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Creator's
Pick
出圈計畫
Contest Holder 斟墨客    。   迷*
Challenger 朱諾(Juno)
Challenger 穆夙芽
Challenger 慕海
Challenger 万俟懋秧
Challenger 望璃夜
Challengers
  • G: General Audiences
  • PG: Parental Guidance Suggested
  • PG-13: Parents Strongly Cautioned
  • R: Restricted
G
RATED
4410 Reads
63 Likes
5 Bookmarks
Popularity

出圈計畫

5 Bookmarks

出圈計畫

5 Bookmarks
Submission Closed
A - A - A
6 7 8 9 10 11 13 14 15 16
#12

穆夙芽/ 歐風

朱諾(Juno)
Jul 30, 2020
1
7
210
1 Min Read
21 Words
Comments ( 7 )
穆夙芽 - 呼,壓線,終於給它寫出來了,之前換了好幾次題材,這次應該算是真實故事改編吧,所以有點紀錄片(流水帳)模式。

名為天堂的地方
——
我原以為這裡是天堂,卻沒想過命運帶著我走進了地獄。
——

卡塔辛娜將腳踏車停在醫院外的一處角落,避免了與汽機車爭搶了停車位。


走進醫院的瞬間,一陣風挾帶著藥味與消毒水的氣味撲面而來,她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這是病痛的味道。

卡塔辛娜不喜歡來醫院,她不喜歡看著人慌慌張張的樣子,不喜歡看到因為難過焦慮而哭泣的人,因為這會讓她懷疑信仰。

神存在嗎?她的天父真的在俯瞰世界嗎?真的原因俯聽那些嘮嘮叨叨的祈禱嗎?

她不能理解,因為她也有疲憊的時候,神的世界太過遙遠,而她只是個人,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福傳者。

微微定了定神,卡塔辛娜搭上了電梯,直接到了安寧病房的樓層。


那是一個祥和的地方,特別適合病人養病,同時,一般來說是提供給走到生命盡頭的病人,讓他們得到最舒適的照顧,能夠走得安詳。

之前卡塔辛娜不太能理解為什麼多半提供給即將過世的病人,等到看到了服務內容跟費用之後,她想她這輩子大概都沒辦法有這個待遇,雖然作為一個有修會的福傳者,基本上也不需要,修會的姐妹們就能夠照顧了。

她輕輕敲了敲房門,很快便有人來開門了。


「凱蒂,妳來了!」一位身材還不錯的黑美人招呼她進門。

「艾依娃,今天還好嗎?」卡塔辛娜看著面前因為擔憂而消瘦的黑美人問:「阿丹有醒過嗎?」她看向病床上躺著的黑人男子,他還罩著呼吸器。


「有,他今天早上有醒過來一下子。」艾依娃笑著回應,卻沒有太多笑意,更多的是慶幸。突然間又道:「我是不是應該到教堂整理了?我現在就去。」一邊說著話,一邊拿起椅子上的包包。

「艾依娃,」卡塔辛娜知道她有點焦慮了,安慰她:「我只是來探望,他好不容易救回來,妳這幾天先陪陪他,教堂的事不急。」


「好,那⋯⋯」艾依娃做了下來,有些不知道要怎麼做。

「我們先祈禱吧!」卡塔辛娜建議。


「好。」艾依娃回答:「等我一下。」她先鎖了門,才進了廁所簡單梳洗一下,又再次出來,從行李包裡拿出一條充滿異國風情的方巾,輕輕舖在地面上,看了看方向,便跪在方巾上,示意卡塔辛娜她準備好了。

兩個人便各自祈禱了起來。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阿門。」卡塔辛娜在心中祈禱:「親愛的天父,今天來拜訪阿丹跟艾依娃,請祢給予他們祝福,讓阿丹的病早點好起來,如果病要這樣拖著,請讓阿丹早點去陪祢,給艾依娃新的、愛她和她女兒的丈夫,不要讓他們再這麼痛苦了。」

卡塔辛娜想著,又在心中念著:「或是讓我們募款到讓阿丹治病的錢,或是讓我們至少募款到將他們全家遣送回國的機票錢,阿丹需要躺著運送,很不方便⋯⋯」她反覆念了幾遍,突然間覺得有些索然無味。

跟上帝說有用嗎?


她不曉得。

只是覺得自己好像越祈禱越是貪心,就像一個予取予求的孩子,向著自己的父母不斷央求著。


可是,父母有放手的一天,上帝也似乎有不管不顧的時候,不然,就不會有絕望,也不會出現人間地獄了。

這樣的想法像是一種罪孽,可是她總是在想:如果一個人一直面臨絕境,如果這個社會真有這麼黑暗骯髒的一面,如果每一次好不容易存活了下來卻又再度被奪走了生存的希望,那麼,神在哪裡?上帝還是父親嗎?有這樣的父親嗎?


卡塔辛娜真的從未得到過答案,因為她只是發出疑問,只是試著設想這些可能,可是她從來就不曾經歷其中。從小在安穩的環境長大,父母相愛偶爾爭執,自己稍微有點不自信,卻還是在家人的寵愛下有過叛逆的資格⋯⋯她無法想像這一切沒有了,是什麼樣的生活,這世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也許世界不會變,只是她可能不會再有力氣去愛這個世界,至於上帝?她可能會把祂給忘到天邊去了。

「凱蒂!凱蒂!」突然傳來艾依娃的聲音:「卡塔辛娜!」

「啊,抱歉,」卡塔辛娜看向艾依娃,她已經祈禱完也把方巾收起來了。「最近還好嗎?教堂那邊還習慣吧?」這個禮拜她讓艾依娃跟著其他修女一起協助教堂的整潔工作,雖然說她們宗教同宗同源,但是她也知道對一個虔誠的一神教信徒來說,神的定義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基督宗教跟伊斯蘭教,在耶穌的定位上一直是分歧且沒有妥協空間的,她就擔心艾依娃會不適應。


「很習慣,所有姊妹們都很好,她們很和善,教我工作。」說著,不小心又夾雜了一些法文,可能真的還是有些擔心。

「妳放心吧,神會安排好一切的,妳只要祈禱就好了。」卡塔辛娜安慰著她,一時間也想不到要怎麼安慰了。「麥爾彥呢?」只能轉換話題了。


想到了女兒,艾依娃忍不住微笑,說:「她還在修院呢,老修女說幫我看著她,要教她寫中文字。」說著,像是又想到了什麼,臉色又黯淡了下來。

卡塔辛娜也再找不到話題了。她知道這家人的故事,知道他們是難民,知道一開始來這裡就是非法,也知道他們最終被發現,最近就要被遣送回國⋯⋯她知道,但還是忍不住要幫助的。


有時候她會想,到底法律跟教條哪個比較正確?但最後她發現兩個都不是正確的,也都不算是錯誤的;曾經她禱告了很多遍,卻發現人的時間是沒有規則可言的,就比如現在,非法公民,聽起來很可怕,站在國家的立場確實應該驅逐,畢竟國家的信條之一就是「強大」,可是他們來到這個地方有多少無奈跟不得已,就因為無法衡量,就因為非法入境,所以被驅逐是必然的結果。

這天下午,卡塔辛娜很快便又離開了醫院,心中的排斥感越來越明顯。


她不能明白,為什麼總有人這麼辛苦呢?

——

阿丹再一次醒來已經是晚上了,他看見艾依娃趴在自己的床邊睡著了。


窗外路燈的微光透了進來,但並不明顯,就連車輛經過的聲音也是那麼遙遠。

又救回了一次……他想著,望著這個房間裡的設備,乾淨、先進,最重要的是安靜,讓他這段時間能夠得到真正的休息。


單人房怎麼會不安靜呢?這是他窮盡一生都未必會賺得到的待遇。他心中有些感慨,更多的是感激。也許他再也無法回到這個地方,這個他以為的天堂,可還是在最後的這些日子裡受到一些人們保護與照顧。

尤其那些異教的姊妹們提供了教會的庇蔭,讓他跟艾依娃還有女兒能夠藉著教會資源維持著生活,甚至進大醫院做手術,在他無數次掙扎於死亡邊緣後,他總覺得這是偷來的人生。


他再次看向艾依娃。

她瘦了很多。她也很害怕吧?


如果他們必須回去,回去了之後沒有錢看病,也沒有醫院,他們生活不下去的。

而他,還是很快就要死了。


「阿丹……」艾依娃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問:「你還好嗎?」

阿丹點點頭。他現在連說話都有困難。


「我拿點水給你。」正要起身,手被阿丹握住了。

那是一雙歷經了風霜、不再厚實有力的手,艾依娃還能感受到手上薄薄的繭與做工留下的傷口。


「怎麼了?」她問。

阿丹比劃了書寫的動作。


艾依娃拿來了紙筆,看著他寫下了幾句話。

她預料到了結局,可是她從來不想面對這件事情,一直期望著微小的奇蹟。


「凱蒂說我們只要募款就能治療了,再忍耐一下下好不好?」她眼淚已經掉了下來,說:「只要治療好了,就算是回去也沒關係。」

「妳知道,來不及的。」阿丹寫下了這句。


是啊!來不及的。等到募到了款才能開刀,那個時候恐怕已經被遣返回國了,那募款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想跟你一起回去……」艾依娃只是說了這麼一句,就忍不住哭了出來。


阿丹沒再寫什麼,只是一直拍著她的背,撐著有些疲憊的身體,試著給她一些安慰。

等到艾依娃平靜下來,阿丹才又寫下:「去吧!」


艾依娃點頭,正要起身,又停了下來,不安地問:「你會等我的吧?」

「嗯。」阿丹微微笑著。這一次,不再書寫,而是自鼻腔發出的一個低低的音,就像以往他對她的承諾,無聲卻真實。


艾依娃眼眶又要紅了,她太久沒聽到他的聲音了。起身往外走,又回頭看了好幾眼,才離開了房間。

——

一週之後,阿丹病逝。


那是一個很美的午後,陽光透過窗戶灑了下來,室內是一片暖黃的光,阿丹安靜地躺在床上,就像睡著了一樣,所有病與痛再也不會困擾他了,世上的紛擾也再無法去打擾。

卡塔辛娜聽到消息時並不意外,卻還是覺得有些突然,畢竟是認識的人,而且還是一個不錯的人。


「帕帕……」小麥爾彥跟在艾依娃身邊,小聲地叫著病床上的阿丹,圓圓的大眼睛已經紅了,那張與父母一致黝黑的小臉上佈滿了淚水。

卡塔辛娜心中有些不明白艾依娃最後的決定,這幾天艾依娃跟麥爾彥幾乎沒有離開過病房,而她自己也有神學院的課業要忙,實在抽不出太多時間問她下決定的原因。

「艾依娃……」卡塔辛娜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這是他留給我的話。」艾依娃雙眼通紅,將包裡的一張摺疊整齊的紙拿了出來給卡塔辛娜。

卡塔辛娜接了過來,紙上寫了幾句法文,她只看懂了第一個字,親愛的。


「抱歉,我忘了。」艾依娃有些不好意思,翻譯道:「抱歉,讓妳擔心難過了。讓麥爾彥過來陪我最後一段時間,我想她了,那些錢還是給需要的人吧!」

說完,忍不住抱著小麥爾彥再次哭了起來。


卡塔辛娜心裡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她很佩服這個人,她知道他一直都是好爸爸、好丈夫,只是這個病讓他們不得不去看醫生、也因此被發現非法入境,所以才變成今天這個樣子。

她也向上帝祈禱過帶走阿丹,因為他的病會給艾依娃跟麥爾彥更多的負擔,但是,她現在真的不確定自己的祈禱到底對不對。看到艾依娃她們那麼傷心,她心裡也難過。


而且,她心裡有些責怪上帝。

如果當初一直治不好,那上帝又為什麼讓他被救回來呢?


回神學院之後,卡塔辛娜把這個想法與一位老神父分享。

「上帝的奧蹟我們怎麼能真的明白呢?」他回答:「也許是為了能夠來得及告別吧?」


告別嗎?

卡塔辛娜琢磨著這個詞。


——

兩日後,卡塔辛娜到了艾依娃一家住的公寓。


那時,艾依娃已經幫阿丹行完大小淨並裹上了三件可番。

儀式很簡單,甚至沒有請主持的伊瑪目過來,是艾依娃帶著孩子與同鄉一起向西方行站禮為阿丹向安拉祈禱。


整個儀式很安靜,不同於阿丹離開的那天,沉在了靜默裡,連小麥爾彥也都只是默默流眼淚,不再哭著找阿丹。

儘管婦女不得送葬,但艾依娃還是帶著女兒一起去了。

簡單的布裹著,在一處早就選好的地方土葬,頭朝北,腳朝南,面向西,簡單又莊重。

這天,來告別的人也不少,有一半都是阿丹的同鄉,都是來自戰亂、被故土拋棄的人們,他們之間其實相同點並不多,有各自的方言、各自的信仰、各個部落的文化,有些人只會最簡單的英語或法語,一旦故土分崩離析,他們就成了被世界遺忘的一群人。


他們在這片曾經認為會帶來溫飽的天堂,看到了絕望,這是個永遠也不屬於他們的地方。

卡塔辛娜看著這些人,她知道這群人一直都在,可是她沒想過讓政府介入,因為她很清楚這些人做的工作多危險、也知道他們要的只是這樣危險的一份工作,他們只是想吃飽而已。


看著他們一同禱告、一同送葬、一同整理喪禮上的物品,甚至輪流抱著累壞了的小麥爾彥。

她覺得自己好像瞭解了什麼。


其實,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糟糕。

——

在絕望的絕望之中,在越來越差的處境裡,神在哪裡?我曾不停地呼求著上主,最最親愛的天父,可踏出伊甸園、幾經人世困頓後直面死亡的現在,我才明白:巴別塔之後,若是人類還能夠合作,那便是天賜的奇蹟了。

9 months ago
斟墨客 。 迷 - @穆夙芽
10 months ago
穆夙芽 - 嗨嗨,所以我後來還是歐風嗎?🤣
10 months ago
朱諾(Juno) - @穆夙芽,因為妳沒有改
10 months ago
穆夙芽 - @朱諾(Juno),喔喔喔,沒關係,那我試試「真·歐風」好了🤣
10 months ago
斟墨客 。 迷 sponsored 160coins for Issue 12! - 之前穆夙芽預先打賞的,打到我那邊🤣所以我補給你
10 months ago
朱諾(Juno) - 喔喔喔,謝謝小迷
10 months ago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