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幽默
愛情
暗淡江湖
作者 白慕達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33 閱讀
5 喜歡
2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暗淡江湖
2 書籤
A - A - A
#8
禮物
白慕達
May 18, 2018
0
0
5
5 分鐘
No Plagiarism!cqP1Ri6sVGwomStOP0Rgposted on PENANA
「那就這麼講好了,現在只差日期還沒定了。」洪七公喝著酒說,「要不,日期定在四月十三好了,剛好梅兒的生日就在那幾天。」楚凌辰提出的建議讓任慕梅產生疑問,「你怎麼知道我是四月生的?」任慕梅疑惑的看著楚凌辰,「因為四月又稱梅月,而剛剛好梅兒的名字裡又有梅字,所以我才猜到的。」楚凌辰搔著頭說著,「老僧,我覺得比武招親應該不用辦了吧!」洪七公和天竺道人露出意義深長的微笑看著楚凌辰和任慕梅,「洪老前輩,您這是什麼意思啊?」楚凌辰的傻腦子還是沒轉過來,「什麼意思!你這樣梅兒來梅兒去的,曖昧到不行耶!」楊笑天和淋小雨在後頭起鬨,惹得所有人大笑,任慕梅和楚凌辰的臉也被惹得紅了起來,而張仔勝的心情可說是跌落谷底。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GT69WefpOo
「好了,堂主、七兄,我和小女就先行告退了。」天竺道人的話讓楚凌辰十分震驚,「為什麼啊!」楚凌辰大聲提問,「凌辰,我們的家在武陵,到了比武招親日子我們還會再來的。」任慕梅耐心的回答,「蠢貨⋯」張仔勝在旁咒罵了一聲,但楚凌辰並沒有聽到,「蛤!那我要兩個月不能見梅兒耶!」楚凌辰在旁邊抱怨著,「喔~」其他人不是鬧鬨著叫著,就是欣慰的笑著,「這樣吧,爹爹,我們明天再回武陵吧!你老人家應該也累了!」天竺道人聽懂了任慕梅的暗示,「這樣就,打擾一宿了。」天竺道人向所有人鞠個躬,每個人都因為今天發生的刺激事而感到疲倦,所以都紛紛回到寢室了。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N1OD2FV98Q
深夜時,楚凌辰坐在屋頂上發呆,「怎麼辦,祖國那的事都沒有處理好,肯定會被黃將軍罵。」楚凌辰現在心事雜亂,因為他一面想著自己現在的任務、一面想著任慕梅的比武招親,「嘿!楚兄!睡不著啊。」淋小雨因為喝了點酒所以想上屋頂吹吹風,怎知楚凌辰早已在上頭待了許久,「不是啊雨哥,我是覺得,我想送梅兒一份禮物,畢竟下次見面就是兩個月後了。」楚凌辰扁著嘴說,「送娘的禮物啊⋯嗯嗯⋯」淋小雨也在苦思楚凌辰的問題,「啊!你會寫書法嗎?」淋小雨宛如想到好主意似的,「會啊!怎麼了嗎?」楚凌辰疑惑的回答,「我娘喜愛收集寶物,包括文書,你能寫兩行詩句送她啊,她應該會喜歡的!」淋小雨的主意給楚凌辰很好的幫助,「但要寫什麼啊?」楚凌辰又丟了一個全新的問題,「⋯你去文書房吧。」喝了酒的淋小雨沒辦法回答太多問題,所以只好先回去寢室睡了。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FfcxJ0mKR
來到文書房的楚凌辰,藉著月光和微微燭火來閱讀,不知翻了多久,桌上的書早已堆成一座座小山,楚凌辰終於找到適合送給任慕梅當禮物的詩句,就在他朝氣十足的回到寢室的路上,一個黑衣人躲在屋頂上看著他,那人看到楚凌辰在忠武堂開心的樣子時感到失望和震驚,黑衣人雙手抱膝並將臉埋起來,黑衣人將面罩摘下⋯是蘇浩然,「阿辰⋯」蘇浩然從窗口看著開心寫著書法的楚凌辰時,心中只剩不安和失望,蘇浩然隨後便帶著複雜的心情離開了忠武堂;蘇浩然是偷跑出去的,他俐落的躲過巡邏守衛,靈活的翻回寢室,看著旁邊空蕩蕩的床舖,又想到楚凌辰剛在忠武堂笑嘻嘻的樣子,蘇浩然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是選擇精忠報國、還是保護兄弟⋯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CqLJAHXQ6M
到了隔天早上,任慕梅和許領伊準備跟著天竺道人回到武陵,所有人都來送行,此時張仔勝拿著一幅畫遞給任慕梅,「慕梅,這是我很寶貴的"送子天王圖",希望你喜歡。」看到張仔勝送了禮物的淋小雨馬上用手肘撞了一下楚凌辰,「我我我⋯我也有禮物!」楚凌辰緊張到結巴的滑稽模樣惹得任慕梅露出笑容,「是什麼呢?」任慕梅微笑的看著楚凌辰抱在懷中的卷軸,「這是⋯我昨晚寫的⋯」楚凌辰臉紅心跳的將卷軸送到任慕梅的手中,其他人則感覺好像在參加他們的婚禮似的,而張仔勝則是黑著臉走回了大廳,任慕梅看著卷軸上的兩行詩句,其他人也湊了過去,「"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哎呀!好詩!」所有人對楚凌辰的詩句讚不絕口,「楚兄,你為什麼想寫這兩句詩句呢?」淋小雨故意給楚凌辰一個表白的機會。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eUN2yQIt0R
「因為⋯梅花不像其他花朵般脆弱,它反而是在寒冷的冬季裡生長,所以這讓我想到梅兒的堅強和冷漠。」楚凌辰搔著頭說著,「慕梅姊,妳看看,連他也說妳冷漠了!」楊笑天在旁補了一句,讓原本的氣氛全沒了,「多嘴!」任慕梅氣嘟嘟的捏了把楊笑天的耳朵,害他痛得哇哇叫,其他人則是被逗得大笑,就在所有人歡樂的氣氛中,任慕梅跟著天竺道人離開了忠武堂,在回程的路上,任慕梅一直將楚凌辰送的禮物抱在懷裏。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PwA23j2q4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U3uFM4nJUu
9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w8pkbXaUrb

54.161.40.41

ns54.161.40.41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