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校園
奇幻
光與暗的相遇
作者 天路行者*
作者團隊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68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光與暗的相遇
0 書籤
打賞
A - A - A
15 16 17 18 19 20 22 23 24 25 26 27
#21
二十一、同濟篇
天路行者
Jun 12, 2018
0
0
11
5 分鐘
No Plagiarism!5ZmXQPCVdW2GCTJD3geNposted on PENANA

短短兩個小時機,從香港到達上海。一團六人,沒有一個發一句聲,也不敢對周若冰有半點眼神交流。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UcAfbRUE6N

舉辦單位曾要求黃先勇告知航班編號,安排專人來接機。香港代表隊一行六人到達離境大堂,看到有人手持一張A3紙,寫上「香港大學」四個大字。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8cMv9DkMzy

周若冰打破沉默。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JBflvZZyfd

「看這邊,他們是來接待我們的。」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m9pXoAOjfU

她好像完全收拾在飛機上的情緒,變回平時思路敏捷,善於交際的她。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6o7TThxe36

旁邊有一個手持用中英文寫上劍橋大學的字牌。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MMH28d17Lg

「你好,我是同濟大學的白教授,你們遠程來到辛苦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l8qK5PlU8B

這個白教授在高層建築的權威,在學術界有一定地位。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Of0W8TdG8h

「…幸會,幸會…我是黃先勇…香港大學…唔…團長」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MV3uXcHYjt

黃先勇講的普通話,混著不少廣東話的音。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fECFpHuLBD

他低頭著說「不好意思,我不太會講普通話…」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mqSmn1gAIo

中間用廣東話說了數句「唔好意思,唔好意思,我唔識講普通話,我哋都係來自香港大學的。」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RukVZh8Ggr

又說了幾句英文。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av6MbwuGh6

阮敬賢突然冒出來,和白教授握手。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kDxd0UegvX

「久仰大名,白教授。今天竟勞煩你來,深感榮焉。」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FnrZjrhr8y

「我是阮敬賢,這是我的名片。」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Ti405fwAWN

阮敬賢的普通話也是很「普通」。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Ggrets9IJE

阮敬賢把名片雙手遞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Fo27olyGNG

阮敬賢的普通話只是略略比黃先勇好一點。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eGZiG4ydEv

白教授只是輕輕的說多謝,接過來放上口袋,然後以他的名片交換。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1lLtzfVIXE

周若冰心想,阮敬賢為了結識朋友,竟然自己印名片來派發。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nD3pKsLi8y

「原來你有名片,我也想要一張。」阮敬賢十分難為情,給周若冰遞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ZnfYGV2f8H

周若冰仔細看名片,用品質很好的紙來打印,花巧的設計。名片前中後英,上面有港大的校章,寫了他上過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名校,滿他獲的的奬項和榮譽。上面還有一個個人網頁的網址。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Ka2vDCKylI

白教授問黃先勇「你有名片嗎?」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dJlg86JUpS

黃先勇有帶名片來。每一個學生會內閣成員,在不同場合代表學生會,都會帶備名片。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tofInWEpbN

白教授接過名片,仔細的看。名片十分簡潔,只有學會全寫「香港大學土木工程學生會二零零五至零六年度」,學會會章,名字和職位「學術秘書」。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7VXarAMc88

「學生會學術秘書,大學委任的想必是可造之材。當年我在大學可是共青團書記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UlRgC0mlUM

周若冰用十分流利的普通話回答「是學生投票選出來的。學生會行內閣制的,但每一次總是由上一屆的學生會來挑選和協調,所以每一次只有一個候選內閣。」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doat6xpKXA

「你們協商民主這玩意,有趣!」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x5wufX529d

黃先勇接過白教授的名片。黃先勇仔細看「白希真教授、劍橋大學本科和博士、英國皇家工程學院院士、中國工程學院院士。」眼前和顏悅色的老教授,樸素的服裝,一點架子都沒有,他在英國留學,想必英語流利。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a3z2kb2GxX

於是黃先勇用英文問「是否劍橋大學代表隊都會來,很期待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tLlDfsbEd9

「你英文也要多下苦功,語文很重要,要多聽多講。你和我的學生,雖然英文還過得去,你嘗試用普通話交談,也當作鍛鍊。」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fKeLftIkvS

「香港大學的確是地傑人靈的地方。先勇,若冰,第一次和你們兩位年輕人見面。天降大任於斯人也,不知為何會有這感覺。你們的路不會好走,你們或許相輔相承,或許互為牽引,你們生命的軌跡不斷交織。」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yGV7JgjMXR

「老矣,老矣,你們就是國家的將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KqC53RyfwL

黃先勇慢慢的用普通話講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oLwCxL5g6B

「白教授,言重了,我沒有什麼了不起,只會讀書,上來大學,但書也讀不好。」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8Ei4M1k6Oh

白教授哈哈大笑「先勇,你雙眼對望著我,再說一篇。」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XyHAELsc1Z

黃先勇沒有自信,尤其在這些人多的場合,身為團長很不自在,心想:「如果周若冰來當團長,老頭子跟她說話,我不是輕省得多。真不明白孫博士為什麼要我當什麼團長。」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XpLt1if7ym

周若冰在黃先勇旁邊,感到被冷落。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JH11LN35UR

白教授突然對周若冰說:「如果有朝一日,先勇為帥,若冰為相,你會接受這命運嗎?」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nSp5t3RWgS

周若冰心想:「先勇憑什麼?先勇只是一個傻頭傻腦的小子。他只是一個草根階層,沒有見識,不善人際交往,連自我表達能力也不成。」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VdhGHjZXry

但黃先勇是這次比賽的團長,但周若冰要處處幫助這個入世未深的傻小子。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jafkc08g62

周若冰用她凌厲的眼神望著白教授,然後半笑半認真的說:「你不單是做學問了得,還會算命了。」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8uVxAoBrkS

「我信人定勝天,只有失敗者,才相信有命運。」周若冰話鋒一轉。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kg6BWNVWLm

「是天意,是人意,這是信仰的問題。這是科學觸及不到的領域,哲學家也不會回答這問題。」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u4xKoJKwZR

黃先勇嘗試和白教授有眼神交流,說:「我什麼都不是,我連自己想做什麼也弄不清。」copyright protection11PENANAz7muFWShnd

54.198.158.24

ns54.198.158.24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