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請以文字刺殺我
22 Bookmarks
請以文字刺殺我
22 Bookmarks
ENDING IN
A - A - A
25 26 27 28 29 30 32 33 34 35 36 37
#31
那個人
介鶴吉
Oct 14, 2020
3
7
27
3 Mins Read
849 Words
Comments ( 7 )
有無餘 - 根據我的三流語感,「而我像個畜生般⋯⋯」換成「我則像個畜生般⋯⋯」可能會更好一點?
而且我覺得這段你也可以發揮一下,不用寫很多,就用幾個字寫一下父母跟繼母的居住環境,跟主角來個強烈對比,這不僅很有畫面感也很能讓人心疼主角了。
然後再讓我聽聽被親生母親無情對待是什麼感覺;迫不得已吃廚餘維生的那種心理掙扎會有吧?吃廚餘的那種屈辱心酸難過仇恨等等等的種種感覺⋯⋯我個人覺得可以加一點啦,對我來說虐感應該會猛飆(不知道其他人,哈哈= =)
然後再對比一下死之前只想吃一塊蛋糕的小孩子願望(不!!吃蛋糕也是大人的願望!!),阿;而還有中間父母不用服刑自己卻要服刑的荒謬感(but主角始終是要服刑的),短短900字三連暴擊,就可以把我虐的很完美了。
還有我感覺這篇文的童年主題被變態家庭搶了一點點風頭(真的就一點點,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計) 

p.s.鄉村路是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嗎?挺好聽的一首歌~
1 week agoreply

介鶴吉 - 抱歉拖了一段時間才回覆!
我想先來解釋一下為什麼沒特別去敘述環境對比,因為整篇是男主的獨白,以男主的視角去寫,他被關在籠子(其實我腦袋的畫面是倉庫或是地下室的籠子裡)所以他並不會知道生母與繼父的生活環境與他的到底相差多少,不過這裡沒有多一些描述是我自己的問題www

然後為什麼鮮少刻畫內心對於生母的怨言,我也想解釋一下xD
我在寫這篇的同時,把自己想像成準備死刑的囚犯把我的故事告訴監獄張長聽,我只會闡述事實,可能在監獄久了或是即將死了,多少對生母的仇恨與掙扎也不會太在意了,那已是成年往事,所以我不會特別去琢磨那塊。
想起我朋友跟我講過她小時候他媽媽不告而別的悲慘童年故事,他沒有特別告訴我內心有多掙扎,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唯一思考的是,為什麼他出生在那種家庭裡?

整篇故事是以主角跟別人講這段回憶為主題,我才沒有多做描述,若今天我是寫一般劇情的小說,我會再做更深層的內心描述,而這篇我覺得這樣會是剛剛好的。就當作在聽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講故事這樣(人 •͈ᴗ•͈)

最後謝謝提點我的語法問題xD
1 week agoreply

有無餘 - @介鶴吉,,OK!!!!!我了解了!!!!!
可是他的獨白是在逃出了鐵籠之後虐待了父母七年之後在監獄說的吧⋯⋯我覺得說出來⋯⋯應該也不算是上帝視角?emmmm不知道了哈哈哈還是不太過於糾結了!!

或許是我之前說得不太好⋯⋯其實也不是一定要刻畫對生母的怨言,是缺了那麼點當時的感覺讓我代入。怎麼說呢,主角的悲慘童年影響他以後的人生,那我當然也想知道他童年時是什麼感覺讓我也感同身受慘一下(?)⋯⋯你說主角快死了對往事不在意了我覺得ok我理解;但是不在意的人也會有不在意的口吻,也有輕描淡寫的口吻⋯⋯闡述過往的感覺我想也是一種事實(我已經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不是寫(說)了出來就是在意,主要是看你怎麼寫⋯⋯就比如引用下你朋友的例子,用你文中「後來不知道我為什麼入獄了,很奇怪對吧?」這句所給的感覺獻醜一下:

「⋯⋯
    你能想到什麼不敢吃的東西,或許我已當作是稀鬆平常的零食,早就啃食吞嚥下肚,能充飢過活才是最重要的。還記得我第一次雙手顫抖地將蒼蠅圍聚、惡臭四溢的渣滓一口一口地往嘴裡送時,味覺裡除了鹹,什麼酸甜苦辣我都嘗不出。我一邊吃,一邊又恨又絕望地想,為什麼是我呢?為什麼只有我苟延殘喘地活著呢?

只是這些從沒得到解答的問題,答案會是什麼,對於現在的我來說,都已經變得無關痛癢了。

⋯⋯」

獻醜完畢(慫),我大概是這個意思⋯⋯不過你說這是對一個陌生人講的故事,會不會對陌生人這樣講又是一個好問題(但這樣想下去很可能什麼都寫不了),看人吧,所以按照你文裡的寫法,我也是可以理解跟接受的。

這篇文撇開創挑來看我也覺得是可以的,情感情節文筆都是足夠的、不錯的;唯獨放在這個看重虐感的創挑裏,少了些描述正是我覺得可惜的地方,所以才會有我第一次的評論。不過感覺這回事每個人都不一樣,很難說,emmmm就按照你想寫來的就好了!別人的意見隨便聽聽就ok!!!(糟了我說了這句會不會以後沒人評我的文_(´ཀ`」 ∠)_)

如果以上我有說錯話/做得不對/冒犯的地方我先跪地求饒!!(請提醒一下我我社交技巧零也不會看眼色ˊ_>ˋ)

6 days agoreply

介鶴吉 - @有無餘,哇,你寫了好多喔喔喔,我反覆的看了很多次
你獻醜的部分(?)我覺得很適合用在劇情向的小說中,誠如你說的我的口吻有點輕浮,主要是想要表達這死囚已經看開了,類似自嘲的開玩笑方式,也顯得跟長官很友好,我記得曾經看過一個電影,他說死囚的壓力極大,盡量不要再增加他們的壓力
我想塑造的就是在別人眼中沒有悔改之意的人,卻是那個毫無童年的人,可憐之人比又可恨之處
這裡是重情感的創挑容我說聲對不起,也許我的內容情感顯得不夠豐富,但
我另一個想表達主題便是「沒有體會過當事人的處境,千萬別否定那個人的思想」
有時候我也會感慨我那個朋友,無法理解他對於現在已經有聯絡的媽媽已經不再把她當作母親,而是一個朋友,說真的,我真的無法體會
以上是我的感覺,如果想討論也歡迎!我很喜歡跟讀者一起討論交流,分享彼此不同的見解
5 days agoreply

有無餘 - @介鶴吉,



不不不不這位朋友別說對不起阿就一個創挑而已一個創挑而已啦不至於不至於_(´ཀ`」 ∠)_ 

我並沒有說主角口吻輕浮啦,我只是看你解釋說男主可能不在意了,所以我就說可以用「口吻」這種方式來表現一下那樣而已啦。說實話,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一開始是沒有想過男主還在不在意這個問題的。

其實怎麼說呢,我覺得獨白是最簡單直接寫出角色內心深處活動的,如果你沒在獨白「明裏暗裏」點一下,再加上沒有表情、動作或者其他描寫的幫助下,我是沒有「證據」、「蛛絲馬跡」可以「引導」我去作任何猜想和思考的;那我就當作是「沒寫」,而不是主角「不在意」。(當然,沒想到的原因也很有可能是我理解有問題_(´ཀ`」 ∠)_)這大概也是很常見的,作者讀者想法不同而產生的問題了(但我是沒有的,因為我沒有讀者。_(´ཀ`」 ∠)_)不過我想,相比起劇情向,我想更多的是關於emmmmm⋯⋯人物刻劃?

對於你的想表達的主題,我同意;對於你朋友,我一知半解,也說不了什麼,那就~~~祝你朋友每天都過得開開心心好運連連(?)吧~~~
4 days agoreply

淮湮 - 童年會傷人Q艸Q
1 week agoreply

介鶴吉 - 每個人的童年不一樣,有些人的很精彩,有些人的很淒涼
1 week agoreply

Loading...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