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耽美
反烏托邦
古加 渴望的黑暗
作者 Die Weiße Rose*
點子貢獻者 瑟雷伊.幻夢
編輯 沐風
作者團隊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626 閱讀
56 喜歡
5 書籤
人氣
古加 渴望的黑暗
5 書籤
11 12 13 14 15 16 18 19 20
#17
Die Weiße Rose
May 16, 2018
1
0
14
11 分鐘
No Plagiarism!v7dNOS6V32bQWnWi2JmMposted on PENANA

有人說過這個世界上曾經有過太陽,古加忘記是多麼久遠的年代前了,然後它將要熄滅前,有人跳了進去,然後王庭才有了火。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tG0Flkmpm

古加曾經夢見過,他攀爬在無數個死去太陽堆積成的山脈上,在遼闊而難以描述的宇宙空間裡,在那無數巨大的死星上,他的肢體延伸億萬公里,在那無盡黑洞和白矮星之上的那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UuwIipPes

木盲幻化做了一隻深青色鳥從高高的地方飛了下來,飛到了邦畿千里的仙人掌上,她知道高處的東西指引著她。 在這裡,她要建立一座城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pjONf7PZt

古加最近總感覺莫名的煩躁,或是那天亞特雷斯的行動讓他感到迷惑,他覺得某些既定的東西已經被改變了,而他卻像是在盲無目的海淵上航行的孤寂者,既不知道所能感知的方向,也不知道危險的所在,一切全靠某種天定的直覺, 或許還有某種高處存在的指示,在億萬星辰之下運行的人的命運,是否也能將星辰的軌跡改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CHXiICE3Y3

「哥哥,哥哥你在想什麼。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qiYUPGdevr

順著聲音,古加低下頭看見閩人扯著他的袖子,一副很糾結的樣子。 蹂了蹂他的頭,亞特雷斯看起來有些奇怪,他好像忘記了些什麼東西,又像是在刻意隱瞞。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HnQ0bDgitf

最近亞雷和古家一直待在大邑,裡面的孩子也和他們很熟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5XJnFm2Jk

除了那個抱著木頭的女孩子羌人,夢想做騎龍者的小傢伙外,還有那個叫做虎的小男孩。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59C34rKhGg

在大邑的時候,一些很奇怪的東西仿佛總藏在什麼角落後面,古加特意的和亞特雷斯不要保持距離,即便知道那些東西,他們也沒有伺機上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nDznPdE8G

古加不太覺得亞特雷斯身上有什麼秘密,應該是某種東西,但總覺得怪怪的。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ULRE9x0bh

他特別想要躲著亞特雷斯,但他又恐懼黑暗裡面的東西不能走開,只好每當亞特雷斯的視線移及他的時候垂下頭,去看著羌人,來躲避目光。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hqXlvp6M5

"羌人!不要咬我的衣服"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vt05RQivY

天,自從古加開始照顧這小孩子後,羌人就一直開始纏著他,不知道是不是獨佔欲作祟,她很是討厭其他的小孩碰觸古加,古加一直試著嘗試調節孩子們的關係,但總是無疾而終,覺得太過困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qTLhyUPy6

"誒,羌人,不要打木生"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6ToxRK2hQP

木生是個只有4歲的小男孩,看起來很喜歡古加,實際上大多數小孩都仿佛很親近古加,但能忍著羌人的目光亦步亦趨的一直跟在古加身邊的也只有他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dlQeqI4Je

小孩子間的糾紛,太纏人了。 古加覺得這些孩子生在木盲管理的大邑實在是十分幸福的事情,即便他們失去了他們的父母,在王庭,父母對子女有著絕對的權威,大多數人在幼年時學會收斂自己,不要像真正的孩子一樣玩鬧,但這種抗拒天性的事情怎麼做也是難以實現的, 王庭應對這種情況建立了一些部門管理幼童。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3JEXuVvoL4

古加想起那些機構,感到難以言喻的噁心。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vRYToQEr8u

古加認為他們被遺棄反而是件極大的好事。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gvICmW341M

雖然這麼說顯得太功利主義,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世上的苦難你不選擇一種,就會遭遇另一種,全然的自由只能在列王的子嗣中尋覓。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4vW2ZSyoD

古加沒有參與過那幾個王庭為教育幼童而設立的機構,幸運的是他能夠隨著亞特雷斯離開這繁雜的王庭民生活,邁入一些好的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CUvBOUrslz

「古加,你看到木盲了嗎」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WC5EesBhwC

古加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些小屁孩總是纏著他,而不是去騷擾亞特雷斯,不過大邑地區的事還沒完,想來這也是短暫的麻煩。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4PHAMJzFhY

古加想著那個無所事事的人,自己被木盲擺脫去集市上購買些食物,然而亞雷自告奮勇的去了,木盲看起來已經不像是很熟悉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USNvGIX93

有些怪異的想法誕生在自己的腦海裡,仿佛是被隔絕到完全安靜的地方被困住了一樣。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mvXBek8IyA
剛才走過的人和物看起來被朦朧的套住了,未知的東西往往帶著迷惑前進,不過這一切都被未知隔絕,駛向不可知的境地。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6FCKU4mbB

「羌人? 」古加喊了下那個孩子,越發擔心起來。 她的額頭上看起來有什麼東西要凸出來一樣,皮膚下蠕動的根莖扭曲的不像正常的模樣,在太陽穴,和額頭兩邊,古加用手輕觸的時候感覺到下面有什麼東西要鼓動出來,它們撕咬著,就要從皮膚下面湧出來了,人的皮膚下面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沒有可以解釋的。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YfrFPdopSG

在王庭裡,導師們讓人相信人皮下骨骼和脂肪的組合,血管在迸發,一些被稱為內臟的東西主導著人的運送,前進和能量。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bAhZ6YH37

歷次祭祀和戰爭裡,古加也確實看到人皮膚下的東西,像是王庭說的那樣,不過大多被剁成血肉模糊,不過有時候,古加也親眼看到過,從屍塊裡升起的那些東西,在戰場被埋葬的土塊和岩石下, 那些血肉幻化成以萬億計的細小肉蟲從被拋棄的地方湧出,難以言喻的惡臭充斥著平原,屍血流到河裡被魚吞下肚子,而人們又撈起它們進食,循環往復,人類本身和這個世界上最未知和血腥的東西本來親密如姊妹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BdqdYkikw

有些方國崇拜肉蟲, 他們認為即便是大天們也是來自這些細小的生物,也要歸於這些生物。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iLlYBzm1s

歸類法並不能去盤點所有的世界上的智慧種族皮膚下的組成,大概就是殺了一些人,把它們的皮刨開,去瞧一瞧裡面的內在,然而如果不殺掉這世界上最後一個人,誰能去得到全然的真理呢? 而在那個時候誰又會去觀測這一切? 那些東西也可以肆無忌憚的行走在地上,行走在方國和原野間,發出難以揣摩的嘶吼,宣告世界的存在。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3qDDHDJFkN

那些奇怪的東西在木盲手下平復了,它們退回了羌人的眼眶和腦子裡,合歡樹花看起來像是沒有經歷過枯萎一樣,生長的那麼茂盛,就像之前的花被扔入了另一個平行世界,而那只邪惡得手又從世界的另一個邊極順回了這些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5o0wCZQVj

"那朵花。。。 我在八年前就被人拿走了,它是從哪裡來的? 還開的那麼茂盛"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PC8bAKLXM

古加聞到一些惡臭從那盆花上傳來,就像是泡在屍塊和腦漿的混合體液一樣,它開的太茂盛了,茂盛的太不正常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d0cRDUunzP

或許這花是誰送來的?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anVznrbni6

"亞特雷斯"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GFWjN7TySR

從大邑回來後古加感覺很疲憊,那些噁心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是亞特雷斯。。。 不對,木盲? 為什麼他要如此相信她呢?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6RxXvrrS1

明明相識不過三天,卻仿佛刻入了腦子一樣,古加想了想,把手伸到背後,從脊髓慢慢升到後腦勺的地方,他仔細按了按那下面的皮膚,有什麼東西蠕動起來,被針刺到的觸感瞬間讓他忘記了那些東西,古加覺得恐懼極了,反而有些不可思議, 他拿著鋒利的石斧,往後腦勺狠狠一切,鏡子裡古加看到有黑水從他的臂膀留下,呼吸間已經淌了一地。 他沒有聽到什麼東西的尖叫聲,那東西還活著。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h3ocDMDO9V

所以說亞特雷斯和木盲到底是怎麼熟悉起來的?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l8azZwl6y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VQARaoZ3XR

看著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談笑古加覺得有些吃味,但他是萬萬不可承認那是吃醋的,只是一種對朋友流走的厭惡和對亞特雷斯沒有辦法的依靠,列王的子民不會允諾他這個寵物,即便知道這對自己的安全並沒有多大威脅, 警覺的老鼠還是早早豎起來耳朵。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Lk2CqQKrX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AOsxqGRypq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ViYMQVhina

"誒,亞雷你看見那個賣花的藝人了嗎"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9CLhMkhjFn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EeJRRwuGF

"挺有趣的在集市,你認識她嗎? "18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c9bfLB5w3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qBw1tGqsKn

"不,不是,她其實是我幼年的朋友,被督察隊砍斷了手腳放到市集上去賺錢"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kFGisxeKPB

"那你為什麼不去幫她呢? "亞雷說的很平淡,古加沒有聽到。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ag9T71pCH

"不健全了,本身也就從人裡脫離出來,至少在王庭,這是理所當然的事不是?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52jC4Niuf3

"我不太明白"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SAJzTb67VW

"你會明白的。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Q6Z0Z71oJ

古加偷偷把聳起的耳朵放了下來,轉過頭去假裝剛才什麼也沒做,但木盲早就看見了這一切,她輕笑一下,聳了聳亞特雷斯的肩膀,把頭往古加的方向輕點,暗示著。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JuM36RQol6

亞雷不太明白,剛才還和他好好說話的人為什麼突然像得了魔怔一樣瘋狂點頭? 這是某種畸零人的禮節嗎? 她的眼神為什麼怪怪的?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seHbNAnTIj

木盲決定不在去做這麼愚蠢的舉動,把頭收回來,想到古加之前對她做的亞特雷斯的介紹,還真的是恰如其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Qr9WraVybk

不過王庭上部有那麼消息閉塞嗎? 當一個人殘缺之後,本身就不在被王庭視為人,要躲在陰暗的角落裡,不要去給現世的人添麻煩,這不是他們做的規定嗎?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iVO4ZUVPjh

為什麼現在又在厭惡畸零人們做的殘忍?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WLvDXjeldW

木盲有些覺得怪異,本身對於這項制度就很有不滿的她陷入一種歸繆中,她無法找到應該去做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E3nOZOYVna

她曾經看到過,那些之前和她做朋友的那些人,在看見殘缺後漏出的表情,即便是幼童也被家長的想法所規避,他們要他們的孩子去壓迫,去歧視自己的之前的朋友,仿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fF64K5YFVh

為什麼上部人就不能理解? 他們奴役著畸零人們,來到這裡,到處瞧瞧,仿佛是看一些腐舊的垃圾,自己永遠不會觸碰到。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XS3tw1MKn0

她看到過,某些虛偽的,不知可的東西浮現在幼童的身上,那些東西從嘴和口鼻裡嘔吐出來,看起來融入了背景裡,留下些惡臭,浮現在樹木的皮上。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G134Q3TPZg

人不能一旦低頭,一旦低頭,就會矮到地上,矮到塵埃裡,永遠也站不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0eW7iGchm8

她永遠不會原諒自己。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j1CMxEzi1

她又想起來,某些孩子仿佛在推動著什麼往前跑,那之前買來的呼蘭裡載滿了一些油膩的,腐朽的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zY3D3THWJG

她看到那裡升起來一個部位,仿佛是人的器官一樣的東西,她認出來了,那是她之前的朋友,那說好要永遠待在真理部的好朋友,她還帶著之前她送給她的花環,從淺灰色的黑泥回來了,回來到這個之前和她在一起的地方,要永遠的安靜下去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dJV9QeP3vb

"木盲,你在看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c4vdHhLlR3

古加的聲音傳來,驚醒了沉入某個地方的自己,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nr1q55jM22

她又去看了一下那個呼蘭,裡面什麼也沒有,彷彿之前看到的一切都是錯覺,錯覺到把現世的東西誤認為死者的地方,但她感覺到了,感覺到了那鋪面而來的死氣還有別的什麼東西,那手一樣的物體曾觸碰到她的雙手和臉頰上,曾經那麼溫暖, 現在也依然這樣。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tgMppDDfG9

她明白了,那是某種資訊,某種預警和先知的告誡,拿手不光帶著死氣,還有濃烈的,彷彿從很遙遠又很近的地方來到這裡,她想起之前被告訴的,在幼童時期被荊棘所割破的指尖和臂膀,明明感覺是很近又很熟悉的東西來到,為什麼忘卻的那麼快? 幼童時期互相許下的諾言看起來就像是某種限制和預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TeX6WfRh6

她當成了玩笑。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UExW5C2op4

她當成了誓言。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rTkeiKRV0y

"古加,和我走到王庭裡去。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5srjpyfEpx

"怎麼了?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LkcjhhVjGl

「就要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o8eJmwtesu

「就要到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MxXdRmM71b

「和我到畸零人的農場裡去,那裡應該已經發生大規模的饑荒了,王庭封鎖了這個消息。 」copyright protection14PENANAEMwR5N816P

54.161.40.41

ns54.161.40.4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