxCtnCGddw

她慢慢地看著下方,與她隔得甚遠的地下,一副搖搖欲墜的感覺,其實只是差一丁點兒,這少女就會隨風墜下,結束她這一生。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by4JRnovuM

「爸,媽,對不起……」少女在這句話後,身子向前傾,漸漸地,被地心吸力拉下。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NMXOpQAsdM

少女的眼閉了起來,好讓眼睛在到了地上時還可以休息,自己的呼吸聲特別仔細,比以往更有效地細聽一下,原來呼吸是這樣有生命。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qKk2eHEVUS

時間,在這一刻好像過得十分的慢,心,也比起平時的靜。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r5qwPhUdNp

這少女,等待著跌到地上的那一刻。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0AbXoBOZ41

「您好,歡迎乘塔人生公車……」少女從耳邊聽到這樣的聲音,「在這公車上,不論你是悲傷﹑慨嘆﹑失意﹑受創……」聽上來十分的甜美,「我們希望你會有一個,找回歡笑表情的終點站。」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MuM6x0NcWI

少女慢慢睜開眼睛,她先是看到一張標緻的臉龐,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最為吸引。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4nOuUDMPRz

「我……是死了嗎?」那少女這樣地問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eR9pPy1Dx6

甜妞聽到這少女這樣的一問後,微笑了一下,「那會,這公車上的人,都是活活的充滿生命。」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jAsq8tdkp

那少女把身子撐直,左顧右盼一下這公車,「我還沒有死去嗎……」她的說話,總是沒有語氣。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WoMKTHnFwf

坐在公車最後方的一個男生,看著這個少女,「喂,怎麼總是把死掛在嘴邊,妳還這麼年輕,不應該這樣做。」逸樂走到少女的面前,「不要目無表情,笑一下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eK6oaVWczu

那少女沒有多理會逸樂的說話,她看出公車的窗外,「我為什麼會在這公車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jfOUHe2asm

甜妞聽到少女的問題後,想了想,「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聽到一聲物體掉落的聲音,然後就看到妳躺在後方的椅子上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zoLm8E4wjA

「是嗎……」少女的目光還是放到窗外,「那這輛可能就是通往陰間的地方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LylSXwNTJn

「呸呸呸!你這瘋女人在說甚麼啊!」逸樂大喊著,然後換來了甜妞的一拳。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2CcWjqYtS

「請不要在車內大叫大嚷。」甜妞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l3h6ppLtW5

「胖妞……」逸樂手摀住鼻說道。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4HEqzBXnuG

「你說甚麼!」這次輪到甜妞的大喊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KSJn5FGvEa

「那這輛車,是到那裡的。」那少女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0eF6E5S81

吉叔聽到少女的話後,說著:「不如先在這個站下車看看吧,不快的回憶,到了。」公車停在一個寫著不快的回憶站牌的旁邊,車門開了,「下去走走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XcIBDicAFH

下了車,少女看到的是她最不能忘記的咖啡店,這天,下著雨,心情也是一樣,臉上也是一樣,淌著淚。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hqA0NFGubl

「為甚麼你要這樣做……」那時的少女大哭地跪坐在地上,哽咽的聲音已經說不出話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AlTfsxlkF

一個男生站在少女的前方,「我跟妳只是玩玩而已,又何必太認真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miS5Uvn763

「但是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你又說不會離棄我,為我做甚麼都可以啊。」少女哭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nupoi55Nh

「那時是為了把妳所以才這樣說啊,妳太天真了,我真的會這樣做嗎。」男生笑了笑,然後蹲了下來,握著少女的下巴,「不要再這樣的天真了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rsRMl7fTsA

「但是我那時說我都是真的啊,我真的可以為你去死啊。」少女的淚眼內,只有那男生。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zOSrUMXiT3

那男生聽到後,又笑了笑,「那妳就去死啊,妳死是妳的事,與我無關啊。」然後,那男生站了起來,轉身離開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mIrQ8Q9dWW

「那個男生真的很差喔,比逸樂還要差。」甜妞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vnomaKupEW

「好男不如女鬥,我當妳是在誇獎我。」逸樂先是回應甜妞的話,然後跟那少女說:「妳不會是為了這個男生的一句,就這樣跳了下來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ZdLSFGFCYy

那少女還是一樣的目無表情,沒有語氣地說:「看來我真的是死了,要不然我怎會看到以前的事,有人說過啊,當人死前,他們的回憶都會像跑馬燈一樣跑過,看來是真的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Gkh8bpZkDV

逸樂聽到少女的說話後,無奈地搖了搖頭,而甜妞就問著那少女:「那妳再看多次這個男生傷了妳,會有想哭的感覺嗎?」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h8iFvsqZS5

那少女搖了搖頭,「我已經哭過很多了,再沒有眼淚可以流下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WSiIKYoqAm

甜妞微笑了一下,「很好,那就証明妳已經放下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YhHgqSFpdj

「放下了……」那少女說著:「是嗎……」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kurDaX6BXY

回到車上,甜妞坐到那少女的身旁,「把不快放下了,心情是不是好多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GURZCCX12y

那少女撫著自己的胸前,「有嗎……」疑惑了一下,「我感覺不到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n1P5hfYWFb

「那是因為妳已經哭過太久了,連改變了也不為意。」逸樂走到少女前面的坐位坐下,「現在的妳,因為心太平靜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gZGICRFItD

那少女看出窗外,「我真的太愛他,但原來現在的愛,已經對他沒有感覺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H9xy9aa6bd

「是啊。」逸樂說著,「因為好好的把所有關於他的思想,都哭出來了,所以心才會空,才會平靜。」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zeuEvKCsp

「沒錯,就似死了一樣……」那少女又說。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Ipvq1m6KQ

「小姐啊,妳要我們說多少次才信,妳妳還沒有死啊。」逸樂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JrZh09rbfD

「在妳的腦海中,真的沒有一個人可以令妳留下來嗎?」甜妞問著,然和是逸樂的答和,「父母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UcCpR7atA

話音剛下,公車停在一個車站旁,「到了,關懷站。」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AiiZNJ1aQM

少女下了車,自己腳下站著的是空氣,令少女想到,在天台時的那一刻,而她身處的地方,是自己房外的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0zd0Re9jpp

在房內,還是剛升初中的自己,正伏在床上哭著,而門外就傳來敲門聲,「囡囡,是媽媽啊,妳沒有事嗎?」那和藹可親的語氣,在門的後方傳進那少女的耳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WNk9pK0xVu

「是媽媽的聲音啊。」在窗外看著的少女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7vMqvAaxK0

那時的她,因為剛升到初中,轉了身的環境,自己已經十分的害怕,而且班上的人又好似不喜歡她,所以一回到家,就立即躲在自己的房間哭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jLAxMrMVLb

「沒事啦!妳不用理我啦!」那女孩大喝著:「我的事自己會處理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lHYGRoqRWm

門外靜了數秒,「囡囡,是爸爸啊,有不快的事,可以說出來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l4S8voIFVs

那女孩拿起了抱著的枕頭,大力地扔向門的那邊,「就跟你們說不要理我啊!快走!」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fefN0HzWs

甜妞站在了那少女的身旁,「妳的爸媽,其實是十分的關心妳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LhaKX28oT5

逸好走進了那房間,站在了那女孩的身旁,「父母這樣的關心妳,是好的事,怪就只能怪妳,為何要封閉起自己,把自己的苦獨個兒的吞下。」逸樂慢慢走到少女的身邊,「難怪會有一天撐不住,一次過爆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Kf9DnE15jW

少女本是目無表情,但現在臉上慢慢浮現一種後悔的模樣,「也太遲了,我已經死……」「不要再說這個字了!人一生只能死一次!那有人常把這個字掛在嘴邊的!」逸樂大叫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yZcMf0MXAI

少女被逸樂的大喝弄得呆住了,他看著激動的逸樂,一句話也說不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ql0B5YDenw

甜妞拍了拍逸樂的肩一下,「算吧,妳也是為了情這個字輕生……」甜妞說完這句話後又看著那少女,「但是,妳也是存有活下去的動力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j8LtL97Mer

「有嗎?」少女問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JMrVyGWlDw

「當然有……」甜妞說。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34R4FX2ibp

「沒錯,其實妳自己也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PvyBYjK55Y

在車上,甜妞依然坐在那少女的身邊,「有時候,我們總是會怪父母親沒有花時間去聽我們說話,其實有時候,是我們自己的錯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xPLYKjFHEj

在駕駛坐的吉叔,也同意甜妞的說法,說著:「是我們把自己封了起來,就算是父母們主動問我們,我們也只會把他們拒諸門外。」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dIn5N22Pld

少女聽到吉叔的說話後,頭微微地垂下。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bINMG7xMd

她開始後悔了,她後悔在天台的那一下,為何自己不再想清楚,就跳了下去,為何自己沒有想過爸爸,沒有想過媽媽。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vk2hiMAXuf

「到站了,聽說。」吉叔把車門打開,「去找妳存活下去的動力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hHYEMLHOB3

少女下了車,看到的,是以前自己,兒時所就讀的小學。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2ReLF0rMxe

那天,是學校舉辦運動會的日子,在運動場旁,站著各位學生的父母,全都為著自己的孩子打氣。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Z3y1kROVPi

在所有父母的眼中,自己的小孩都是最耀目,最可愛,最好的一個,他們為自己孩子的打氣聲,都是最真誠的。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b60aLMWsBx

很快,那少女就找到自己的父母,那是的他們,父親用盡自己的全力吶喊著,母親也少有的大叫大喊,全都是為了,在為自己打氣。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vDpKo4LQRj

她又看了看在運動場內,那拼命跑著的自己,現時是大隊的接力賽,剛接了交接棒的自己,在運動場上奔馳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5RmETHvHDl

少女著兒時的自己那一臉認真的模樣,心中來了一股衝動,走上前,近距離看著自己跑步時的一舉一動。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0Os1ZdNVGp

忽然間……「哎……」兒時的自己在少女的面前跌到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tc3SWsXHjO

「好痛啊……」逸樂站在那少女的身邊,一臉痛苦的表情。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0oGn3z5ygI

「是啊,我也覺得很痛。」甜妞也附和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UhxmiwA6rg

就在此時,少女的父母親走了過來,「沒事吧……」「不要過來!」在父母親的話還沒有說完前,兒時的自己叫了出來,「若是你們走了進來,我就會犯了規啊。」兒時的自己笑了笑,然後拍了拍沾在膝上的沙,「我們事,你們要繼續為我打氣喔。」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wUszNp1K6l

父母親聽到兒時自己的說話後,點了點頭。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z7JfuMOAl5

少女看著漸漸遠去的自己,還有自己的父母親的打氣聲,哭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ignQCFmcMO

「囡囡,加油啊,我們會永遠為妳打氣的啊。」父親大叫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tiJVRxlThs

「囡囡,加油啊,我們會在妳以後的日子,都在妳身邊吶喊啊。」母親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eRzY64KVE6

少女的眼淚流滿臉,她的手也來不及擦去,「媽……爸……」哽咽聲中,少女說出了幾個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0XmnNZ3abP

看來她,真的後悔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ZF7JBZgWSy

她想著過去的一切,為何父母親的主動慰問,自己都總覺得煩厭,總是要拒絕他們。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7pY5w2QrH

為何父母親想幫自己分擔痛苦時,總是要自己一個人扛了所有,為何不找他們分擔。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WsFjPsiSDu

為何訴苦總是找朋友,或是那些不認識的網友,而不去找自己最親近的父母親。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IC9QmKPCGI

少女看著自己的父母親,覺得,錯了,自己真的錯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b5PB3U76Ky

此時,甜妞拍了拍那少女的肩膀,「來,走吧,我們上車吧。」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H0t0QWjJz

那少女搖一搖頭。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NrcWhzH7co

逸樂看到少女搖頭後,笑著說:「放心把,我們不是把妳帶走,是把妳帶回去。」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PntEYwz6Dj

「帶回……去。」少女聽完逸樂的說話後,看著雖然跑輸了的自己,再看看抱起兒時的自己的父親,和在旁拍著手,幫自己整理頭髮的母親。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r1GV1wRlg

「嗯,我要回去。」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r8HE5ZdM7q

上車的一刻,少女看著吉叔,說著:「我可以回去嗎?」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aWNEAMb9SO

吉叔說著,「可以啊,快上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txgudcwK4R

此時的公車上,少女滿心的期待,還想著第一站時,上車的時候是目無表情,但現在,她的臉上帶了笑容,一種期望,和有宬在的微笑。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0v0Ia5IoSP

「是嘛,笑一下多好啊。」吉叔在倒後鏡中看著那少女,「有很多人,都常常說溝通是十分重要,但那有一個人是真的把這件事做得十全十美。」吉叔又說:「沒錯,每個人總會有秘密,但是每個人都要清楚一件事,痛苦,是不應該成為秘密的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3MCHmoSwg

「嗯,我知道的了……」少女看著窗外,那天上射下來的曙光,十分祥和,「我以前真的很笨,但是我再也不會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G0OXv291Md

「是啊。」逸樂說著:「我不是說過嗎,人一生只會死一次,妳現在有機會,要好好的把握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TNJTvUYeiR

「你才死了呢。」甜妞說著:「她還沒有死過呢。」她微笑了一下。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37UQJBc7tJ

逸樂也會意到甜妞的說話,開懷地大笑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oaKc8feih1

「甚麼啊,真的不明白你們的說話。」少女說完後,也隨即大笑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vaOf3k92ys

「妳不用明白,只要相信,妳還是好好地活著就好了。」吉叔深呼吸了一口,說著,「下一站,振作。」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TCzOsipFpT

公車漸漸駛入一個無人的站,門開後,那少女下了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pN3a0cpfuH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們,我還不知道你們是不是把死人運去陰間的車啊。」少女問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gZR4fVpoYX

逸樂聽到後手拍了拍自己的頭,無奈地說:「要是真是這樣的話,妳還可以站在裡說話嗎。」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RSAqG3I5I8

「那我知道了,你們一定是拯救我這種人的神明了。」那少女大笑著說。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Y8W2iXeIcJ

「哎呀,我真的是被妳打敗了啊。」逸樂更無奈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psIhxYcWnb

吉叔這次,也下了車,他走到少女的身前,「我忘了問妳,妳說已經找到了讓妳生存下去的動力,那麼,是些甚麼?」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Te3uEJxnPg

那少女恩惠地微笑了起來,「是父母親的打氣。」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wOptRHq6qC

「對嘛,為了一個傷了妳心,一句的『那妳就去死啊。』而輕生,為何不可以為一句『囡囡,加油啊。』而生存下去啊。」吉叔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PP4y6BwjxT

「沒錯。」甜妞大力地點了點頭,「有輕生的勇氣,為何不把這勇氣用在活下去呢。」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ur7xVMht97

少女聽到後,點了點頭,「我會記住的,永遠,永遠的記住。」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JGV99MQzSg

吉叔﹑甜妞和逸樂都微笑著。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bI6ggdRMwp

「是了,我還要問……」那少女又問:「我要怎樣回去啊?」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F0QNyMzQgJ

甜妞走到少女的身前,「妳先閉上眼睛。」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XZqT8zGZ9z

那少女聽隨甜妞的說話,閉上了眼睛,然後感受到,一雙溫暖的手,輕撫著她的臉龐……「多謝您……」「……乘坐人生公車。」甜妞﹑逸樂和吉叔聲音的餘韻在少女的耳邊飄著,直到,只聽見風聲的刷過。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glhnBxAtj6

她睜開眼,發現自己現時身處的,還是在天台,只是,她是坐在石壆旁。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SZ7JNGwmxM

天,已經不怎樣灰,曙光在灰雲之間射落大地,一副生氣的樣子。風再也不悲傷,帶著那充滿動力的溫暖。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6vMwoV64Vf

少女把壓在自己遺書上的石頭拿開,拾起信,慢慢撕碎後向外一扔。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EcAVzbtaFN

紙碎在風的吹動下亂飛著,而少女看著這些紙碎笑了一下,再吶喊了一聲:「啊!我要振作啊!要永遠被父母親打氣!」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hyMohz5OWD

天,成蔚藍了,風,帶著動力,少女的心,也振作了。copyright protection17PENANAB38nzwjFBf

54.198.142.121

ns54.198.142.12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