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了十年才到的第五十一次紅色幸福 - (第三章)既然都來到了圖書室,那就給我專心的念書!少惹出一堆麻煩事《2》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友誼
愛情
遲了十年才到的第五十一次紅色幸福
作者 宇露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82 閱讀
6 喜歡
4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遲了十年才到的第五十一次紅色幸福
4 書籤
A - A - A
#4
(第三章)既然都來到了圖書室,那就給我專心的念書!少惹出一堆麻煩事《2》
宇露
Jul 24, 2018
0
0
9
6 分鐘
No Plagiarism!Cm0kJSl12dVu2zqd74OAposted on PENANA
「阿,話說,坐在兩位校草身邊的那個女是誰阿?」1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r0cbtqjys6
「就是那個吧。」
「是阿是阿。」
「什麼阿?」某女因聽不懂,而口氣有些差
「你不知道嗎,她很有名唉。」
「以天然呆,課業白痴,什麼都不會但是臉蛋還可以看而出名的宇王子大人的青梅竹馬——露。」
1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O5sPpbHKdK
啊啊....如果我有魔法的話,絕對會讓這些三姑八婆立刻閉嘴爆炸的。
13Please respect copyright.PENANAY8e0IFdPJ2
「你就是前幾天救了昏倒在路邊的露的那個人?」
「是阿。」徬徨點頭,臉上掛著腹黑笑容地道「而且那時剛好下著大雨我還帶她去我家休息呢。」
說到「休息」,徬徨像是故意要氣宇一樣,加重語氣。
「你剛剛說休、休息是吧?」宇笑容滿面地在桌子底下偷捏露的大腿。
「唔!宇你幹嘛捏我!」露張大雙眼瞪著宇。
「摁~~~?有嗎?」他微笑問道。
「當然.....是.....」
敢亂說的話,你就死定了。
他的臉上好像是這樣說的....
「當然是沒有阿,呵呵呵。」露尷尬地笑著。
「那,你剛剛在說什麼呢,露~」
「沒什麼啦,呵呵呵。」
露轉移視線,不敢望著他。
「你叫西遠寺徬徨對吧?真是謝謝你這麼照顧我家的露了。」宇面帶微笑,語氣裡頭盡是滿滿的醋意。
「哪裡哪裡,小露那麼可愛,要我多照顧整天也沒問題的呀。」
他撐著臉頰,對露眉開眼笑。
「呵呵呵.... 」露向他點頭一下,硬是從僵硬地嘴角扯出一個假笑回應。
「那真是萬分的感謝呢。」宇右手按著露的頭,將她的頭抵壓在桌子上,自己也向他低頭道謝。
將著,將露坐的椅子拖過來自己的身邊,攏住她的肩膀,「但是,我的露我自己照顧就好,不用您麻煩費心了。」
「大家不是都說你是小露的監護人嗎?監護人就可以這樣阻礙小孩子的戀情嗎?如果你真的是為了小露的未來好的話,應該學會放手吧~」
徬徨再次投出炸藥挑釁著他。
「監護人?」宇朝露展開視線攻擊。
我沒有這樣說!
沒有說過。
露冷汗直流,不敢抬頭看他,只感受到頭部被一股可怕的視線攻擊。
「該不會你不知道?」徬徨手肘放在椅圍上,從容不迫地道,「也是啦,各科系都分棟的,而且都是被分到那麼遠的地方,你不知道也是當然。」
翼羽是一個主打多科招生的大學,為了能夠讓學生們能夠專心的學習,各各科系都是分開分樓分棟的。
有關醫學為一棟。
有關寵物美容、獸醫的為一棟。
餐飲食品、健康運動有關的為一棟。
幼兒教育、教師有關教學的為一棟。
全校科系總共有**個,分成四棟,分別在正方形的四個角落,而共同空間,例如:學生餐廳,學生宿舍,圖書館,都是在正中間的位置。
而在棟的外圍就是被操場給圍住,翼羽大學的操場,也是全國內數一數二的大操場。
雖然這樣的設計十分的有趣,吸引到許多學生前來就讀,但也因為如此錯失了不少的學生。
原因就是校園內實在是太大了!!!!
如果從醫學棟走去餐飲棟的話,最慢要到一小時,最快也必須要三四十分鐘。
所以每年都有學生希望能申請在校園內騎乘自行車還是用其他代步的工作。
但。學校因安全考量,遲遲都沒有答應。
「吶~我問你哦。」徬徨頭後仰問在身後的一位女花痴,「宇是監護人這事情你有聽說嗎?」
「阿,那個,有的,大家都說宇王子大人是露的監護人呢~」女花痴眼睛呈現愛心形狀,嘴裡口水流個不停。
想必應該時相當的興奮吧,是校草向她主動搭話嘛,這種好運一生應該不會出現第二次。
「看吧~」他驕傲地挑眉「所以別再對露展開視線攻擊了,她很可憐的。」
連視線攻擊都被注意到了嗎?
他真的是令人厭惡阿。
「不要叫我宇,你跟我很熟嗎?西遠寺同學。」宇唯皺眉,冷漠地道。
「啊...宇」坐在他旁邊的露很緊張,她難得看到宇生氣的模樣,平時自己在怎麼鬧他耍他,他總是不會生氣,頂多只會瞪自己罷了,沒想到徬徨竟然可以一次直接惹他生氣。
「別生氣了....好嗎?」
「嘖,我並沒有生氣。」宇咋嘴,不滿地回應。
「只不過說幾句話就生氣了?真是小孩子呢,呵。」徬徨不停地挑釁著,不火也難。
露不停的安撫著宇,希望情況能因此好轉,但,宇的眉頭都沒有鬆開一點的跡象。
既然搞不定宇,那就先搞定另一邊吧。
「徬徨真是的,別說了。」
「我可是在幫你唉,不要說的我是壞人一樣好不。」徬徨無辜地道。「你不是對視線攻擊很困擾嗎?」
「我是感覺到困擾沒錯,但我已經習慣了。」
露不曉得自己在火上加油。
「吶,我說,露,這種事情不需要習慣....」徬徨有些傻眼。
「啊,那個那個.....」露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拼命的想接下來該說什麼解釋清楚。
「啊!我非常喜歡宇的視線攻擊呢!」
她充滿自信地道。
俗不知,不但沒有解釋清楚。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她已經被在場的各位認定為怪人一枚了。
「......」連宇也不發一語的舉起椅子挪開她身邊兩三步的距離。
「宇!!!你為什麼要挪開椅子!!!」露感覺到有點受傷。
「啊....身理反應....呢....摁,沒錯。」宇苦笑尷尬地搔搔臉頰。
總不能說你太奇怪才挪開的吧?
「嗚!你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這樣!!」露含淚激動地不停的搖晃著宇,「我可是為了解釋清楚才這樣說的,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了啦,你冷靜一點,冷靜一點,這裡很多人都在看你。」
「我才不管是不是很多人在看呢,我只想要一個理由!」
宇試著想要掰開她的手,因為他們倆正在被周圍的花痴們注視著。
但不曉得怎樣,一直掰不開,彷彿被強力膠黏住似的。
真的討厭死花痴了,為什麼來圖書館不去看書,在周圍湊什麼熱鬧,
我真的不怎麼喜歡被別人盯著的感覺...
還有為什麼她的力氣怎麼會那麼大...大到我一個大男人怎麼掰都掰不開。
她真的是女人嗎?不會是披著女人皮的大猩猩吧?

54.161.49.216

ns54.161.49.216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