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幽默
愛情
暗淡江湖
作者 白慕達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218 閱讀
5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暗淡江湖
2 書籤
A - A - A
這個故事已被隱藏。分享這故事前請先取得作者同意。
#5
不速之客
白慕達
May 18, 2018
0
0
13
5 分鐘
No Plagiarism!nxvIgi7M06zFpytst6r6posted on PENANA
「恭喜你,加入忠武堂。」任慕梅轉頭對坐在地上的楚凌辰說,而楚凌辰現在還是狀況外,「恭喜啊楚兄!」淋小雨不知何時從屋頂上跳到楚凌辰的身後,「所以剛就是考驗?!」楚凌辰好不容易搞清楚狀況,「是啊!」淋小雨的回答讓楚凌辰很想掐死他。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Bf0tFbBC8
四人在酉時回到了宮裏,而任慕梅注意到馬廄裡多了兩匹野馬,「師父!您回來啦!」許領伊開朗的跑向任慕絲,「笑天跟七公來啦!」任慕梅詢問著,「是啊,還帶了位老先生呢!」許領伊的話讓任慕梅皺起眉頭,突然任慕梅丟下其餘四人跑向大廳。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ZGIIW0PJ1
任慕梅進入大廳時,夜少華旁邊,一個渾身肌肉、穿著破爛的男子正大口喝酒,那人是楊笑天,他是洪七公的得力助手,楊笑天旁邊同樣穿著破爛的老人就是北丐洪七公,但他們的對面卻坐了位陌生老人,穿著紅色道袍、頭上白髮不算多;「七公!」任慕梅一看到洪七公就衝上前擁抱,「哎呦哎呦,老僧侶沒教你對老人家溫柔點嗎!」洪七公雖然抱怨著,但還是穩穩的接住任慕梅,「慕梅姊好。」楊笑天在旁邊和任慕梅請安,任慕梅也向他回禮,楚凌辰一行人也來到了大廳,「晚輩們參拜洪老前輩!」四人一同向洪七公請安,而任慕梅的目光飄向了那位陌生老人並走向他,「敢問前輩尊名?」任慕梅一點都沒考慮,直接開門見山,「啊,敝人姓林,名朝勝,是一燈大師的弟子。」任慕梅翹起一邊的眉毛,表情滿是懷疑,「而後輩的姓名是?」林朝勝還是一樣的表情,「小女只是個武陵小寺的教主。」任慕梅明顯地想低調,「任教主別謙虛了,您是武陵天竺寺的教主,您的父親可是天竺道人⋯您的師父就不需我多說了吧!」最後一句話林朝勝是靠在任慕梅的耳旁說的,雖然小聲,到這句話對任慕梅來說等同於站在天竺寺上向自己挑釁,任慕梅雙手緊握,如果沒有長手套的保護,恐怕任慕梅的指甲早已插進手心裏,任慕梅知道這人並非平民百姓。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iHlQaOjgg
林朝勝看著氣得牙癢癢的任慕梅,臉上出現一抹微笑;「慕梅⋯」張仔勝小跑步來到任慕梅後面,而任慕梅卻是甩了衣袖跑離大廳,楚凌辰此時看到了林朝勝,赫然發現林朝勝的腰間上的令牌是來自煙雨樓,夜少華對任慕梅的反應感到驚訝,「凌辰!」夜少華叫住楚凌辰,「小的在!」楚凌辰也不管林朝英的身份,他現在的職責是得到忠武堂的信任,「去看看任教主。」張仔勝被夜少華的話震驚,但這也不怪誰,畢竟除了張仔勝自己,沒人知道他對任慕梅的感情,看著快跑離開大廳的楚凌辰,張仔勝咬緊牙根、緊握拳頭,憤怒到不行,「你憑什麼⋯你只是無名小卒⋯憑什麼⋯憑什麼靠近慕梅⋯」,林朝勝看到此景時得意到不行,「堂主,這是在下老家特有的炆香,是否能向各位分享呢?」林朝勝拿出一個紫色的炆香拿給夜少華,「有何不可,來人!點燃林老前輩的炆香。」隨著炆香的香氣飄出,林朝勝的笑容越來越明顯。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qIRFIklTWX
離開大廳的楚凌辰走不到幾步突然想到,自己完全對皇宮不熟啊!怎麼在一個那麼大的地方找一個人!就在楚凌辰苦腦時,他再次聽到昨晚睡前的古箏聲,「這⋯應該是任教主彈的。」楚凌辰用輕功跳上屋頂,順著琴聲找尋任慕梅,花了一段時間,楚凌辰終於看到任慕梅,但他發現任慕梅神情憂鬱,和以往的冷淡不同,而任慕梅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人,轉頭過去只看到自己靠著的銅獅子像,她不知道的是,楚凌辰也在她的後方和她背對靠著銅獅子,楚凌辰很清楚,現在他過去安慰的話任慕梅會壓抑自己,他只好靜靜的靠著銅獅子陪她;任慕梅彈了會琴後,任然感覺後方有人,她放下琴走到銅獅子後方,看到了因為琴聲而熟睡的楚凌辰,她便搖了搖他的肩,楚凌辰揉著眼醒來,看到任慕梅時嚇得往後倒,任慕梅看到楚凌辰的滑稽樣忍不住笑了聲,「任教主對不起!」楚凌辰趕緊擺好請安姿勢,「沒事的,你貴庚啊?」任慕梅微笑著問,「乙丑年正月十。」楚凌辰說著,「那豈不是和我同歲!」任慕梅的話讓楚凌辰震驚了一下,「原來教主那麼年輕啊。」楚凌辰說完這句時趕緊摀住嘴巴,深怕會得罪任慕梅,「想不到吧,我年紀輕輕就武功蓋世,但我失去的也不少。」任慕梅的眼眶開始泛紅,「教主可以和小的訴苦,小的雖然愚笨,但還是希望教主不要把心事憋在心裏。」楚凌辰激動的抓住任慕梅的手臂,但好像力道過大,引得任慕梅痛吟了一聲,「對不起!」楚凌辰趕緊收手,「沒事的,來幫我搬琴好嗎?」任慕梅揉著手說著,楚凌辰立馬上前將古箏背在身上,「要回去大廳嗎?」楚凌辰問著,而任慕梅則是轉頭看著他微笑後便用輕功朝大廳的地方飛去,「手好細⋯」任慕梅走遠後,楚凌辰臉紅的看著剛抓住任慕梅手臂的手掌。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29XJRFFSvo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rHBNxMCR3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ShLJXu4io0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q9e91TPUp
17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ORVqFtdhl

54.198.23.251

ns54.198.23.25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