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 Writer
    貓玄
    貓玄
    一隻大懶貓 以完成長篇小說為志向,但經常只寫得完短篇OwO 更新是什麼!等我想到在更新! 填坑是什麼!等我耍廢完再來!
    See more
麵包店記事
G
55
64
1.0K
6

主角為中度接近重度憂鬱症患者,有接受治療,但在治療期間經常覺得自己不需要治療,而擅自停藥,始終沒有治好憂鬱症。

在麵包店工作的宇軒,與工作時遇上的鳥事,還有宇軒的情緒變化。

從網路追到現實的夏銘,與上天給他的驚喜,還有心疼宇軒的感覺。

(?)

不知道,貓玄不知道上面在講什麼。

因為貓玄是不寫大綱派的人,一向都是一邊寫一邊想,所以簡介什麼的,不是很好打,偶爾會更新一下。


節錄:

1、

  聽著車子在路面奔馳的聲音,宇軒漫步在公園中,看著麻雀忙碌得飛上飛下,踩過路樹掉下來的黃色花朵,什麼都沒思考。
  雖然很多人都認為憂鬱症患者就是整天都情緒低落,想的東西都是負面的。
  但其實並不全然是這樣,像宇軒,他是遇事的時候非常容易情緒低落,將過錯都引到自己身上,但其實很多時候他的情緒都是「空的」。
  他有在思考,但不怎麼有情緒起伏。
  笑,很多都是逢場作戲。
  哭,是真的情緒崩潰到極點才哭得出來。
  沒什麼事情的時候,宇軒也盡量不讓自己思考太多事情。
  一旦思考,就很容易讓自己失控。
  因為沒有情緒,也不敢讓自己思考太多事情,宇軒覺得自己與世界脫節,自己與那些能笑能哭的人不同,與人們有了隔閡。
  自己像是被自己關在了一個能透音的玻璃罩中,雖然仍然與外界有所聯繫,但終究是被那層玻璃罩隔開了自己與別人。

2、

  他就沒有任何情緒反應,好像他的心被一層濃霧蒙蔽,讓他沒有情緒反應,讓他失去正常人該有的情緒。
  他知道那層濃霧是什麼,現在的他應該要靠藥物來控制,才能稍微撥開濃霧,讓被籠罩的心與外面有所連結,得到正常人應該有的情緒。
  而不是像現在,感覺就像個機器人,沒有情緒。
  那層霧讓他像個旁觀者,觀看這個世界,他卻無法參與這個世界,好像這個世界與他無關,他隨時都可以離開。
  宇軒一直都覺得自己無法融入世界。
  如果不是情感上還愛著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家人,理智上也知道一旦他做了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他的家人會有多擔心,他可能就毅然決然地離開這個世界了。

3、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狀況,再惡化下去,他可能真的會不顧一切,去傷害自己,讓家人傷心。
  他知道,不用一再提醒他。
  他明白,不用這麼擔心他。
  一再的提醒他知道的事情他只會更加煩躁。
  過度的擔心他,只會對他造成更大的負擔。
  適量就好。

食用注意:

是BL文。

故事內容並不完全純屬虛構,如果覺得眼熟,可能確實是真實發生過的。

但裡面的主角與角色們都是虛假的,請不要過度代入,謝謝!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