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Slash
Action
【雷安】【皇使paro】契約
Writer 燅炎
Writer
  • G: General Audiences
  • PG: Parental Guidance Suggested
  • PG-13: Parents Strongly Cautioned
  • R: Restricted
G
RATED
21 Reads
2 Likes
0 Bookmarks
Popularity

Facebook · Twitter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8

Get it on Google Play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Follow Author
【雷安】【皇使paro】契約
0 Bookmarks
A - A - A
#1
大概是第一章吧
燅炎
May 26, 2018
1
0
10
12 Mins Read
No Plagiarism!rBo8tB934Hdscm8zi27iposted on PENANA
這個世界上大致分為三種人。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PvEaDjFh70
一種是「壞人」無惡不作,隨心所欲,像任性妄為的小孩子,世界都圍著他轉那一種,就像雷獅。
一種是「假人」善於心計,總是將自己外在形象經營的不錯,實際上內心根本不願讓人知曉的那一種,就像帕洛斯。
一種是「傻子」當這個世界是美好的濫好人,總是好心的幫助人,連自己是不是被賣了都不知道那種,就像安迷修。
雷獅跟安迷修就像兩條平行線,個性、價值觀甚或者生活的樣貌都截然不同,本應該要永遠不相交的兩條直線,卻因為一些事情有了交點。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zB8H4KR8O
在雷王星上,沒有誰不知道雷王星的三殿下是一個任性妄為的皇子,同樣的,也沒有誰不知道安迷修是噁心帥的濫好人。
兩人的生命走向完全相反,幾乎可說是背道而馳,雷獅無惡不作,安迷修懲惡揚善,大家都在猜,當兩人相遇的時候會有什麼火花,但,當兩人真的相遇時,他們的反應就讓人耐人尋味了。
當他們還沒相遇的時候,大家都覺得不是大打一架就是大打一架,但大家看到他們相遇時,安迷修轉身就跑,雷獅呆了一下就往安迷修逃的方向追去。只留下在場傻眼的路人。
還原一下當時的場景就是……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mgKIpk1rr
一位紅髮少女在大街上遇到了一些困難,她被一群小混混纏上了,然而湊巧的是她的弟弟也剛好不在她身邊當擋箭牌,在她思索是要往那群混混的下腹部踢呢?還是往下腹部踢呢的時候,一名棕髮碧眼的男子拉住了她的手。
「逼迫一名美麗的少女,不是紳士該做的行為。」
棕髮的男子穿著白色的襯衫,黑色的褲子上不知為何綁著繃帶,背上一對潔白的羽翼揭露出男子天使的身分,碧綠的湖畔倒映在他的眼睛裡,彷彿可以從中聞到樹林的芬芳香氣。
不過有正義感,又為天使的人,講話還像從上世紀來的人,全雷王星也就只有那個人而已。
最後的騎士安迷修,他每次出場都會這麼說到,帶著一股尷尬的噁心帥氣息。
然而提起他時,也不得不說說雷王星的三王子──雷獅。
雷獅在雷王星上十分出名,不是因為他卓越的政績,而是因為他的荒淫無度,惡行惡狀寫下來大概能佈滿整條街的那種人,跟安迷修完全是兩個極端。一個是號稱最後的騎士,以助人為樂自居;一個號稱要征服星辰,惡劣至極的大魔王。
兩人就像磁鐵的兩極,不碰時相安無事,一旦遇上,便會如磁鐵的異性相吸,被與自己完全不同的特質所吸引。
「……你、你以為你是誰?走著瞧我警告你。」
看到安迷修身上的劍袋,混混退後兩步,講出一句不痛不癢的話就跑了。
安迷修看見混混跑走後,轉身看向紅髮女子。
「艾比小姐,好久不見,在下來晚了,沒事吧?」
安迷修擔心的說著,而被關心的艾比只是一臉生氣的樣子。
「噁心騎士,你現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啊?」
艾比手指著安迷修,呆毛狂點對方的胸口,安迷修只能乾笑著後退,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現在的情況。
時間退回到幾天前……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khWYrAi6Rq
初春的雨季總是讓人厭煩,純白的羽翼在被雨水打濕後就不會是美好的事物,重的跟彷彿會將人壓垮。
「唉……」
棕髮的青年在自家的植物園中嘆了一口氣。
怎麼偏偏這時候下雨……
「唉?呆頭騎士?你怎麼老嘆氣了?」
艾比看見安迷修便走了過來,皺了一下眉頭,身後跟著弟弟埃米則是一臉尷尬的樣子。
「在這下雨的天氣,遇到艾比小姐真的太好了,在下心情瞬間好轉了。」
安迷修笑著說到。
艾比紅色的眼睛轉了一下,又微瞇著,似是要看透眼前的騎士,而後又像想到了什麼,眼睛睜大了幾分,手指著安迷修大叫。
「啊!我知道了!呆頭騎士你易……」
話還沒說完就被在旁待命的埃米給摀住了,埃米一臉歉意的看向安迷修。
「家姐添麻煩了,呵呵……呵……啊!」
艾比張嘴咬了摀住自己嘴巴的手,毫不留情。
「嗚嗚嗚嗚嗚嗚!(你說誰添麻煩了!)」
「唉呦!姊!痛啊!」
埃米連忙把手從艾比嘴裡拯救出來,吹著自己的手感嘆自己的可悲,想著等等一定要去蛋糕店找卡迷爾吃個痛快。
「哼!知道痛還敢打斷姐姐的話?!」
艾比雙手叉著腰,不滿的說著。
「艾比小姐別生氣了,這朵剛開的雛菊送給艾比小姐,在下覺得雛菊與艾比小姐很搭呢。」
安迷修手拿著一朵淡粉的雛菊,葉子上像是還有被雨水剛滋潤過的感覺,粉色的花瓣盛開著,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哼!勉強就收下了吧。」
「還不是很高興……」
埃米小聲的說著。
艾比無視埃米說的話,把話題又拉回原本的事。
「所以呆頭騎士你又怎麼了?」
安迷修搔了搔頭,乾笑著說道。
「沒啦,像是艾比小姐所說的,在下的易感期已經快了,只是……有點小狀況。」
艾比跟埃米聽到有狀況就緊張了起來。
畢竟雷王星上並沒有特別治療天使的醫院,勉勉強強算是有一位星月魔女,不過她也只能看一點小毛病,遇到大的就沒多少把握了。
這也沒辦法,畢竟人界的資料實在太少了,「天使」一向厭惡人類,不屑與人類為伍,所以資料少得可憐,像安迷修這樣混在人界的天使,絕對是天使中的異類。
「沒事吧?不用去看醫生?」
埃米略微擔心的說著。
還沒等安迷修回答,艾比就搶先開口。
「呆頭騎士幾天後最好給本小姐去找星月魔女,要不然就死定了。」
安迷修聽到美麗的小姐請求,自然沒辦法拒絕,便答應了。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6CZILHNvyW
「嗯?所以你現在為什麼在這裡?啊?」
艾比的右手緊握著,隨時都可以一拳揮過去。
「嗯……艾比小姐請聽在下解釋……」
安迷修冷汗都要冒了出來,然而……
「啊!是三殿下!」
「欸?那裡哪裡?」
「唉!別推啊!我都快看不到了!」
人群中爆出一陣的尖叫聲,騷動的聲響傳到安迷修與艾比的耳中,他們也理所當然的聽見討論的內容。
只見人群中走來一個俊美的男子。
漆黑的頭髮被一條星星頭巾紮起,那美的彷彿有星辰在裡面的紫色雙眼正慵懶的瞇著,即使穿著大齡兒童的衣服也不減其魅力,雙手叉著口袋,大搖大擺走在街上。
安迷修看到他的時候愣了一下,而雷獅在看到安迷修的時候也停了下來。
兩人直視著對方的眼睛,天雷即將勾動地火……才怪……
安迷修瞬間掉頭就跑了,跑得時候還不忘跟艾比道歉。
「抱歉,艾比小姐,在下有點事先走了!」
而另外一個當事人看到他跑的時候,拿出雷神之槌,也追了上去,只留下一群看戲的路人風中凌亂。
那個……說好的一見面就打起來呢?說好互相看不順眼呢?這樣子賭盤該怎麼辦啊?!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j7iAR10b2r
在這個世界上,大致分為三界:天界、人界、地界。
天界住著背部擁有一對潔白羽翼的人種,在人界通常被稱作「天使」在地界則被稱為「鳥人」為人善良,不擅長心計,一般而言術法的天賦較高,與人界的往來十分密切,厭惡地界的人種。
人界住的就是普通的人,就是俗稱的人類,在地界會被貶低成「無能力者」其術法天賦較弱,與天界密切往來,但也有某些團體會以抓捕天使販賣為生,邊界常與地界發生爭執鬥爭,稱地界的人種為「惡魔」。
地界住的人種,稱作魔人,往往有一對巨大的翅膀,有點像是龍的翅膀,沒有像天使的羽毛,因為地界環境較差,時常用翅膀掩護自身來活命,對上兩界的人種有極度的厭惡,特別是對天使,導致其與天界的關係日益惡化,肉搏戰跟長槍等武器使用良好。
天使鮮少出現在天界以外的地方,故事蹟跟特性是最難獲取的,比那些只留在自家巢中守著自己寶物的爬蟲類還難獲取到情報。
但沒有人知道,天使是可以透過「契約」來召喚出來,但是需要對等的代價,作為交換,他會在你死後收取你的靈魂作為報酬,而他也會幫助你完成願望,在那之前,他會一直留在你身邊,對,一直留在你身邊。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DmIAkaaDh2
在十年前的雷王星上,一位不受寵的年幼王子偶然之下看到了召喚方式,嗤之以鼻,隔天,其母病逝,他發誓想要保護好自己的人,為此,不擇手段。
他想起了那個召喚天使的儀式,他悄悄的甩掉太子派來監視他的人,躲在森林中畫好召喚圖。
他深吸一口氣,張狂的笑著。
「天界神性,人界人性,地界魔性,在此受難的吾等,希望能允你降臨,以自身為代價作為實現願望的基石。」
召喚陣冒出一陣閃耀的白光,刺的讓人睜不開眼睛,年幼的王子微瞇著眼,想看清他召喚出什麼玩意兒。
那該怎麼形容呢?
既像是溫暖人心的太陽,又像是沁人心脾的河流,就突兀的闖入小王子的眼中。
對於小王子來說,第一印象大概就是把他毀掉、獨佔起來。
只要毀了他,就能獨佔他,不要讓任何人看見他。
潔白的羽翼張開著,羽毛像為他加冕般飄落,正午毒辣的太陽彷彿也變得溫和了一些,棕髮的天使閉著眼,雙手緊握在胸前,呈現一種祈禱的手勢,他微微睜開了眼,卻因為刺眼的陽光又閉回去,過了一會才又睜開,那個瞬間,年幼的王子以為他看見了一片碧綠的森林湖畔,光亮在他眼底,似乎不曉得發生了什麼般顯得有些迷糊,看到王子後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王子看著他開口。
「您好,日安,您就是召喚在下的人類嗎?最後的騎士安迷修為你而來。」
安迷修伸出右手,想和召喚出他的小王子握手熟悉一下。
小王子看著面前的手,低下頭不讓天使看見他的表情。
臉上不是猶豫,也不是十一、二歲有的好奇,而是一位獵人看見獵物的興奮笑容。
──太有趣了!
「……呵!你以為你誰啊?本王子幹嘛要理你?」
小王子張狂的笑著,絲毫不把眼前的天使放在眼裡。
被這樣說著,安迷修也只是尷尬的收回伸出去的手,乾笑著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不過內心已經快爆炸了。
雖然很火大,但是不能發火,他是在下的契約主,不能發火,不能發火……
「看在你長得不錯的份上,就勉強給你說話的機會吧。」
──啪磯
「在下覺得不、太、需、要!」
安迷修的雙手個別出現藍色及黃色的光芒,那是元力技能發動的前兆。
右手出現一把黃色的劍,劍身銳利,散發著一股熱氣,名為流焱。左手出現另一把藍色的劍,把周圍都結成冰霜,名為凝晶。
天使長年的微笑消失在臉上,取代而之的是一種冷漠,彷彿將眼前的人視若無物,碧綠的眼眸映不出任何身影,像是精密計算的機器,毫無感情,凝晶直指小王子的臉,帶著一股寒氣。
「在下再問你一次──你,做為一個人類,召喚吾,有什麼願望,又將為此付出什麼?」
空氣也為了此刻而稍稍的沉重起來,只剩風在吹過。
小王子看著眼前的天使,看著他無機質的眼睛,忽然想到一件有趣的事。
「……啊!我要你好了。」
「啊?」
安迷修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而過了一會,他的耳根到臉上都染上一片薄紅,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連雙劍都嚇的消失在空氣中。
看到臉上一片通紅的天使,小王子覺得心情意外的好。
「對,聽好了!老子叫做雷獅,給我記住了!」
雷獅笑了,極其猖狂,卻也讓安迷修深刻的記住了那雙眼睛。
深邃的、讓人忍不住墜入那星辰大海的眼睛,魅惑的紫色在腦海中刻下自己的印記。
他們的孽緣也從這一刻開始,生生世世。
14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3oE36qKUVj

54.80.198.173

ns54.80.198.173da2
Comments ( 0 )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