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神話/仙界
奇幻
《狐王大神!别劈!》
作者 JW曾雯思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75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狐王大神!别劈!》
0 書籤
A - A - A
#12
第十二章 【坤凌卦】
JW曾雯思
Jun 14, 2018
0
0
6
10 分鐘
No Plagiarism!n6y0HdX0STV1NuNVHq6eposted on PENANA
  小舞第一次看见箭射进人肉吓得按住他的伤口,只见心月狐陷入昏迷。
  「狐爷!狐爷!」秦玉韩紧张的从小舞怀里揽过心月狐,“该死的偏偏今晚是十五,不然你不会再受重伤”,秦玉韩心里很自责,他感觉到心月狐的手越来越冷,从怀里拿出一颗发光的珠子抛向空中,它像寻找什么般飞了出去。
  「我们赶紧带他回去治伤吧!」考官着急的说着。
  「你们救不了他的,他中的不是普通的箭伤。」秦玉韩刚说完,周围出现了很多穿着黑色金边服饰的人,大家看了都慌了起来。
  青赫想拔剑挡在凡世环的面前,却被凡世环制止低声说道「没事,本王想看看他是什么人。」
  大家只看一位很帅气留着胡子的男子有些紧张的走向心月狐,将手放在他的额头,脸开始有些愁「你为什么那么大意,你难道不知道今天的日子吗?」
  秦玉韩听了有些自责单膝跪了下来「是儿臣的疏忽没有保护好狐王,恳请父王责罚!」
  大家听了大惊,原来那个戴着面具的就是传说还没登基的狐王,狐神兽唯一的后代。
  那这位有时谁?会这么保护青丘狐族的就是龙族!考官先是一惊赶紧跪了下来「想必这位就是龙王,草民该死不知龙王驾临有失远迎!」大家听了也跪了下来,除了凡世环,他只稍微弯了弯身躯向敖天敬礼,由于他是贵族所以不必跪下。
  「罢了!不知者无罪!」说完抱起心月狐就想离开。小舞突然开口「那个,我要去那里探望他?他是因为我而受伤的。」
  「小舞!你怎么可以这样和龙王说话!快跪下!」考官被小舞的天真给气的恨不得把她丢去山洞底下。
  敖天看着她“这男子身上有【玄元珠】的气息,那赤血的狐魄一定也在他身上!为什么【玄元珠】会在他体内?”
  小舞听到考官说是龙王,怎么龙王长这样吗?为什么不像“封神榜”里的龙王有龙须龙角?「你…你的角呢?」
  考官忍不住冲上前拉下小舞跪下「你别说话!」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龙王?没有龙角也没有龙须。」小舞还是认为这个点有些不和逻辑。就是忍不住想说。
  「将他一并带走。」敖天只觉得这小不点很有趣,胆量过人,因为他体内有【玄元珠】所以他必须保他安全。「你是考官?」
  考官点了点头「龙王,请不要责怪小舞,他不懂事,我愿代为责罚。」
  「我会让人送封信给你。」敖天说完就走出去了,而小舞也在莫名其妙中被官兵给带走了。
  「考官,您放心,我父王不会滥杀无辜,告辞。」秦玉韩说完正想走。
  「请问你是…」考官问
  「龙族三皇子,秦玉韩。」说完也走了出去,大家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还心有余悸。
  凡世环这一切看在眼里,诡异的扬起嘴角「没想到,进万物社的人还真是深藏不露呐。」说完也默默走出去。
  「公子…」小舞的身躯被什么摇晃着有些不耐烦的推开。
  「公子醒醒…公子」她很不甘心的睁开顽皮,入目的是华丽豪华的天花板,她看了四周“一堆仙人……还有很多仙女……我到底在哪里…死了?还是要回去自己的时代了?!”她猛一张开眼睛坐起来,摇了摇头再看一遍周围的人,好熟悉那不是那个面具男的兄弟吗?还有这个龙王…
  「你们…」小舞想不通他们干嘛都看着自己,还是自己断手断脚了?她赶紧检查自己的身体,对了!我的信!她对身上摸索找着那封难得的信「我的信!我的信呢?」
  突然有人将那封信伸向她面前「昨晚你掉了,我捡到帮你收着,给。」
  小舞赶紧接过,打开来一看,大家也好奇是什么内容能让她漂亮的脸蛋能有千变万化的表情。
  “小舞!我们好想念你!你在那边还好吗?你爸爸妈妈找不到你着急得报警了!警方用,投井自杀身亡来结案,你妈妈听了都快哭断肠,每天都在哭…”「什么!爷我有可能会自杀吗!」“啪”小舞气的直捶床,大家看了有点傻眼,“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你爸爸妈妈,你的事我们没有告诉你家人,怕他们不信,但是我们相信。还记得度假屋的婆婆吗?他帮我们找到了一个人,他可以帮你在另一边保平安。他们还在想办法把你弄回来,那个人说你看完信之后烧掉会幻化【坤凌卦】出来,只要你能启动它,我们就会知道你有没有收到我们的信,如果我们知道你有收到,在月圆之夜就可以写信给你教你怎么做。要好好照顾自己。雨薇。”小舞看完之后有些回不过神「真的可以吗?我,我疯了吗?」她突然觉得好混乱一切的事好奇怪,但是她的动作还是快过她想的,她下了床走到桌旁将信封放到烛火烧了,火势突然冒大,吓得小舞将信丢了,仓促的后退几步「你妹!吓死宝宝了!」那些小舞所看到的所谓仙女也就是龙族的下人赶紧扶住她「公子小心。」
  大火浮在空中,火势慢慢变小现出一颗长得有点像舞狮舞龙追逐的火球,但是他是铁的绑着两条红绳在空中旋转着。
  「【坤凌卦】!!!」敖天看了大惊,“在自己小时候就消失的【坤凌卦】竟然随着【玄元珠】也一并出现了!这男子到底是谁?竟然长得如娃娃般精致的脸庞,就是太小只了。
  小舞看龙王竟然会知道这玩意赶紧上前问道「你知道?」
  「放肆!不得无礼!」旁边的侍卫看小舞连礼仪都没行竟然敢这样和龙王说话,却一点惧怕都没有。
  「没关系。」敖天示意侍卫退下,「小兄弟,你是从哪里来的?」敖天轻声的问道,怕是稍微大声会吓跑这个小不点。
  「父王,她是女孩。」秦玉韩暗笑
  小舞拿掉帽子,没了覆盖着的帽子柔滑的棕色长发垂落下来,放下头发的小舞前面是空气刘海,她没动就好似精致的假娃娃一样,大大水汪汪的眼睛,很长的睫毛,樱红的小嘴,她眨了眨眼看着大家。在场的人都被小舞给惊艳到,头发有些特别的颜色,虽然没有现在的女子复杂的头饰,看起来就是水灵水灵的小女孩。小舞看他们不谨的都在瞪大眼「我是女孩,我叫楚沫舞,清楚的楚,泡沫的沫,歌舞的舞,我是女孩子,你们不信吗?」她边说边淘气的跳着转圈圈,将头发塞去耳后露出全部只有巴掌大的小脸「呼!」她淘气的吓了他们。
  敖天被她的举动逗得哈哈大笑,有意思有意思。这个带着【玄元珠】来的孩子,古灵精怪,胆识过人。
  小舞不懂他笑什么,古代人真是奇怪,她看着【坤凌卦】,雨薇说要启动,但是信上没写说怎么启动啊。她伸手拿下它,拿在手里它就像中心空空,外表美丽,男人手掌大小的小铁球罢了。在手里翻来翻去看了几十遍,没有按钮,拔了拔也拔不开,她开始有些不耐烦,想了想,这个龙王好像知道这个东西,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她将【坤凌卦】伸到比她高一个头出的敖天面前「这个,你知道怎么启动吗?」旁边的侍卫对她和敖天说话的态度十分赞叹又不可思议,不曾有过谁敢这样面对着龙王。 敖天对她的态度也没什么,他接过【坤凌卦】看了看「我对它的启动之法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它是稀有法宝,只是在先祖时期它曾出现过,之后就消失了。」
  小舞想了想「稀有法宝?」
  戏也看多了,反正能试的就试吧,她看了看,拿了【坤凌卦】走了出去,大家也跟了出去看看这小不点要做什么,她走出房门,看了看周围,看到了一个类似喷水池摆饰的盆,二话不说丢进水里。
  大家看傻眼,「楚姑娘,这是稀有法宝,你就这样丢进水?你,你还真特别。」秦玉韩走上前满脸不可思议的打量小舞。
  小舞对他们好奇自己的事也不在意,毕竟古代人思想保守,何况自己是女人,没有像现代人的女子那么大胆。她捞起【坤凌卦】看着秦玉韩说「我何止丢进水我还要烧了它呢。」说罢走进房里拿了桌上的纸张和烛台灯出去,点燃了纸张,把【坤凌卦】丢去火堆。
  「多少人想得到法宝,你竟然这样糟蹋它,让那些人看到得多心疼啊。」秦玉韩摇了摇头,后面的人看了也窃窃私语。
  小舞看烧了还是不会有反应,摸了摸,不烫,这东西到底怎么启动,还是要有什么法术打开?她想了兴奋的捡起【坤凌卦】跑到他们面前「你们谁魔法最强试看帮我将它启动!」她看了看大家,大家满头问号的样子,「什么魔法?」秦玉韩不明白小舞说什么,「就是法术,灵力,就是可以这样然后会有光或爆炸什么的」她想起心月狐施法时大概手式这样,她比示了给他们看,全部在一副明白的样子然后一并看着敖天,小舞被他们的暗示给弄明白了,嘚瑟的无声奸笑走向敖天「来!龙王!你最大法术,灵力一定最强,试试看」她说完将【坤凌卦】放在敖天前方的地上。
  「大胆!你对王已是态度无礼!竟然命令王给你动用灵力!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还没有人敢这样忤逆王!」旁边的侍卫已经受不了要尽他的责。
  小舞被她这一吼火都来了「你吼什么吼!你主子没出声!你吼个屁啊!你爷我现在要启动它!还管你们礼不礼仪!我!打你!我告诉你!」说罢就抬起拿着【坤凌卦】的手要敲那个侍卫,侍卫见状拔刀自保,敖天见状拉开小舞「别伤害她!!」为时已晚刀身还是划过小舞的小手。

54.225.31.188

ns54.225.31.188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