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使用Chrome或Firefox享受更好的用戶體驗!
網遊
幻想世界 - 圈
未有標籤
標籤(Tags)
作者 零器
作者
  • G: 大眾
  • PG: 建議家長指導
  • PG-13: 家長需特別注意
  • R: 限制級
G
級別
5200 閱讀
134 喜歡
31 書籤
人氣
關注作者
幻想世界 - 圈
31 書籤
打賞
A - A - A
23 24 25 26 27 28 30 31 32 33 34 35
#29
嶄露頭角 - 八
零器
Feb 20, 2016
2
0
63
6 分鐘
No Plagiarism!770Er2YZ45xFM7d1ASYLposted on PENANA

一間數坪大的房間內,充斥著近乎刺眼的白光,內裡不見任何物件,包括窗口,只有三面牆與一道厚重的鐵門。和宇拼命的拍打上鎖的鐵門,崩潰地求救,鐵門紋風不動。鏡頭穿過鐵門,外面卻是空曠地洞,向著無限遠的地方延伸,空間回響著鐵門的拍打聲與和宇的呼喊聲。在這距離地面五十萬米的地洞,空無一人,根本無人得知和宇的存在。和宇面對三面牆,沒有與外界交流的手段,沒有食物與水,只有自己。一種空虛與無助至極生成的絕望凌駕理性,讓和宇依隨本性地活動,心理一步步地扭曲。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xbLtGMzI9G

和宇從噩夢中驚醒,腦中殘留的畫面刺激呼吸系統,自然地大呼大吸,以平服心中的恐懼。抹過額頭的冷汗,和宇走到浴室,以水龍頭的冷水沖走汗水與心中的不冷靜。和宇抹乾臉上的水珠,看著鏡中倒影的自己,眼神欲語欲求。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CgNDUfGTfK

今天是週末,和宇本打算睡個十數小時才自然醒來,但既然提早起來,不如進雷米爾繼續玩水。上線後,見慕容羽帶動水流在舞動,努力練習「寒冰符」的施法。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ZMqLUDNuwL

「早呀,那麼早呀你?」和宇趁慕容羽練習空隙時打招呼道,慕容羽回答道:「三十日之期已過八天,根據你的進度,顯然會落敗於與本大爺的比試,到時病君大人被迫離開公會,不知有否機會再學藝,現在能學多少算多少。」和宇聽後心生沒趣,走回沙灘的邊緣,心想:「我不想成功嗎?就是練不成也沒轍。」本大爺是「炎上」的大隊長,跟病君對峙,倡議進攻「劍士公會」分部的紅衣男。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g4W1yDO7mX

嘗試十數次,不果,和宇沒勁,轉看著這片眼前的大海,心隨眼神飄走,在意識間無目的地游走。驀地,噩夢的畫面重投腦海,那絕望的感覺再次回到身上,雙手下意識的護臉,受情緒衝擊的和宇向後倒地,臉上滿滿水珠。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OYeCC9Ri36

「那麼高興幹麼?凝結成功就維持著,十漲十退才達標。」慕容羽扶起和宇。和宇從絕望中逃出,對慕容羽的話顯得不明所以。和宇回復理性,根據濕透的衣服,沙灘上不自然的水痕,慕容羽的話,敢情是剛才無意間成功凝結水團,水團隨手在護臉時往臉上送,來勢把蹲著重心不穩的他推倒。「最容易感受與體會的是五志,怒喜思悲恐,恐相應五行為水……」慕容羽的話與噩夢同時在意識間相會,和宇彷彿找到訓練的突破口。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32TuON7BiE

在這第九天,和宇的突破加速修練的進程,在噩夢的幫助下,水分子出現凝聚的傾向,魔力輸送維持現像,十漲十退已不成問題。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myIjzgWooi

和宇習得技能「凝結.水團」︰把水凝結為水團。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ldhAPUJHdM

和宇獲得訊息後滿心歡喜,反問自己,如果在第一天就放棄,有機會碰上今早的噩夢,有機會找到缺口嗎?如果沒有慕容羽的話,自己能成功嗎?我們只有在成功後在知道成功與起點的距離,只有堅持到成功,才不白花付出的時間與心力。最可惜的是放棄後才意識到離成功只差一步,那飲恨的一步只因自己認命,跪在投降的腳下。和宇又想:「如果學會凝結水團算一項,那麼他們又會水箭,把水玩得入神入化的,不就上百上千項技能嗎?」向慕容羽取經後才知道,在習得十數項凝結技能後,對凝結形狀的手法會有所掌握,凝結新的形狀不再是問題,那時系統會把這些凝結的技能歸一為「凝結.水」,和宇心想,這系統未免太智能了。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NgPGKDuSeM

病君從「半日城」踏水面來到兩人面前,扇扇扇子,悠悠道:「和宇你終於成功,我把總部清潔了十遍,快把我悶瘋。」此時的慕容羽顯得神色不對,當然逃不出病君法眼,他道:「不用擔心,你只差把『寒冰符』打在魔物上,技能訊息自然會出現,那是攻擊技能呀。你的符文繪畫練得快比我熟了。」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xAkfTUwQiV

病君帶頭,把路上的水面凝結,讓三人踏如平地般向「半日城」進發。當魔物出現時,病君負責牽引,慕容羽趁機施展「寒冰符」,和宇負責食花生。數小時後,三人踏進「半日城」的範圍。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9E8qeXlYEy

「望光之森」,薇菊埋頭改進套裝的雛形,黑目猿道:「長老說過幾日後是猿猴的重大節日,托我帶點禮物給果猴們。大聖不在洞中,群猴無首,長老建議我去個兩三天,至少帶領牠們過節,我可以去嗎?」薇菊放下手中線,轉身跟黑目猿道:「當然可以,毒源蛙的皮不太足夠,我們一起到『卑斯草原』吧。」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LsOA9zdDss

到了「卑斯草原」,薇菊留在毒源蛙的出沒地,任黑目猿到果樹林。收集個數十塊毒源蛙的皮後,薇菊回到「望光之林」,待數日後黑目猿的回來。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pZ3KfXELNX

「半日城」,到達「五行師公會」的總部,病君安排兩間房間給他們稍作休息。不久,午餐時間快到,病君親手準備了一桌佳餚,喚兩人共同進餐,三人在桌上閒話家常起來。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HWBPnQNIOs

「對了,慕容羽,你跟方丈他們多久了?」病君問道。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hAU5a4FoH8

「兩個多月而已,我三十等才遇上會長們,轉練五行之道。」慕容羽如實回答。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R77URmRw8F

「那你天份不錯,兩個多月就有如此成績。」病君啃過手中的雞腿道。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tPB5FZVsIJ

「之前你是修練甚麼?持劍嗎?」和宇好奇問。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UZkP5vTKTB

「一開始都是持劍。有天在市集見到這把羽扇,便拼盡的賺錢買來這把扇,雖說好看,但力量比不上劍,更使不出劍技,所以二十等時又重新修練扇技,那時多辛苦。」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TLI0FAnw7v

「這遊戲有扇技的設定嗎?」和宇呆頭呆腦地問。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cBlNG0NBsv

「不就跟你說過,雷米爾這裡只要肯練,就能開創新的技能嗎?」病君受不了和宇地道。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lnuFdAa6l4

「我就玩了不夠兩個月,不太熟識也能原諒吧。話說,其實在遊戲裡吃飯有意思嗎?好吃是好吃,但現實生活中的身體還是不會飽的。」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HePqev1C28

「現實生活的壓力很大,在這裡能悠然的吃個飯,管它飽不飽,享受就好,乾杯。」病君舉杯邀杯。copyright protection63PENANA8eKt2quP2X

54.166.172.180

ns54.166.172.180da2
留言 ( 0 )

未有任何留言。做第一個吧!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