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 禁區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Penana*
挑戰者 悠壹Yui
挑戰者 寂兔
挑戰者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碎影
挑戰者 紙鶯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啡漪登
挑戰者
挑戰者 羊之歌
挑戰者 零兒
挑戰者 末日燎原
挑戰者 怡紅墨魁
挑戰者 穹葉
挑戰者 白芒
挑戰者 霢霂°
挑戰者 心意
挑戰者 倪思然
挑戰者 簡單是一種幸福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宇佐見ゆかり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Eva  Li
挑戰者 莫須無
挑戰者 薰
挑戰者 YuzSatomi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O君
挑戰者 智炫
挑戰者 Ivan Hui
挑戰者 皮爾修親王
挑戰者 尤希
挑戰者 追皊
挑戰者 芯雅
挑戰者 Bloody哭泣小丑
挑戰者 雨溪
挑戰者 冬夜緋雪
挑戰者 紙緣
挑戰者 蔡貓貓
挑戰者 小宇
挑戰者 冷秋微微
挑戰者 永恆
挑戰者 eoiv
挑戰者 ghost//cat
挑戰者 黃嘉俊
挑戰者 Gabriel Hui
挑戰者 短眉毛小姐
挑戰者 月寒
挑戰者 羅衣
挑戰者 沐風
挑戰者 醉生夢死
挑戰者 影月良憶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黃紹宗
挑戰者 Pavis Poon
挑戰者 洛曦
挑戰者 默爺
挑戰者 暴力柚子
挑戰者 友忐
挑戰者 璃語
挑戰者 雪藍綾光
挑戰者 冰璃綺晶
挑戰者 晨晞月
挑戰者 墨羽
挑戰者 幻瓦
挑戰者 灵夕
挑戰者 C文人
挑戰者 沒有名字的人
挑戰者 靜思•戰士•探索者
挑戰者 蔚藍骸
挑戰者 Idle
挑戰者 帝郊
挑戰者 煦焱
挑戰者 望月緣羽
挑戰者 櫻雪
挑戰者 地球
挑戰者 給你的誠諾 K(唯愛sekai
挑戰者 本旅
挑戰者 真理球
挑戰者 box 箱子
挑戰者 clownray
挑戰者 雲中龍
挑戰者 鳶
挑戰者 雨觴
挑戰者 藍色牛仔褲
挑戰者 記憶之森
挑戰者 大白菜
挑戰者 幻嵐
挑戰者 汝風留名
挑戰者 悠風
挑戰者 夏洛特的夢
挑戰者 Ray Mark
挑戰者 古老神幽
挑戰者 Artwalker
挑戰者 詠夜
挑戰者 AIKEN
挑戰者 朱古力熊
挑戰者 木子兄
挑戰者 林鳴
挑戰者 大便大
挑戰者 羽幻魅兒
挑戰者 焉語
挑戰者 dark starlights
挑戰者 博多狼骨拉麵
挑戰者 Enoch Yee Nok Sun
挑戰者 134340
挑戰者 Mookie
挑戰者 銀鹿
挑戰者 流星之夜
挑戰者 洪緒
挑戰者 凛
挑戰者 曾憲擎
挑戰者 陌玦
挑戰者 骷髏貓
挑戰者 綠袖子
挑戰者 鷹
挑戰者 倉刃示申
挑戰者 漁夫
挑戰者 呆呆和蛞蝓的幻想天地
挑戰者 靈諾
挑戰者 冷默
挑戰者 公子墨
挑戰者 紫衣
挑戰者 瞬光
挑戰者 天洛卡
挑戰者 暝率
挑戰者 羽織
挑戰者 曉日長弓
挑戰者 汪界
挑戰者 慵懶的貓
挑戰者 綠騎士
挑戰者 Lotus
挑戰者 ε柳笙◌
挑戰者 Sze Shun Lai
挑戰者 inkwrong
挑戰者 千揚
挑戰者 JC先生
挑戰者 離杌
挑戰者 胡雨珍
挑戰者 黑言靜
挑戰者 笑妄(路西法)
挑戰者 tik2_story
挑戰者 方千泪
挑戰者 無花果
挑戰者 骨颯
挑戰者 秋蕾
挑戰者 提子
挑戰者 窗人
挑戰者 青藍
挑戰者 抹茶魚
挑戰者 孤雪橋
挑戰者 霧搖山亭
挑戰者 反木
挑戰者 銀恭子
挑戰者 凍茶
挑戰者 黃色五號
挑戰者 十日蝕
挑戰者 炎炙冰人
挑戰者 傅蘋瑜
挑戰者 。
挑戰者 九月酒
挑戰者 蔚藍夢境
挑戰者 Stellato
挑戰者 判
挑戰者 日朗
挑戰者 蕭逸熙
挑戰者 幽靈
挑戰者 天也
挑戰者 十話十說
挑戰者 水信
挑戰者 Alvina Tam
挑戰者 高鈞
挑戰者 星萊納神樂
挑戰者 哲学
挑戰者 許祖寧
挑戰者 Soyi  Chen
挑戰者 凌風夜
挑戰者 安迪
挑戰者 Tree Bro
挑戰者 Kaoru
挑戰者 夏楓曦
挑戰者 踏雪無痕
挑戰者 妍黎
挑戰者 阿透
挑戰者 冷衍
挑戰者 好好
挑戰者 梁瑞芬
挑戰者 阿金
挑戰者 娜塔莎
挑戰者 蒹葭
挑戰者 甜杳昏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9821 閱讀
181 喜歡
57 書籤
人氣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57 書籤
截止
A - A - A
題目 1 2 3 5 6 7 8 9 10
#4
禁區
瀧介
No Plagiarism!jwT7TMF96FJ33JTSj94oposted on PENANA     『禁區』之所以叫禁區,即是因為,這個地方,存在著危險,可能受著生命的威脅,或者他人私地,便為禁地。

    那些發生在每個地方、每個人、每個事件,各各都有親身案例,大部分的人,尋求的是刺激、冒險、試膽、賭注。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TwurcHrj9K

    老一輩的人,常常告訴年輕人,不要忘了想後果,而後悔自己做過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atg3A9PgjW

    雖不是我的經歷,但『他們』真的遇到了,我,只是旁聽者,你們相信嗎?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V30ZMTS62W

*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uWtYoGGPZP

    當時,在醫院裡探望他,他的眼神空洞,好像身體內沒了靈魂,又或者是另外一個人,變得我不在認識他,我希望的是,為什麼不想想後果,在去下決定?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z9jQcT02ak

    白色的病服,配上他稍些蒼白的臉,真的是…………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Z6nZ59SXgV

    『請問…………你是誰?』一個虛弱的女性的聲音從我的後方傳了過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UKRnJg4p53

    我轉頭看著那女人,女人氣色也不好,站在病房門前,我意識到,他應該就是其中一人。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fFcywpswsC

    『我是謝柏蒼的朋友,今天來探望他,不過他似乎沒什麼反應…………』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RrIeqOojME

    其實,我來的目的,是想知道,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來柏蒼,可能不會那麼快告訴我。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Gp649m8ys

    『這樣啊…………我們離開那裡以後…………他就一直這樣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cO8onEOQbh

    『我們…………我們…………我們不應該進去的…………』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s2Ibg9ZEsM

    女人很難過的哭了起來,我在不知所措下,走到她面前,有平順的語氣安慰她,便把她帶到柏蒼的身旁,坐下後,女人就開始稍微介紹自己,和他們到了『那裡』的遭遇。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jHsIOxRaGq

    『我是謝柏蒼的高中同學曾馨宜…………』曾馨宜將她的情緒緩和下來後,便開始了她和其他人的遭遇。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DSfLhCp5tB

    過程中,讓我有些起雞皮疙瘩,因為最後出來的,只有他們兩人…………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mVD57Uf7yI

*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TSpmAdUsoA

    『馨宜,我想找幾個人一起去廢棄醫院冒險,妳要不要一起?』謝柏蒼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坐在一間餐廳的位置上吃著義大利麵,曾馨宜就在他的面前。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S1s8MJKcPd

    其實兩人早就互相暗自喜歡上對方,只是沒有明說,當然曾馨宜一開始是拒絕的。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Nc9rhhlwpU

    『廢棄醫院?不好吧?萬一發生什麼事情?』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iMEFmSzPg

    『哎唷!怕什麼,我們該準備的,一定會準備,我已經請人幫我們加持過了那些護符了。』謝柏蒼信心滿滿的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aHiCP5mAhb

    『好啦…………我幫你找兩個人,那兩個以前是我們高中隔壁班的,他們現在在一起,我不說你應該也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O5oYwGgRcF

    『喔----我知道了,張嘉融和尹葦君對吧?』謝柏蒼一下子就猜到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LrYx6DUYdJ

    之後,謝柏蒼打電話詢問我:『兄弟,要不要跟我們去冒險?』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fnry0hDmSV

    『冒險嗎?』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yG0WFwCVoP

    『我對這些沒什麼興趣耶!』其實我本來就不喜歡去那種地方,萬一惹了一身事,只是給自己找麻煩。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B9hzHodCnr

    『怕屁啊!我們都有帶護身符,不會有事的。』謝柏蒼硬是要拉我去,不過我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就回他:『沒關係啦,你們去玩就好了,但要是有什麼不對勁,要趕快離開,並且到廟裡收驚,知道嗎?』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lCONaO4ObW

    『安啦,這個我懂,既然你不要,我找別人好了,在約吧!』謝柏蒼掛掉電話,我當下真的覺得心裡毛毛的。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JKDJGjgjfE

    於是,謝柏蒼找了他的大學同班同學楊嶽華,也就是說,總共是五個人參與。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9QNrpvPD7c

*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4tPTg0IlOT

    一日,五人相約到了廢棄醫院的門口外,時間是晚上的十點,接近十一點的時間,謝柏蒼早就第一個到達,等著其他人的到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ixDVhkexEt

    到了十一點,其他人才跟著到了,也就是說,五人進入廢棄醫院的時間是十一點二十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bOkZfKu4nC

    十一點十分的時候,曾馨宜其實已經起雞皮疙瘩了,本來想和謝柏蒼說,可是怕掃興,就沒說了,而且看在其他人興奮的神情就知道,要是拒絕的話說出來,那這次的相約,就沒什麼意義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hs56lm63HU

    廢棄醫院外,被拉起了封鎖線,封鎖線有些破爛,似乎有一陣子沒人來了,另外,在廢棄醫院前的停車場上,有大片的黃色符紙,灑的到處都是。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X0sBVJWagA

    在這個停車場上,還有一台廢棄的銀色轎車,轎車內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向裡頭,裡頭似乎還很乾淨,好像這台車才剛停在這裡一樣。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soZsEJWJ6

    在停車場的左側,是一顆又一顆的樹木,看起來很陰深,在黑夜中,還會以為那裡有人站著看向他們。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z0zF7U1eYJ

    謝柏蒼用手電筒照向樹木那頭,但沒發現任何人,又到處走來走去,蹲下去看那些符紙,上面的字根本看不懂,而且有些符紙上,還有很像血跡的顏色,不過已經乾掉了,根本分辨不出來是顏料還是血跡。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9VJBxFltQC

    『看起來還好嘛。』楊嶽華聳聳肩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3u4stw7dtQ

    『對嘛,我還以為有什麼,結果才這樣,看來裡面肯定也沒有可怕到哪裡,太令我失望了。』張嘉融故意把聲音拉高的說著,他的聲音在停車場上,製造出了一個回音。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k3RTIYOJdM

    『講話那麼大聲幹什麼?你是想被抓走嗎?要是你被抓走,我…………我也想被抓走,哈哈哈哈----』尹葦君開玩笑的回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tmIcXfSiII

    『你們可以不要這樣嗎…………』曾馨宜低聲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VMdZeHwmU0

    『哎唷,妳害怕了喔?我們不是有護身符嗎?沒事的啦!』尹葦君笑著說。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ce337L2Vvf

    其實在進入廢棄醫院的大廳的時候,那些在大廳上的病床,一張張的擺放亂七八糟,曾馨宜心中就默默的念著阿彌陀佛,希望好兄弟不要害他們。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IYBqbzF3So

    突如其來的一個掉落物,從病床上掉落至地面,發出『喀啦』的聲音。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MNaZNpHkLB

    尹葦君第一個被嚇到,便尖叫了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kYQn1Y94UE

    『媽啦,叫什麼叫啦!』張嘉融推了一下尹葦君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jCDV3OvISn

    『不是嘛,你們那麼安靜,我當然被嚇到啊…………』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7FbhFYHmjs

    謝柏蒼的手電筒照過去看,看病床下掉落的是什麼,可是卻沒發現什麼奇怪的掉落物,便默默的說:『奇怪了…………難道是我們聽錯嗎?』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XDrO1sMawG

    正當謝柏蒼轉身的時候,發現楊嶽華不見了,便詢問其他人有沒有看見楊嶽華,每個人都搖頭。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PQitMlhh4a

    奇怪的是,明明剛剛他就在後面,怎麼就在短短幾秒內就不見人影?就算是走路,也應該會有聲音吧?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FcQQtvPbR8

    『楊嶽華?不要鬧了,給我出來。』謝柏蒼邊向前走,邊用手電筒照著前方分岔的兩條路,以及左側和右側的走廊,都不見楊嶽華的蹤影。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PM5DNxpY4

    『楊嶽華!我在叫你呢!』謝柏蒼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可是卻沒聽見楊嶽華的聲音,謝柏蒼也就暫時不管他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6OVphHLzYP

    今天來,就是要冒險和試膽,總不可能為了楊嶽華一個人,而浪費掉寶貴的時間。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JD1Auv5jGW

    『算了啦,他可能想要自己去探險吧!我們就走我們的吧!』張嘉融覺得不是很重要,一臉無所謂的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slLeqp1YO0

    『那不然我們邊走就邊找。』謝柏蒼認為,應該要找到楊嶽華,要是人不見了,真的會很麻煩。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3VOYk5G5EE

    剩下的四人,就直直的向前走,這條路上,能看見右側是急診室和左側一整排的病床,在盡頭處是一間X光室。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VoiXYNt37a

    謝柏蒼很快的走進X光室,裡面就是一個房間的大小,裡面凌亂不堪,還有一大堆的污漬,地面上還有和停車場上一樣的符紙,心裡想著,怎麼這廢棄醫院內,這麼多的符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0zvMNVbPT0

    謝柏蒼的手電筒照射在X光機器上,突然一張人臉顯現出來,他嚇了一跳,便向後退去,叫出些微的聲音。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PWVEVfJBko

    聽到聲音的曾馨宜便跟了上來,想看看什麼事。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ggMydLmGPt

    『怎麼了?』曾馨宜擔心的問。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QP2mBQhNGb

    『沒事…………』謝柏蒼趕緊離開X光室,走到急診室前和另外兩人會合,曾馨宜則是好奇的向X光室內觀看,但什麼也沒見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Nw8Ia3XUEi

    張嘉融和尹葦君兩人在急診室內走來走去,拿著手電筒看來看去,也沒發現什麼奇怪的事情,就準備走出去。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iVz5uMRQtG

    就在這時,突然聽見了像是水滴滴下,打在病床上的『答答』聲。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jkwmG7dYUT

    張嘉融轉頭,用手電筒照了過去,便要求尹葦君先和謝柏蒼還有曾馨宜會合。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aIpiqAmou1

    尹葦君聽話了,就先離開急診室,張嘉融走到病床前,看著那黑色的水,不斷的從天花板上滴落,好奇的他,用手電筒照向天花板,張嘉融尖叫起來,一瞬間便被不明的東西給往上抓去。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HNWgSq3Jgx

    而急診室的門突然大力關上,完全鎖死,尹葦君和謝柏蒼看見後,用力要拉開門,可是門卻一動也不動的。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qASWWy49xZ

    『媽的…………搞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3HHs072mwx

    『張嘉融!不要玩了,開門啊!』謝柏蒼在門口大喊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odkkudKxW1

    曾馨宜跟了上來,看著急診室前的尹葦君和謝柏蒼,感到有點措手不及,便提出建議:『我們要不要報警?』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5nBXjywoI3

    『報警…………對…………請警察過來協助我們…………』尹葦君心情非常不安,她說話的語氣出現了驚恐,身體還在顫抖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nLL4eMcg9I

    從口袋拿出手機的尹葦君,她的雙手已經抖的不像話,撥打警局專線後,話筒靠著耳朵聆聽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OxW8RqlCYi

    但沒想到話筒那頭,發出來的聲音,並不是警局那頭的人的聲音,而是一個女性的笑聲,笑聲顯得很詭異。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D3Fe1ZNxnv

    尹葦君嚇的將手機用力摔在地面上,壞掉的手機,零件四散開來,尹葦君瘋狂的大叫著,便朝著門口跑去。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BKgnPu91Li

    謝柏蒼和曾馨宜覺得事情不對勁,趕緊朝著門口跑去,但尹葦君卻已經消失不見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KzPGHG72i5

    反倒是,他們兩人,卻來到了太平間,明明是門口的地方,怎麼就跑到了太平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lW90aaZXHn

    『我們…………是不是回不去了…………?』曾馨宜快要哭出聲的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ti8JFXePZZ

    『不可能…………我們都帶著護身符啊…………廟方不會騙我的啊!』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7JyWqgDxjW

    謝柏蒼這時候想到廟公給他護身符以後,和他勸告:『我知道你來求符是為了要去不該去的地方,萬一護身符沒有用,就看看有沒有符紙能用。』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CESLE3WE1D

    『什麼意思?』謝柏蒼不明白。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2uWadC8rr7

    『那裡以前有請道士去做法,可是最後還是沒有用,但那裡的符紙還是可以用的,你只要利用幾張符紙在地板上擺好圖示,就可以順利離開那裡,但切記,不要回頭,聽到聲音都別回頭。』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rzRZwhg9Pz

    謝柏蒼突然想到這個,就跟曾馨宜說:『妳有符紙嗎?』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6sdYeS1aw3

    『我怎麼可能有?』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OzxKJLnRcO

    突然太平間的屍體存放櫃內有些聲響,兩人嚇了一跳,便看向那些櫃子。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ZEoREU9U3Y

    這裡除了安靜的嚇人以外,還有突如其來的聲響,就是溫度一直不斷的下降,兩人幾乎要受不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taqH8EzaP6

    在櫃上突然出現了三個人的名字,那名字非常的清楚,謝柏蒼和曾馨宜同時嚇傻。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dDFLnowLgJ

    在櫃上出現的名字,不是別人,就是剛才失蹤的三人。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zgnX71SgVW

    『怎麼可能…………』謝柏蒼不信邪,將楊嶽華的那一櫃拉了出來,一具屍體就躺在裡面,還用一個霧色袋子給包了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p6F6fjFp8

    上頭有個拉鏈,謝柏蒼緊張的將拉鏈拉開,一個蒼白的臉冒了出來,果然是楊嶽華…………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MDMro9QUU7

    曾馨宜也把尹葦君和張嘉融的一同拉出來,兩人的拉鏈也都拉開,裡面躺著的,真的就是尹葦君和張嘉融。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un1su2kKY

    但奇怪的是,三人的袋內,都有廟公提到的符紙,謝柏蒼將那些符紙拿出來,算了一下數量,居然和廟公說的數量一模一樣,而且還真能夠擺出廟公給他的那個圖示。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hYonDuCXa2

    『現在擺這個有什麼用?』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6WGSo42eZX

    謝柏蒼看著曾馨宜,二話不說,閉上雙眼和曾馨宜嘴對嘴親了起來,其實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謝柏蒼,覺得這也算是一個機會,曾馨宜也跟著閉上眼睛,兩人巧合的想著,讓我離開,四個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lDsIFVcIgX

    『謝柏蒼,曾馨宜。』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GxV4UzzxxJ

    兩人同時睜開眼睛,發現他們已經站在廢棄醫院外的停車場上。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zEGfx4kAij

    那剛剛誰叫了他們?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xEX0mCVzkb

    停車場上有台銀色的轎車,轎車已經被發動,看的出來車上有四個人。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w1Is6D2FaA

    那四個人,分別是駕駛座的楊嶽華,副駕駛座的張嘉融,後座的尹葦君和一個不認識的長髮女人,女人身穿紅色的連身長裙,四個人都看著前方,一動也不動。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pKe5ZMakms

    『謝柏蒼。』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T6BTteP2z

    『曾馨宜。』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0zAJ1Hm4nw

    『柏蒼…………馨宜…………』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MgTSgF2A2

    那聲音,是從那長髮女人那傳出來的,謝柏蒼已經要崩潰了,但是,不能就這樣被迷惑,眼睛卻還是盯著銀色轎車,曾馨拉著謝柏蒼的衣角,便說:『你到底在看什麼,我們快去報警吧!』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vfWCQP55F8

    曾馨宜看著銀色轎車,還是和剛才他們進來之前的一樣,車上一個人也沒有,她也沒聽見有人叫她。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EFIfoKXKOk

    『謝柏蒼…………』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ht6ymZP22q

    『謝柏蒼,我在叫你啊!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曾馨宜害怕的叫著謝柏蒼,可是謝柏蒼卻被一股力量吸引著,無法從他的視線移開。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4xF09wQfBv

    謝柏蒼看見那女人一直在叫他的名字,他走了過去,發現那女人已經不見了,後車門卻打了開來,示意要他上車。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ogb6vzQtkE

    『謝柏蒼,剩下你一個人了,趕快上車吧!』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NC8UbvT0xV

    謝柏蒼站在車門前,看著裡頭的三人,沒有理會他,只是看著前方。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qCt6DDCuSd

    『上車吧!謝柏蒼。』楊嶽華用哀怨的聲音,並看著前方和謝柏蒼說話。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0gtbnZLds6

    謝柏蒼卻不由自主的坐上車,可是車門卻沒關上。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SgI0aTv4U3

    『謝柏蒼!』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0kFtrj63NZ

    一瞬間陷入黑暗,什麼也感受不到…………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gNfKZCKKQd

*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QItzJEteIn

    『最後,我報了警,警察便把我送到醫院來,只是謝柏蒼在那個時候就不見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裡,只能要求警方幫忙找人。』曾馨宜難過的說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hIIXb9hic4

    『後來警方說,謝柏蒼是在一條河流旁被找到,找到的時候,他的上半身是裸著的,兩眼開開的看著天空,問他話都不答。』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htSxeR9ZC0

    『之後,他被送來醫院,我得知消息,就每天都過來看他,可是他每天都像這樣呆滯的看著一處,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曾馨宜終於沒辦法忍住她的哭聲,眼淚就這麼的滴下來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csIG2rlvG3

    我用雙手抱著她,和她說:『不要多想了,他會好起來的。』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SYMBWYKdgW

    『早知道…………早知道就拒絕到底了…………嗚嗚嗚嗚----』曾馨宜就這樣放聲大哭,還不時的低聲叫著謝柏蒼的名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iyqa5E1fED

    之後,我離開了醫院,到了醫院的大門,看見了謝柏蒼認識的那位廟公,我和廟公打了招呼,便問:『你好,我是謝柏蒼的朋友。』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fR6Yx9qTE6

    『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Wx5J81HTfY

    『我剛才也去看他了,也知道現在的他不是他,他的靈魂,幾乎有一大半被帶走了,我沒辦法救他,早就警告過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QxwgHBVJRz

    『他要不聽話,我能怎麼辦?』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m6qt4YCvRh

    聽見廟公這樣說話,就知道廟公很不開心,認為謝柏蒼是自作孽,把別人的話當耳邊風。我看著廟公離開醫院門口,便目送著。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COOHxXJfQY

    我回頭看了一下醫院,心裡依然祈求著,謝柏蒼能夠早日康復,但,或許不可能了。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dHwJXdlSWc

《完》copyright protection245PENANAsjjSMoRpTI

54.80.87.62

ns54.80.87.6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