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Creator's
Pick
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 (最終回)
挑戰者 十三郎(多媒體廢作人)*
挑戰者 維絲塔
挑戰者 沒有名字的人
挑戰者 零兒
挑戰者 Deflit
挑戰者 羊之歌
挑戰者 智炫
挑戰者 法翎
挑戰者 3D八爪魚
挑戰者 窗人
挑戰者 洪緒
挑戰者 蕩步詩人
挑戰者 萬歲森林
挑戰者 瑣碎記憶
挑戰者 狼骨千年
挑戰者 嵐
挑戰者 艾爾斯凱
挑戰者 Tatsuya
挑戰者 短頭髮
挑戰者 野原小基特.
挑戰者 洋蔥圈
挑戰者 天洛卡
挑戰者 Wendy,Dani,Brian
挑戰者 子遴
挑戰者 萊姆氣泡
挑戰者 瀧介
挑戰者 真理球
挑戰者 㬢音
挑戰者 雷伊Rey
挑戰者 緋玖
挑戰者 千撒
挑戰者 閣夜孤丞
挑戰者 和颐书海
挑戰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1044 閱讀
105 喜歡
8 書籤
人氣
暑期八回連載小說大挑戰 (最終回)
8 書籤
已截止
A - A - A
27 28 29 30 31 32
#33
【古風言情】梅緣 --- 最終章
智炫
Sep 15, 2018
0
0
25
9 分鐘
2,830 字
No Plagiarism!NhnuVsj7SBg6qURvcKMFposted on PENANA 隨着顛簸的馬車路程,終於到了預定的目的地。如此長途的馬車旅程,舒玥還是第一次經歷。她胃液彷彿全程都跟著顛簸的馬車翻騰,屁股也一直有節奏地拍打椅子。沿途中,舒玥也在各休息點嘔吐了好幾次,整個人都快虛脫了。所以能夠還活著來到目的地,舒玥覺得要去叩謝神恩了。

舒玥獲恩准不出席晚宴,她始能夠在帳幕內休息。她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明月高掛了。她隨手披上旁邊的披風,輕輕地走出營幕外。四周人不算多,除了一些當值中的守衛外。她漫無目的地往前走,來到一個遼闊的大草原。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Ht0sLa44I2

舒玥坐到草地上。抱著膝,仰望繁星點點的夜空。這畫面真的很美啊。舒玥心裏感歎道。在充滿光污染的二十一世紀香港,這畫面就像童話般那樣遙不可及。微風輕彿,舒玥慢慢閉上眼睛,感受着大自然帶來的舒適,並幻想着甯坐在自己旁邊,互相倚偎共享這良辰美景。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Vwkj0gLknE

「原來妳在這裡。」一把聲音劃破了舒玥的幻想。舒玥猛然睜開眼睛,見到胤禩坐到自己旁邊了。他的側臉。。。。。。甯,你是不是聽到我的心聲?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WDKmyBSLmF

「怎麼了?爺臉上有甚麼嗎?」胤禩被舒玥注視得渾身不自在的,不禁望向舒玥問。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q38qwUBBZk

「啊。沒有。」舒玥連忙把視線轉移至星空,尷尬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DVRXeSd0dB

胤禩望了望舒玥,偷偷的微笑了一下。這女子總是那樣特別的,那樣牽動他的心。將來有天登上皇位,身旁皇后的位置他希望是屬於舒玥的。他無意中瞥見舒玥手上戴着前幾天送她的玉扳指,心裡覺得激動的。從前的舒玥從不戴任何飾物,儘管那是他所送的。如今她卻把玉扳指戴上,是否證明在她心裏已有屬於他少少的位置?想到此,胤禩嘴角上揚,心裏興奮的不得了。他開心地跟着舒玥望向星空。這片星空,這一晚顯得特別迷人。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E9fpvN1nzn

他們倆就這樣靜靜地望著同一片星空,感受着一樣清爽的微風。這一刻,時鐘彷佛停止了,世界好像只有他們倆。一道來自舒玥的哈欠聲是讓這世界的時鐘再次啟動的鑰匙。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2ZrbqX62y6

「累了嗎?」胤禩關心地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nc1e9f7ngk

「還好。」舒玥一邊揉眼睛一邊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YUudkZ1lnB

「還是回去吧。」胤禩站起來,並伸出手來讓舒玥扶著起來。可是,舒玥只是眨著眼看他,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表露無遺。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IqAaC18J3H

「我是說回營了。明天的狩獵活動皇阿瑪很重視,不能再不出席了。」胤禩解釋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PrTQF36Nrm

「狩獵?」舒玥震驚重覆問。她想了想,滿族是馬上長大的,狩獵活動應該是他們喜歡的合家活動之一。可是,她不再是以前的那個舒玥,她不會騎馬,那該如何是好?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8qhCEBCGWZ

「怎麼那麼驚訝?從前的妳在馬上英姿勃勃、巾幗不讓蘇眉。我相信明天皇阿瑪一定會因為妳的表現而龍顏大悦。」胤禩笑著說。他收起原來伸出的手,然後上前把舒玥抱起。舒玥一驚,試圖把他推開並叫: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hFqSP2TYLX

「怎麼了?放我下來!」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FBozr4CxR4

「我不要。我就要這樣抱著妳回營。」胤禩沒有理會舒玥的拍打,一直抱着她往營裡走去。身邊經過的奴才宮婢都被胤禩示意不用行禮,低頭走過。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UZubC9MePI

「愛新覺羅 胤禩!把我放下來!」舒玥大喊道。她剛剛也醒覺一件事:她跟他要睡同一個帳幕!他雖然是八賢王,但如此被抱住的話,今晚可不是要「失身」!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d6oEYdHSct

「敢直呼我的名諱的,妳是第一人。不過,我喜歡。」胤禩大笑說。舒玥聽後覺得頭好痛,這個人哪裡像八賢王,根本是個瘋子!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PR4drvh438

結果,第二天的舒玥就頂著痠痛的身軀出席狩獵活動。她不得不讚嘆古代化妝品的遮瑕能力也那麼高,把她那對黑眼圈遮蓋得天衣無縫。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8X8D8KMVYB

「嫂子,怎麼看起來這麼累?昨夜跟八哥幹得太使勁嗎?」十四爺胤禎偷笑說。胤禩下意識摸鼻子,示意他的好弟弟不要再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DcI2RHgyzs

「這個嘛。。。就你哥太重,踢不下床。然後椅子太硬,不太好睡。這答案你滿意吧!?」舒玥咬牙切齒說。然後便走開了。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1ok5BLBSPF

「八哥你。。。。。。」胤禎驚訝得無法話語,心想:這嫂子還真厲害。難道八爺府盛產女漢子?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1XDaBLUnHT

胤禩見他的好弟弟說不出半句話來,只能拍拍他的肩膀,然後無奈地笑着走開去舒玥那邊。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Zl6HnXpDvY

可能是前主子遺留的身體記憶,舒玥騎上馬背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對於騎乘技巧她很快就上手了。她相信自己只需要跟在胤禩身後,不揮任何弓箭,也能撐到狩獵完結的時候。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5xnpDYafR0

眾貝勒爺們都整裝待發,只欠萬歲爺的一聲令下。舒玥騎着馬站在胤禩後面。她東張西望,只見眾貝勒爺均有攜伴出席,那些福晉們都英姿颯爽,看起來確實不失滿人馬上兒女這名聲。這樣相比起來,自己卻感覺遜色不少。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UTYx3zjYW0

「怎麼了?害怕嗎?」胤禩望向後方,舒玥那悶悶不樂的樣子映入眼簾,他不禁關心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SVlYDIW2ms

「沒有。你專心地騎馬就好。」舒玥整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平淡地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1rZoRCn2Se

「今天是你們大顯身手、活動筋骨的好日子。朕期待你們的收穫。開始吧!」當胤禩還想說聲甚麼時,康熙皇帝已發施號令。眾貝勒爺們都一支箭地出發,福晉們也不甘示弱跟著出發。胤禩見到舒玥那「出發」的嘴型也只好揮鞭策騎往前走。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2M80kczDaw

舒玥見大家都出發了。她也打算跟剛剛練習時揮鞭策騎,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了,馬兒一支箭般飛快往前跑。舒玥心裡一慌,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感覺自己快要摔下來,只好大聲呼救: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E3r025JY75

「救命啊!」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q8xpxo2UqU

胤禩見舒玥那匹馬不受控地往前奔跑着,便連忙追上去,並大聲喊: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8tHht1t3FE

「舒玥!拉韁繩!」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zjH1jJ73If

「韁繩嗎?我不行。」舒玥想要去拉韁繩,但是實在太顛頗了,她除了緊抱着馬的脖子,都沒辦法去拉那條韁繩。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88oFyV3APu

胤禩快馬加鞭趕到舒玥旁邊,他伸手試圖把舒玥拉到自己的馬上。可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實在難以控制,最後二人都墮馬了。胤禩緊緊抱着舒玥滾了好幾步才停下。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vYXcfreJvT

「妳還好嗎?有沒有受傷?」胤禩緊張地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o5d67xPeAy

「沒事。你呢?」舒玥反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tJGRoeMsPC

「還好。」胤禩回答說。然後他們發覺姿勢很微妙,舒玥面紅地別過面來。胤禩也清清喉嚨坐起來,舒玥也稍微整理一下衣服坐起來。沉默了好一會兒,舒玥轉向胤禩想要說甚麼時,冷不防一道箭在眼前不遠處冒出。舒玥下意識用力地把胤禩推開,那支箭掩耳間插進舒玥的胸口。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XlAVyPmMzR

「舒玥!」胤禩馬上抱著舒玥,大聲喊道。他緊張兮兮地按着傷口處,希望能稍微止止血。可是那通紅的鮮血還是不停地滲透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GXWT33rTi1

「不要緊。我沒事。」舒玥笑著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rLK8D9mqCc

「都流血了。面色變得蒼白。還說沒事!」胤禩怒斥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2zxCu6sRS1

「八哥、八嫂。你們怎麼了?我剛才見太子匆匆地走過,神色慌張,便過來看一下。」騎着馬過來的胤禎在他們面前停下並跳下馬。他走到舒玥跟前蹲下,只見胸口觸目驚心的插着一支箭,鮮血都不停湧出來。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IzZFs2JTV1

「太子。。。。。。」胤禩咬牙切齒喃喃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VnNGvrPRRr

「八哥,現在沒時間管太子的事。要趕快把八嫂帶到太醫處醫治。」胤禎焦急地提醒道。胤禩醒覺般馬上抱起舒玥,把她搬到馬上然後自己再騎上。他讓舒玥倚着自己的胸膛半坐臥,減緩不適。然後策騎回大本營去。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4U1CwvIZnA

「胤禩,這一次算是我還給你的。」舒玥忍着馬上顛頗的不適,氣若游絲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15a0LC2vwY

「妳不要亂說話。忍著,很快就有太醫來診治。」胤禩大聲吆喝道。他不想失去她。她是他最愛的女人。不能失去她!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xslk8QMXID

「你跟他真的很相似。曾經以為我沒有喜歡過你,但剛剛一剎間我發現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不想再失去一個喜歡的人。」舒玥笑着說。也許這一年間,她的心不知不覺地被他治癒了。這一天的陽光,很耀眼,也很溫暖。她覺得很舒服、很平靜。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pMxrp4X74k

————————————————————————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I5qS5bv8G1

「準備電擊器。五十。Clear!心跳還沒回復。再來。一百的。Clear!」在手術房裡,醫護人員們爭分奪秒地搶救。不知過了多少時間,在一聲的「心跳回復正常」後,大家如重釋負。完成手術最後的程序,脫下手術袍,病人也隨後送上病房裡。這床上的病人正正是舒玥。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6etsyBikz1

「舒玥,妳還好嗎?嚇壞媽媽了。」麻醉藥過去,舒玥慢慢清醒過來。她看到媽媽那擔憂的面孔,心裡明白自己已經回到二十一世紀了。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YZOwqdBnkF

「媽。您怎麼在這裡?這裡是?」舒玥慢慢坐起來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H2K7VQjqZ0

「這裡是北京的醫院。昨天妳在故宮昏倒了。醫生說妳有先天性心律不正。有險能夠救活了。昨天收到醫院的電話,我馬上訂機票趕過來。幸好菩薩保佑,妳平安沒事了。」媽媽哭着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r6eVyNxR86

舒玥伸手擦掉媽媽臉上的眼淚,笑着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T65HDwUeTf

「別擔心。我現在很好。您累了,先回去休息吧。嗯?」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TBhEIcv2Du

「妳真的沒事?哪裡會痛嗎?」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24Ah094x1c

「沒事沒事。您安心回酒店休息吧。」舒玥推着母親,以一副無礙的口吻撒嬌說。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DUjJBWfva9

待母親走遠後,舒玥伸伸懶腰,瞥見那玉扳指放在旁邊的枱子上。扳指上梅花的色澤已退回甯送給自己時的模樣。舒玥拿起玉扳指,一直以來,她好像都沒有好好欣賞這玉扳指。無意間,她發現扳指內側刻了一些小字: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L4K3JtgevT

禩•玥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JyXkPXtTuv

舒玥忍不住哭了。也許這一切是命中註定的。前世的胤禩,今生的甯,他們倆和自己的牽絆都沒有斷。這一種牽絆,真的很沉重。copyright protection25PENANA68ppS0l7ww

54.166.141.69

ns54.166.141.69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