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 (禁區)_《女人》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挑戰者 Penana*
挑戰者 悠壹Yui
挑戰者 寂兔
挑戰者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碎影
挑戰者 紙鶯
挑戰者 霓詩
挑戰者 啡漪登
挑戰者
挑戰者 羊之歌
挑戰者 零兒
挑戰者 末日燎原
挑戰者 怡紅墨魁
挑戰者 穹葉
挑戰者 白芒
挑戰者 霢霂°
挑戰者 心意
挑戰者 倪思然
挑戰者 簡單是一種幸福
挑戰者 塵上妘
挑戰者 宇佐見ゆかり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Eva  Li
挑戰者 莫須無
挑戰者 薰
挑戰者 YuzSatomi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O君
挑戰者 智炫
挑戰者 Ivan Hui
挑戰者 皮爾修親王
挑戰者 尤希
挑戰者 追皊
挑戰者 芯雅
挑戰者 Bloody哭泣小丑
挑戰者 雨溪
挑戰者 冬夜緋雪
挑戰者 紙緣
挑戰者 蔡貓貓
挑戰者 小宇
挑戰者 冷秋微微
挑戰者 永恆
挑戰者 eoiv
挑戰者 ghost//cat
挑戰者 黃嘉俊
挑戰者 Gabriel Hui
挑戰者 短眉毛小姐
挑戰者 月寒
挑戰者 羅衣
挑戰者 沐風
挑戰者 醉生夢死
挑戰者 影月良憶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黃紹宗
挑戰者 Pavis Poon
挑戰者 洛曦
挑戰者 默爺
挑戰者 暴力柚子
挑戰者 友忐
挑戰者 璃語
挑戰者 雪藍綾光
挑戰者 冰璃綺晶
挑戰者 晨晞月
挑戰者 墨羽
挑戰者 幻瓦
挑戰者 灵夕
挑戰者 C文人
挑戰者 沒有名字的人
挑戰者 靜思•戰士•探索者
挑戰者 蔚藍骸
挑戰者 Idle
挑戰者 帝郊
挑戰者 煦焱
挑戰者 望月緣羽
挑戰者 櫻雪
挑戰者 地球
挑戰者 給你的誠諾 K(唯愛sekai
挑戰者 本旅
挑戰者 真理球
挑戰者 box 箱子
挑戰者 clownray
挑戰者 雲中龍
挑戰者 鳶
挑戰者 雨觴
挑戰者 藍色牛仔褲
挑戰者 記憶之森
挑戰者 大白菜
挑戰者 幻嵐
挑戰者 汝風留名
挑戰者 悠風
挑戰者 夏洛特的夢
挑戰者 Ray Mark
挑戰者 古老神幽
挑戰者 Artwalker
挑戰者 詠夜
挑戰者 AIKEN
挑戰者 朱古力熊
挑戰者 木子兄
挑戰者 林鳴
挑戰者 大便大
挑戰者 羽幻魅兒
挑戰者 焉語
挑戰者 dark starlights
挑戰者 博多狼骨拉麵
挑戰者 Enoch Yee Nok Sun
挑戰者 134340
挑戰者 Mookie
挑戰者 銀鹿
挑戰者 流星之夜
挑戰者 洪緒
挑戰者 凛
挑戰者 曾憲擎
挑戰者 陌玦
挑戰者 骷髏貓
挑戰者 綠袖子
挑戰者 鷹
挑戰者 倉刃示申
挑戰者 漁夫
挑戰者 呆呆和蛞蝓的幻想天地
挑戰者 靈諾
挑戰者 冷默
挑戰者 公子墨
挑戰者 紫衣
挑戰者 瞬光
挑戰者 天洛卡
挑戰者 暝率
挑戰者 羽織
挑戰者 曉日長弓
挑戰者 汪界
挑戰者 慵懶的貓
挑戰者 綠騎士
挑戰者 Lotus
挑戰者 ε絢泉◌柳๑
挑戰者 Sze Shun Lai
挑戰者 inkwrong
挑戰者 千揚
挑戰者 JC先生
挑戰者 離杌
挑戰者 胡雨珍
挑戰者 黑言靜
挑戰者 笑妄(路西法)
挑戰者 tik2_story
挑戰者 方千泪
挑戰者 無花果
挑戰者 骨颯
挑戰者 秋蕾
挑戰者 提子
挑戰者 窗人
挑戰者 青藍
挑戰者 抹茶魚
挑戰者 孤雪橋
挑戰者 霧搖山亭
挑戰者 反木
挑戰者 銀恭子
挑戰者 凍茶
挑戰者 黃色五號
挑戰者 十日蝕
挑戰者 炎炙冰人
挑戰者 傅蘋瑜
挑戰者 。
挑戰者 九月酒
挑戰者 蔚藍夢境
挑戰者 Stellato
挑戰者 判
挑戰者 日朗
挑戰者 蕭逸熙
挑戰者 幽靈
挑戰者 天也
挑戰者 十話十說
挑戰者 水信
挑戰者 Alvina Tam
挑戰者 高鈞
挑戰者 星萊納神樂
挑戰者 哲学
挑戰者 許祖寧
挑戰者 Soyi  Chen
挑戰者 凌風夜
挑戰者 安迪
挑戰者 Tree Bro
挑戰者 Kaoru
挑戰者 夏楓曦
挑戰者 踏雪無痕
挑戰者 妍黎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9045 閱讀
170 喜歡
57 書籤
人氣
第2屆《假如DSE作文不限時》短篇小說比賽
57 書籤
截止
A - A - A
題目 1 2 3 4 5 7 8 9 10 11 12
#6
(禁區)_《女人》
短眉毛小姐
No Plagiarism!3ZduDuQF2ycC8ee0o6qyposted on PENANA

        一片漆黑。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IqoMLnU9hM

        我甚至沒辦法確定自己是不是睜眼。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ilLvQpZH41

        窒息感籠罩全身。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fhDnvSoUZO

        隱約有人的說話聲,那不是源於耳朵傳遞,但我就是知道。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tHeRuZep9w

        可是我沒覺得害怕,反而對於身處在這種奇異的感受中疑惑。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brSXWInVps


        「滴⋯⋯滴⋯⋯滴⋯⋯」忽然聽覺又開始運作,耳邊傳來輕微、保持在一定頻率的機器運作聲。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XFJB3fur9t

        瞳孔接收了光線和色調,看來剛剛是閉著眼體會那種黑暗的,眼球在框內各種游移,探查似地要熟悉和習慣所見的陌生。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fCbuuFtJ5D

        但我對自己現在的狀態不明所以。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gg48e0RBWh

        儘管試圖透過大腦將神經傳導到四隻,卻起不了作用,彷彿這兩者間完全沒有連結,身體不再聽腦袋使喚,全身上下還能移動的,就剩下那睜大的眼珠子還能體恤本體的情緒,它的樣子現在應該有些驚恐,我想。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3UXMw020sc

        當我意識到自己動彈不得的時候。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IPGckmG3r

        即便不知所措,卻又無能為力。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jjIosWojxl

        器材的運轉聲響、純白帶點泛黃的天花板、右側一旁沿著往下的淺綠帘子阻隔了視線,往身體方向望去,被棉被蓋著,兩旁圍著欄杆,⋯⋯這是病床?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BAgynMzqN1

        我在醫院?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ChKsXWMkDQ

        左半邊依稀傳來的哭聲,在我床邊坐著一個梨花帶淚的女人,手拿著一張紙,一邊唸出內容,可哽咽淹沒了聲音,我不太能辨認她到底說了些什麼,女人在我身邊這樣近,那訴說的柔聲卻又是那樣遠。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LWatlCpKWX

        想要出聲安慰,喉嚨卻乾澀窒礙,像是被鎖住那般,沒辦法發出任何聲音。我試著用我唯一能動的眼珠想表達我的意識,她偶爾會看著我,卻如對著空氣說話那樣無視於我,只是自顧自地唸著紙上的內容,好像她根本沒認為我能理解她說什麼,讓我了解自己的動作只是徒勞、太過些微,最終我便放棄,只能盯著眼前人的一舉一動。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5xxl5V8ElV

        除了身體不能自如,我要以怎樣的身份給與慰藉,這也是一個問題。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GYdqqbndv0

        我想不起來自己是誰。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3gXdKiQa2M

        只能猜測眼前這個聲淚俱下的女人,看我的神情這麼的不捨和溫柔,另隻手還牽著我,幸好我還能從中得到她傳來的體溫,至少還有觸覺。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78jEuozC3V

        或許是我的妻子?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yKTLbkWyxs

        而我是他不知道什麼原因,躺在病床上的丈夫?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zBIxOtPEDS

        女人,就暫時稱作她為妻子吧!擦拭了哭腫的雙眼,隨後重新振奮精神,用著些許沙啞的哭腔繼續唸著手上的紙張。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qK0Kpv9Z8c

        『願陪伴你直至黎明時刻,即便不是海枯石爛⋯⋯給了深刻卻難以相依,但你得知道我是愛你的⋯⋯這輩子承不了的諾⋯⋯』聽起來像是情書的內容。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GXOr88oGF

        「暻洄,你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如果是因為我,那我寧願我們最初不要相識啊⋯⋯」說著說著,妻子又難以自持低聲啜泣,「你能聽到我說什麼對吧?我知道你懂我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QghzN52DKF

        看她這樣我心底難受卻愛莫能助,還是得努力思索我那些丟失的記憶。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vbqwVP15O9

        可是無論我怎麼想也想不到,任何蛛絲馬跡的片段都沒有殘留,彷如我大腦中的記憶體不曉得被誰給刪除殆盡。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iIQfwinFG4

        我只能依憑現有的線索:自己是一個名叫暻洄的男人,而這個楚楚可憐的女人應該是我的妻子,之後我因某種因素發生了意外,想是受了嚴重的傷,才導致身體無法動彈,目前只能躺在病床上聽她唸給我情書內容的信紙,或許是跟我有關,雖然我也對那些文字毫無印象。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kxlC78H9Ls

        「你寫給我的信我都留著,這信你寫的,你都還記得吧?」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PhEfNA5PFT

       依著妻子的溫柔傾訴,原來那封情書是我寫的,那這樣就可以稍微解釋她為何不斷地給我唸那些內容。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ZXCQd98BOP

        她鬆開了緊握我的手,將那揉皺的信紙塞進我的手裡,就這麼倏地,我忽然有種被電到的感覺,視線被抽回,景色在面前光速快轉,就這麼一瞬間,四周成了住宅區,而我站在某棟大樓騎樓下,外頭的柏油路被炙熱的太陽灼燒,即便站在陰影處,肌膚都能明顯感受到濕熱空氣的附著。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F9m1Lt9tDV

        這裡又是哪裡?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VscAI0aOQQ

        還沒反應過來,但這個場景我有些熟悉。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HQOjG1tOCh


        半晌,一個男人從大樓管理室旁走了出來,看來是這裡的住戶,他朝我走來,似乎早就知道我在這裡等他。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Diq0jbttE7

        「沫黔,」他遞出一只信封,「這是我寫的信,妳好好收著。」男人的表情略過了一絲不奈和煩躁,「現在狀況我也沒把握了,我需要時間處理,這陣子你得把自己照顧好,等之後再說。」憐惜地摸了摸我的頭後,我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男人便匆匆轉身頭也不回。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oAABbjBl7s

        看來除了了解這男人想傳達什麼消息外別無他法,畢竟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情況,於是我拆了手上的信: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cOi08Z2BNF

『 親愛的沫黔 :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SrYjshuWL9

        感激我們的遇見,儘管這一切算是為時已晚。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39KDKVWmh3

        我不在乎妳的身份,就像妳從沒介意過我的身份一樣,但我必須為此承擔的責任,希望妳能諒解,每個人都有沒辦法放下的,聰慧如妳,會明白我的苦心。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OtS7u16xDU

        願陪伴妳直至黎明時刻,即便不是海枯石爛,但請記得我的暗中守護。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cwmaPOskKd

        彼此給了深刻卻難以相依,但你得知道我是愛妳的,能給妳的不算多,但我有妳給的愛便已知足,這輩子承不了的諾,願來世有幸相還。  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tNndr89nuq

                      暻洄 』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rjTjqokwVX

        信中最後署名竟然是我的名字,所以剛剛遞信的那個男人是我?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r8tNijBKDl

        那現在站在這裡的我又是誰?低頭見自己的穿著,顯然是名女性。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Y79llAuuXY

        正打算想辦法釐清狀況,一陣熱氣席捲而來,霎時我又回到了病房場景,然這回我身邊多了幾名護士和醫生。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oiOIJc3f8


        「病患目前沒事了,不必太擔心。」白袍男子給了我身旁神情焦急的妻子一番定心用的說明,「一旦有什麼狀況再隨時通知我們。」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0GgutzN5kr

        「好的好的,謝謝你醫師。」妻子口氣急促,但神情似是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qiyAETa8n8

        待醫護人員出去後,妻子破涕為笑的看著我,「暻洄,還認得我吧!我是沫黔啊!你剛剛真的嚇壞我了,幸好他們給你救了回來。沒事就好,我在你身邊待著。」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7ixq6f9jip

        我依舊無法做出任何反應,只剩骨碌碌的眼睛,但腦袋正急速運轉、組織著這些資訊,在眼前人對我說話的同時,我逐漸將目前的情況拼湊起來:這個女人就是沫黔,兩分鐘前那像是幻境一般的街邊場景,我就是附身在這女人身上,以她的眼光跟名為暻洄的男人,也就是我自己見了面,我落進的是她的回憶、關於這封信的記憶。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rj5INzhBFB

        可我還是無法理解,自己寫了一封情深深的書信,口氣卻像是必須暫時道別,幻境裡的情節和對話,似乎都說明兩個人並不是在一起的,難道眼前這個名叫沫黔的女人不是我的妻子嗎?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25UBGyuQHS

        女人低身撿起東西,「你看,剛剛他們急救你一陣手忙腳亂的,信紙都掉到地上了。」拍了拍紙張,她上前在我身旁坐了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YOavegLoA3

        「暻洄,那天你遇到了什麼事不能對我說對不對?我看出你那天的不安了,我心裡有數,可是之後不管我用什麼方式都聯繫不到你,我很擔心,但以我的立場又不能為你做什麼,得讓你自己承受了,對不起。」她托腮,襯著似水柔情,「只能怪我們太晚遇到了是不是?但還好我還是找到了你。」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N2mSKas2M7

        她心細地將手中的情書小心收好,放進了包包,「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來看你好嗎?」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EPdyqU7VKO

        女人離開病房之後,我不敵睡意侵襲閉了眼,恍惚之間又做起了另一個夢。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NJDYfSf0gP


        夢見我在書房裡。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33RqWCApFn

        來回轉換間,我好像已經漸漸理解這些夢境都是與我有關的記憶。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xjcKRCEYyp

        書桌上是一直以來在現實或幻境中都出現過的情書,同樣熟悉的內文和字跡,而現在的我似乎剛完成這封信的書寫,輕輕放下筆,門外便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我倉促摺好信紙,和信封一起壓在一旁的書籍下。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Nl8qkoizoy

        夢境有個神奇的地方,很多時候,既是身處在當事者的視角,又同時如電影院的觀眾,以第三人稱的位置旁觀所有情節。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orBgSyTtXy

        「張暻洄!你給我好好解釋現在是什麼情況!」門被用力推開,門口的女人怒不可遏,劈頭就是質問,「我為這個家勞心勞力這麼多年,卻換來你這麼對我?」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QuR2fJEUIc

        「什麼叫做我這麼對妳?有話就不能好好說?」面對來者咄咄逼人,男人相當無奈。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jvysVSQdsf

        「你不要在這邊給我裝傻,我都知道了!你就等著我提離婚是不是?好讓你跟外面的女人逍遙?」女人早就熟知這人總是裝模作樣,沒好氣地斥責。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MQHo7zW12U

        「有必要講那麼難聽嗎?我幾時說要跟妳離婚?妳不要疑心病那麼重好不好?」男人口氣越發強硬。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zSorUDbzxT

        「要不是我看到你訊息打的那些寫給外面女人的肉麻草稿,你想瞞我瞞到幾時?你不清楚我完美主義嗎?你覺得我能夠接受自己的婚姻留下這個污點?有哪個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男人精神出軌?」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MRolkjebxG

        「這件事妳到底要跟我爭論幾次?她只不過是一個離了婚的女人,我也就安慰兩句哄哄她,怎麼就精神出軌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qjx7IEGEGJ

        「她就這麼脆弱需要你的安慰?怎麼你就沒想過要安慰我?她明知你是有家室的男人,她靠近難道你就不會避嫌、不會拒絕嗎?」女人口氣尖銳,語帶嘲諷。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zgBXHwBS59

        「我跟她沒怎樣是要拒絕人家什麼?適可而止吧妳!」男人最終難忍,大聲吼了回去。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MS0adltrw1

        一來一往的言語傷害,兩人互丟炸彈,誰都沒給誰台階下。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7XkF43kLI0

        「張暻洄,你真的是一個有夠自私的男人!你的我行我素已經讓我忍無可忍!別人為你的付出你從來不懂得珍惜,踐踏倒是會得很!」女人眼底盡是絕望和失落,她就耗盡青春跟了一個多麼不值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hg5eYBPRH

        竟難看到在這裡潑婦似的罵街,歇斯底里、毫無尊嚴可言。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YDzZNNkheR

        她覺得此刻的自己很可悲,而眼前的男人是如此可憎,摧毀了信任和她對婚姻的信仰。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imOD2TGmEo

        「我答應不再跟那女人有往來行吧!這樣妳滿意了嗎?」為了結束這無解的爭執,男人試圖放軟姿態,但回應的方式卻更激怒對方。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m9GDeUBQKs

        「我知道你當然不可能為了外面的女人跟我離婚,這樣你所失去的面子裡子,都會讓你在所有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女人嗤之以鼻,「這話我聽了不下數次,哪一次是最後一次?還有哪句話是真的?你不就認為和對方沒什麼,才不刪掉訊息?你趁我不在跟她見面的事,我沒看見別人也通通看見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yI67IUV3ba

        「妳⋯⋯!」似乎因為被講中心思,男人被賭得啞口無言,雖氣憤卻難以反駁。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uxJ7zCOVh

        「別人只是好心提醒我,而我呢?傻傻原諒你幾次?光是這點就還能證明我是你的妻子,還顧慮你的面子幫你說話。」吐露了心聲,女人的神情也隨之黯淡。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diqTVEOwvy

        「我還有事,不跟妳在這邊鬧了!以後少提這件事,免得我們再吵!」抽起壓在書籍下的信,男人急於離開這煙硝味濃厚的爭吵現場。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Z3h6bZ072b

        留下身後憤恨瞅著他的妻子。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hXGOGOniCj


        睜開眼,我從夢中醒來,太久沒動的身軀,已從痠痛到近乎失去知覺。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zQC0JxFy4a

        看來,我正是被罵到一文不值的男人,張暻洄,而沫黔的身份如今明朗,是被指控的第三者,夢裡的那個才是真的與我有夫妻之實的女人。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64eoaqnaxq

        聽起來我的作為很可惡,但失去記憶的我卻不知道從何反省。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mPn2D4Q1nt

        那現在我所謂的妻子又在哪裡?出現在醫院照顧我的為何是沫黔?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我又是怎麼會躺在醫院的?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lXjXX3vCBz

        知道得越多,疑惑如泡沫全翻湧上來,所有的問句同時在腦中爆炸,令我頭痛欲裂。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NID16OsuY0

乍地,最初的那份窒息感竟又再度向我襲來,而後眼前再也看不見任何東西。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kPintmdvJ


        一片漆黑。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HQG0OE4jgF

        隱約中我似乎又聽到說話聲。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S3ow5ukxYj

        這次我能聽清楚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xTEnb1Qyfl

        一個女人的聲音。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iWcZX0D1jT

        那低語毫無情感,一字一句的冷血宛如來自地獄的呢喃。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HbX6I2B2zz

        「你想下輩子給別人承諾,那我就幫你吧!你繼續你的多情,給別的女人慰藉然後給我帶來傷害,我都會記得的。不要擔心,你喝了我加了安眠藥的水,能夠好好睡上一覺,毫無痛苦,畢竟我們夫妻多年。」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m7t0uF2ldh

        我的臉被蓋上了什麼,但那力道卻越發強勁,柔軟蓬鬆的觸感,我恍然明白自己正被枕頭給摀著,將我逐漸埋沒的窒息感便是由此而來。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GveTvcT8ec

        恐懼感立即蔓延全身,我打從心底一陣惡寒。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1VoY261D8A

        這女人想致我於死地。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dvIGvclxyz

        記憶湧現來龍去脈的頃刻,我都懂了,可是來不及了。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Pf548Ag1Iu

        因藥效作用而使我無法有任何反抗,只能任她悶住口鼻,直到開始缺氧,腦袋逐漸變得一片空白,在意識混沌前,我只聽到了一段話。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dKqBJsIK5Q

「你果然是個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啊!你難道不知道嗎?」緊咬著的話語近乎滲了血,那聲音切齒地說出所有怨懟,「女人,尤其是跨過婚姻的女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背叛、外遇和出軌,那都是我們的絕對禁區啊!蠢蛋。」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lim3YRgkpO


新聞快報:「人倫悲劇!?丈夫在家中被下藥成植物人,妻子不知所蹤。警方:不排除預謀犯案。」copyright protection229PENANAUe3ZjbAzdj

54.198.126.110

ns54.198.126.110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