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 禁區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Penana*
挑戰者 悠壹Yui
挑戰者 寂兔
挑戰者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碎影
挑戰者 紙鶯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啡漪登
挑戰者
挑戰者 羊之歌
挑戰者 零兒
挑戰者 末日燎原
挑戰者 怡紅墨魁
挑戰者 穹葉
挑戰者 白芒
挑戰者 霢霂°
挑戰者 心意
挑戰者 倪思然
挑戰者 簡單是一種幸福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宇佐見ゆかり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Eva  Li
挑戰者 莫須無
挑戰者 薰
挑戰者 YuzSatomi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O君
挑戰者 智炫
挑戰者 Ivan Hui
挑戰者 皮爾修親王
挑戰者 尤希
挑戰者 追皊
挑戰者 芯雅
挑戰者 Bloody哭泣小丑
挑戰者 雨溪
挑戰者 冬夜緋雪
挑戰者 紙緣
挑戰者 蔡貓貓
挑戰者 小宇
挑戰者 冷秋微微
挑戰者 永恆
挑戰者 eoiv
挑戰者 ghost//cat
挑戰者 黃嘉俊
挑戰者 Gabriel Hui
挑戰者 短眉毛小姐
挑戰者 月寒
挑戰者 羅衣
挑戰者 沐風
挑戰者 醉生夢死
挑戰者 影月良憶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黃紹宗
挑戰者 Pavis Poon
挑戰者 洛曦
挑戰者 默爺
挑戰者 暴力柚子
挑戰者 友忐
挑戰者 璃語
挑戰者 雪藍綾光
挑戰者 冰璃綺晶
挑戰者 晨晞月
挑戰者 墨羽
挑戰者 幻瓦
挑戰者 灵夕
挑戰者 C文人
挑戰者 沒有名字的人
挑戰者 靜思•戰士•探索者
挑戰者 蔚藍骸
挑戰者 Idle
挑戰者 帝郊
挑戰者 煦焱
挑戰者 望月緣羽
挑戰者 櫻雪
挑戰者 地球
挑戰者 給你的誠諾 K(唯愛sekai
挑戰者 本旅
挑戰者 真理球
挑戰者 box 箱子
挑戰者 clownray
挑戰者 雲中龍
挑戰者 鳶
挑戰者 雨觴
挑戰者 藍色牛仔褲
挑戰者 記憶之森
挑戰者 大白菜
挑戰者 幻嵐
挑戰者 汝風留名
挑戰者 悠風
挑戰者 夏洛特的夢
挑戰者 Ray Mark
挑戰者 古老神幽
挑戰者 Artwalker
挑戰者 詠夜
挑戰者 AIKEN
挑戰者 朱古力熊
挑戰者 木子兄
挑戰者 林鳴
挑戰者 大便大
挑戰者 羽幻魅兒
挑戰者 焉語
挑戰者 dark starlights
挑戰者 博多狼骨拉麵
挑戰者 Enoch Yee Nok Sun
挑戰者 134340
挑戰者 Mookie
挑戰者 銀鹿
挑戰者 流星之夜
挑戰者 洪緒
挑戰者 凛
挑戰者 曾憲擎
挑戰者 陌玦
挑戰者 骷髏貓
挑戰者 綠袖子
挑戰者 鷹
挑戰者 倉刃示申
挑戰者 漁夫
挑戰者 呆呆和蛞蝓的幻想天地
挑戰者 靈諾
挑戰者 冷默
挑戰者 公子墨
挑戰者 紫衣
挑戰者 瞬光
挑戰者 天洛卡
挑戰者 暝率
挑戰者 羽織
挑戰者 曉日長弓
挑戰者 汪界
挑戰者 慵懶的貓
挑戰者 綠騎士
挑戰者 Lotus
挑戰者 ε柳笙◌
挑戰者 Sze Shun Lai
挑戰者 inkwrong
挑戰者 千揚
挑戰者 JC先生
挑戰者 離杌
挑戰者 胡雨珍
挑戰者 黑言靜
挑戰者 笑妄(路西法)
挑戰者 tik2_story
挑戰者 方千泪
挑戰者 無花果
挑戰者 骨颯
挑戰者 秋蕾
挑戰者 提子
挑戰者 窗人
挑戰者 青藍
挑戰者 抹茶魚
挑戰者 孤雪橋
挑戰者 霧搖山亭
挑戰者 反木
挑戰者 銀恭子
挑戰者 凍茶
挑戰者 黃色五號
挑戰者 十日蝕
挑戰者 炎炙冰人
挑戰者 傅蘋瑜
挑戰者 。
挑戰者 九月酒
挑戰者 蔚藍夢境
挑戰者 Stellato
挑戰者 判
挑戰者 日朗
挑戰者 蕭逸熙
挑戰者 幽靈
挑戰者 天也
挑戰者 十話十說
挑戰者 水信
挑戰者 Alvina Tam
挑戰者 高鈞
挑戰者 星萊納神樂
挑戰者 哲学
挑戰者 許祖寧
挑戰者 Soyi  Chen
挑戰者 凌風夜
挑戰者 安迪
挑戰者 Tree Bro
挑戰者 Kaoru
挑戰者 夏楓曦
挑戰者 踏雪無痕
挑戰者 妍黎
挑戰者 阿透
挑戰者 冷衍
挑戰者 好好
挑戰者 梁瑞芬
挑戰者 阿金
挑戰者 娜塔莎
挑戰者 蒹葭
挑戰者 甜杳昏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9818 閱讀
181 喜歡
57 書籤
人氣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57 書籤
截止
A - A - A
題目 2 3 4 5 6 7
#1
禁區
霓詩
May 15, 2018
3
0
562
7 分鐘
2,000 字
No Plagiarism!vmC57v9IBVDS42a8UeKmposted on PENANA

 每一個人都有一塊不得碰觸的禁區。即使你身為長輩,即使你是為人師表,即使是身為好朋友的我們,都無法碰觸它。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YcrUgD6Ue6


 阿仁是一個初出社會的大學應屆畢業生,抱有極大抱負。某日下午才剛走進工作場所的阿仁,就被比他大兩歲的學長阿瑟叫到一旁去問話。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YKsBPA6YiH

   「聽同仁說公司裡就屬你跟阿寬比較好!?」學長這麼對他說。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UVzYYK7SYR

   「嗯!?」阿仁想也沒想,點頭應了。那麼這件事就由你來辦瞜!?學長沒頭沒尾的說了這句話,便轉身離去,也不給他發問的機會。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eX4GRlkXgy

   「喂,聽說了沒!?阿寬離職了!?」 「離職!?怎麼一回事!?」才剛走進員工休息室的阿仁,便聽到同事間壓低聲音在談論著阿寬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4eiwP87W6p

    說到阿寬這傢伙,幾天不見人影,電話也不接,要不就是直接進語音信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腦海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剛才學長要交待的事,不會就是這事吧!?想著想著,便順著褲管拿起了口袋裡的手機:「嘟、嘟」鈴聲響了很久始終沒被接起來。這傢伙該不會做了什麼傻事吧!?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E1ld0kY8cX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時刻,阿仁也沒心思向同仁打招呼,就騎著他那台呀嗎哈餔餔直奔阿寬家。阿仁與阿寬兩家同為世家,而此時兩人的父母全都在國外忙生意,當然還是會在百忙抽空打電話回來慰問兒子過得如何!?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0rU48MqsJG

   「叮咚、叮咚!?」「啪、啪、啪!?」屋內傳來細微腳步聲。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0NVjkLrrHy

  「疑!?」阿仁喃喃自語,怪了明明有聽見聲音,怎麼就不見阿寬來開門呢!?說罷,阿仁還喊了一聲:「寬、阿寬,你在裡面嗎!?」而喊完時,就在此時一旁的電梯開了,走出了一位看上去爾有年紀的老人。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RlzczAwxIJ

「哎,是來找阿寬的嗎!?」老人看了阿仁一眼便問到。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vIbpNjbdLV

「喔喔~老人家你好!我是阿寬的公司同事啦。」語未完,老人便道:「叫我李伯就好!?原來是阿寬的同事阿,他這時間應該還沒回家喔!」也是,在平常他跟阿寬一下班都會跑去吃飯、唱歌什麼的。哪會乖乖地呆在家呢。而這時阿仁想著剛剛聽到的聲音,便沒注意李伯說了些什麼,於是不好意思的說,抱歉哪李伯剛剛不小心走神,您可在說一次嗎!?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UMIP63Ayuh

我是說就在幾天前,碰到阿寬這孩子,看上去挺憔悴地,問他也不講。你們公司是不是有人欺負他阿,這可是不能原諒的事阿。5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YsSEevHMO
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6lDGycg5KZ

「啊!?怎麼會呢!?李伯,公司同仁人都很好,除了……沒事、沒事。」當然阿仁沒說出,除了那兩人………….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OgH0FujRI5

也就是老賈與小陳,這兩人。說實在兩人一進公司就開始處處針對阿寬,阿寬呢也不以為意。只是久而久之,旁人都看不過,尤其是大他們兩屆的學長阿瑟,還曾經為他與兩人大打出手。但兩人卻不敢動阿瑟,只因阿瑟可是老總當前紅人呢。這時候的阿仁才想起,不會這又事那兩人搞得鬼吧!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MCSvrYy1x3

「但!?李伯說他不在家,那麼剛剛聽到的腳步聲音是怎麼一回事!?」阿仁此刻心已被憤怒所佔據,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猶豫到底該不該向這位鄰居老伯詢問阿寬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jEoXkXaB2U

 而呆在屋裡的阿寬,百感交集。他知道阿仁會在這時候出現在這,必定已經知道他離職了……那麼他該如何向阿仁道起這事情呢!?又有誰能幫他呢!?他也清清楚楚地聽到李伯與阿仁的對話聲…..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ARaiRQNbHv

 憶起事發一個月前,某日雨後。正要前往休息室倒咖啡來提神的阿寬,卻欲聽到老賈與小陳的對話。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gu79Zz8yAF

「小陳你說我們這擅自挪用公司貨款,會不會被發現阿!?」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BUj0REX1f0

「哎…..小聲點,你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況且我們每回都幾萬塊、幾萬塊的拿來花用,怎可能被發現,在不然,隨便找個替死鬼啊。」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WQR78JYVUG

 也就在這時候,阿寬在對方壓低聲音同時,想更進一步的去聽他們到底在說什麼的同時,沒注意到腳邊的東西,就這樣「匡咚……」5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R71p54JGR
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qbayka7sII

雖然阿寬及時離開休息室,但還是被眼尖的小陳看到了。他兩本就不對盤,這回被小陳逮了個機會,他又怎會放棄這大好機會呢!?這小陳心裡盤算著,嘴角間還為維揚起,彷彿在自豪著自己的聰穎。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7kDqkv4iwk

離開休息室的阿寬,慌慌張張的回到了自己崗位。阿仁見狀還來關心到:「阿寬,你怎拉,倒個咖啡也能倒出事來!?」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itaaBjTzeO

阿寬隨口道來:「沒….沒事!?」就在阿仁還想在說什麼時,老賈與小陳也紛紛來到崗位裡,而就在兩人要坐下的同時,小陳就得意的往兩人的方向看過來,正是實上他是往阿寬看的。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fFZqejBlMk

沒一會,阿寬就被老總叫進會議廳去。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見會議廳門被打了開來,隨即從裡面傳來老總的咆嘯聲…….阿寬不語地從裡面走了出來,憤憤看了一眼小陳那裏。默默地走向自己的崗位,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便一句話也沒在多說,人便離開了公司。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4TEIkZdphK

同一時間剛回來的阿瑟就被老總叫了進去。久久出來後,便不經意地往老賈他們那方向看去。據老總說法,雖然當時確實是非常的震驚,壓根就不相信阿寬會做出這總事來。必竟他可是看著他長大的。阿寬、阿仁從小就在老總身旁環繞著長大,他們都是世家,家族都有互相往來。在怎麼說錢也不太可能這麼偷……..這事,還是老賈、小陳他們所不知道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KzdUKOeDos

而這時候的小陳還在沾沾自喜,以為往後可以毫無顧慮的當個偷兒了,孰不知道,他們兩人的行徑早已被人給盯上了。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sE8r4mLGIx

然而為了讓阿寬釐清這事,只好委屈一點,暫時先讓阿寬離職。而後續就得由阿瑟、阿仁他們來處裡了。因為怕事情鬧開,打草驚蛇,以至於此事是秘密進行著。公司也就有了阿寬離職的事兒出現了。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0NrEvMDIcU

在阿寬家外的阿仁,當然還不知道這事。而此時正在公司的阿瑟,在公司裡,調查老賈與小陳在今年初,所做的案子。經調查後證實了,是這兩人一起做的事。雖然就像小陳說的,每一回拿只是幾萬塊,但兩人一起拿,也算小有額度的。而看完資料的阿瑟這時候才憶起當時匆匆忙忙的找阿仁問話,又沒頭沒尾地說了那句這事就交給他了,恐怕他現在是霧煞煞的有聽沒有懂吧!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sWuGRev5ST

一想到這,阿瑟拿起手機打給阿仁。以至於沒注意到,會在這時候碰到,從回家途中返回的老賈。而老賈是一時想起他與小陳所做的假帳,忘在辦公室裡。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ykyGMC2xiL

事發後半年......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5jyxX3kBMw

阿瑟升官,阿仁、阿寬也得一職位。三人待下屬非常的好,這是老總最為開心的事了。這三人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也能跟他們的父母交待了。566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c6Jc14ssu
copyright protection562PENANAvft0Vkfqq7

54.80.87.62

ns54.80.87.6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