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耽美
反烏托邦
古加 渴望的黑暗
作者 Die Weiße Rose*
點子貢獻者 瑟雷伊.幻夢
編輯 沐風
作者團隊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833 閱讀
57 喜歡
5 書籤
人氣
古加 渴望的黑暗
5 書籤
13 14 15 16 17 18 20 21
#19
Die Weiße Rose
May 17, 2018
1
0
26
11 分鐘
No Plagiarism!4VZB2mvk0bDo2aqJChNxposted on PENANA

老卡斯帕爾完成了他的工作,坐在小屋前的陽光下,看著他的小孫女在玩。 他的孫子彼得金一直在滾動在河邊附近發現的堅硬的圓形物體。 他把它帶給老人,他解釋說:「這是一個可憐的傢伙的頭骨,」他說。 他承認他經常在花園裡犁地時發現它們。 孩子們期待著一個故事 - 「小小的威廉米勒抬起頭來,用驚奇的眼神看著」。 卡斯帕向孩子們解釋了這場戰爭的故事,瑪律堡公爵打敗了法國人,儘管他承認自己從來沒有理解過戰爭的原因。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igTJBS1CRc

他還提到他的父親在溪流旁邊有一間小屋 - 「那時我的父親住在布倫海姆」 - 彼得金在那裡找到了頭骨。 士兵們把它們燒在地上,他的父母都帶著孩子逃跑了。 下面的詩句是指懷孕的母親,或者孩子的母親,其中許多人死于與他們的新生兒,可能暗指他自己的母親。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3V83xap2vq

成千上萬的屍體在田裡腐爛,但是他卻把它甩掉了,作為戰爭的一部分。 威廉米勒說這是一件邪惡的事情,但他與她矛盾,不,他說,這是一場偉大的勝利。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e8Pgjg0VxN

這是Southey最著名的詩歌之一。 內部的重複,但與每節最初的五行並列的一個著名的勝利,確定敘述者不知道為什麼爭鬥,為什麼數千人死亡。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tQ3nzFfAi6

美好的時光像流水般濺射,一些人死了,很多人死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Nl2WpA6ODB

他沒有看到,他沒有聽見,他甚至沒有被人告知過。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fRK573m8ZT

但他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VsKZQjE6UW

他看見過王庭西面的眾多屍骨,密密麻麻排列著,從這裡到那裡,好多好多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dIigEHQLwt

對,那些東西是屍體,但他也想叫他們是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mMk6SsaeA9

他們甚至沒有真的活過,但又有什麼辦法呢?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7vCRvtb9z5

王庭裡沒有人真的活過,他們是世上的塵土,風一吹就散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6MOp2s7SeE

或許有人活過,那些列王的子嗣們,他們握住權柄,是諸天和主蛇尾的眷屬。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lAqGHi8RxI

從高高的天穹上,難以言喻的崇高地方,他們接受天命,統治地下的一切。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1EeDwJ6ITG

然後地上就沒有了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N0sCpu5xnj

或許在他們統治的時候,也是有過人的,那些反抗者的確可以稱為是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bJTCpBVxss

可是啊,他們都死了,他們的死亡告誡後來者。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gu6v7Dfel9

你們,從不是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U99mLzRQ6e

他們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悲壯,就像蚊子被埋在琥珀裡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aiX4UnFPU8

突然,古加想起紮西人的信仰,他在夢中都不禁發笑,這些人,這些愚蠢的人相信有一個難以言喻偉大存在,而如此偉大的存在居然愛著這群可憐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hbCoGJ1WYn

他是和所有族人們被列王派到諸島去剿滅他們的,真是群可憐人。 古加想,心裡的痛苦一浪高過一浪,像是海潮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5SwefiO79V

那時候他才十四歲,第一次加入巡邏隊。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mjdkn8H2XC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有著很強的自厭傾向,人與人之間,就像是海潮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bfNNDuwFqv

再出發前,列王的信使告訴他們,那裡是邪惡集聚的地方,你們不要和他們說話,他們會誘惑你們,蠱惑你們,將你們帶到遠離諸天的地方去。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2voyKDRyL0

人寵們不知道諸天是什麼,但信使說諸天比列王還要高貴偉大,孩童們恐懼住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u7jHrHP8KN

他們無法想像沒有列王的生活,列王是空氣,是食物,是母親,亦是父親。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LV2yIF3fkt

被列王們拋棄,比死還要可怕。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KnY9VJNNiy

但古加總感覺的,信使在談到那群脆弱而渺小的敵人時候,眼神裡的恐懼都要溢出來了,就像是海潮要從他的眼睛裡傾倒出來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NMF7u7Ojgz

但古加還是相信了他。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71u9AdPDt9

人寵們,孩子們,戰士們,登上了船。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6ew5nsPaf7

這艘船在哪裡看過,古加心想。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I3ToanvZHM

聽信使說,如果他們能把所有紮西人都消失掉,就會被允許進入王庭,和列王們一起生活。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yOO3YohN2K

「安達爾海有很多怪物」他聽一個族人這麼說起。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W8YtelW3vc

族人? 或許呢,他們並不是真的因為某種血緣或者文化聯繫起來的共同體,而是被所有人拋棄掉,不要的組合。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bef4Cps8p9

沒有人會稱呼他為族人,但古加心裡想要這麼稱呼,至少,這樣子他不是一個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VYYJ2W8jJa

他躺在甲板上,火球垂暮,就要再次死去了,他有些兒困。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3Gj2axo7BT

迷糊中他好像聽到他的族人們在討論一個叫做「畢節」的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jM8yRKYjTn

「那是世上最大的災禍,眼神裡蘊含著無限的苦難。 」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tOmsxopFH9

他睡著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PLQ9O0Gc7i

然後再深夜醒來,他望瞭望天,今天是主月和輝月,女月被遮擋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6r5eZWYYgR

他有些發愣,是眼花了嗎? 他看到兩顆星辰裡張開了很多奇怪的草,他環顧四周,發現甲板上也充滿了這些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lJGIcd6BTO

這種草的根莖像是梅花,葉子像是百合頁,頂端有著一個光球。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KJAASoBzAJ

「兩個光球,不對。 」他這麼想到,然後他又看到有的草長了三個。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RGaWVaST88

從甲板衍生,他看到海面上也長滿了這種花,幽深的海水看不見了,那些草密密麻麻的長滿任何一個可能充滿的空間,他甚至透過光亮在海底也發現了一些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LuSrc4FiGy

先是一些點點晨星,然後是整個海底。3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B7QaOaRR16
30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9oScNOWmT
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7qhH1a5DJG

安達爾海有兩百萬公尺深,歐羅巴也不能媲美它一半的廣袤。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nAnxxiHpcQ

通常來說,火球的光只能直射到1千公尺左右的地方,大概只有安達爾海的萬分之五。 古加曾聽有人說過一個星球,那裡最深的海溝只有一萬公尺,光統禦海洋的十分之一。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yYkrqwv5Pc

但都是很深很深的地方,人力無法觸及,到底是誰,什麼樣的偉大存在將這些知識傾囊而受,讓他們可以得知呢?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EWDWEE6KiP

總之,這不重要。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rFqOdX7Unk

古加看到了海底,兩百萬公尺深的海底。 那裡也長滿了這種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KVi5mJCSOr

這些光沒有被束縛住,它們沒有被難以言喻的力量阻礙住,光子被欺騙了,它們獲得了全然的自由。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4toIp3mwNF

古加知道,透過玻璃的光不是原來的光,透過空氣的光也不是原來的光,透過海洋的依舊,不是。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mekM3xJbs6

只要有介質就會這樣,光子從它們中間而出,一些東西被吸收掉了,然後它們讓一些介質成為了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vd2OipxUim

但這個世界上總是有著一些東西不願意成為光的。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mnPL5fOsLC

光從列王和諸天的子嗣中間穿過,他們不願意成為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77RsUUZD5s

他想起導師給他看過的那個東西,那是個純黑的物質,放在一塊透明的玻璃中間。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KBGNpYcWTu

他初看的時候感到無盡的惶恐,好幾天睡不好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igR72WmQo8

導師給他講,這種東西叫"渴望的黑暗"。 是挖掘遺跡中發現的一種新材料,是目前最黑的物質。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twfkY9eYNk

它對光的吸收率大概是99.97%,如果沒錯應該是是古人們生活的房間運用的。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qyV6lk5xhZ

建築材料? 真的有人願意活在這種材料。。。。。。 建設的房子裡?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2zfTHhQ48f

古加看著那塊"渴望的黑暗",感覺就像是某種邪惡至極的古神瞳孔在發散,降落到人世間的黑洞和中子星,在這麼黑的東西襯托下,周圍的光影都發生了改變。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cCLsWJCbHp

古加覺得那塊物質旁邊的導師像是扭曲了,他的脖頸和肚腩轉換了地方,整個房間裡空氣像是被擠壓變形,古加感覺喘不過氣,嗓子眼發疼,他看到導師和那塊物質旁邊的儀器像一張抹布一樣變形,成為平面的所在。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v8YrejMkR3

僅是一眼,古加就覺得這塊東西有著令人瘋狂的力量,冷靜下來後,古加覺得這種東西對人的視力有著巨大的損害作用,長久看下去,會覺得任何東西都沒有品質和體積,像是用膠粘貼在虛擬空間的皮影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jTDzNkRDo0

拿。。。。。。 這種東西來造房子?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TACE2yoEJ5

古加屏氣,感到古人真是瘋狂。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4fe2HtmtNd

在他為導師關上門前,他看到導師小心翼翼的捧起"渴望的黑暗",眼神像是對待熱戀中的愛侶,不對。。。。。。 或者說更像是祭祀行走在佈滿諸天天廟的恰高占比爾。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x77aGUuyyS

他聽到導師低語,聲音不能被光影折射。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yrta5wJubt

"要是。。。。。。 那些東西建造的。。。。。。 並不是我們的居所呢? "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AfJOiqhFU4

古加關上了門扉,故意遺忘了這句話。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SrcZBSU5qs

他看到佈滿世界的繁星,星河在地上流淌,那些光球草快要占滿全世界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YZTraZXTt8

整個空間,星辰和天幕上,安達爾海,視角最深處的海平面,已經他們自己的船上,他甚至看到這些光球在空中繁衍,根莖像是紮在泥土裡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n3o6SHw9mq

古加好奇的摸了一摸,感覺它根莖部分的空氣有些粘稠,像是被固化了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efRqetj9zK

他的手像是插入土壤裡,碰觸到了令人驚異的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BxJvZTuWNY

"多麼宏偉,像是宮殿"他不經意的讚美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5a2tgUbN4x

宮殿? 古加感到詫異。。。 太奇怪了,他為什麼會說出這種沒頭沒腦的話?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diM5I1z1b8

可是環顧周圍,銀河已經落在了地上,鮮花,草地舒長,光球中一些異樣的生物在增長,一些小蟲子拖著螢光,他的族人也還在躺著,但馬上就要醒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LMFvhEpMBc

突然,他感到一股海風吹拂過他的鼻翼和臉龐,空氣中傳來帶著鹽分的清新味道,整個他目光所及之處就像是一座宮殿,在為某種輝煌絕對騰出位置。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LHmNbDImqM

原來的邏輯,法則,規律都被逆轉,植物能生在天幕上,日夜顛轉,有聲的東西變成無聲的東西,那些死者就要回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UE5HKOIjQT

就像是打破了流沙盞的星辰被驅逐到地上,生與死的界限模糊了所有的存在。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rCG77YMwKo

那種偉力,那位亙古,要將那些被遺忘的,被拋棄的,被殺死的,重新帶到這個世界上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Jw56kgJ2Da

然後古加聽到鳴奏的聲音,他向船下看去,一些長條狀的,類似枝條和根莖的東西在海洋裡遊蕩,有些甚至攀岩到船上。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PxPUezIXTy

"豐嬌昆明魚"古加想起這種生物的名字,看起來這傢伙應該是被光球驚擾從海裡逃竄上來的,這種生物與其說是魚到不如說是長著魚類身體的蟲子,它的鱗片退化了,像是肉瘤,身子的一側長了很多雙眼睛,而另一側,什麼也沒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RlaxsivfOg

於是古加做了什麼呢? 他什麼也沒有。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EyMJE70n9D

他感到慵懶,什麼也不想去做。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yZbnTpXCnQ

他突然覺得很想躺在海潮上,俯身在這些光球上。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beclLFDhUs

那些視線並不令他煩惱,他居然覺得這些東西愛他。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yy0liEsi2C

或許說不是愛,但那又是什麼呢?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WBB7ZuxW7U

你要知道,這人世間的愛,不過是自戀的反射,那些糾纏在一起的肉體,戀人們接吻的嘴唇,母親懷抱孩子時溫柔的低語,那為他人奉獻的自己,無一不是如此。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Ni8ZDUEhcy

唯有那種愛,那種全然的愛不是這樣,它來到這個世上,就是要救所有人。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KK7L6pqyIt

風聲帶著海潮,他們看起來很是期待。 但是古加並不清楚這種味道代表著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bF4MM3hk0o

有些刺鼻的感覺,他想。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eNGnMkirCu

這味道就這樣憑空出現在這艘船上,代替了原有的海鹽和潮濕海藻。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0nf78mxyUg

感覺。。。。 有些像是無花果粉末混合。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25V6SIa92a

無花果,濃郁的讓人仿佛置身在無花果園。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xhYeEKyWbb

「這是幸運的果子,這是報喜的福音。 」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rcyHjH3RfX

他聽到無花果樹後面有人這麼唱到。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7h32oVKy5N

古加繞過樹,看到一個人形的生物坐在那裡,他的發如閃電,整個面發著白光,衣物潔白似雪,像是有雷聲從高處傳來。copyright protection26PENANAJC4HRJsqFE

54.198.142.121

ns54.198.142.12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