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王大神!别劈!》 - 第九章 【对上】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神話/仙界
奇幻
《狐王大神!别劈!》
作者 JW曾雯思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70 閱讀
0 喜歡
0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狐王大神!别劈!》
0 書籤
A - A - A
#9
第九章 【对上】
JW曾雯思
Jun 14, 2018
0
0
11
12 分鐘
No Plagiarism!Dz7UuceE9nYwOhB2yybNposted on PENANA
  而另一边的大伙们已经出到森林来到了茶栈。「全部到齐了吗?」考官看着大家喊着。朱发正点着人数,发现少了几个人「考官大哥!好像少了几个人,他们会不会是迷路出不来了?」
  考官听了整个脸色都难看了。
  「都叫你们跟紧点,里面雾气那么大,倒霉的话还会遇上野兽,要怎么找,唉!现在耽搁下来,我看我们要睡客栈了。」
  马哥开始愁了,他是里面走路最快的,所以他们都称他马哥。「唉,我真是糊涂,不应该甩开那个小个子。不知道他一个人那么小只会不会被野兽吃了?」
  「你们看!他们来了!」小胡看到不远处有一群他们的伙伴,向他们挥了挥手。原来是他们迷路了,是秦玉韩带他们走出了森林。
  「你们没事吧?」考官捡了检查他们身躯
  「没事,没事,多亏了这位兄弟」这个小伙是亚牛,他抱拳向秦玉韩叩谢
  「小事,不足挂齿。」秦玉韩也礼貌的回应
  「那个长很漂亮的小个子没跟你们一起吗?」马哥自责的问着
  「马哥,别急,我兄弟会把他带出来。放心吧。」秦玉韩安慰着
  「你那个兄弟一个人行吗?别到时他也迷路了出不来。」马哥担心的不停摩擦自己的手
  「放心吧,我的兄弟对森林很熟悉。」刚说完就看到不远处的身影和熟悉的面具「你看,这不是来了吗」
  马哥看到小舞立马冲上前抱住她,小舞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抱给下了一天,小身子就这样被马哥狠狠的抱着,小舞只觉得自己快断气了企图推开马哥
  「这位大哥……放……手………」小舞脸都绿了,马哥还是死死抱着嘴里一直说谢天谢地,安全回来的话
  「大哥……我快…断…气了……放…开…我!!!!」小舞突然身上川流了一股很强大的力气,将马哥推开,身材挺壮的马哥竟然被她推了出去,跌倒在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小舞「你这小个子…力气怎么那么大??」大伙也看傻眼,小舞自己也吓了一跳赶紧跑上前扶起马哥
  在小舞暴发的哪一杀那,心月狐和秦玉韩不淡定了,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们感觉到了【玄元珠】的力量,就那么一下就消失了,心月狐死死盯着小舞,【玄元珠】消失那么久为什么突然出现了?是不是祭司的预言即将应现?为什么…那么一瞬间他感觉到狐族全所未有的极大灵力?…………
  「狐爷…你感觉到了吗?刚刚那个小个子………」秦玉韩也不安的盯着小舞正想说下去被心月狐打断
  「感觉到了…」消停片刻又说「同时也感觉到狐族强大的灵力…」他希望是自己的错觉…
  「什么?那个小个子是狐族的人??」秦玉韩错愕的看了心月狐一眼又看着小舞,心月狐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确定,他感觉不到小舞是狐族的人,小舞对他来说只是个凡人。
  「要不要试探他?怕是那几个老狐狸派来乱事的」秦玉韩警惕的问心月狐
  「不必,看看他要耍什么花样」心月狐开始对她有了戒心,因为太多说法了,祭司的话一直围绕在他脑海里“过不久【玄元珠】会出现,她不是普通人”“也许是凡维的后人”“会有两个深爱你的女子出现,其中有一个带着【玄元珠】回来的女子会成为你的妻子守护你,你要爱惜她因为她会遇到很多难关”心月狐想了一堆眼前这个是个男子或许是自己的错觉也或许他是凡维的后人,也许另有其人…
  「诶?这位兄弟谢谢你把他平安的带出来,如果他被野兽吃了我一定自责死的」马哥对着心月狐说
  「你诅咒我被野兽吃吗?」小舞拍了马哥的手臂气呼呼的说
  「大伙们!天色渐暗。既然大家都平安的到齐了,我们就在茶客栈休息明早赶路,房间我已经吩咐小二安排了,你们要洗澡的洗澡,差不多时我会叫店家准备食物在后院,大家聚一聚认识认识。」考官看大家也累了,决定请大家吃一顿慰劳大家。一伙人乐呵呵的进入了茶客栈,原本安静的客栈突然热闹了起来。
  「喏,这是你的房号」小舞看着小二接过一个上面写着“弍”的木牌,她左思右想,这应该是古代的“二”字吧,她看了看,往楼上走去,找着房间,「找到啦!」她开心的推开门。入目的是一个男人的背影,她吓了一跳。“天啊,不会是同房吧?我要换衣服怎么办呢?”那个男子也察觉有人进来继续若无其事铺着床上的被子。
  「嗨~」小舞只能尴尬的打招呼,走了进去“哇~这就是古代的酒店耶”她边四处走这里敲敲那里摸摸,这一切被和她同房的心月狐看在眼里觉得这个人怎么对这些普遍的东西那么好奇,忍不住问「你怎么了?」
  「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古代物品,好特……别。」小舞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装了装正经「我住的地方很难看到这种建设,所以有些好奇。」转过头一看发现是心月狐,同样狰狞的面具,竟然和他同房。
  「是你,怎么那么倒霉。」她看了看四周怎么只有一个床,不过还好给她扫描到一张榻椅,虽然是给人看着歇息的,不过将就的话还是可以睡嘀。她走到床拿起被子和古代的枕头,她看了看那个古代的枕头「这么硬怎么睡哦?」摇了摇头,丢回床上。
  「还真是挑剔的富家子弟。」心月狐冷冷的说道
  小舞听了,怎就觉得这人好像针对她似的,把被子放在榻椅上,转身走到他面前,提起脚搭上他左身的床边「干你屁事,眼睛没被戳瞎,现在想被撕嘴巴是不是?」“哼!看看爷的粗暴,看你一身公子样一定受不了我吵着换房。换吧换吧。我很乐意呢,呵呵。小舞心里暗笑。
  心月狐没想到这矮子竟然那么伶牙俐齿,突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矮到自己胸膛的小舞「矮子。」说完拿了衣服撞开小舞走了出去。
  小舞被他这一撞疼得直摸手臂“哼!恶人!戴个面具铁定是长得丑没脸见人"气归气,走了一天的路,好想洗澡啊,怎么办不可能去澡堂。唯有等没人才去吧,她拿了换洗的衣服走了出去,当作散步打发时间等会洗澡。
  小舞无聊的到处走走逛逛,来到了后院,几乎没有人,她沿着几乎快被杂草淹没的小石路走着,突然看到前方冒着烟雾,好奇的她走前去看,发现是温泉,浓浓的雾气飘着周围看似神仙美景「哇!真是赚到了!竟然有这么没的温泉,重点是没有人,哈哈!可以好好享受了!」她放下白凤做给她的衣物,开始解开自己的衣服,在月光的照耀下,她的皮肤白皙窈窕的身材,右肩背上是她第一次给自己的刺青“般诺”,弱小的身材配上霸气的刺青显得她背影让人看起来有些妖媚性感,小舞将掩护自己头发的帽子拿下,瞬间在古代少有的棕色长发垂落在肩背,形成夜晚里的另一番美人戏水的景色。
  「好舒服啊……」小舞怕会突然有人,所以还是有穿着白凤给她做的古代女子穿的内衣"肚兜”,而下半身是小舞自己极短的安全裤,起初小舞对这个肚兜穿了有些不习惯,经过她的要求改造,所以就等于现代保守型的比基尼,不过久了就渐渐习惯了。
  她在温泉里游来游去,拍打着水面,看着雾气随着她的拍打跟着一起飞舞,嘴里也发出少女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戏水了好一会,她游向石头上,她拿起白凤给她的玉佩摸了摸玉佩,有些低落的自言自语「娘亲…你在红梅村庄还可好?好想念大家,雨薇…将鸣……唉……」她抬头看着月亮,趴在石旁摸着玉佩,希望可以减轻对他们的思念。
  月光下垂落的长发漂浮在水上,背影让人看起来好不舍。
  「什么人?」小舞被这突然出现的男生吓了一跳,她冷静的背对着那个人「我……」
  「你是前往万物社的兄弟?」那个人继续问
  小舞顿时心跳加速,想着怎么用最快的方式逃跑也可以不让对方认出自己是女子「是…是的」
  那个问话的男人不是别人他就是心月狐,因为澡堂太吵,他也是偶然找到了这里的美景。他感觉到水里的人在害怕,他是神兽族感觉很灵敏,而且去万物社的人都是身材高大,身材那么娇小被入取的只有那个矮子楚陌武。「矮子?」
  小舞听到这两个字,恨不得能的话直冲到他跟前戳瞎他的眼睛,怎么又是他,真是到了八辈子霉。她慌张的将头发束起戴上帽子。头发被束起,雪白的背部加上骇人的刺青,心月狐看到之后有些惊叹这人背后竟有这么杀气的胎记。
  「呃…你泡吧,我泡好了…」她说完抱起衣服,不管如何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心月狐看到娇小的身材,开始质疑这个人,这个人很明显就是个女人,竟然冒充是万物社的人?「站住!」原本想追上去,由于月光的照射让小舞不小心留下的玉佩发着淡淡的亮光吸引了心月狐的注意。他捡起玉佩,这玉佩很熟悉。这是出自青丘的上等极品水玉。他可以肯定他是狐族里地位不低的贵族。而且玉佩残留着女儿香,他肯定这人不是男人是个女人。
  他跟着气味一路走到自己的客房,他没想到这个人会在他房里,难道那个楚陌武真的是狐族的人?为什么感应不到他的体质是狐狸?他推开门看到小舞背对他侧躺在榻椅。他走上前伸出玉佩「这是你的?」
  小舞想假装睡着不理他,后方的人知道她装睡再确认的问她「这是块好玉,既然不是你的我就拿走了。」
  小舞听了赶紧摸了摸胸口,糟了,刚才太紧张丢了,她转过头一看果然是白凤送的玉佩,她急忙起身想抢回来「还我!」
  心月狐玩味的闪开「这是你的玉佩?」
  小舞没办法,那是唯一思念娘亲的物品怎么可以丢了「没错!就是我的!还我!」她伸出手等待心月狐还她
  「你是狐族?」他刺探的问
  小舞开始没耐性的觉得他莫名奇妙问一堆怪问题「什么狐族不狐族!这是我娘亲给我的唯一玉佩!还我!」小舞一上前他就往后退,急的直跳脚的小舞,看似就要扑上前抢。
  心月狐握着玉佩退后「你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一掌捏碎」
  小舞感觉到了敌意,只打出生以来,就不喜欢被威胁这就是激怒她的底线「你敢……」小舞就像被激怒的野兽一样看着心月狐。以前在学校谁敢欺负她或她身边的人,他都会狠狠教训那个人一顿。
  心月狐有些惊叹,一个小小的人儿却有那么强大的杀气,这人到底是什么人,娘亲赠的?如果是同族为什么不曾看过?心月狐就是要挑战她的底线看他是不是狐族的人如果是一定有灵力。他握着玉赔更加用力。
  小舞见了真的火都起来了「还!我!」扑向心月狐,心月狐感觉到小舞身上有突然发出很强大的力量和灵力就像那天推开马哥的感觉又发生多一次,他本能用上灵力挡,只是没想到这一挡他发现小舞的灵力只是一下而已,他的灵力反弹回去,将小舞击飞。
  小舞被击飞撞向桌子,陶瓷桌脚都裂了,可想而知心月狐出手多重,疼得小舞直流眼泪,感觉喉咙一股腥味直冲出嘴,她吐了一口血,吓得小舞直发抖,她从小到大没有这样吐过血猛擦嘴角,想起来后腰疼得她忍不住痛哭了。心月狐看到她的举动好似奇怪一个大男人哭成这样,看她嘴一直流出血上前将她抱起放上床。
  小舞很气却做不了什么直捶他胸口,这让心月狐感觉到怎么好像女子在捶打自己,她很轻,现在捶打人的力量就如瘙痒一样。那刚才为什么她可以使出灵力?

54.80.87.62

ns54.80.87.62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