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 (第六回) - 【校園奇幻】都市傳說調查隊-第六節 | Penana
×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ommunity
Vote
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 (第六回)
挑戰者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野原小基特.
挑戰者 維絲塔
挑戰者 羊之歌
挑戰者 蕩步詩人
挑戰者 雷伊Rey
挑戰者 零兒
挑戰者 Tatsuya
挑戰者 Deflit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真理球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窗人
挑戰者 短頭髮
挑戰者 萊姆氣泡
挑戰者 瑣碎記憶
挑戰者 沒有名字的人
挑戰者 瀨名綾渚
挑戰者 緋玖
挑戰者 子遴
挑戰者 洋蔥圈
挑戰者 萬歲森林
挑戰者 天洛卡
挑戰者 嵐
挑戰者 博多狼骨拉麵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艾爾斯凱
挑戰者 洪緒
挑戰者 和颐书海
挑戰者 法翎
挑戰者 㬢音
挑戰者 閣夜孤丞
挑戰者 智炫
挑戰者 亞盾
挑戰者 千撒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636 閱讀
95 喜歡
2 書籤
人氣
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 (第六回)
2 書籤
截止
A - A - A
8 9 10 11 12 13 15 16 17 18 19 20
#14
【校園奇幻】都市傳說調查隊-第六節
沒有名字的人
Aug 10, 2018
3
0
16
5 分鐘
1,530 字
No Plagiarism!688yx78NGiqUAMMUMFNhposted on PENANA

「問題就是的另一個人格究竟…是去了那兒。」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JfWt6y1Gwj

「或者從她所認識的人開始吧。」可健建議道,「我們首先要知道的是究竟是在那兒自殺。」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4DsccZkkM1

「這的確是很好的建議。」靜詩反駁道,「但是這者是六年前的事了,就算當年是初中一年級的人都已經畢業了。」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DdVd0H7MnV

我聽到了兩人的話,沉思了一會兒,「那就由老師開始吧,我們有不少老師已經在這兒教授了六年以上,而學生在學校自殺這些事他們一定不會忘記。」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37aZBhyCX5

「老師呀…是了,當時『小女孩』那班的班主任是誰?我當初調查時並沒有注意到。」可健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W2IofUnzea

我立刻翻查可健給我的資料,在裏面正有著當年『小女孩』那班的班照…不過…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ASow6pddbB

「不會吧…是…是我班的班主任。」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9fIkejBNWz

就是因為這件事,所以她才這樣的抑鬱?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SSBAgQuEqJ

「既然是你的班主任,那整件事就好解決得多了。」可健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P1CexIDLWO

「不是。」我把資料合上道,「就是因為是她,所以現在整件事正變得更難。」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m535pio16k

「是因為最近她看起來十分的抑鬱嗎?」靜詩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AYdczt247t

我點了點頭,「我不想他聽到了我們的問題情緒會變得不穩定。」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NXuqb28ON4

「但是現在你正被她所追殺,如果不解決這單事件,我們成為那羣自殺者只是時間問題。」可健想了一會兒,站了起來,「我去問她。」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C99GfzYDA4

我和靜詩見狀,連忙制止可健,「好了,我們跟你一起去。」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Ya3bmCFpGM

我和靜詩對望了一眼,就跟著可健一起到了教員,而班主任她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處理著班會財務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TuKoUVq2Jd

我轉頭望向二人道:「讓我去吧。」說畢,我便走向班主任那兒。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6lng1CP0fq

「呃…班主任?」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5eA8qXL5ns

班主任聽到了我的話,連忙的收抬了自己雜亂的桌面,「噢!是的,甚麼事了?」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ShWCFRx5Ug

「是這樣的,你是六年前的三年C班的班主任,對吧?」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i1CFhEh7Fx

班主任聽到了我的話,臉上原本就是在應付我的笑容立刻的消失了起來,「是…是的,那你究竟想問甚麼?」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xKM8Tc6Fhu

我拿出了從可健拿到的資料並交給了她,「我…們想知道…那樣做的原因和位置。」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7aL4NqWkvQ

「為甚麼?」她的語氣…很危險,「明明我都要遺忘了,為甚麼要特地過來問我?」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BNRet9SKhy

我考慮了一會兒,決定將整件事說給她:「那…的靈魂仍未安息…還逗留在這兒。」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iOj4Xcg3Sy

「你這樣說是甚麼意思?」班主任的話中,交雜著驚訝及憤怒,「你是想安慰我?」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yZJj4wJ0Rf

「不是的,因為那個在學校流傳的傳說,就是由造成的,你應該知道關於她的一些事,對吧?」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Qs3IGxRzh8

「我知道,那又怎麼樣?反正又不關你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7AXqEVDVYv

聽到了她的回答後,我只好放棄繼續去詢問她,回到了二人的面前。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uxveQzKAzB

「我都曾經說過不行的了。」我歎了口氣,「看來我們還是先從當年『小女孩』的同班同學開始吧。」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Qq4T8Lq0lI

「但是我們該從何開始?現在那一羣人都已經升到了大學,很難找到他們的了。」可健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9tj6TX1xT0

靜詩也只是心累地道:「那我們今次亦不是被困在死胡同裏。」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3oxzCo8nZI

「不過我們也又能做甚麼?」正當我說到這兒的時候,身後忽然傳來了班主任的聲音:「其實你們是否真的想問關於的事?」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ZP93JhPaia

我還未開口,就被可健他搶過了話:「是的,謮問老師你是不是在擔任三年C班的班主任的時候與關係不差?」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SrEbxy9z53

聽到了可健的話,班主任她考慮了一會兒後,點了點頭道:「是的,我們還是到一旁談吧。」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A9r8I4xRrw

在飯堂的一旁坐了下來後,班主任她便向我們講述當年的事發經過:「其實在那天的時候…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zrmIv50kfi

我也只是打算先到了她在我附近的家裏探訪,但是她卻令人不安的並沒有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v8J9jhHtRN

其實她一直以來都是個奇怪的人,一時候會像一名小孩的開朗,另外一些時候則會十分的沉靜,就像是另外一人般。也因此她不但一直都沒有任何朋友,還要被其他的女生所欺凌,被稱作『虛偽』、『有病』,自己的東西被她們胡亂丟棄等…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xsWZAF38wv

而我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在這個被所有人所取笑、欺凌的環境中唯一一個善待她的人。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E5W0Os6PMl

但就是自殺前那晚她曾經打電話給我,說想離開,不想再留在這兒…當時我認為是在說轉校,結果還鼓勵了…或者不是我的話,就不會自殺了…」班主任她說到這兒,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7itQsN8ahZ

我們三人看見到她這樣,立刻的上前一同的安慰她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YOsVN3ARb6

「雖然現在問你是有些問題,但是…是在那兒自殺的?」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nQckR0MXPz

班主任在過了一會兒讓自己回復心情後道:「我記得…是在自己家中的…」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iXRLOkzWuQ

聽到了班主任的回答,我不禁地問:「自己家中?那為甚麼…那些人是在運動倉庫裏…」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WsEpnssXjD

「或者是…因為曾經多次被其他人困在那兒…」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4Gtg0khMi7

「那請問你還知道當年一些學生的聯絡方法嗎?」可健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lA4dmSxVP2

「我…我記得還有一人的電話。」班主任她立刻的抽出了一張便條,寫下了那人的電話號碼,「其實…我記得在半年前就已經有學生開始調查這件事,但都毫無進展,你們是怎樣知道是的?」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MMuqbSSDPc

「那我們見過。」靜詩回應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hUSKaT5sGn

「這樣呀…」班主任她沉思了一會兒,「那希望你們可以讓…安息了。」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z2YDgkwNgm

「我們會的。」我們三人一同道。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P29ktkcmY2

《待續》copyright protection16PENANAyfWr07l5z1

54.161.49.216

ns54.161.49.216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