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Creator's
Pick
出圈計畫
Contest Holder 斟墨客    。   迷*
Challenger 朱諾(Juno)
Challenger 穆夙芽
Challenger 慕海
Challenger 万俟懋秧
Challenger 望璃夜
Challengers
  • G: General Audiences
  • PG: Parental Guidance Suggested
  • PG-13: Parents Strongly Cautioned
  • R: Restricted
G
RATED
4411 Reads
63 Likes
5 Bookmarks
Popularity

出圈計畫

5 Bookmarks

出圈計畫

5 Bookmarks
Submission Closed
A - A - A
8 9 10 11 12 13 15 16
#14

斟墨客/歐風

朱諾(Juno)
Jul 30, 2020
1
7
231
1 Min Read
21 Words
Comments ( 7 )
斟墨客 。 迷 - 書名:dissipate
9 months ago
斟墨客 。 迷 -   《楔子——違和》  詭異的眼神、令人窒息的空氣,相處之間感受到強迫至極的違和,從我十歲有記憶以來,就是這種情況。我生長在一個奇異的家庭,我與好友相處融洽,但與家人並非如此,我確定他們是愛我的,只是他們如此小心翼翼,舉手投足間存在著距離感。

  例如這個時候,我在桌上吃著法國麵包,同時拿著餐巾紙擦拭不小心從牛奶罐裡撒出的牛奶,共同用餐的阿姨說了一句話:「親愛的艾妮怎麼這麼不小心?」

  喔不!又來了,我說:「蒂絲佩。」阿……這就是不熟的親戚,每次都會叫錯我的名字,我是不知道蒂絲佩跟艾妮有哪個音節是一樣的,有什麼好搞錯的。很奇怪!每次都叫成艾妮,不會是其他相似的名字。

  很快的用完餐點,我提起我的書包,準備去學院,同時拿起一旁的筆記本,看看這些日子我遺忘了些什麼,嗯……原來這次是八天呢。

  我生了一個奇怪的病,我的記憶時常會中斷個一兩天,但最近有越來越長的趨勢,四天、六天,芙雅說最長是十天,常常醒來後,世界不是我認識的那樣了。我有問過芙雅我為什麼會這樣?她告訴我,是她這個母親不盡責,十歲時發生了一場意外傷到腦子了,是突發間歇性失憶症。聽起來很荒謬,不過我愛她,所以我相信。

  直到有一天在大學圖書館讀了聖經路加福音 8:26-39——耶穌趕鬼,這跟我的情況很相似,興許我是被鬼附了,不過這也無法完全解釋我的病況,被鬼附者當下是有記憶的,可明顯的感覺有人在引領著他的行為,但我是完全沒有,老需要看著類似日記的小本子,我給她一個可愛的名字——卡麗。

  這故事我很有感觸,於是借了回家跟芙雅——虔誠的基督徒,一起討論。

  「我是不是有可能被鬼附了?」我笑笑地問。  芙雅眼中畫過無數的驚慌,我吐了吐舌,果然不能隨便對基督徒開這種玩笑,他們是真的相信鬼附的!只是他的反應超出了預期。

  她抓住我的雙臂,指尖掐進我的肉裡,「你不會被鬼附,別想著趕鬼,記住了!」

  人會害怕成為命運裡的孤兒,所以會不經意的希望他人按著他的期待,因為對他來說是有利的……然而,為什麼趕鬼對芙雅來說是不利的呢?我還是不明白,同時開始感到害怕,想想以往總總行為,越來越覺得不安,一定有甚麼事情被隱瞞。

《上——猜疑》

  蒂絲佩被吵雜的重金屬音效吵醒,腦子裡勳著酒精,她渾渾噩噩翻開日記——已過了十五天,這是蒂絲佩沉睡最久的一次,她不禁慌了,若情況逐漸加劇……那是否有一天她將再也醒不過來?不!她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她不想就此消失在世界上。她趕緊翻閱日記,讀取近幾日的訊息。

  原來她姊妹失戀,她們一群人陪她來酒吧放風,再看看更之前的紀錄,回憶她失去的時間。

  突然有人還住蒂絲佩的脖子,吐著濃厚的酒精:「別看了!蒂絲佩來瘋狂一下吧!」

  「我頭有點暈,想休息一下。」蒂絲佩隨意找了個藉口,但卻惹的潔西不滿:「阿……又來了……你的熱情只有三分鐘,這樣的蒂絲佩最無趣了!」之後便又投入舞池,跟著剛剛釣到的凱子扭腰擺臀。

  潔西說的沒錯,她常常做事無法持續,明明前幾天還抱有無限的熱忱,根本是入魔的地步,日記常常紀錄的滿滿滿——看見了一個女孩陽光的揮灑著青春。但一覺醒來,那一切都留在了夢裡,真正能讓我提起興趣的都不是日記裡記錄的事,彷彿是在看著一個與自己不相干的女孩。

  她實在覺得自己不是和酒吧,她不會跳舞,也不會唱歌,無聊閒著索性繼續翻著日記……發現了一個詭異的地方,十五天前的日記有大量修改的痕跡,她與芙雅討論趕鬼的事情被改了她確定不是她改的……喔不,她不能確定,因為她沒有這十五天的記憶,但!為甚麼要特意修改?她不明白呀?

  果然……至今所有的違和感都與趕鬼有關嗎?既然父母不願意跟她談,那她就只能靠自己了,幸好她也有一些存款,所以她決定去教會找神父幫忙,或者問一些相關的事情。

  她也漸漸有了睡意,便向朋友道了晚安,回家。與之前一樣,給芙雅一個晚安吻,然後坐在房間寫著日記,還特地將找師傅驅魔這件事做標記,這是她重要的事。

※※※

  蒂絲佩睡了場好覺,剛醒卻不太餓,也就沒有吃早餐就出門了。

  現在他走在與學院反方向的街道,對!她翹課了,來到了教堂,問了神父馬爾幾個問題:「我覺得我被惡魔附身了。」

  馬爾溫和地說道:「親愛的,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蒂絲佩。」

  「親愛的蒂絲佩,你看起來很正常。」

  「我也不確定,但有時候覺得我不是我。」蒂絲佩先將自己的情況向馬爾告知,「當我做出不像我的事時,都是在我失意的時候。」

  聽到她的敘述,馬爾忽然了解到了什麼,也想起了前些日子來找他的芙雅,並神色凝重地跟蒂絲佩說道:「還是找個時間幫你驅魔。」

  蒂絲佩被馬爾的反應嚇得不輕,慌張地問著,「所以我的被鬼附了?那該怎麼辦?」

  馬爾安撫著蒂絲佩,「別緊張親愛的,妳會沒事的,而且你會得到一個原來、完整的妳自己。」

  蒂絲佩還是很慌張,又想起她違背了芙雅的話,連忙又像馬爾告解;「我做了芙雅說不可以做的事,我忤逆了愛我的母親。」

  馬爾牽起蒂絲佩的手,溫柔說著:「妳是個好孩子,神會諒解你,妳母親也會。」

  她似乎被馬爾的溫暖感化,內心彷彿有了歸宿,她很安心,不停的向神父道謝以及約定驅魔的時間。

  「記得通知妳的母親。」

  「好,我一定會。」

  告別馬爾,蒂絲佩回到了家。

  芙雅聽見了開門聲,走了過來發現是蒂絲佩,「親愛的你怎麼在這?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輕摸著蒂絲佩的臉頰。

  蒂絲佩一直以來都很堅強的面對著她的害怕,但現在跟以往不同了,她真的遇上了非同小可的大事。在她生病、摔傷時總是芙雅在她身邊安慰……這次也是……她實在忍不住抱著芙雅哭了起來。  

  芙雅趕緊抱著蒂絲佩,「發生甚麼事了?誰欺負妳了跟我說!」

  蒂絲佩抓著芙雅的袖子,淚水與哭聲浸入芙雅的心弦,「沒……沒有人……」她將所有的事告訴了芙雅,告訴她她很害怕自己不是自己。

  芙雅頓時閃過千頭萬緒,她有很多的不捨,但她知道終將面對,逃避是不會讓任何事情推進的。也必須向神父懺悔她即將犯下的罪過。

《中——驅趕》

  陽光明亮了清晨,蒂絲佩與芙雅依約來到了教堂。這天,安息日,歇了所有的工,只給予祝福,將回歸安寧。

  馬爾將教堂的大門鎖上,微風吹進兩排窗,窗簾搖曳似裙擺,禮讓少許的陽光進入殿堂,拂過兩大排長椅,在陰晦裡照上和祥的耶穌像。

  他將母女倆引領至耶穌神像前,「在神的見證下惡靈將無所遁形。」接著拿起銀製小刀,將掌心劃破,鮮血滴上了花白的大理石,馬爾開始在地上以自己的鮮血寫下咒術。一連串的動作讓蒂絲佩與芙雅知道驅魔儀式已經開始了……

  馬爾請蒂絲佩站了出來,以她為中心畫下直徑約兩尺、以希伯來語寫成邊線的圓,然後在外圍分散擺上七盞燭台,而後示意要蒂絲佩坐下,並在她四方位各擺上十字架。布置完一切便退出方圓之外,與芙雅站在一起。開始前對蒂絲佩說道:「孩子,這是神給你的試煉,是神給予的福音,劫難過後,你將獲得神的認可。」

  蒂絲佩點頭,然後看向芙雅,芙雅微微點頭,她安心了下來,她覺得自己很幸運有一個愛她的母親。也讓她有信心農度過這關,於是向神父示意可以開始了。

  馬爾翻開聖經,念著裏頭的經文,每唸完一段經文便點燃一座銀燭,蠟融化的薰香,一一薰入蒂絲佩腦海,她感覺身體越來越輕鬆,裡的的枷鎖一個一個被解開,似乎有甚麼即將被釋放……

  直到七盞燭台全燃上鮮紅的火舌,與神父的鮮血相互爭著最炫麗耀眼的存在,蒂絲佩聽見了一個發自內心的聲音:「你不應該存在。」這聲音是無形的,卻彷彿是一雙手緊緊扣住她的喉頭,喔不!那是她自己的手,讓她窒息難以呼吸,使她痛苦的在地上掙扎。

  蒂絲佩強忍著痛苦,試圖與內心的聲音對話,「你是誰?」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你只需知道,我討厭你!」

  「為甚麼討厭我?」

  「呵!你怎麼不問問你最愛的母親呢?」蒂絲佩感覺頭被人抓起,硬生生地對上芙雅的視線。

  芙雅看著滿是淚痕以及疑惑的蒂絲佩,她知道蒂絲佩是個好孩子,她一直都知道,從她十歲來到她身邊那時,她給她的愛,對她的依賴,會對她撒嬌……總總都讓她體會了作為母親的快樂。她是多麼的開心,而現在就有多麼的不捨。

  她狠心的撇下蒂絲佩求助的眼神,就當蒂絲佩是突如其來恩典,要歸還的,心痛地對神父說道:「求你快一點,讓她少受些罪。」這是她最後能為她做的。

  馬爾看眼前的女孩如此痛苦……而且她是如此的無辜,是母女倆相處上出了問題,而誕生出的兩人的救贖,她不是惡魔,是天使,只是她踏在了逆了上帝的那條路上。

  他再次劃出濃濃的鮮血,沿著咒文走了一圈,看似隨意滴落的殷紅,卻似有靈性的全落在了咒文上,乾涸深色的古文字又回到了最初的鮮紅,又加上了一層咒術。

  蒂絲佩感到更加強烈的暈眩,且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視線越來越昏暗,終歸無盡的黑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堆輕柔的羽毛不停地往她身上覆蓋,將她淹沒至深層她所不知道的地方,永遠地埋葬。最後的最後她聽見了芙雅的聲音:「蒂絲佩!對不起……但我永遠愛你。」

  蒂絲佩想告訴芙雅她知道她愛她,但哽在喉頭的字母也被咽入了黑暗。

  「啪!」馬爾闔上了聖經,咒文中央的女孩也安靜了下來,靜靜的匍匐在尚未燃盡的燭台圈裡。過了幾秒才見她緩緩地抬頭看了芙雅又看了神父。

  馬爾問道:「你是誰?」

  女孩回答:「艾妮。」

《下——芙雅的自白》

  芙雅無力的跪下,是的一切都結束了,她利用了蒂絲佩對她無條件的信任,親手將她的存在給抹去了。

  艾妮是她的女兒,但艾妮的性格太強勢,芙雅不知道該怎麼與艾妮相處,對她總有些別紐。同時芙雅的態度也讓艾妮很受傷,幼小的她不知道該如何適當的表達她的不滿,所以以最直接的形式表現了出來——刁蠻任性,這讓芙雅情緒崩潰了。

  那天艾妮故意將她精心打理的花園弄得一團遭,芙雅很憤怒,於是吼了艾妮。艾妮被芙雅嚇傻了,芙雅沒有以往的溫柔,讓她不知該如何是好,她不知道芙雅為甚麼要對她生氣,她很委屈,衝回房間哭了,她不想芙雅這樣對她……

  於是可愛、善解人意的蒂絲佩出現了,她是一道曙光,將母女倆所待在的昏暗屋子照亮了。

  第一次知道蒂絲佩的存在,芙雅是驚恐的,同時也有點開心,因為那是她第一次得到女兒的擁抱。

  她按照蒂絲佩對她的方式回報給艾妮,一切開始有了不同。她就像有兩個女兒一樣,她以為日子會就此平靜,但也有無法改變的——艾妮骨子裡的叛逆。她還是常常惹芙雅生氣,芙雅心力交瘁之下忍不住脫口而出:「妳怎麼不學學蒂絲佩?」空氣頓時凝結,芙雅也馬上意識到她說錯話了,趕快道歉,但就算得到了諒解,他們間依然存在隔閡——蒂絲佩的存在。

  艾妮開始用盡所有的方法想抹消蒂絲佩的存在,也找過神父幫她驅魔,但因為當時芙雅不同意,她已然將蒂絲佩當成自己的女兒,一個母親怎能對自己的孩子動下殺手?

  直到蒂絲佩發現了不對勁,芙雅才驚覺已經無法再瞞下去了,對!蒂絲佩不知道愛妮的存在。艾妮對她來說是女兒,而蒂絲佩對她來說除了是女兒,還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她是乾淨的、神聖的,她希望她就只是蒂絲佩,一個不受干擾快快樂樂的孩子。

  艾妮的存在對蒂絲佩來說太殘忍,她是自私的,或許她所做得只是她自認善意的謊言,她剝奪了蒂絲佩知道真相的權利。雖然她覺得蒂絲佩在知道真相之後,會諒解她的選擇,她就是如此的替人著想,但她始終沒那個勇氣。她也不知道道蒂絲佩最後在想些甚麼,是否對她的那句話感到疑惑?這些無從得知,因為在世上已經沒有蒂絲佩了。

  她殺了自己的孩子。

  那是她的罪,她願用一生的時間來贖罪。
9 months ago
斟墨客 。 迷 sponsored 40coins for Issue 14! - 先繳錢求安心www
10 months ago
朱諾(Juno) - 小迷沒有要正經評論嗎www
10 months ago
斟墨客 。 迷 - @朱諾(Juno),我慫😳我怕,我歐風廢
10 months ago
朱諾(Juno) - @斟墨客 。 迷,🤣🤣
10 months ago
朱諾(Juno) - @斟墨客 。 迷
10 months ago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