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陶攸然
Joined Aug 27, 2017
陶攸然
Leisure Writer Reader
From Taiwan
Featured Stories
S
Solo Works
C
Collaborative Works
I
Idea Contributors
B
Beta Reader
S
2
ISSUES
四月與七夕
Updated Mar 25, 2019
PG
0
167
0
Short Story

男主一律叫四月

女主一律叫七柴

這是四月與七夕的故事

General
Short Story
Read More

四月與七夕

男主一律叫四月

女主一律叫七柴

這是四月與七夕的故事

Read More
S
2
ISSUES
朱姿傳
Updated Mar 13, 2019
G
0
130
0
Dark
Family

朱姿是個大美人,她從不吝嗇她誘惑人心的笑靨。朱姿是個大富人,她從不忘記她炫耀財力的本領。朱姿是位好姑娘,她逢人必笑,知書達禮,又風情萬種,任何男人都想娶她為妻。朱姿是位富千金,她樂善布施,關懷世道,又闊氣大方,城裡攤販沒少受她照顧。朱姿、朱姿,妳是如此奪目耀眼;朱姿、朱姿,為何妳唯獨害怕,大紅花轎裡蒼老得發顫的嗓音?

Young Adult
Dark
Family
Read More

朱姿傳

朱姿是個大美人,她從不吝嗇她誘惑人心的笑靨。朱姿是個大富人,她從不忘記她炫耀財力的本領。朱姿是位好姑娘,她逢人必笑,知書達禮,又風情萬種,任何男人都想娶她為妻。朱姿是位富千金,她樂善布施,關懷世道,又闊氣大方,城裡攤販沒少受她照顧。朱姿、朱姿,妳是如此奪目耀眼;朱姿、朱姿,為何妳唯獨害怕,大紅花轎裡蒼老得發顫的嗓音?

Read More
S
1
ISSUE
«迷心曲»_迷惘日常
Updated Feb 12, 2019
G
0
84
0
Short Story
Dark

想要創作的«迷心曲»之迷惘日常系列,補充記述日常(孩童光陰)細節,主線尚未完成,但正在進行中,還請有興趣的大家多多支持交流哦^_^

他們是一群被遺忘的孩子,生活在一座叫做「牙齒癢」的孤兒院裡,年紀最小的昌寧在父母雙亡以後來到位於街角最尾端的這裡。她的眼淚招來孩子王的欺侮,也喚來展孤冥的保護,可是展孤冥的視線早就鎖在黎靜這位天使姐姐的身上,看不見身後的昌寧。黎靜姐姐的身邊已經有了溫柔的希濤哥和熱情的默樹哥哥,為什麼孤冥就是不回頭多看看自己一眼呢……

Romance
Short Story
Dark
Read More

«迷心曲»_迷惘日常

想要創作的«迷心曲»之迷惘日常系列,補充記述日常(孩童光陰)細節,主線尚未完成,但正在進行中,還請有興趣的大家多多支持交流哦^_^

他們是一群被遺忘的孩子,生活在一座叫做「牙齒癢」的孤兒院裡,年紀最小的昌寧在父母雙亡以後來到位於街角最尾端的這裡。她的眼淚招來孩子王的欺侮,也喚來展孤冥的保護,可是展孤冥的視線早就鎖在黎靜這位天使姐姐的身上,看不見身後的昌寧。黎靜姐姐的身邊已經有了溫柔的希濤哥和熱情的默樹哥哥,為什麼孤冥就是不回頭多看看自己一眼呢……

Read More
S
1
ISSUE
耀眼擊點
Updated Aug 29, 2018
PG
1
429
0
Dark
Sarcasm

就快要不能承受了......

她的光芒、她的奪目、她的笑靨......

那些我一手栽培的亮麗,

那些她一身展現的婀娜,

我都想一一摧毀。

她不能......不能那麼耀眼。

不能......離我越來越遠。

她越是迷人,我就越是醜陋,我無法再承受她的向善,

如果要讓我活,這世界將要配合我的節奏,

而我腳下踩著的,是和魔女的唇膏同樣絕美、豔麗的紅色舞鞋。

Suspense
Dark
Sarcasm
Read More

耀眼擊點

就快要不能承受了......

她的光芒、她的奪目、她的笑靨......

那些我一手栽培的亮麗,

那些她一身展現的婀娜,

我都想一一摧毀。

她不能......不能那麼耀眼。

不能......離我越來越遠。

她越是迷人,我就越是醜陋,我無法再承受她的向善,

如果要讓我活,這世界將要配合我的節奏,

而我腳下踩著的,是和魔女的唇膏同樣絕美、豔麗的紅色舞鞋。

Read More
S
1
ISSUE
寄冬的懸念
Updated Jun 21, 2018
G
0
260
0
Romance
Romance

一場活動上,身份懸殊的碰撞,水花四濺的案發現場,埋下日後源源不斷的懸念。

Romance
Romance
Romance
Read More

寄冬的懸念

一場活動上,身份懸殊的碰撞,水花四濺的案發現場,埋下日後源源不斷的懸念。

Read More
S
0
ISSUES
當他開始感到不安
Updated May 13, 2018
G
0
138
0
Dark
Dark

不知道通往何處的秘境,飄落著油桐花的森林。油桐花旋轉著落下,那身影無不繽紛俏麗。

尤閎冉壓低身子,在灌木與喬木之間迅速隱身前行。他兩眼直勾勾地釘在獵物身上。

伴隨著前方草叢傳來窸窸窣窣的動靜,他更加確定一切都在自己的如意算盤之中。

油桐花如同天女散花的輕快節奏被天外吹來的一陣強風侵擾,忽而化作攀岩不慎的選手,慌忙而焦慮地急速下墬。

那頓失優雅的身影倒映在尤閎冉的明眸,彰顯在他驚嚇得藏不住舌齒的大口。

那隻狗在啃著那骨頭,那骨頭曾在父親的膝上撒嬌,尚位腐敗的隻手,正中了他計畫裡的陰謀。

他成功了。

Other
Dark
Dark
Read More

當他開始感到不安

不知道通往何處的秘境,飄落著油桐花的森林。油桐花旋轉著落下,那身影無不繽紛俏麗。

尤閎冉壓低身子,在灌木與喬木之間迅速隱身前行。他兩眼直勾勾地釘在獵物身上。

伴隨著前方草叢傳來窸窸窣窣的動靜,他更加確定一切都在自己的如意算盤之中。

油桐花如同天女散花的輕快節奏被天外吹來的一陣強風侵擾,忽而化作攀岩不慎的選手,慌忙而焦慮地急速下墬。

那頓失優雅的身影倒映在尤閎冉的明眸,彰顯在他驚嚇得藏不住舌齒的大口。

那隻狗在啃著那骨頭,那骨頭曾在父親的膝上撒嬌,尚位腐敗的隻手,正中了他計畫裡的陰謀。

他成功了。

Read More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