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lease use Chrome or Firefox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沐風
Joined Oct 24, 2015
沐風
Leisure Writer Reader
From Taiwan Female Born 28th Jun 2001 High School
Featured Stories
S
Solo Works
C
Collaborative Works
I
Idea Contributors
B
Beta Reader
C
29
ISSUES
餘冬送曉
Updated Apr 27, 2019
G
137
2974
293
School
Friendship

他們的緣分是一支土黃色的2B鉛筆和一串准考證號碼。  第一次見到他,他彎著腰問她:「同學,這裡是105的考場,對吧」  第二次見到他,他拍著她的肩膀,臉上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問她:「同學,這裡是3班的教室對吧」  這兩次見面花費了4個月的時間,卻帶給了宋曉難忘的三年同桌時光。  英語歌唱比賽、運動會、期中考、籃球校際比賽、話劇比賽、升旗典禮、掃街活動,宋曉發現她的餘光始終有余冬的身影。 余冬曾開玩笑的對她說:「餘冬過後就是春曉,我們倆不就包含了四季的前跟後了嗎,這樣會不會太自私」  余冬宋曉,四個字,兩個人,緊緊串連著他們的高中時光,就像是注定好要遇見彼此。  宋曉發現,當你開始為了一個人奔跑、努力學習,為了他挺身而出,那就叫做喜歡。  15歲的宋曉喜歡15歲的余冬,儘管身高差了一截,也還是喜歡;儘管成績差了一截,也還是喜歡。

Romance
School
Friendship
Read More

餘冬送曉

他們的緣分是一支土黃色的2B鉛筆和一串准考證號碼。  第一次見到他,他彎著腰問她:「同學,這裡是105的考場,對吧」  第二次見到他,他拍著她的肩膀,臉上掛著無比燦爛的笑容問她:「同學,這裡是3班的教室對吧」  這兩次見面花費了4個月的時間,卻帶給了宋曉難忘的三年同桌時光。  英語歌唱比賽、運動會、期中考、籃球校際比賽、話劇比賽、升旗典禮、掃街活動,宋曉發現她的餘光始終有余冬的身影。 余冬曾開玩笑的對她說:「餘冬過後就是春曉,我們倆不就包含了四季的前跟後了嗎,這樣會不會太自私」  余冬宋曉,四個字,兩個人,緊緊串連著他們的高中時光,就像是注定好要遇見彼此。  宋曉發現,當你開始為了一個人奔跑、努力學習,為了他挺身而出,那就叫做喜歡。  15歲的宋曉喜歡15歲的余冬,儘管身高差了一截,也還是喜歡;儘管成績差了一截,也還是喜歡。

Read More
C
13
ISSUES
心動
Updated Sep 25, 2017
G
46
2724
18
Prose
Short Story

心動,可以是外界的感染,也可以是自己的給與。

希望藉由我的心動,能讓你更快找到-你心動的契機。

General
Prose
Short Story
Read More

心動

心動,可以是外界的感染,也可以是自己的給與。

希望藉由我的心動,能讓你更快找到-你心動的契機。

Read More
B
27
ISSUES
古加 渴望的黑暗
Updated Oct 16, 2019
G
63
3275
87
Slash
Dystopia

有時候,我會去公園坐一坐,那是個荒僻的郊區公園。

裡面有一個小池子。

說是池子,倒不如說是一條人工挖掘的溝壑。

裡面有些小魚游來游去,自然繁盛,我看到有青蛙,烏龜和蝦。

很久沒回去了,我又走到那個公園去看看。

早已經乾涸,什麼也沒有了。

那些繁盛的景觀像是錯覺一樣在我的眼前浮現,它們都死了。

一個帶著女孩的母親也正走在公園裡,女孩看起來心不在焉。

我坐在石椅上,思緒飄向二戰戰場,敘利亞,貧瘠的中國鄉村和鬧著埃博拉的西非。

「你幹什麼? 這麼髒!」

我被急促的說教聲拉回到這個公園裡。

小女孩跳到了溝壑裡,她看了一眼,眼神裡痛苦,像是海潮要溢出。

她捧起一塊乾涸的泥土,仔細端詳著。

她看起來像是要輕吻這塊爛泥。

「你瘋了,這是塊髒東西!」

「不,這是生命。」

Fantasy
Slash
Dystopia
Read More

古加 渴望的黑暗

有時候,我會去公園坐一坐,那是個荒僻的郊區公園。

裡面有一個小池子。

說是池子,倒不如說是一條人工挖掘的溝壑。

裡面有些小魚游來游去,自然繁盛,我看到有青蛙,烏龜和蝦。

很久沒回去了,我又走到那個公園去看看。

早已經乾涸,什麼也沒有了。

那些繁盛的景觀像是錯覺一樣在我的眼前浮現,它們都死了。

一個帶著女孩的母親也正走在公園裡,女孩看起來心不在焉。

我坐在石椅上,思緒飄向二戰戰場,敘利亞,貧瘠的中國鄉村和鬧著埃博拉的西非。

「你幹什麼? 這麼髒!」

我被急促的說教聲拉回到這個公園裡。

小女孩跳到了溝壑裡,她看了一眼,眼神裡痛苦,像是海潮要溢出。

她捧起一塊乾涸的泥土,仔細端詳著。

她看起來像是要輕吻這塊爛泥。

「你瘋了,這是塊髒東西!」

「不,這是生命。」

Read More
FAQ · Feedback · Privacy · Terms

Penana © 2019