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 禁區-『風中蘆葦』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Penana*
挑戰者 悠壹Yui
挑戰者 寂兔
挑戰者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碎影
挑戰者 紙鶯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啡漪登
挑戰者
挑戰者 羊之歌
挑戰者 零兒
挑戰者 末日燎原
挑戰者 怡紅墨魁
挑戰者 穹葉
挑戰者 白芒
挑戰者 霢霂°
挑戰者 心意
挑戰者 倪思然
挑戰者 簡單是一種幸福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宇佐見ゆかり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Eva  Li
挑戰者 莫須無
挑戰者 薰
挑戰者 YuzSatomi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O君
挑戰者 智炫
挑戰者 Ivan Hui
挑戰者 皮爾修親王
挑戰者 尤希
挑戰者 追皊
挑戰者 芯雅
挑戰者 Bloody哭泣小丑
挑戰者 雨溪
挑戰者 冬夜緋雪
挑戰者 紙緣
挑戰者 蔡貓貓
挑戰者 小宇
挑戰者 冷秋微微
挑戰者 永恆
挑戰者 eoiv
挑戰者 ghost//cat
挑戰者 黃嘉俊
挑戰者 Gabriel Hui
挑戰者 短眉毛小姐
挑戰者 月寒
挑戰者 雪蓮
挑戰者 羅衣
挑戰者 沐風
挑戰者 醉生夢死
挑戰者 影月良憶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黃紹宗
挑戰者 Pavis Poon
挑戰者 洛曦
挑戰者 默爺
挑戰者 暴力柚子
挑戰者 友忐
挑戰者 璃語
挑戰者 雪藍綾光
挑戰者 冰璃綺晶
挑戰者 晨晞月
挑戰者 墨羽
挑戰者 幻瓦
挑戰者 灵夕
挑戰者 C文人
挑戰者 沒有名字的人
挑戰者 靜思•戰士•探索者
挑戰者 蔚藍骸
挑戰者 Idle
挑戰者 帝郊
挑戰者 煦焱
挑戰者 望月緣羽
挑戰者 櫻雪
挑戰者 地球
挑戰者 給你的誠諾 K(唯愛sekai
挑戰者 本旅
挑戰者 真理球
挑戰者 box 箱子
挑戰者 clownray
挑戰者 雲中龍
挑戰者 鳶
挑戰者 雨觴
挑戰者 藍色牛仔褲
挑戰者 記憶之森
挑戰者 大白菜
挑戰者 幻嵐
挑戰者 汝風留名
挑戰者 悠風
挑戰者 夏洛特的夢
挑戰者 Ray Mark
挑戰者 古老神幽
挑戰者 Artwalker
挑戰者 詠夜
挑戰者 AIKEN
挑戰者 朱古力熊
挑戰者 木子兄
挑戰者 林鳴
挑戰者 大便大
挑戰者 羽幻魅兒
挑戰者 焉語
挑戰者 dark starlights
挑戰者 博多狼骨拉麵
挑戰者 Enoch Yee Nok Sun
挑戰者 134340
挑戰者 Mookie
挑戰者 銀鹿
挑戰者 流星之夜
挑戰者 洪緒
挑戰者 凛
挑戰者 曾憲擎
挑戰者 陌玦
挑戰者 骷髏貓
挑戰者 綠袖子
挑戰者 鷹
挑戰者 倉刃示申
挑戰者 漁夫
挑戰者 呆呆和蛞蝓的幻想天地
挑戰者 靈諾
挑戰者 冷默
挑戰者 公子墨
挑戰者 紫衣
挑戰者 瞬光
挑戰者 天洛卡
挑戰者 暝率
挑戰者 羽織
挑戰者 曉日長弓
挑戰者 汪界
挑戰者 慵懶的貓
挑戰者 綠騎士
挑戰者 Lotus
挑戰者 ε絢泉◌柳๑
挑戰者 Sze Shun Lai
挑戰者 inkwrong
挑戰者 千揚
挑戰者 JC先生
挑戰者 離杌
挑戰者 胡雨珍
挑戰者 黑言靜
挑戰者 笑妄(路西法)
挑戰者 tik2_story
挑戰者 方千泪
挑戰者 無花果
挑戰者 骨颯
挑戰者 秋蕾
挑戰者 提子
挑戰者 窗人
挑戰者 青藍
挑戰者 抹茶魚
挑戰者 孤雪橋
挑戰者 霧搖山亭
挑戰者 反木
挑戰者 銀恭子
挑戰者 凍茶
挑戰者 黃色五號
挑戰者 十日蝕
挑戰者 炎炙冰人
挑戰者 傅蘋瑜
挑戰者 。
挑戰者 九月酒
挑戰者 蔚藍夢境
挑戰者 Stellato
挑戰者 判
挑戰者 日朗
挑戰者 蕭逸熙
挑戰者 幽靈
挑戰者 天也
挑戰者 十話十說
挑戰者 水信
挑戰者 Alvina Tam
挑戰者 高鈞
挑戰者 星萊納神樂
挑戰者 哲学
挑戰者 許祖寧
挑戰者 Soyi  Chen
挑戰者 凌風夜
挑戰者 安迪
挑戰者 Tree Bro
挑戰者 Kaoru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8891 閱讀
167 喜歡
57 書籤
人氣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57 書籤
截止
A - A - A
37 38 39 40 41 42 44 45 46 47
#43
禁區-『風中蘆葦』
Gabriel Hui
Aug 12, 2018
2
0
30
7 分鐘
2,232 字
No Plagiarism!R5eOsznjqoBvJI5AYyblposted on PENANA

蘇美爾人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LgZhe0XySm

我們是河流的後裔。我們是蘇美爾人。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KsUzUtWdU

兩千年前的先祖,自空無一物的美索不達亞平原,發展出現今的文明,就是因為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在氾濫時衍生的沃土孕育了我們。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kPq4xvFw4Q

文明,本身就是一個奇蹟。美索不達米亞地區被沙漠、山巒和大海環繞,全是荒蕪之地。幸得先祖修建巨大的灌溉工程,讓兩河潤澤土地,農業進一步發展,社會才蓬勃起來。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SP6R7lS5TK

兩河蜿蜒曲折,從北方的客納托利亞山一直向南方流入海灣,延綿數千米。沿著河流旁邊是一個又一個的美麗城: 烏魯克埃蘭尼普爾埃里都以及我的鄉城—烏爾(Ur)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rzvUt4OX02

烏爾是個與各地貿易頻繁的都市。在熙攘的市集盡是往來的輪車,載滿大麥、小麥、洋蔥、山葵和各種豆莢等農作物。市集內的商鋪各式其色,貨物琳瑯滿目來自黎巴嫩的雪松木,那幽淡的暗香,讓人嗅出異國地域的風。有巧手女奴紡織的絹品,飾上金線與銀線,柔軟飄逸來自非洲礦場黑曜石,被打造用來宴客的裝飾水壺,高貴典雅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RlRhppN4VS

靠在市集旁邊是用青金石裝飾門拱的仲裁殿居民日常遇到的糾紛,關於財產分配、子裔繼承、商業合同等,通通根據國王頒布的烏爾納姆法典作裁決。蘇美爾人深從律法,從不潛越,是我們行事的綱要。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VNI2FQnxVh

城內最宏偉的建築,是位處城鎮正中的通天塔廟。塔廟是座以經過精烤而且刻滿神聖文字而成的矩形平台平台由多層自下而上減少的梯階組成,彷佛登塔自能通天,故得名。塔廟的最頂層居住著神明。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imQNhkR5hS

對,這世上滿是神明。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79dZrCoeHj

世上有著大大小小的神,燒窯塔裡有神,山巒裡有神,河泊裡有神,有太陽神烏圖,有月神南納,有愛神伊南娜,有水神恩基。而在通天塔深居的是天空的主人—主神 恩利爾。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7C7PEMG2kB

禁區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kCYbpfvhkN

塔廟的頂層是個禁區。從來沒有人越過鑲金的門,到達那閃著珠白色光芒的房間。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9sWmroZPDG

「媽,人為什麼要工作?」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9KjgAY3g1n

「因為蘇美爾人就是為了替神明工作而被造出來,這是我們活著的意義。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SlZQxp53Gq

「媽,那為什麼我們要為神明而活著,不能為自己而活著?」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QQSNckccaP

不敬!別讓神明聽見。」母親緊張的掩著我嘴並說:「因為人就好像風中蘆葦,脆弱而短暫,唯有在神明的保護下,人才能茍活。」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TjAcAabDrc

小時候的我還在想:神如此偉大為何也和我們一樣喝酒吃肉,而不是餐風飲露?但深怕母親責難,就沒有問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0jy096pf96

家族的園圃種滿小麥、黑麥,所以收成充足的時候,會把剩餘的儲起,釀成啤酒。隨著年復年的技術改良,我們出產的啤酒是城中第一佳釀。啤酒的醇香飄聞香而醉。自父母輩起,每年的新年節,家族定會代表市民進貢最好的酒給恩利爾,以求庇佑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F0WyO9T0l3

每年的獻酒儀式,是我與神明最近距離的接觸。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QemqrWACA2

成年後,作為家族長子,端酒的榮耀就落在我身上。因為直視神明會被視為不敬,所以獻酒時雙手捧著酒壺,低頭望膝,三步一跪的踏上塔廟的樓梯,向著塔頂前進。每踏近禁區一步,我的腳仿似重了千噸。沈重的步伐伴著氣喘,我來到了塔頂。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PAloAvuZLE

站在金拱門前,與神就只隔著一幕簾。好奇心像脈衝流過身上每顆細胞,我往上瞥了一眼。偷看到的恩利爾巨大而散射著光芒,輪廓顯得模糊。忍受著抖過不停的心臟,我舉起了右腳,想要越過那條不存在的禁區線去看個清楚。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6rF2ZtbTuw

但腳一直懸在半空。我跨不過禁區。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WkLjKcglPQ

我的腳像觸電般僵直。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nFqJ31fy00

恩利爾的威嚴壓垮了我,又或是二千年的傳統不容反抗。我下意識的抽回提起的腳,沿著來時的路,爬下樓梯回去。放下酒壺的同時,也放下了猜疑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c6rR9rlkkP

恩利爾的形象在我心裡越發巨大而神聖。我對自己曾經的質疑與猜度感到內疚。恩利爾就是全能的天空主宰。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RhaCAUPQfE

恩利爾的天罰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HDj7nn8CV9

蘇美爾有著為數不少的殖民地,它們大多文化程度低下,臣服於我們的文明與科技。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D7g4ZpwkKR

有數個殖民地隨著與我們交流學習,發展程度終能與我們比肩。其中崛最快的殖民地叫—巴比倫。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aB8keJe3Au

跟黑頭髮黑眼睛的蘇美爾人不同,巴比倫人屬阿卡德人種,他們大多長著頭髮,五官深遽與我們的外貌大異其趣,所以我總是喜歡向當地的客戶打探巴比倫的種種。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Ih82pvpy7k

巴比倫的興起,我是從巴比倫酒品的訂購量,略窺一斑飲宴用的啤酒需求按年增長超過兩倍當地的宴會承辦人是我的大客戶他們巴比倫城市的規模日益膨,變的愈來愈宏偉。巴比倫人還仿效我們的通天塔廟,建造了名巴別塔的建築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HLsYPromM8

我好奇的問當地客戶,巴別塔裡住了那位神明?是月神南納,還是愛神伊南娜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dWKlgY5v2F

「巴別塔沒有神,只有人。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0KW9MlEcUM

沒想引神來居,何故要建登天?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CxZAnrZJd

高空俯瞰,別有景致挺著大肚子的客戶伯伯邊說邊微笑著。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7W9SiqRnWT

有夠古怪。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3WDZ5qlKCf

和平的日子很短暫。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w9R49srArb

隨著文明的發展,之後來的就是疆爭要開始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Nz7XrqojOk

巴比倫以殖民地條約平等為由,打著反殖民的旗號,向蘇美爾各個城戰。戰火從北方一直漫延面對巴比倫的長矛,偉大的城一個接一個的淪陷。巴比倫一路南方,不到兩年的時間,連烏爾的友好,恩基的聖地埃利都被攻破。戰爭的威脅迫在眉睫,烏爾部份的居民開始往東方遷徙。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cRhQRmgc7T

在我還猶疑應否遷出烏爾的時候,母親卻相信全能的恩利爾,神明自有安排。其他城的消亡是因為信仰不夠堅貞。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sD3kIcMaMe

祈禱吧!這必定是恩利爾的考驗,如果巴比倫取得勝利,一定是恩利爾的懲罰。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lANtyfTWzH

或許是我祈禱度不足夠,烏爾無痕的城門終敵不過巴比倫的炮火與尖矛,在一個天色昏暗的早上,巴比倫的士兵攻入了烏爾的市集。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gLzxBqUSC1

當時在塔底下跪著,做著早禱。砰然一聲巨響,巴比倫的士兵如群蜂湧入。不一會,多處住家驟然起火,殺紅了眼的巴比倫士兵在城內屠殺。我驚慌的躲一尊黑色玄武石像後面可是長著一頭金色曲髮的閃族士兵發現了我。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L5FOpn1cxN

處可逃手腳並用的爬上通天塔廟躲避那士兵兩眼通紅,瘋狂的一路跟了上來。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qSoelWufS3

心裡不停呼喚著恩利爾求一跌一碰的來到塔頂的金拱門前。我跪倒呼喊恩利爾!高天的主宰!請降下嚴厲的天罰,讓世人感受你的憤怒!懲治那些傲慢不敬的…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X9OwGqWAiz

無法說下去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C4EhS3FTgc

喉嚨鋒利的尖矛刺破倒在門前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HG56Vr2pHV

眼睛因為淚混雜血水而變得模糊。我仰望著恩利爾的巨大的輪廓。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tE4iaLI7m1

祂並沒有發光。意識逐漸消散…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GY5kfXoURE

閃族士兵跨過我的身體,越過那條不存在的禁區線,直珠白色的房間。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7zldFgEIGl

太陽驅逐暗雲,光灑滿烏爾遍地。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E9ZIrauahQ

士兵陽光,蘇美爾人敬的就是這尊水晶石造的雕像。折射著陽光確實刺眼。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bYOgi4eHY6

士兵走了回來,我的肚,你們戰敗並不是因為科技或技術的落後,而是因為你們從不敢直視你的恐懼,跨過你的禁區。 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m6FHjlYX3E

「嚓。」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jHOjqguUqL

長矛穿過心臟。copyright protection30PENANAKCJzT2D7KC

54.156.85.167

ns54.156.85.167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