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記憶之森
Joined Sep 20, 2017
記憶之森
Leisure Writer
From Hong Kong Male Born 16th Apr
Featured Stories
S
Solo Works
C
Collaborative Works
I
Idea Contributors
B
Beta Reader
S
1
ISSUE
高嶺之花
Updated May 14, 2019
G
2
91
0
Prose

隨筆

General
Prose
Read More

高嶺之花

隨筆

Read More
S
2
ISSUES
《溫莎分屍案》
Updated Oct 20, 2018
R
4
195
0
Crime
Suspense

伊夫琳舉起食指,她想起兒時修女說過的寓言故事。「還記得『北風與太陽』嗎?」

瑪姬瞪大雙眼。

「妳要我脫他衣服?!」

「我要妳軟硬兼施。」

「可是……最後還不是要脫衣服?」

「我沒想到妳這麼快醉。」

(節錄至本文)

Suspense
Crime
Suspense
Read More

《溫莎分屍案》

伊夫琳舉起食指,她想起兒時修女說過的寓言故事。「還記得『北風與太陽』嗎?」

瑪姬瞪大雙眼。

「妳要我脫他衣服?!」

「我要妳軟硬兼施。」

「可是……最後還不是要脫衣服?」

「我沒想到妳這麼快醉。」

(節錄至本文)

Read More
S
1
ISSUE
《不給糖就搗蛋》
Updated May 8, 2018
G Completed
2
211
0
Suspense
Short Story

「叮噹」--門鈴又響了。

「別管。」

「或許是前來討糖果的小孩子。」

「別管就是了。我們回到正題,錢--」

「叮--噹」--這次用力按了幾秒鐘。

「吃不到糖果的小孩的執念,你懂嗎?」

「錢,在哪裡--」

「叮噹--」接二連三被打斷說話,他似乎也感到心煩,於是要我出去應門。

(節錄至本文)

Suspense
Suspense
Short Story
Read More

《不給糖就搗蛋》

「叮噹」--門鈴又響了。

「別管。」

「或許是前來討糖果的小孩子。」

「別管就是了。我們回到正題,錢--」

「叮--噹」--這次用力按了幾秒鐘。

「吃不到糖果的小孩的執念,你懂嗎?」

「錢,在哪裡--」

「叮噹--」接二連三被打斷說話,他似乎也感到心煩,於是要我出去應門。

(節錄至本文)

Read More
S
1
ISSUE
《黑白》
Updated May 8, 2018
G Completed
0
202
0
Suspense
Short Story

黑色的英國短毛貓咪轉動著水汪汪的眼睛,嬌滴滴的模樣惹人憐愛,彷佛方糖直接溶化在心房裡。另一隅,一隻白貓發出撒嬌的聲音,躺下來露出肚皮,直勾勾看著男子,沒有絲毫的抗拒心。

--該挑哪一隻?

(節錄至本文)

Suspense
Suspense
Short Story
Read More

《黑白》

黑色的英國短毛貓咪轉動著水汪汪的眼睛,嬌滴滴的模樣惹人憐愛,彷佛方糖直接溶化在心房裡。另一隅,一隻白貓發出撒嬌的聲音,躺下來露出肚皮,直勾勾看著男子,沒有絲毫的抗拒心。

--該挑哪一隻?

(節錄至本文)

Read More
S
1
ISSUE
《森林的榕樹叢》
Updated Sep 21, 2017
G Completed
4
420
0
Short Story

(註:請先閱讀《森林的紅茶會》。)

我還依稀記得,微風拂面的感覺。很舒服,同時也極度恐懼。下一瞬間--究竟我會身在何方?不記得了,仲夏的怪談,我根本就沒辦法去記住。

Suspense
Short Story
Read More

《森林的榕樹叢》

(註:請先閱讀《森林的紅茶會》。)

我還依稀記得,微風拂面的感覺。很舒服,同時也極度恐懼。下一瞬間--究竟我會身在何方?不記得了,仲夏的怪談,我根本就沒辦法去記住。

Read More
S
1
ISSUE
《森林的紅茶會》
Updated Sep 21, 2017
G Completed
0
235
0
Short Story

那一年的夏天,時間好像隨著風瞬間消逝。除了在森林中品嚐過紅茶之外,我什麼也記不起來。

Suspense
Short Story
Read More

《森林的紅茶會》

那一年的夏天,時間好像隨著風瞬間消逝。除了在森林中品嚐過紅茶之外,我什麼也記不起來。

Read More
S
2
ISSUES
《約翰、史蒂夫》
Updated Sep 20, 2017
G Completed
4
391
0
Short Story

一位不修邊幅的露宿者大叔走近,把盛滿肉塊的湯碗交給約翰。他坐下來,一邊咀嚼肉塊一邊說:「我知道你是一位啞巴,所以才敢直接告訴你--這道菜不是這樣煮的,難吃死了。」 約翰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搞伴著湯碗內的肉塊,儘管餓得肚皮頻頻作響,卻一點食慾也沒有。他瞪著火光看得出神,黑色的眼珠反射著火焰的赤紅倒影。有一瞬間,他以為自己會被吞噬掉。 湯匙撞擊鐵碗發出清脆的聲響--「咚」一聲。決定了,他直勾勾望著露宿者的雙眼,然後震動喉結,發出聲音。

(節錄至本文)

Suspense
Short Story
Read More

《約翰、史蒂夫》

一位不修邊幅的露宿者大叔走近,把盛滿肉塊的湯碗交給約翰。他坐下來,一邊咀嚼肉塊一邊說:「我知道你是一位啞巴,所以才敢直接告訴你--這道菜不是這樣煮的,難吃死了。」 約翰沒有回應,只是靜靜地搞伴著湯碗內的肉塊,儘管餓得肚皮頻頻作響,卻一點食慾也沒有。他瞪著火光看得出神,黑色的眼珠反射著火焰的赤紅倒影。有一瞬間,他以為自己會被吞噬掉。 湯匙撞擊鐵碗發出清脆的聲響--「咚」一聲。決定了,他直勾勾望著露宿者的雙眼,然後震動喉結,發出聲音。

(節錄至本文)

Read More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