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聽風旅人
Joined Oct 15, 2016
聽風旅人
Leisure Writer Reader
From Taiwan Male Born 1st Jun 1999 Some College
Fantasy
Adventure
War
24 ISSUES
真相拼圖

(魔導年1453年,11月27日,凌晨1點27分,伊卡西斯首都—奧斯特曼,邊緣11區,古德曼小酒館)

奧斯特曼

為一座十分和平繁榮的都市

同時,它也是大國—伊卡西斯的首都

身為百國之一的首都,這裡的商業與治安十分良好

商業繁華興盛,人們和睦相處

在這個戰爭依舊不斷的世界之中,這座城市可以說是十分難得的一塊淨土

但雖然奧斯特曼的治安十分良好,但難免還是會有著一些聲色場所以提供那些大商人們一些高檔的娛樂

這也是奧斯特曼的居民們對於同意聲色場所的存在的前任國王不滿的原因

而在這雖然表面上不明顯,但其實遍地都是的各式酒館之中

有一間名為『古德曼』的小酒館坐落於整座城市的邊緣地帶

這座酒館的生意並不是很好,畢竟它距離保衛城市的城牆太過近,因此採光嚴重不足的問題導致周遭時常發生一些打群架亦或是殺人事件

此時店中客人的數量屈指可數,但就算是高峰時段的客人數量也差不多20~30人

跟現在這種5~6人的冷清情況倒是差不了多少

但話雖如此,這座小酒館依舊是有著一些熟客在的

也許是因為其那典雅抒情風格為主的室內裝潢而吸引到那些討厭其他酒館的奢華風格的客人們吧

在這整間幾乎都是木製傢具的小酒館之中,最有特色的無非就是他那充滿著歲月痕跡的小小吧檯了

上面充滿著的各式褪色痕跡與刮痕,仿佛在述說著這整間酒館從創業之始一路走來的種種故事

而在這冷清時段,值夜班的酒保依然是堅守著自己的崗位

他一邊拿餐巾擦拭著一隻透明玻璃高腳杯,一邊時不時的抬頭看向坐在吧檯前的3位客人

這三人其中一位是一個長相粗獷的彪漢男子

濃眉大眼外加一副落腮鬍,再加上那副兇惡的容貌,也難怪酒保會多加留意吧檯的情況,以免那位男子突然砸場

而另外兩位客人就不好說了,兩人穿著一件罩著全身的米灰色斗篷,別說臉了,就連身形都不一定看的出來

但話雖如此,酒保還是藉著兩人的聲音,推斷出兩人的年紀約莫是16歲上下

雖然這樣的年紀並不符合酒館收客的法制年齡標準,但畢竟酒館坐落於這個是非之地,身處其中的酒保也就不是那麼在意的了

而雖然酒保會時不時的抬頭確認一下吧檯情況,但客人們的說話內容他卻是不好意思去深入瞭解的了

而他不知道,這樣的動作正好救了他一命

「這樣的金額………………沒問題吧?」

面容粗獷的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攥著的一張紙條遞給了身旁的斗篷人士

坐位最靠近粗獷男子的斗篷人士伸手接下了男子遞出的紙條

將紙條拿到眼前,斗篷人士似乎看了下紙條上的字,而就這樣沈默不語

無言的氣氛就這樣持續了快1分鐘

期間,甚至連掛在牆上的那座古老的時鐘的鐘擺聲也噹噹作響,十分清晰

就在過了這1分鐘之後,那位拿著紙條的斗篷人士輕點了一下頭,而後將紙條收入斗篷之中

「那麼……………委託就成立了。」

「告辭。」

粗獷男子一邊說著一邊從吧檯的座位上站起了身

他一站起身便向著出口的方向走去

「噹啷!」

隨後,酒館的木門便開啟了,其上頭的小風鈴也被開門所引起的氣流給撞的噹噹作響

「不要忘了………如果違約的話,你們的下場會是如何。」

粗獷男子在走出酒館的前一刻,轉頭惡狠狠的說到

「哼!」

突然間,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原本坐在男子身旁的斗篷人士就這樣哼笑了一聲

而粗獷男子卻像是沒聽到一般,就這樣邁出了酒館

「砰!!!」

不愧是長的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男子就連關個門也是用甩的

「唉~~」

先出聲嘆氣的不用說,必然就是那位酒保

看著自家工作多年場所的老舊木門還被人家用甩的,多少會有些心疼

但兩位斗篷人士卻是一點感受都沒有,畢竟他們對這裡也沒有任何的眷戀之情

酒保看著兩人在粗獷男子出去之後便開始交頭接耳,感到一絲莫名的感覺

但這陣交談並沒有持續多久

兩位斗篷人士突然一齊站起身來,於吧檯上留下酒錢之後便跟著出了酒館

「噹啷!」

風鈴再次出聲

但這次門卻是被輕輕的打開,輕輕的關起,跟前一位男子所表現的態度十分迥異

至始至終,酒保依然是摸不透那兩位斗篷人士

[ 總覺得那兩人的聲音似乎在哪裡聽過的樣子……… ]

他看著桌上的酒錢,以及基本沒被動過的酒杯,如此想著

但他的這種思考並沒有持續很久,便被拋諸腦後,隨後回到正常的工作之中

( ”古德曼”酒館外頭 )

「曲安。」

剛出了酒館,其中一位斗篷人士突然開口說到

光聽聲音,便知道出聲的人是一位少女

「什麼事?」

被稱為”曲安”的斗篷人士,轉頭看向出聲的少女

而光聽聲音,就知道這一位出聲回應的斗篷人士是一位少年

在這漫漫的雪夜之中,兩位身穿斗篷的少年少女就這樣一邊對話一邊行走著

「剛才那人…………好像是個有名的人,對嗎?」

一邊行走著,少女一邊在腦海中描繪出了剛才那人的長相一邊問向身前的少年

「妳是指那位酒保先生?」

少年卻是反問道,腳下的步伐依舊沒有停下

「不,是指那位大叔。」

「哦!他阿…………好像是什麼黑道的一位幹部吧?」

少年如此回答到,但他似乎也不是很確定

「黑道?」

少女像是吃驚一般問道

「放輕鬆~,這個黑道組織不在害死師母的那幾個黑道組織之中。」

少年像是看穿了少女所吃驚的事物一般,不急不忙的解釋到

「呼~…………」

少女嘆了一口氣,其中包含著事情並不像她所想的那樣的惋惜感,也包含著她不必錯殺那幾十幾百個無辜人士而感到放心

「呵呵!」

「怎麼了?」

少女對於少年突然的笑聲感到好奇

「不要忘了我們會有什麼下場…………嗎……」

少年像是自言自語一般的說道

而少女只是在一旁安靜聽著

「我們阿…………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了。」

少年繼續說道

「我們早就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了…………」

少年重複了一遍自己的話語

「………………」

一旁的少女聽到了少年這麼說著,也是低頭默然不語

「所以………」

少年轉過頭來看向少女

用他那有著璀璨藍色的瞳孔溫柔的看著少女那雙火紅色的瞳孔

「身為”兵器”…………身為最後的”劍聖”」

說到這裡,少年伸出了右手,撫著少女那雪白的臉龐

「我們一定要找出”真相”」

「嗯!」

少女堅定的回應著少年

就在這大雪紛飛的夜晚,一位少年與一位少女再次確認了自身的方向

(與此同時,邊緣11區,奧爾祈旅館2樓,37號室)

「任務完成。」

面容粗獷的男子,單膝跪下,低頭對著身前那坐在旅館房間椅子上的一名清秀男子說道

「非常好,科夫。」

面容清秀的男子笑笑的說道

「這樣一來,我們”霸爾魔術結社”的地盤就能再增加一區了呢~」

男子一邊看著放在桌上的黑道地盤勢力分佈圖,一邊開心的說道

「……………」

被稱為”科夫”的男子沈默不語

「怎麼了?科夫,還有什麼事情嗎?」

清秀男子注意到了科夫的異樣,因此問道

「是的,恕屬下失禮,但屬下實在不認為那兩位少年少女能夠暗殺掉”依奧莉魔術結社”的頭目。」

科夫保持著原本的姿勢,回應道

「什麼阿………原來是這種事情阿……」

清秀男子像是一副”傷腦筋”的樣子說道

「我說阿,科夫,你聽過”放逐者”嗎?」

清秀男子一邊轉著手中的鋼筆一邊問道

「放逐者?」

科夫疑惑的問道

「是阿~,據說最近某個國家在發生了一個秘密事件之後,放逐掉了4位青少年,而這四人被世人們稱之為”放逐者”。」

清秀男子繼續說道

「聽說這4人為了報復這個國家對他們所做的一切,而在一夜之間連續暗殺了這個國家的國王、皇后、總理大臣、禁衛隊長、商務大臣、處刑長、監獄長……等的重要人士。」

「一夜之間!?」

科夫驚訝的抬頭問道

「是的,就是短短的一夜之間。」

清秀男子卻是平靜的回應

「………………………」

無法置信,但從自家頭目的口中說出,科夫卻又覺得不得不去相信

「難道這兩人……?」

而說到這裡,科夫也已經猜到了頭目所要表達的意思

「是的,就是剛才你去會面的那兩位,他們就是其中兩位”放逐者”」

清秀男子不疾不徐的說道

(待續)

———————————————————————

後記:作者也不知道為什麼序章會變成這樣,總之故事就是開始了。

G
74
5.5K
8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