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enana
search
Loginarrow_drop_down
Registerarrow_drop_down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米米蓮
Joined May 8, 2015
米米蓮
Leisure Writer
From Hong Kong Male Born 2nd Mar 1984
Contests Joined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ontest Holder</div>Penana<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ontest Holder</div>留晴<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hallenger</div>夏沫<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hallenger</div>PenC
+6
Flash
Creator's Pick
8 ENTRIES
26號男友小説比賽 - 狠心中的仁慈
✪ Submission Closed

Penana今次很高興能與天窗出版社/天行者出版合作舉辦寫作比賽,並很榮幸能邀請到《第26號男友》作者留晴親自為我們的小說創作比賽當評審!

留晴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inwordswelove

天行者出版 Facebook Page:https://zh-hk.facebook.com/SkywalkerPress

Penana Facebook Page:https://zh-hk.facebook.com/Penana.hktw

小說創作比賽題目:

請為以下一段《第26號男友》書內的故事情節延續下去,寫一個新的結局:

狠心中的仁慈

不同的朋友圈子,經常出現交叠的緣分,像是我大學同學Leona跟男友準備結婚,請了Albert做伴郎,我才知道大家是相識的。現在分手了,Leona依然發喜帖給我,在明知道他出席的情況下,我可是鼓起了十足的勇氣答應赴宴的。

我悉心打扮來到會場,一路上不斷幻想下一刻可能發生的情節,直到走進這場婚禮看見Albert,思緒更無法自控。他刻意跟我保持距離,我也刻意裝作沒看見他。

說是沒有故意去尋他的身影,相信都是自欺欺人。我在看座位表時,順道偷看一眼看他坐在哪裡,不知是Leona有心或無意,我們的桌子就在相鄰,座位還安排得我們正眼就能看到對方。得知這個安排後,我心裡莫名地翻騰著,要是抬頭就看見他的眼睛,我該用怎樣的表情去面對?

我肯定他知道我的存在,可是一直假裝沒看見,要不是在跟姊妹們聊天,就是在聊電話。開席後不久還借故跟別人調了位子,讓我只能看著他的側影。

「你的Albert好像跟你不認識一樣。」Evelyn知道我一直找機會看他,特別注意Albert的表現。

Albert不但好像沒見到我,還跟一眾隆重打扮的姊妹玩得十分投入,對所有女生都照顧有加。我看著他,好像隔著螢光幕在看電影一樣,只是這個男主角曾經與我十分親密,現在卻是連擦肩而過也求不得。

喝過了湯羹,到了敬酒環節,新人率領一眾兄弟姊妹到席上跟賓客敬酒。這是全晚的唯一一次,他無可避免必須走近我。我一直盯著Leona的敬酒路線,盯著Albert一直緊貼其後,他們差不多來到我席上的時候,我已經準備好酒杯,心裡也怦然跳動著。

他終於來了,在閃爍不停的閃光燈下,他的臉龐是如此清晰,清晰地讓我看見他刻板的笑臉,迴避的眼神。我們好不容易有了那麼一刻的對望,那湊熱鬧般的笑容在我面前掠過,隨著新人的離開而遠去。比起不相識的,我們彷彿更陌生。

「他還真夠狠,完全視而不見。」Evelyn替我抱不平。

「他就是這樣。」我緩緩地坐下,笑道︰「既然要斷,就斷得乾脆利落,不留遐想。」

「你還在乎他嗎?」Evelyn小心地探問。

「沒有。」這三年來由十分在乎,到扮作不在乎,我的演技已經爐火純青。

此時,正在附近別的酒店赴宴的Bern在WhatsApp裡叫悶找我聊天,我猜想他大概是想關心我的情況。他知道我有些感冒,還特意提早離開好過來送我回家。被一堆窩心的朋友關心著,感覺實在很溫暖。

我故意叫Bern直接過來會場,製造機會讓Albert看見他送我離開的畫面。可惜的是,Bern來到的時候,Albert已經不知所終。

「你在笑甚麼?」此刻我坐在Bern的車上,想起剛才的種種,不禁一笑,引起了他的好奇。

「我在笑自己幼稚而已。」

明知道他的演技比我好,我還是想逼他給我一些真實的反應。我是在試驗他,還是折磨自己?整場晚宴下來,我吃過甚麼、做過甚麼都忘了,只是記著他避開我的神情。

他不是寡情薄倖,這樣的狠,算是他對我最後的善良。

比賽注意事項:

1. 比賽不限年齡、性別,任何喜歡寫作的朋友均可參加。

2. 比賽於8月24日開始,並於10月24日23時59分(香港時間)截止。

3. 小說創作必須為參賽者原創,並從未發表,切勿以抄襲的文章參賽。

4. 本次比賽題目設有一至三名。

5. 參賽作品字數沒有限制 。

比賽獎品:

勝出者(第一名)將可得到作者留晴親筆簽名的《第26號男友》和另一作者胡世君親筆簽名的《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各一本。

*參賽者可以到Google Store預覽電子書:http://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hJPBCQAAQBAJ

26號男友小説比賽另外2 條題目:

- 〈醉的代價〉​http://www.penana.com/story/3384/26號男友小説比賽-醉的代價

- 〈絕種好男人〉http://www.penana.com/story/3385/26號男友小説比賽-絕種好男人

PG-13
17
5.6K
0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ontest Holder</div>Penana<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ontest Holder</div>留晴<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hallenger</div>青藍<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hallenger</div>智炫
+2
Flash
Creator's Pick
5 ENTRIES
26號男友小説比賽 - 絕種好男人
✪ Submission Closed

Penana今次很高興能與天窗出版社/天行者出版合作舉辦寫作比賽,並很榮幸能邀請到《第26號男友》作者留晴親自為我們的小說創作比賽當評審!

留晴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inwordswelove

天行者出版 Facebook Page:https://zh-hk.facebook.com/SkywalkerPress

Penana Facebook Page:https://zh-hk.facebook.com/Penana.hktw

小說創作比賽題目:

請為以下一段《第26號男友》書內的故事情節延續下去,寫一個新的結局:

絕種好男人

久未露面的Elsa突然對我的終身幸福關心起來,熱情地推介一位絕無僅有的好男人給我。Kat和Kelly也認識他,不斷慫恿我跟他「試一下」。

第一次見面,竟然是我們四個女生上他的家吃飯。據Elsa的說法,有甚麼事情比起直接闖入他的家更能了解一個男人?

進屋子後,Elsa正式介紹Leo給我認識,他很友善隨和,知道我不怕貓,便從房裡抱出一隻愛黏人的小貓咪給我玩。

她們三個經常來蹭飯的,毫不客氣地攤在沙發上,Elsa更是直接打開房門把貓兒放出來,小貓亂竄,才知道他養了五隻貓!環顧這個兩房之家,整潔明亮,連塵埃也沒有,淡淡香氣隱隱飄盪,絲毫也察覺不到這裡有貓咪的氣息。

「我們要去幫忙嗎?」看著Leo在廚房裡進進出出,我忍不住問。

「不用了,他沒問題的。」Kat輕鬆得好像在自己家裡般。

話雖如此,我還是走進了廚房,看他幹活。

「快行了,你在外面坐著就好。」Leo察覺到我在身後,溫柔地道。

「我不習慣坐著等吃。」我看到一堆蔬菜擱在洗碗盤上,指著問他︰「這些未洗嗎?讓我來吧。」

「你慢慢會習慣甚麼也不用做的。」他沒有再阻止。

「你平常都這樣寵壞自己的朋友嗎?」我開始洗著蔬菜,跟他聊天打發時間。

「算是吧。」他沒在意地答。

「你一個男人處理家務,煮食,還要照顧五隻貓咪,把這裡打理得井井有條,真是太厲害了。」我由衷地佩服他。

「我下班後閒著無事便會做家務,習慣了。」他擦擦鼻子,說得有點不好意思。

找老公,誰也知道這種男人最適合不過,愛做家務,會下廚還充滿愛心,難怪Elsa也讚口不絕。奇怪的是,單身的Elsa沒興趣,就連愛呼喝男友的Kelly也說沒過電,他未婚的原因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巨型凍蟹是這頓飯的主菜,還有其他海鮮美食陸續上桌,大家急不及待先動手吃掉那肥美可口的凍蟹,看著滿桌佳餚,我卻覺得好像缺少了甚麼似的。

「有白飯嗎?」我問。

「抱歉,我平常不吃白飯,家裡沒有米,麵條可以嗎?」Leo一臉抱歉。

「不要緊,別忙了。」我立刻把想要站起來的他拉回位子裡去。

「這蟹,配清酒該是一絕!」Kat極好杯中物,每頓飯也愛喝上兩杯。

「我去拿。」Leo一個箭步跑進廚房,拿了一大支清酒和幾隻酒杯來。

如是者,整晚她們只須開口,Leo便服侍周到,我幾乎沒見過他正經地坐在椅子上。他們一邊吃,一邊喝,由清酒喝到白酒,白酒喝光了再喝威士忌,在這小小的家常便飯裡,已經喝得如此瘋狂,我簡直是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除了喝酒,你還喜歡些甚麼?」我喝著溫水,看著他紅通通的笑臉。

「沒有了,外出消費太貴,也不及家裡輕鬆自在。」他哈哈地笑,搔搔頭,把一杯純威士忌倒進肚子裡。

我腦海裡閃過一個如果。如果我是他的妻子,每天顧好五隻貓,晚上要照顧一個醉酒的丈夫,還可能為了節儉要天天困在家裡,光是這種幻想,已經令我受不了。

Elsa說的對,沒甚麼比起上一個男人的家,更能了解他。

比賽注意事項:

1. 比賽不限年齡、性別,任何喜歡寫作的朋友均可參加。

2. 比賽於8月24日開始,並於10月24日23時59分(香港時間)截止。

3. 小說創作必須為參賽者原創,並從未發表,切勿以抄襲的文章參賽。

4. 本次比賽題目設有一至三名。

5. 參賽作品字數沒有限制 。

比賽獎品:

勝出者(第一名)將可得到作者留晴親筆簽名的《第26號男友》和另一作者胡世君親筆簽名的《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各一本。

*參賽者可以到Google Store預覽電子書:http://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hJPBCQAAQBAJ​

26號男友小説比賽另外2 條題目:

- 〈醉的代價〉​http://www.penana.com/story/3384/26號男友小説比賽-醉的代價

- 〈狠心中的仁慈〉http://www.penana.com/story/3386/26號男友小説比賽-狠心中的仁慈

PG-13
11
3.7K
1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ontest Holder</div>Penana<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ontest Holder</div>留晴<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hallenger</div>青藍<div style="text-align:center;font-weight:bold;">Challenger</div>波頭
+5
Flash
Creator's Pick
10 ENTRIES
26號男友小説比賽 - 醉的代價
✪ Submission Closed

Penana今次很高興能與天窗出版社/天行者出版合作舉辦寫作比賽,並很榮幸能邀請到《第26號男友》作者留晴親自為我們的小說創作比賽當評審!

留晴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inwordswelove

天行者出版 Facebook Page:https://zh-hk.facebook.com/SkywalkerPress

Penana Facebook Page:https://zh-hk.facebook.com/Penana.hktw

小說創作比賽題目:

請為以下一段《第26號男友》書內的故事情節延續下去,寫一個新的結局:

醉的代價

Albert剛離港沒有兩天,我就約會了Bern。

我和Bern的認識可算是冥冥中的安排。一年前,我跟Albert因為結婚的問題吵了大架,一氣之下,跟女友們去蘭桂坊買醉。我自知並非青春少艾,也沒想過要勾引男人來發洩,因此在酒吧裡特意坐開點,遠離人群。

Bern是我大學同學兼閨蜜Linda的好友,正巧在酒吧遇上便坐在一起。我倆都被人冷落在一角,可能是氣氛尷尬,他主動跟我聊起天來。四周嘈吵刺耳,我倆不時貼頭貼耳地交談,每次貼近聞到他的香水味,分外濃烈,加上酒精催化,我的心跳不禁加速起來。

次日起床,我犯頭痛厲害得很,匆匆走到樓下的咖啡廳裡坐著喝杯熱巧克力。閒坐之時,昨夜Bern的香水味在我耳鬢衣衫之間隱約飄來,想憶起昨夜種種,才猛然發覺後半段的記憶是一片空白!

「Linda,請問我昨夜是怎樣回家的?」我緊張萬狀地打給Linda查問。

「哈」,Linda輕鬆一笑,賣關子似地問︰「你是真不知道嗎?」

「別鬧了!」我沒耐性被她逗著玩。

「你鬧醉還鬧得真兇,哭喊個沒完沒了,最後要Bern把你抬上車送走,你還附送了一堆嘔吐物到Bern的褲子上呢!」Linda好像抱怨一樣如實相告。

「我該怎辦?Bern的褲子怎樣?他生氣嗎?」我擔心地問。

「你想知道,何不乾脆打給他?」Linda奸狡地笑道。

就這樣,她把Bern的電話給了我,我只好厚著臉皮打過去給他道歉。

「Bern,是我。」我作了一番自我介紹後,鼓起勇氣道︰「真抱歉,昨夜麻煩了你,還弄髒了你的褲子,我可以負擔清潔費的。」

「別擔心,褲子洗一洗就好。反倒是你,現在心情好點了嗎?」他關心地問。

「我覺得甚麼一醉解千愁真是放屁!這一醉不但要掏錢、傷害身體,還丟盡面子!」我不忿地道。

「買醉是不能解決問題的,要是有甚麼想不通,應該找人傾訴才是。」他耐性十足地開解著我。

「感情事,跟別人說也解決不了。」我嘆氣。

「至少,紓緩一下情緒也好。我是個男生,跟我談些心事,也許能給你另一個角度的意見。」聽到他這樣一說,我的心竟是萬分感動。

那一刻,我只單憑一通電話,就覺得Bern比起Albert真是好太多了。

我一邊跟Bern通電話,一邊喝著熱巧克力。看著杯上那分開兩邊的花紋時,突然好像看到我那顆被割開的心一樣。因為受到了傷害,我就脆弱得見到任何男人都覺得比Albert好嗎?這樣的話,傷我心的人就不是他,是我自己。

那天以後,我和Bern一直保持聯絡,在聚會上偶爾碰面,聞到他的香水味,也會心動。雖然一直沒有約會過,但他對我十分溫柔和關心,我沒有特別抗拒。我們之間到底存在著怎樣的感情,我一直搞不清楚。趁著這個假期,我鼓起了勇氣跟他單獨見面。

比賽注意事項:

1. 比賽不限年齡、性別,任何喜歡寫作的朋友均可參加。

2. 比賽於8月24日開始,並於10月24日23時59分(香港時間)截止。

3. 小說創作必須為參賽者原創,並從未發表,切勿以抄襲的文章參賽。

4. 本次比賽題目設有一至三名。

5. 參賽作品字數沒有限制 。

比賽獎品:

勝出者(第一名)將可得到作者留晴親筆簽名的《第26號男友》和另一作者胡世君親筆簽名的《戀愛不是請客食飯》各一本。

*參賽者可以到Google Store預覽電子書:http://play.google.com/store/books/details?id=hJPBCQAAQBAJ

26號男友小説比賽另外2 條題目:

- 〈絕種好男人〉http://www.penana.com/story/3385/26號男友小説比賽-絕種好男人

- 〈狠心中的仁慈〉http://www.penana.com/story/3386/26號男友小説比賽-狠心中的仁慈

PG-13
27
6.6K
0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